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娇宠》 最新章节: 第994章 盼之佳兮(楚秋篇)(10-23)      第993章 初目见兮(谢运之篇)(10-23)      第992章 应下的承诺,该兑现了(10-23)     

侯府娇宠994 盼之佳兮(楚秋篇)

  “依我看啊,这次齐皇派来挂帅之人,样貌比以往好多了。”
  爽朗的女子声透着几分娇亮,更有丝丝撒娇,晶亮的眸神泛着狡黠的光,手指不停摆弄飘颊而下的屡屡发丝。
  穿着元帅深袍的男子坐于上首,横桌摆着复杂的地形图,中央大桌更置沙盘,每一处旗子表示一处营地。
  从坐下到现在,剑眉直皱,眸色凝重。
  这次,不仅仅是挂帅之人,叫他产生威胁感的,是冲锋营一位看似普通的兵士。
  剑芒直出,布阵而开,直接破了周营的先防。
  “哥,你别不理我啊!”
  见他不理,女子干脆上前,双手按在地形图上,一张脸笑的更加恣意。
  “咱们打个商量,下次派我去,成不?”
  说到这,声音更带着讨好,不停眨眼意味深长。
  秋烨抬头,略看她一眼,话中有着几分恨铁不成钢,“我还不知你的心思?瞧上那小白脸了?”
  “哥,你别这样说嘛。我不认样貌,只认能力,再说,人家哪有小白脸?身手厉害着!你就派我去嘛!”
  战场不可儿戏,哪有瞧上人家主帅的?
  看这阵仗,非要拐回来当压寨。姑娘家的矜持呢?
  “秋桐,带兵久了,是不是连自个儿性别都忘了?矜持点!”
  说着,秋烨看出妹妹的执着,无可奈何的摇头,“罢了,等我打了胜仗,绑了楚凛,送你面前,你想咋样就咋样。”
  “哥,你说的什么话?我是那样的人?我不要你送,我自己去绑。”
  秋桐越说,笑的越灿烂,到时候,他就成了她的俘虏。
  秋烨更无奈了,摆手一挥,“随你,快滚。”
  说罢,手一抬直接抵住她,大有将她赶出去的架势。
  “凶什么?大家还说你妹奴了,谁知道成天凶巴巴,哪天揭穿你的假面目!叫周国姑娘瞧瞧,咱们骁勇善战玉树临风的大将军……”
  “喂!”
  秋桐被毫不客气推了出去,再要进去时,营帐守兵分毫不移。
  “将军有令,闲杂人等不可入内。”
  秋桐也不恼,对着营帐喊,“哥,说话算数啊!我自己去绑,明日那场,我上!”
  和齐国开战以来,一共打了两场。
  一次,她也在,战场她上了不少,敌军统帅不是胖,就是老,还有的头发都没了。
  打仗嘛,也要欣赏是不?
  没一个能看的,身手也一般,连她都打不过,还想和她哥比?
  做梦!
  她原以为这场也是,可没想到,那统帅,真俊!
  眸子当即就亮了,黑鞭一扬,娇亮出声,“对面那个俊小伙,什么名字?”
  在她看来,相当高的评价,在齐军眼里,成了侮……辱。
  然后,哥就不带她了,将她扣在周营。
  明日攻城,她一定要去。
  “秋将军,喝杯酿汤消消气。”
  这时候,三营副都尉走了进来,手里端着白碗,腾腾冒着热气。
  酿汤,是不加酒的米酿,炖煮一番味道香浓。
  她很喜欢喝,而三营,全是女兵,三年前,三营和十营就由她训练统领。
  也是那日,成了女将军。
  她自己觉的没什么,外头传的挺神,特别是一连收服六个部落,名气更大,被传周国第一女将。
  她觉的,真没必要。她努力做事,没什么第一第二的说法。
  况且,营中每个人都很努力。
  “成!今日多煮点,明日都要上战场,你们每人喝一碗。”
  说罢,秋桐直接扬手接了来,丝毫都没发现副都尉眼底一闪而过的不自然。
  “退下吧。”
  “是,将军今日好生歇息,明日凯旋而归。”
  副都尉接了空碗,很快退下,出了帘帐,她朝站在远处的一营都尉点头。
  一营直属大将军,兵士全是百里挑一的精兵。
  喝下一整晚酿汤,一个时辰后就会入睡,这一觉,一天一夜都不会醒。
  明日一早攻城结束,也不会清醒。
  如此,大将军就能安心。此战非以前,起初还未察觉,等两场下来,大将军心思就沉了。
  此时,秋桐一手拿着兵书,唇角不禁扬起。
  “看我明天,不把你绑了,省的你小瞧我,正眼都不瞧我。”
  秋桐一阵轻哼,眸中尽是得意。
  周国出战从不败绩,这次也是。
  足足看了一个多时辰兵书,明日定要决出胜负,城池也要拿下。
  然而,她还没看好,头就有点晕。
  “奇怪,怎……”
  没来得及多想,人就倒下。
  …………
  许久许久,等秋桐醒来时,还有点迷糊,头也一阵阵晕着。
  “大将军,您睡了太久,来,喝点补汤。”
  里面有碾碎的药丸,喝下就能完全清醒。
  秋桐睁开双眼,看着副都尉,手跟着抬起揉着额头两侧。
  “我睡了多久?”
