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驯夫记》 最新章节: 第三百七十四章 西北寄了包裹来(06-04)      第三百七十章 发现线索(06-04)      第三百六十七章 传达室的闹腾(06-04)     

重生六零驯夫记366 小翠要出山

  于丽娟连连点头:“放心放心,我肯定不当这个二百五好了吧!”
  “这还差不多,难怪他舍不得分手了,还要做出那个样子,好像是你抛弃了他一样。真是没见过这样的人,他妈还觉得她家儿子是宝贝凤凰蛋呢,出门大家都得捧着他。这是没碰到我在跟前,不然的话,真是要她好看。”曲长歌愤愤地说道。
  “好了好了,你老人家肚子里还有宝宝呢,不能这么暴力,要给小朋友做好的胎教。再说了,你这发脾气,小宝宝在肚子里也难受不是?”于丽娟连忙劝曲长歌,让她消消气。
  曲长歌心想,要是换了自己前世估计早就跑过去揍人了,揍不了那个老婆子,还揍不死徐舒保么?
  别看他现在一副痴情的模样,就他娘那德行,他也好不了,不过是伪装得好而已。
  不过也是,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她也不要为了这种不值当的人生气。
  曲长歌摆摆手,两人又往前走去。
  于丽娟把曲长歌送到家的时候,赫然发现张献民还在,她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跟曲长歌和赵况两个道了别就转头走了。
  张献民立马跳了起来,就要追出去。
  赵况忙喊道:“稳着点,别这么毛躁!”
  张献民听到赵况的喊声,连头都没回,只是冲着后面挥了挥手就跑了个没影。
  曲长歌看向赵况,明白这两人肯定是定好计划了。
  赵况笑着说道:“等我关上门,咱俩再说。”
  他说着已经站起来,走到门边将房门关上。
  曲长歌看着往回走的赵况,说道:“你这又是给献民出了啥馊主意?”
  赵况在曲长歌身边坐下,却没想到在床上玩儿的椿树看到爸爸过来先扑到了曲长歌的怀里,曲长歌赶忙用手抱紧了,就怕抱不紧会掉下床。
  椿树却是嘚瑟地回头看赵况,那小样儿的意思就是我比快啦,妈妈先抱我啦!
  夫妻两个都被椿树给逗笑了,这小子太喜欢找存在感了,不过这让两人都很欢喜。
  曲长歌忍不住在椿树那满是奶香味儿的腮帮子上亲了一口,这小子最喜欢喝奶了,不管什么羊奶、牛奶的,只要是奶就行。
  每天早上除了食堂里的稀饭,他还总会喝上一杯曲长歌亲自挤的鲜奶。
  晚上睡觉之前也会喝上一杯,所以他身上无时不刻不散发着奶香味儿。
  赵况看着老婆和孩子两个的互动,心里也满是感怀,他现在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了,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如果是个姑娘的话,他也算是儿女双全了。
  “发什么傻啊?赶紧说说你们有啥计划!”曲长歌逗着椿树,眼睛也盯着椿树,嘴里还不忘问赵况。
  赵况只得说道:“能有啥计划,不过就是让献民别冲动了,就是现在也不适合穷追猛打。再说了,丽娟那性格,这回上了这一大当,怎么也要有个恢复期。我要献民啊,不能提搞对象的事,就是以同事的关心来说话,等日久生情以后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曲长歌点头:“这倒也是,不过你可不知道今天丽娟还跟我说了另外一件事,给我气的,恨不得打丽娟一顿,把她敲醒了。”
  赵况听了,很是惊讶,这是做了什么事,居然还气得想打人。
  曲长歌又亲了一口椿树,亲得椿树咯咯直乐,她方才抬起头对赵况说道:“这位大姐居然借了二百五给徐舒保,还打算不要了,说是不想跟他有所牵扯。不过,她自己也说了,这事上,她就是个二百五。”
  赵况也没想到是这样的事情,原来还觉得只是徐舒保只是外表上配不上于丽娟,毕竟他都没有于丽娟高。
  可是过日子又不是光看外表的,毕竟徐舒保人还是很体贴的,这世上有个时候体贴能照顾人的还是甚少的。
  再加上徐舒保学历在那,也是厂子重点培养的对象,以后的前程也差不了。
