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驯夫记》 最新章节: 第三百七十四章 西北寄了包裹来(06-04)      第三百七十章 发现线索(06-04)      第三百六十七章 传达室的闹腾(06-04)     

重生六零驯夫记359 准备请客

  苏来娣认真地答应下来:“知道,我会小心的。”
  曲长歌又说道:“要是发现什么还是先跟我说吧,省得对方发现你去公安局了,这后续报告的事我去办吧!”
  她也不用往公安局去,直接跟张献民说就好了。
  跟苏来娣又嘱咐了几句,曲长歌把秘境里摘的水果拿了一些出来。
  自从苏来娣到食堂上班以后,曲长歌倒是不用发愁她是不是能吃饱的问题了,只是秘境里的灵气充足,苏来娣多吃一些这样的水果对她的身体也有好处。
  曲长歌看着苏来娣本来干瘪的脸颊慢慢鼓了起来,那黑黄的肤色也向着白皙红润发展,她满意地点点头:“每天都要吃一些水果,这些水果可都是我从老家的山上摘的,保存得很好的,你也别舍不得吃,我以后两三天给你一次水果。你不会保存,到时候放坏了就可惜了。”
  苏来娣很是感激,又有些不好意思:“姐,我……”
  曲长歌打断她:“别说那些了,你不都叫我姐了,姐姐给妹妹点东西怎么啦,是不是?”
  苏来娣眼眶有些红,她在苏家的时候别说吃水果了,就是水果想多看一眼都会被钱大姐骂得狗血淋头,甚至有时候会挨一顿臭揍。
  曲长歌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对她关怀备至,而自己的亲生父母对自己却宛如仇人一般,好似生下她就是为了她能帮自己干活儿,简直就是给自己生了个佣人、仆人。
  苏来娣眨巴了一下眼睛,尽力不让自己眼里流出泪来,然后用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是,姐,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曲长歌一只手将她搂住,拍了拍她的后背:“只要你不嫌弃,我愿意做你的亲人。”
  椿树在两人中间挣扎了一下,然后伸出一个小脑袋来:“小姨,我也是啊!”
  苏来娣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低头看着这么个小家伙,笑着说道:“那是肯定的,小椿树也是我的亲人呢。”
  从苏来娣那屋出来,曲长歌转身对着苏来娣说道:“来娣,你晚上还是小心一些,门窗都关紧了,也别出门了,万一出事就不好了。”
  听到曲长歌这样的叮嘱,苏来娣自是当成最高指示来听的,立马连连点头,声声保证。
  回到自己的屋里,曲长歌领着椿树进了秘境。
  哪知道今天椿树怎么也不睡觉,不论曲长歌如何哄,椿树的大眼睛总是瞪得溜圆。
  曲长歌也无奈了,这小家伙今天咋回事了,他不睡觉自己如何出门浪呢。
  “椿树,你是小朋友啊,不早些睡觉,保证九个小时的睡眠,明天去幼儿园该起不来床了,听话啊,赶紧睡觉觉哦!”曲长歌用狼外婆哄小红帽的口气哄着椿树。
  椿树则是眨巴着他的大眼睛看着曲长歌,半晌才说道:“爸爸说让我看着妈妈,一定让妈妈跟椿树一起睡觉才行。”
  “什么?”曲长歌心里又是甜蜜又是生气,这家伙居然还放了暗哨在自己这里,不过他对自己这么尽心,她还是能体会到他的苦心。
  椿树看妈妈生气了,马上又说道:“妈妈,爸爸还说,不让我跟妈妈说,可是椿树觉得不能欺骗妈妈。所以爸爸说的话,我都告诉妈妈了,希望妈妈听爸爸的话,不要出去了。你肚子里还有小弟弟呢,万一磕着碰着的都不好。”
  曲长歌也没想到椿树一个小小的孩子,搁别的小朋友,话说得都不太利落,他倒是能将这么一大段的话说得这么清楚。
  她搂着椿树坐在床上,心里软得一塌糊涂的。
  “妈妈不去了,妈妈听椿树和椿树爸爸的话,不出去了,好好在家里带着椿树和小宝宝,好不好?”曲长歌低声在椿树的耳边说道。
  椿树小大人一般地点点头:“妈妈,那样就太好了,爸爸也说了,等以后妈妈肚子里的小弟弟出来了,还要让我帮着妈妈带小弟弟呢。”
  曲长歌也点头:“行,椿树是最乖的小宝宝,妈妈听椿树的。”
  自从他们两口子带着这个孩子以来,他一直都没怎么给两人添过麻烦,乖巧懂事,曲长歌对于这样的孩子还有啥不喜欢的。
  小翠这时却是跑了过来,它算是出去以后玩得很嗨了,所以心心念念地还要出去。
  “走不走?哎呀,今天椿树怎么没睡觉啊?”小翠有些后知后觉地发现椿树还瞪着它呢。
  曲长歌忍不住调侃小翠:“你刚看到啊?”
