正室策》 最新章节: 第五百章 张罗(10-15)      第四百九十九章 满意便好(10-15)      第四百九十八章 呛声(10-15)     

正室策500 张罗

  
  容佩虽瞧着性子也容易直冲,可是个讲理的姑娘。
  并非那般胡搅蛮缠的人,也不是无缘无故就会撒泼的性子。
  这要说起来,就不得不说到邵吴氏,邵吴氏便是个急冲的性子,嘴里有话一秃噜便溜出来了。
  平日里也不是不愿给人留脸面,但这容佩姑娘到底是自幼随着自家爹娘经商的。
  这爹娘均是做的营生,与人打交道多了,容佩打小见得人也多,虽性子直爽却也知道有些个话该说有些个话不该说。
  这邵吴氏门里一房虽也是经商,但邵吴氏到底不是在外头走动,平日在门里施展威风自是少不了的。
  这也是为何祝九会挑了容佩的缘故,若非想得通透,也不会邀请人来。
  这回主要是想瞧瞧容佩姑娘如何,便请了其他的姑娘。
  若是容佩姑娘不合意,只好另瞧旁人了。
  听自家主子如此一说,金姑姑倒想起来,“奴婢瞧着先前坐在容姑娘身旁那为廖家姑娘也是不错,相貌上乘,也是出身船城的。先前奴婢跟媒人打听过,说是这姑娘也是会做营生的很呢!”
  金姑姑是觉着那姑娘心思缜密一些,这般对自家主子日后帮衬岂不是更好?
  祝九听得金姑姑这般说,只是轻笑一声并不作答。
  她方才便是说过了,门里的有心思的人不少,心思缜密的更有不少。
  这二房的邵俞氏也得提防着,若是她真有心来盘算她,想来邵俞氏入门也成了不该的事儿。
  容家姑娘回去船城,后边邵家门里的帖子也到了,还送上门一些信物。
  过得几日,则是由邵景自个亲自上门提亲。
  容家夫人也是应下了这事,与邵家结亲,容家是毫不避讳的。
  提亲过后,邵家门里也急着定下了迎亲的日子。
  索性船城离邵家也不过是半日的路程,容佩不算远嫁,左右都便利。
  邵景对这门亲事并未反对,因是他那院子里边着实需要一个正室妻子,后屋的娘子们又闹腾。
  到底是自己的枕边人,即便邵景平日里觉得为难,也只好在外头借口办差时常不怎的回来了。
  他不回来,院子里边娘子们都是平辈,又有几个能服气的?
  也是因此如此,他那院子里边隔三差五都要闹腾上,时常听见哭声。
  邵夫人也不愿管那些娘子们的闲事,先前不管,如今更不会管。
  而祝九又是作为长嫂,到底不是三房门里的人,即便作为长嫂,偶尔训话应当,但不能事事都插手,本就是个不便的事儿。
  邵景不曾见过容佩,他那后屋里边的娘子们,莺莺燕燕的各色娘子都是挑得好。
  吃惯了平日里的山珍海味,偶尔来个大鱼大肉也总归是新鲜。
  哪有男子不腻味枕边人数十年如一日的?不说旁人了,就是邵夫人早年间那会,自家老爷门里就添了不少人。
  后边留下的子嗣都打发去了旁支门里膝下,姨娘们也没留着。
  正是因邵夫人手段厉害,才是长房门里没姨娘罢了。
  容佩虽瞧着性子也容易直冲,可是个讲理的姑娘。
  并非那般胡搅蛮缠的人,也不是无缘无故就会撒泼的性子。
  这要说起来,就不得不说到邵吴氏,邵吴氏便是个急冲的性子,嘴里有话一秃噜便溜出来了。
  平日里也不是不愿给人留脸面,但这容佩姑娘到底是自幼随着自家爹娘经商的。
  这爹娘均是做的营生,与人打交道多了,容佩打小见得人也多,虽性子直爽却也知道有些个话该说有些个话不该说。
  这邵吴氏门里一房虽也是经商,但邵吴氏到底不是在外头走动,平日在门里施展威风自是少不了的。
  这也是为何祝九会挑了容佩的缘故,若非想得通透,也不会邀请人来。
  这回主要是想瞧瞧容佩姑娘如何,便请了其他的姑娘。
  若是容佩姑娘不合意,只好另瞧旁人了。
  听自家主子如此一说,金姑姑倒想起来,“奴婢瞧着先前坐在容姑娘身旁那为廖家姑娘也是不错,相貌上乘,也是出身船城的。先前奴婢跟媒人打听过,说是这姑娘也是会做营生的很呢!”
  金姑姑是觉着那姑娘心思缜密一些,这般对自家主子日后帮衬岂不是更好?
  祝九听得金姑姑这般说,只是轻笑一声并不作答。
  她方才便是说过了,门里的有心思的人不少,心思缜密的更有不少。
  这二房的邵俞氏也得提防着,若是她真有心来盘算她,想来邵俞氏入门也成了不该的事儿。
  容家姑娘回去船城,后边邵家门里的帖子也到了,还送上门一些信物。
  过得几日,则是由邵景自个亲自上门提亲。
  容家夫人也是应下了这事,与邵家结亲,容家是毫不避讳的。
  提亲过后,邵家门里也急着定下了迎亲的日子。
  索性船城离邵家也不过是半日的路程,容佩不算远嫁,左右都便利。
  邵景对这门亲事并未反对,因是他那院子里边着实需要一个正室妻子,后屋的娘子们又闹腾。
  到底是自己的枕边人,即便邵景平日里觉得为难,也只好在外头借口办差时常不怎的回来了。
  他不回来,院子里边娘子们都是平辈,又有几个能服气的?
  也是因此如此,他那院子里边隔三差五都要闹腾上,时常听见哭声。
  邵夫人也不愿管那些娘子们的闲事,先前不管,如今更不会管。
  而祝九又是作为长嫂,到底不是三房门里的人,即便作为长嫂,偶尔训话应当,但不能事事都插手,本就是个不便的事儿。
  邵景不曾见过容佩,他那后屋里边的娘子们,莺莺燕燕的各色娘子都是挑得好。
  吃惯了平日里的山珍海味,偶尔来个大鱼大肉也总归是新鲜。
  哪有男子不腻味枕边人数十年如一日的?不说旁人了,就是邵夫人早年间那会,自家老爷门里就添了不少人。
  后边留下的子嗣都打发去了旁支门里膝下,姨娘们也没留着。
  正是因邵夫人手段厉害,才是长房门里没姨娘罢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