  所以这么一想,赵况还觉得这两人还是蛮好的一对。
  如今通过借钱他对徐舒保的印象已经创了新低,真是没见过这样的。
  赵况开始听于丽娟说起徐家的事情,还有点偏袒徐舒保,觉得家里父母是这样,他不是这样就行。
  这借钱的事儿一出来,还真是有其父母就有其子女啊!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她一说不要,我就急了,说要给出面。她就说她还是自己去要,不用我。”曲长歌有些不放心,不过这事儿还真是怕她吃个哑巴亏。
  赵况说道:“有些事情你也别说得太过,毕竟人家也有自尊心的,要给人家留点面子。该帮忙的时候,咱们绝不含糊就行。”
  他想了想又说道:“我怕明天上班,徐舒保那个妈还会去闹。”
  曲长歌说道:“她要是敢去车间那边闹,那我就豁出去……”
  赵况瞪她:“又胡说呢,还用得着你,到时候,你用小翠吓唬吓唬就行。”
  曲长歌眼睛一亮:“是啊是啊,就小翠那小身条儿,碧绿碧绿的,准能吓得他们屁滚尿流。只是没有自己出手过瘾啊?”
  赵况无奈:“我说你能不能给咱们孩子起一个好的带头作用?怎么整天就想着出手过瘾呢?”
  曲长歌笑了:“嗯,刚刚丽娟还跟我说什么胎教啥的,我也不太懂这个。”
  赵况说道:“可不是胎教么?要知道胎儿在妈妈肚子里是能听到外界的声音,你在外面喊打喊杀啥的,他都听得到。”
  这么一说,曲长歌就有些蔫了,不敢再说啥狠话了。
  正说着呢,赵东升在外面敲门了。
  赵况去开了门,赵东升醉醺醺地进来了。
  “爸,你这又上刘叔家喝酒了?”赵况一把扶住摇摇晃晃的赵东升。
  赵东升摆摆手:“是啊,我们今天都很高兴,你刘叔也高兴。跟我说了,我儿子是这个!”
  他说着,举起自己的大拇指来,还对着曲长歌比划了一下:“长歌也是这个!”
  曲长歌真是无奈了,虽说不是第一次看到赵东升喝醉,可现在醉成这样还是第一次看到。
  她抱起椿树,对赵东升说道:“爸,我抱椿树去隔壁睡觉了,等会让二哥给你打热水烫烫脚再睡啊!”
  赵东升被赵况扶到了床边坐下,冲着挥了挥手:“行,长歌你放心,老二他还是很会心疼人的。你就管好你自己和肚子里那个小的,对了还有这个……椿树呢!”
  他说着还想站起来,却被赵况一把摁住了:“爸,行了,你就让长歌和椿树去隔壁休息吧!今天这一天比上班还累,早些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呢。”
  赵东升听赵况这么说也不张牙舞爪了,听话地顺从着赵况在床上躺了下来。
  赵况正给赵东升脱鞋,转头看到曲长歌还抱着椿树站在门口,就冲着两人挥挥手:“赶紧去睡吧!这里有我呢。”
  曲长歌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只会添乱,还是早些带着椿树睡觉休息,椿树也跟着闹腾了一天,看着他如今的样子,好像眼睛都睁不开了。
  第二天早上,曲长歌抱着椿树回家,却发现赵东升居然已经走了。
  她忍不住问赵况:“二哥,爸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走了?”
  赵况说道:“他昨天晚上可能睡得早,今天早上很早就起来了,说是要去赶头班车。哦,对了,爸说你这胎还没坐稳,他和妈两个过年过来跟我们一起过,让咱们别去挤火车了。”
  曲长歌说道:“我也想过这个问题,过年坐火车那人太多了,走路啥的我不怕,医生还让我多走路呢,要是让人挤着或是撞了就麻烦了。爸想得太周到了,其实他们不过来也没事,不然的话,等生了的时候他们还得过来,太麻烦了。”
  “是这样的,那咱们还是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生了的那会儿再来,没必要跑这么多趟,把钱都献给铁路部门了,再说现在离过年连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了。”赵况觉得曲长歌说得不错。
  曲长歌又说道:“那你想着给爸打个电话,把咱们的意思说一说,别让他们来回倒腾。”
  赵况点头说道:“行,这你放心!”