  她一边说一边接过白碗,仰头慢慢喝下。
  “两天。”
  秋桐继续喝着,第一个念头便是,两天,她怎睡了那么久?
  等碗见底,意识逐渐回笼,眼前也跟着清晰。
  啪——,手一松,碗瞬间落地,英眉乍起。
  “你说什么,两天!”
  说罢,她几乎一跃而起,一手挑起外衫衣袍利落穿戴。
  “攻城一战呢?!”
  话音尽是焦急,说好了叫她出征,她怎就睡了。
  不对,她从没睡这么久!那碗酿汤有问题!
  “城池已被周军占领,大将军威武勇猛,带领兵士一路斩杀,势如破竹!”
  提起此战,副都尉眸底尽是笑意,“总之,将军,您就放心吧,非常顺利,我军伤亡不重,喜讯已快马加鞭送去皇城。”
  城门破了,关键性的一战,周国顺利。
  拿下边境城池,红河另一半的控制权全部掌握,无需过问齐皇。
  一旦掌控,四通八达的水运,加之周国精良工匠极多,将是造福万民的大事。
  秋桐没有想象中高兴,心一阵阵沉了,“他呢?齐军带兵统帅呢?”
  “将军,您说他啊!”
  说到这,副都尉连连摇头十分可惜,“就差一点点,大将军就能取他首级了!被他跑了,不过,您放心,八成死了,重伤。”
  “什么,重伤!”
  不仅如此,哥还要杀他!
  秋桐眸色急转直变,急的心都慌了,大骗子,明明说好了,绑来送给她。
  “将军,您去哪?”
  副都尉立即跟出营帐,秋桐步子很快,一路过去仿似一阵风。
  她的敏捷程度,在兵中佼佼者,即便一营精兵营,能比过她的人,也屈指可数。
  秋桐出营那刻,秋烨恰巡兵,从营中西面走来。
  旁侧都尉瞪直眼了,“大将军,秋将军出去了,这时候,外面是不是太危险了?”
  秋烨深邃的眸远望而去,眉头轻皱,不多时松缓。
  “罢了,随她去。”
  那么重的伤,楚凛多半死了。如果不是敌国皇子,他自然应允妹妹,绑来给她处置。
  “要不要派人跟着?就怕齐军残余……”
  还没说完,他就见大将军摆手,声音透着股漫不经心。
  “她那身手,没几个人比得过。搞不好,还能收服齐军残留人马。”
  他妹妹,可不是一般人。
  勘察近攻,一等好手。
  秋桐在勘察上,整个周营,只有秋烨才能相提并论。
  她跨马而过,如今整座城池都是周军的,周国兵士相继进驻。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她直朝城门去,即将进去时,忽然勒马,原地思虑片刻,迅速调转马头,直朝城郊西侧去。
  那边,有高山,也有深谷,附近更有两处村庄。
  她一直在找,毫不停歇。
  “他肯定活着,不然,我早就找到了。”
  勘察和反勘察,他肯定在躲避周军搜寻。
  “这是……”
  秋桐立即蹲下,丹草,止血神草,上面还染着血!
  他来过,或许,就在附近!
  “唔!”
  忽的,一只大手忽从后处草丛伸来,一把捂住她的口鼻,另一手掐住她的脖颈。
  手腕用力就要掐断,可是……
  秋桐双手极力一挣,身子一转,瞬间制住大手,顺着月光瞧着眼前人。
  忽的,她眸子亮了。
  “小白脸,你没死!”
  目中尽是欣喜,毫不顾及刚才他要杀她。
  楚凛沉沉的望着女子,这时候他才看清她,是她,大胆放肆的女子。
  “你放心,落我手里,你死不了。”
  秋桐一边说一边从上至下探摸,“给我看看,你伤到哪了,你挺会躲。这座山,到处都是草药。”
  她一边说一边抚,不似寻常女子,她的手不是特别细腻,常年习武有茧子。
  可比起男人,这手,很软。
  楚凛从不接近女子,身子也没被人碰过,如今,却是被一个没见过几次面的女子,到处抚。
  他眉头狠狠皱起,厉光自眸中一闪而过,手跟着抬起,就要推开她。
  “腹部,胸膛,手臂……”
  秋桐低声呢喃,再次反握住楚凛的手。
  若是以前,他绝对能推开,可现在,他手腕上有伤。
  哗——
  “你!”
