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室策》 最新章节: 第五百一十章 人不除必有后患(08-04)      第五百零九章 饭不食(08-04)      第五百零八章 心思深(08-04)     

正室策510 人不除必有后患

  
  听邵容氏这般说,祝九放慢了步子,开口道,“你可曾怪我?”
  “不曾。”邵容氏知晓祝九指的何事。
  从她入门以来,自家相公对她只有厌恶,没有半分喜欢。
  但她本也是看中了自家相公的相貌,赏心悦目罢了。
  见邵容氏回答干脆,祝九索性停下了步子,扭头看着她,“长房门里唯有咱们二人可以相互扶持,这也是我选你入门的缘故。”
  “自然,你若对三少爷无心,也不会入门来。”
  “只是你门里之事我也不便多嘴,都是个人造化。但房门之外的事物,你也要多些提防。”
  “我知晓你母亲跟你提及我,我会庇护你一二。你也瞧见了,不说庇护旁人,我在邵家也没有依仗。”祝九心里犯愁,邵夫人的病是不是能好起来,日后邵夫人总有一日会归去的。
  长房的男丁,也只有三少爷了。
  说穿了,她虽然是作为长嫂,但长房要依靠也只有三少爷。
  要是邵容氏不能早些看清情势,不当心着了人家的道,她虽是掌家,却未必能够护着她。
  今儿个祝九这般将话摊开说,无非也是诚心想拉拢邵容氏。
  邵容氏听得祝九这般示弱的话,心里也有些动容,“嫂嫂,且放心,这话我自是记在心里了。日后在这长房门里,我便视嫂嫂为亲姐姐一样相待。”
  “那便是好。”祝九微微点头,笑着拍了拍邵容氏的手背,到了岔路,各自先回去院子。
  金姑姑跟随在自家主子身边,方才还瞧着主子展露笑颜,这会儿又沉下了神色,“三少夫人也是个耿直的人。”
  “她是个耿直的人,但保不齐日后会如何。”祝九信不过姐妹之情,她先前一度以为自个的院子里面一片祥和。
  对身边的人的心意也是分寸得当,但容儿之事过后也让祝九愈发的明白。
  不论何时何地,都不可没有防人之心。
  何况现在她已是拖家带口了,否儿年岁还小,邵家的日子却已是难熬了。
  得想个法子,早日真正的掌家,杀一儆百才是最好的。
  若不然,被如此折腾,得到何年何月才能掌住邵家?
  祝九心中也有一番打算,邵吴氏是长院的,长院门里的人如何都动不得。
  那如今看来,最为讨嫌的便是邵亨氏了。
  二进院长房老爷被关押,邵亨氏对长房对她自有一番怨恨,如今恨不得长院门里各房打起来才好。
  还有那邵俞氏,小小年纪入门,心思深。
  此人不除必有后患!
  这厢祝九和金姑姑回去门里,妙林已是等候多时了。
  挨着腊月那会,祝九便应允了门里的丫鬟歇息半个月。
  本也是为了妙林调理身子才如此交代,挨着年关时人已是身子好得许多了。
  “主子您回来了。”妙林扶着祝九进了门,替她拿去身上的披风,连忙换了暖和的汤婆子。
  祝九瞧着妙林特意等着她,看了金姑姑一眼,金姑姑到了外间去候着,顺带换了火盆。
  “说罢。”
  妙林也是这两日才在门里现身,美玉那边定是有所交代了。
  听得这话,妙林拿出了一个瓷瓶呈到了祝九跟前来,“奴婢已经让人查看过了,瓷瓶里边放的是毒药,一旦服用了下去,不出半个时辰暴毙身亡。”
  “美玉一个时辰前找上了奴婢,让奴婢将此物放在您的饭食之中。”
  一个时辰前,美玉急急忙忙的找了妙林,倒未曾让她急着下手。
  找上妙林时,也不说此物是何物,只说是好东西。
  妙林觉着疑惑时,美玉反倒提及了她与邵武一事,明着用此事要挟了人。
  祝九听妙林这般说,半眯着眸子看了看瓷瓶,“她倒没说错,这东西确实是个好东西。”
  “主子,那此物该如何处置?”妙林有些不解的看着祝九,祝九听了这话,轻笑一声,“暂且留着罢,既然她也没逼着你急着得手,此事你得拖一拖才像样。”
  “是。”妙林点了点头。
  祝九这会暗叹一声,“去知会南林和北燕她们一声,近日里门里但凡是跟银子开销有关之事,交代姑姑们不必拦着邵吴氏,任由她造作去。”
  “是,奴婢这就去。”
  今儿个大年夜,等大年夜出来就是新春。
  门里门外自是少不得一番打点。
  邵吴氏平日里爱计较,那也是因没人念着她的好。
  邵家没有没落前,各房门里都踩在别人身上。
  如今没落了,人人都得扫门前雪,自个有的也得藏着掖着。
  唯独是邵吴氏,处处说着她是拿了多少银子入中馈,各房门里如何不盯着她去。
  只怕这会儿人在大堂那边,各房夫人少不得一番好话捧得她不知所云。
  祝九所料及是,邵吴氏要帮衬掌家,最为巴结得力的便是邵亨氏。
  二进院长房也是真的没落了,长房的日子也不好过。
  先前跟自个房门里的妯娌也没见得来往深厚,跟别院门里也不甚熟络。
  先前有个邵名氏跟邵亨氏斗气,二进院和三进院便是不和睦。
  这四进院长房夫人又不争不抢的,因为是个药罐子,平日里又不爱招惹麻烦事。
  连带四进院各房都是本本分分的。
  邵亨氏也瞧不上四进院各房,但现在自个房里日子难过了,求路无门。
  眼见着邵吴氏有了苗头,还不是眼巴巴的到跟前来捧着。
  这厢随着到了院子,一坐下便是半个时辰。
  曲妈妈这会儿送了人出去,扭头便沉了脸色,“夫人,这二进院的长房夫人也是爱舔着脸,明眼瞧着夫人都不愿听了,这话真是一茬接着一茬的说。”
  “她门里的日子都过不下去了,眼下不来攀着我,还能攀着谁去?”邵吴氏虽说瞧不上邵亨氏,但谁不愿意听好话呢!
  这话听着好听,但听多了也腻味。
  曲妈妈点了点头,“夫人说的是,只不过大少夫人这会儿让您帮衬掌家。这不是让咱们房里既要拿银子,又得劳心劳力吗?这算盘打的也真是好。”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