  曲长歌说道:“今天上班我就盯着点丽娟那边,你放心,这事儿我不会忘前面冲了,我就关门放小翠!”
  “这就对了,你可不能冒冒失失地跑过去,万一人家推你一把,你没防备呢。为了孩子,咱们还是要做到万无一失的啊!”赵况忍不住又叮嘱几句。
  曲长歌也不理赵况,直接进了秘境找小翠商量如何能更吓人的办法了。
  到了班上,曲长歌给众位师兄姐们泡茶倒水,都弄完了,她就去主任室那边找于丽娟了。
  于丽娟今天还真是在主任室里,看到曲长歌过来,知道是找自己的。
  她就跟范主任请了假,从主任室里跑了出来。
  “怎么就想我了?”于丽娟笑嘻嘻地问道。
  曲长歌说道:“不是想你了,是怕有人过来欺负你。”
  于丽娟其实也明白她的意思,不过这会子却跟曲长歌逗闷子:“这是上班的地方,传达室那边可不会随便放不相干的人进来,放心好了!”
  她这里话音刚落,里面范主任就在办公室里喊道:“丽娟啊,传达室那边有人找。”
  于丽娟听了就答应了一声,一转头,她就看到曲长歌歪着头冲着她笑。
  “你笑什么?”于丽娟虽是知道她笑什么,可还是故意问了一句。
  曲长歌说道:“这就是古人说的,说曹操曹操就到!”
  于丽娟摆手:“知道你说得对,你回去吧,这事儿我自己搞定就行了。”
  “那不行,你一个人,到时候他们一家三口,你虽是不在意,可也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抹黑你啊!”曲长歌说什么也不回去,她早就做了准备的,如果不能施行,她会后悔死。
  于丽娟无奈对曲长歌说:“你去也行,不过不能站我前面,只能我站你前面,行不行?”
  曲长歌点头:“这可以,你放心好了!”
  她才不用过去呢,她有万能小翠。
  不过,曲长歌也怕吓着那三个不说,把于丽娟也吓着就不太好了。
  所以在去传达室的路上,看着四下无人了,曲长歌对于丽娟说道:“丽娟,我跟你说个事啊,你不要害怕!”
  这话说得于丽娟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这肯定是很让人害怕的事情,是啥事情能让天不怕地不怕的曲长歌也先打预防针。
  她都不走了,瞪着曲长歌:“到底啥事,你一次性说完好不好?”
  曲长歌将化成蛇的小翠从秘境里放出来缠在了自己的手腕上,然后将工作服袖子上的扣子解开,露出缠着小翠的手腕。
  于丽娟开始还觉得曲长歌手上几圈碧绿的颜色,是不是戴了好几个水头和颜色都不错的翡翠手镯,等她仔细一看,果然吓得魂飞天外了。
  “长歌,你手腕上……是……蛇?”于丽娟说话都说不出整句来了。
  曲长歌点点头:“这是我家小翠,原来在山里捡到的,它很喜欢跟着我,我一般就把她放在手腕上。”
  于丽娟远远瞄着小翠小小的三角脑袋:“这小翠会不会有毒啊?”
  曲长歌笑了:“那是肯定啊!你看它的脑袋,还有这通身碧绿的颜色,保证能不止一个人被毒死。”
  于丽娟又往后退了几步:“长歌,你养这个,你家二哥知道吗?”
  “知道啊!他也很喜欢小翠呢,你放心小翠很乖的,不会随便咬人。”曲长歌说着还伸出食指在小翠那青翠欲滴的身体上摸了一下。
  于丽娟真的被这两口子的重口味给深深折服了,不过看着小翠时不时地吐出它鲜红的舌头,好像又真的不是很可怕了一样。
  曲长歌冲着她招手:“你过来摸一下,保证没事!”
  于丽娟还是有些害怕,一般女孩子都有些怕这种动物,身上肯定冰冷滑腻。
  她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一边摇一边说道:“不过来,打死我也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