  楚凛气急,竟将他外衫跟着里衣一块拉开。
  “挺聪明,你用丹草止血了。”
  说着,秋桐又抚了上去,“还差一味草药,你等等。”
  话落,她径自起身就要离开,却在下一刻挺住,再次蹲下,手直接点着他的鼻子。
  “乖乖的,别跑,外面全是周军,跑了你就没命。就算你跑,我也能找到,到时候,把你扒了。”
  完全不是女子该说的话。
  楚凛眼神复杂,见她离开,很快出了视线,他的心更复杂了。
  这女子,一般人,谁吃得消?口无遮拦。
  他再一次观察四周,他一路隐藏踪迹,同时留下暗记,萧瑾言会找到他。
  前提是,他不能落在女子手里。
  于是,他立即站起,观察四周,即便浑身无力也往前走。
  “前面有个山洞,喂,想跑?”
  话音落下,手直伸而来,楚凛身子一侧,躲了过去,却在下一刻被揪住衣领。
  “别费力气,跑不了,乖乖和我进山洞。”
  说罢,秋桐毫不客气揪住他,硬拽往前。
  一处隐秘的山洞,四周爬满倒山虎,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楚凛被揪进去时,发现已经生火,旁边都是柴火,另有一只山鸡,地上更有几种草药。
  短短时间,她怎么做到的?
  这女子,速度太快,异于常人。
  “我运气好,没走几步,一只鸡从我腿边走过。”
  秋桐眸眼弯,通亮的火光映着她的脸,十分红润。
  楚凛深深望着她,他看不懂她。
  正在上下打量时,肩上落下一只手,直接把他按下。
  “上药!”
  楚凛一听,知道她要做什么,他连忙避开,却……
  “你都弱成这样了,斗不过我。如果不服气,等你痊愈,咱们打一架。”
  说着,秋桐左右双手开动,哗——
  楚凛抿唇,直直的望着她,“我自己来,你这般,成何体统!”
  “成什么体统?人命关天好吗?幸好没发烧,不然,有你受的。”
  他的话根本没用,她压根不知什么叫男女有别。
  况且,她的力气很大,莫说女子,一般男子都比不过。
  他受了重伤,自是……
  一番挣扎,他只好忽略那双手,闭上眼睛不去看。
  偏偏她话唠。
  “我知道你叫楚凛,我叫秋桐,秋风乍起,鸟栖桐树,记住了?”
  楚凛没理她,也没睁眼。
  此时的他,根本没有想到,这句话,他记了一辈子。
  “话说,你皮肤挺好的,习武之人能这样,很不错了。你娶妻了吗?”
  他依旧没理。
  “算了,就你这副淡漠样,哪个姑娘愿意?也就我,慈悲心肠,毕竟长得好看,绑回去端茶洗脚,看着养眼。”
  这话没法忍,楚凛很想睁眼,差点看她的时候,忍住了。
  “等你痊愈了,咱们打一架,如果我赢了,你跟我回去。皇城我有宅院,你就住里面,天天给我做饭洗衣服。”
  楚凛继续不理,没想到,手直接上来了,掐了下他的脸。
  瞬间,他睁了眼,厉光一闪而过,眸底几近狠意。
  “哇,挺凶的,这可不行,乖一点。”
  说着,她的手直接打了下来,最后又像摸小狗一样抚着他的头发。
  “女人,药上好了,离我远点。”
  话落,楚凛抬手一把拽住她,用力将她甩去。
  与此同时,他极快穿衣,连带外袍,严严实实。
  秋桐没想到,他都重伤了,还能这么大力气。
  “你也太……”
  刚想夸奖两句,她就见他斜斜倒去。
  “倒了?别啊!”
  秋桐立即起身,忙不迭凑上去,额头滚烫。
  “麻烦,烧了,我这嘴巴,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你等着,有我在,死不了。”
  说罢,她慌忙朝外跑。
  楚凛受伤很重,晕的毫无预兆,等他迷迷糊糊有意识时,根本不知道什么时辰,也不知身在何处。
  他感觉到靠在热乎的东西上,那东西还很软,泛着淡淡香味,很好闻。
  不由得,他靠了上去。
  迷迷糊糊间,却听一声气急败坏的骂。
  “我给你喂药,你偷亲我!要亲,也要清醒啊,不认账怎么办?”
  亲?在说什么,他不清楚,只知道很聒噪。
  最后,啪——
  他脸上一痛,被那东西狠狠打了。
  “算了,不和你计较,等你醒了,你以身相许就行。”
  又过了多久,楚凛不清楚,只知道很久很久。
  等他睁开眼睛,就见一个漂亮姑娘蹲在面前,大大的眼睛瞧着他。
  见他醒了,她高兴的蹦起来。
  “退烧了,人也醒了,楚凛,你现在怎样?”