  小翠有些不好意思:“椿树啊,你今天怎么不睡觉啊?”
  “翠姨,我等会跟妈妈一起睡!”椿树一直管小翠叫姨的。
  小翠愣怔地看向曲长歌,曲长歌只得答道:“今天我不出去了,你要是想去,我就放你出去吧!”
  “那行!”小翠今天可是在秘境里一直想着出去遛遛呢。
  曲长歌领着一人一蛇出了秘境:“好了,你就去吧,等天亮再回来也行,或是你跟着赵况,这样我也放心一些。”
  小翠高兴地说道:“你就放心吧!这里没人能伤得了他的。”
  曲长歌点头,小翠自己开门出去了。
  “好了,我们两个今天就在外面睡吧!”曲长歌见小翠出去了方才对椿树说道。
  秘境里是恒温的,在里面睡觉洗澡都不用怕冷,可是在外面睡觉就有些冷了,好在如今的被子也很厚实,不用怕冷了。
  母子两个搂着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况才带着一身寒气进了被窝。
  “情况咋样了?”曲长歌怕吵醒椿树,压低了声音问赵况。
  赵况凑到曲长歌的耳边,小声说道:“没啥收获,今天连安素瑾都没动静了,看来这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
  曲长歌又问道:“小翠呢?”
  “它都舍不得回来呢,说是天亮后再回来。”赵况回道。
  曲长歌摇头,这家伙玩得不亦乐乎啊,都不愿意回来了。
  赵况搂住曲长歌:“赶紧睡一会儿吧,已经挺晚了的。”
  曲长歌也就没再多说,靠在赵况的怀里睡着了。
  第二日早上起来,赵况早早就去领着大家晨练了。
  曲长歌稍微晚起来了一会儿,刚准备下床,脚伸进了床下的棉鞋,吓了她一大跳。
  棉鞋里冰冰凉的东西是啥啊,就着微弱晨光一看,居然是小翠现了原形盘踞在她的棉鞋里了。
  她这一伸脚,小翠也吓了一跳,从棉鞋里出来又化成了人形。
  “你咋睡我棉鞋里了?”曲长歌问道。
  小翠伸了个懒腰:“早上回来的时候那叫一个冷啊,出去到处看情况的时候还行,用了法术也不觉得冷。只是这一闲下来又不用法术,就有些待不住了,我这不是没辙了,又不好意思叫醒你,只能在你棉鞋里睡一会儿了。”
  曲长歌想起来了,这家伙是蛇,就算是修炼了,估摸着还是喜欢冬眠的,温度一低它就要犯困、不爱动了。
  “那我带你进秘境吧!省得你没精神头。”曲长歌抱着还没睡醒的椿树,又将两人的衣服让小翠拿着,进了秘境。
  一进秘境,懒洋洋的小翠来了精神头,它把曲长歌和椿树的衣服放到木屋的床上,方才说起昨天晚上的所见所闻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前天晚上太闹腾了,昨天晚上家属区也好,厂区也好,都安静得不像话。
  小翠先是到处巡视了一番,见没啥动静,方才去了安素瑾楼下找到了赵况,然后一直跟着赵况。
  赵况回来,它也没舍得回来,干脆偷偷摸进了安素瑾的房间,发现她已经睡得喷香,只得又跑出来去了那边看那两个存志。
  那两个存志也乖乖地在床上呼呼大睡,小翠没办法只得又在整个钢铁厂游荡了一圈,天都要亮了,它才游回来。
  曲长歌心想,既然小翠这么爱出去,干脆让它去外面监视着,还不会被人发现,也省得赵况每天在外面飘着了。
  到了吃早饭的时候,曲长歌把自己的想法跟赵况说了说。
  赵况想了想说道:“这倒是个好主意,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的,特别的冷,看着像是要下雪的样子。要不是我修炼了心法,抗寒能力强,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待着,昨晚上非得冻坏了不可。只是献民那边就管不了了,咱也不能说出小翠来,只能是让他在监视的时候修炼心法抵御。这事儿都是他职责所在,寒天冻地的,还要一动不动地待着也真是不容易。”
