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娇宠》 最新章节: 第994章 盼之佳兮(楚秋篇)(10-23)      第993章 初目见兮(谢运之篇)(10-23)      第992章 应下的承诺,该兑现了(10-23)     

侯府娇宠976 诓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乍一听,秦云舒微愣,回缓后笑道,“你进来时那副表情,敢情诓我?”
  说着,她睨了秦嫣然一眼,面上如此,却令管家端糖水。
  在齐京,放榜昭示那天,家中都要备糖水和鞭炮,以示喜庆。
  “嫣然姑娘,恭喜。”
  管家恭敬递上,一次性通过六大书院联考,又是女子,齐京开国以来从未有过。
  未开可期,前途应有。
  秦嫣然笑着端起茶盏,一饮而尽,从唇到心都是甜的。
  放下茶盏后,她看向柳意,嫁人了,不再是未出阁的姑娘,就连发髻和妆容都变了。
  “柳意,我来的匆忙,也没备礼,你住哪?待下次,我送过去。”
  出嫁那天,她考试来不了,等待的几天,日子很煎熬,今天放榜了,满心满眼都是昭示,真没想到这茶。
  “离侯府不远,隔了五条街,万巷甲号。”
  秦嫣然点头,“定备厚礼登门。”
  说罢,她看向站在柳意身旁的孙广,她知道,这人是兵士,跟随定北侯。
  在兵中,身手很是不错,品行也非常好,有能力有担当。
  柳意跟了他,所有人都放心。
  大家都认识,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好些,孙广性子好,瞧到张迁不怎开口,立即上前攀谈。
  一来二去,张迁话匣子就打开了,扯着孙广说了好多江南事。
  眼看接近午时,萧瑾言还没回来,秦云舒先招呼大家去中庭。
  庭院中侧,摆了一张很大的圆桌。
  不多时,萧凌天和孙花妮来了,这段日子休养,孙花妮好了很多。
  “竹芍,去瞧瞧侯爷回来没?”
  她昨日和他说了,今日书院联考放榜,无论结果如何,她打算请嫣然到府中用膳,叫他若能早点,早些回来。
  没有提前通知嫣然罢了,先等消息再告知,谁知嫣然和张迁一起来了。
  “奴婢马上去。”
  竹芍听令,立即转身,不一会出了中庭。
  柳意望着竹芍,她看的出来,伺候夫人特别周到,心思也细腻。
  “舒姐姐,朝堂事宜多,姐夫抽空专程回来庆祝,这份心意,我心领了。”
  不能到场,她根本不介意,朝中一品大员,声望极高,事务繁忙,她完全理解。
  孙广听罢,顺势开口,“的确,这段时日,侯爷确忙。夫人,不如请老夫人过来,先用膳?”
  日头已过半,午时已过。
  秦云舒思虑片刻,朝竹芍离开的方向看了眼,最终道,“行,去请老夫人。”
  身后管事领命,立即去了萧老夫人的院子。
  虽已开春,但比起冬日更冷,春寒料峭一点不假。老夫人年纪大了,不能早早坐在这吹风,等真正开宴再去请。
  萧瑾言一直没出现,去门府打探的竹芍也没回来。
  待萧老夫人来,宴席开始到过半,竹芍回来了。
  “侯夫人,侯爷没回来。要不,请人去宫里问问?”
  如今不是晚上,大白天的,没有哪个命妇遣人去皇宫问。
  秦云舒点头,收了心思,“罢了。”
  他应下的事,每次都会做到,昨晚明明答应了。
  不知为何,现在还没见到她,她有些惶惶不安,因众人在场,她只能压在心底,面上笑着。
  足足三炷香时间,宴席才散,送老夫人回院后,她又带着嫣然在园子里逛着。
  临近傍晚,人才走,而这时,萧瑾言仍没回来。
  回了主院,她眼底的笑意立即散去,只要竹芍在旁伺候。
  “夫人,您不要急,奴婢再去府门看看。”
  说罢,竹芍就要转身,却被秦云舒按住。
  “去煮茶水。”
  “奴婢……”
  竹芍还想说什么,却见秦云舒往主院厅堂去了。
  她能感觉到侯爷不回来,夫人心不安,直到现在,才彻底表露。
  于是,她连忙去后院灶屋,然而,远远的就见屋门开着。
  她离开时明明关上了,谁来过?
  走近了,她能听到里面一阵动静,有人在!
  不可能啊,守卫森严,不该有人擅闯。
  竹芍一颗心吊了起来,脚步放缓,接近屋门的那刻,她看清了……
  “柳意?!”
  不是跟着孙广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竹芍十分疑惑,进了灶头,只听噗声,仔细一闻,泛着花香,茶水正在煮。
  “我跟在夫人身边十几年,她很少心神不宁。每次烦乱时,就命我煮茶。今天,我不能走。”
  柳意眉宇间多了几分肃穆,一边说一边熟练的掀开锅盖,露出一小条缝隙。
  竹芍十分愧歉,她对夫人没有这么了解,比起柳意,她终究粗心了。
  她低了头,满是自责,“是我不好,我不知道该做什么,能让她好受点。”
  “什么都不用做,煮壶茶,陪着她就行。孙广已去宫门打探,他多年跟随侯爷,以前也进过皇宫,认识几个禁军。”
  竹芍吊着的心缓缓放下,她虽在长乐殿伺候太妃很多年,可太妃一生比较顺遂。
  像今天这种情况,从未有过,她真不知该如何应对。
  如今看了柳意,她心里也有数了。
  两人在灶屋等茶水煮开,而这时,主院正厅。
  秦云舒坐在软塌上,看着下首躬身行礼的幕凌。
  她今天找了他几次,不见人影,这才急了。
  “可有消息?”
  “今日侯爷没去兵营,一直在皇宫,下朝后被皇上召去太和殿。直到现在,仍未出来。期间,谢小公子随同工部尚书,一同离京。经查探,去的方向正是红河。”
  秦云舒心思急转,如今在红河的三品大员,楚连城和兵部尚书。
  谢小公子任职工部,和工部尚书一去去红河,是否意味着调任?
  一直由楚连城全权处理,突然换人?
  “具体如何,无法探查。夫人您放心,侯爷不会有事。”
  秦云舒透过窗户看着深深月色,拂手遣幕凌退下,而后起身站在窗旁。
  这一站就是很久,等竹芍端来茶水,缓缓喝下两杯。
  “这味道……”
  她低头瞧着茶水,而后看向竹芍,“柳意没走?”
  每个人煮茶方式都不一样,放水,花叶,包括时间,每一道工序前后不一样或者量不同,在行家那,味道也不同。
  秦云舒喜茶,乍一喝就明白了。
  侯府娇宠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