  说罢,那双手蹭了过来,捧着他的脸。
  “怎么不说话了,哑巴了?”
  “楚凛,没事吧?”
  她越来越焦急,眼底的惊慌,他瞧的分外清晰。
  楚凛知道她是谁,之前很讨厌,大胆仿似,说话更不动脑子。
  不知道怎么了,看她着急的样子,他说不出来的滋味。
  或许该说,很温暖。
  后来,他才知道,这是周国的一处小村庄,不是距离城池最近的那座。
  已经离开齐国边境三百里,这个村庄叫药村,周围山野遍地草药,村民以采药为生。
  他睡了一个月,期间,她请了很多大夫。
  很多人都说没用了,却因她的倔强,最终自己上阵,给他试药。
  他不明白,为什么对一个没见几次面的人这么好?
  “秋桐。”
  “干嘛?你如果不好意思,那我们不打架了,直接跟我走呗,以身相许。”
  楚凛发现她的腰间一阵银光闪过,仔细一瞧,是银铃。
  叮——,声音清脆悦耳。
  “好看吗?”
  楚凛抬头瞧着她,点头道,“好看。”
  “送你,怎样?”
  这时候,他不知道,这串银铃,是她父母送她的成年礼,她最重要的东西。
  不是一串银铃,而是一辈子。
  太多太多不知道,多年后,楚凛回忆以往,才发现,错过的竟是那么多。
  若人生能反悔,他私自离村的那天,一定会带走她。
  他更不知道,多年后,秋桐想的却是,如果人生能重来,那场战役她不会去,就在皇城府邸等哥哥回来。
  康定十年,周国
  “大将军,属下要进去通禀吗?”
  秋烨看着栅栏,又瞧着一溜排低矮的屋子。
  皇上说,那年接妹妹回来了,可半路上,妹妹不见,怎么都找不到。
  她的勘察能力在营中第一,她不想出现就会隐藏踪迹。
  这么多年,他才找到,她住在药村。
  “你是谁?怎么瞧着我家,娘说了,一直盯着我家,不是好人。”
  软糯的男孩声突然想起,秋烨身子微僵,妹妹何时成亲了?更有了孩子。
  低头的那刻,他浑身一震。
  这孩子……
  “娘说了,你这种审视的眼神,肯定不是好人。”
  秋烨久久无法回神,好不容易他才缓住心思,原来,是楚凛的孩子。
  这时候他才知道,为什么妹妹不回家,因为发现有了身孕。
  齐皇的孩子,家人不会允她生下。
  所以,她走了,九年多杳无音信。
  “乖孩子,我是你舅舅,你叫什么名字,你娘呢?”
  就在这时,一道清亮的女子声响起,处处透着熟悉。
  “楚秋,你在和谁说过,娘不是和你说了,不要和陌生人亲近。”
  秋烨笑着,“原来,你叫楚秋。”
  话落,他旋即转身,“秋桐,你走了那么久,连你最爱的亲哥都不认识了?”
  仿佛回到小时候,他依旧那么臭不要脸,依旧那么宠妹无敌。
  秋桐瞬间僵住,怔愣的望着秋烨,许久,喉咙才溢出一声,“哥。”
  说罢,她秀眉逐渐拧起。
  “放心,我不抓你回去。什么时候你想通了,秋家大门一直为你打开。”
  秋家永远是你依靠的大树,他也是她永远的哥哥。
  “娘,他真是我舅舅?”
  楚秋登登登跑来,一把拉住秋桐,“你不是说,你是孤儿吗?怎么冒出一个便宜哥哥?”
  秋烨的眼神沉了下来,下属心一阵咯噔,他家小姐还是那么……
  “楚秋,咱们要有志气,就算大腿再粗,也要靠自己,不能去抱。”
  “可小虎说了,有大腿就要麻溜抱,呀!”
  楚秋直接被打了,小嘴嘟起。
  秋烨看着,无声的笑了,这小家伙,性格和楚凛一点都不像。
  若论谁的大腿最粗,亲爹就是。
  可是,这爹不靠谱。
  罢了,这货不提也罢,日后,妹妹开心最重要。
  ------题外话------
  到这里,这本书就要和大家说再见了,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和支持。
  朵朵在此感谢每一位读者,新书明年开,可能是下半年。这一次,朵朵想存点稿子再开了,裸奔好累ヽ ̄▽ ̄,希望我能存到!哈哈哈
  关于新书1依旧是重生文
  2女主性格十分讨喜,快准狠,自带萌点。男主呢,走霸道腹黑风啦!超牛逼超厉害,同样,自带非一般的萌点。
  3文风轻松
  总之,为博君一笑,或者一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