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灵宠》 最新章节: 番外之初相遇(二)(04-17)      番外之初相遇(一)(04-17)      番外之流光(二)(04-17)     

番外之初相遇(二)

  
  正伸着头看着那边的动静,冷不丁耳边一个低沉的声音道:
  “这位姑……公子,可否放开在下了?”
  她回过神来,看看周围三三两两围观的百姓,再看自己仍如八爪鱼攀附在那人身上的四肢,连忙松开那人,脸却已如火烧般通红。
  见那人理了理自身湿透的白袍,转身要走的模样,她又连忙闪身挡住了他的去路。
  “吾……”她只说一字便停下。
  不对,九儿跟她说过,世人早不说吾尔,只称你我。
  她转动着清澈的双眸,随即浅笑着有模有样的学道:
  “公子可称我天天……感谢公子救命之恩!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可曾婚配?”
  被如此一问,那人瞟一眼她早已湿透的蓝衫,又迅速移开眼去,却也可疑地红了脸:
  “在下路云初!本意只为救那位姑娘,却未曾想姑……公子跳水后久不见动静,再见那位林公子已就近救起了那位姑娘,在下便顺手将你带上岸。公子无需就此事挂齿!”
  敢情人家只是顺手将她捞上岸的呀!
  路云初说完,对她拱拱手,逃也似地就待转身离去。
  她连忙一把拽住他湿漉漉的衣袖,心想是否婚配的问题还没回答呢,可还没来得及待她开口,她便听到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呼喊声。
  “大人!二哥,你看,那真的是大人!”竟然是九儿的声音。
  她顺着声音看去,不正是她那三条尾巴,又是何人?
  这一个抬眼远望的功夫,手中的衣袖被人抽开,再看时,原地哪还有路云初的踪迹?只剩下他所站之处,那一滩水迹……
  那一刻,她心中若有所失,连忙踮起脚尖于人群中张望,试图看到那白色的身影。
  可人来人往,那千年来第一次牵动她心的身影,却不在其中。
  转瞬间,梅山三人已到了她跟前。
  梦九眼尖,惊愕地道:“大人,您怎的会浑身湿透了?”
  随即梦九意识到什么,连忙当先一步挡于她向前,对着流光道:“小光,脱下你的外袍给大人!”
  她失落地摇头对梦九说:“吾不冷。”
  梦九回过头,低声道:“大人,您若是想女扮男装偷溜进城,九儿不拦您。可您看看您现在……”
  她迷茫地低头看向自己,被浸湿的男式蓝衫下,她美好的身体轮廓显尽无疑……
  ……
  转眼两年过去。
  两年间,帝天再无路云初的消息,却无一天不在想念他。
  那次相遇大半年后,她听闻闵姓城主为了一块黑石,竟屠了北山林家庄一百三十八人。
  这令她万分震惊与愤怒。
  当了解事情始末后,她才得知,原来当初在湖畔的另一对男女,正因那次落水相救事件,生出情愫并谈婚论嫁。
  只是闵城主嫌贫爱富,却又贪图那块黑石,为此设计于爱女丽娘与林火风大婚之日,屠了林家庄。
  林火风因此身亡,丽娘得知后自尽于北山之下……
  那黑石却被林火风之兄长,林家庄唯一幸免却又天生痴傻的林金全带走,不知所踪。
  一怒之下,帝天亲手了结了闵城主性命,并由此决定亲任城主,再不能将落花城随便交于虎狼之人的手中。
  随后,她于南山追踪到林金全下落。
  但待她找到林金全是,那痴傻的林金全早已因饥饿吞下黑石。
  林金全身虽死,但由于其对黑石的执念,竟入了魔。
  想到林家庄的悲惨境遇,再见入魔后的林金全尚无几分魔力,她便没有忍心消灭他,而是将其锁于南山深处,并将山洞洞口以层层巨石堵死。
  随后,落花城城主的上任,使得她从原本的隐世,终于走到了人前。
  从那时起,玛法大陆人人得知帝天的存在,人人知晓落花城主帝天,法力无边天下无双。
  也从那时起,无数修炼者跃跃欲试想要挑战于她,却又无一例外败于她手下。
  ……
  这日,她正慵懒地躺于寝殿软塌之上,读着梅山收集的那些民间话本。
  丁冥一早出了府,又不知去招惹哪个姑娘了……
  梅山静静地伺立在她身边待命。
  殿外的草地上,躺着一早被梦九毒倒还没醒来的流光……
  “大人大人!”
  梦九提着她的小药篮,风风火火地跑进寝殿。
  她头也未抬,继续安静看手中的话本。
  “大人,我刚听山下管事的说,府外又有个人求见要与您比试!”
  梦九拿起桌上的茶盏,咕咚咚喝了两口接着道:“不过大人放心,我已吩咐管事的去将那人打发走!”
  说完,从药篮中拿出一个拜帖,放在桌上。
  帝天的双眼匆忙地瞟过那展开的拜帖,又回到手中的话本之上。
  可下一刻,她却倏地丢下话本,同时坐直身子,伸手拿起那拜帖。
  拜帖中拜见人一列,赫然写着“路云初”三个字。
  “大人,您说这些人烦不烦……哎!大人,您又去哪儿?”
  梦九刚坐下,却见眼前蓝影一闪,软塌上的帝天早已不见身影,只留得她美妙动听的声音还在寝殿回旋。
  “吾去见心上之人!”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