  曲长歌点头说道:“当警察也是不容易,我当将军打战那会儿也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打起战来,哪里会分什么冬天夏天的。有时候最冷的时候在北地,那叫一个冷啊,有时候下雪了也不能动,一动就能让敌人发现问题,那家伙能让人冻成棍啊!我那个时候手经常长冻疮,烂了又好的,手都没法看。到了最热的时候,不论大太阳如何晒着,蚊虫怎样叮咬,也不能动,那日子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犯怵。”
  赵况不禁将曲长歌的手拿起来看了看、又亲了亲,这双手上也有很多冻疮的疤痕,只是用秘境里的水洗过都很淡了。
  因为后天就是元旦了,这是他们进厂的第一个元旦,厂里给每个职工发了一张菜票,每个职工都可以领一份杂烩。
  不光是发菜票,厂里还给每个职工发了五块钱,让大家都在新年高兴高兴。
  这的确是好事,曲长歌家里是双职工,等于这个杂烩可以领两份了。
  中午领杂烩的人太多了,赵况只是把蒸好的饭端回了家。
  吃饭的时候,赵况忍不住说起食堂的事:“哎,虽说大家第一次发了票,可也不至于这样啊,我看中午那些在食堂打饭吃的人都要吃不上饭了,那队排得,我看着都不敢上前,那么多的窗口还能绕了好几道弯。”
  曲长歌想了想说道:“咱们确实是不用着急,等晚上晚些时候去,直接找来娣就是了,说不得来娣还会多给几个肉丸子啥的。”
  “嘿,我怎么把来娣给忘记了。不过多要肉丸子啥的倒是没必要,来娣在食堂刚刚站稳脚跟,咱们别让她难做。如果你想吃肉丸子,这还不容易,咱们从秘境里拿些猪肉出来,咱们自己剁肉馅,我来炸丸子,我炸的丸子不会比食堂的差。”赵况有些不赞同。
  曲长歌说道:“咱家的油和作料啥的还够不够?”
  赵况说道:“这个容易,下午我请会儿假去一趟老刘那里,把需要的东西都买齐了,正好也能卖一些东西给他。”
  曲长歌说道:“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不用,这事儿我一个人就办了,你等会把东西从秘境里弄出来,我一个人拉个板车就齐活了,你现在还是少干力气活,这头三个月最重要。”赵况不赞同。
  曲长歌是前世今生第一回怀孩子,她也很慎重,这是她和赵况两人的第一个孩子,她也不想出什么意外。
  她说道:“你这么明目张胆地从楼上搬东西下来,然后还推板车出去,你就不觉得这样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吗?”
  赵况一听,确实是这么回事,他这样做引起人家注意就麻烦了,还是要低调一些啊!
  不然那十年马上就来,据曲长歌说的,那就是相互揭发、相互使绊子,这事情要是勾连出来,自己一家子都落不着好。
  曲长歌见他愿意听自己的了,就说道:“咱们还是借板车,不过我也将板车放进秘境里,等到了咱们经常用的那条背街的巷子再弄出来就是了。”
  赵况一听,点头应道:“行,就这么办,咱们多买些东西,这次过节也请你班上的人一起吃个饭,都这么照顾你呢。”
  曲长歌说道:“行,咱们下午都请一会儿假,把事情办了就好了。”
  下午两人按照预定的计划去了老刘那边,换了一些市面上买不到的东西回来。
  到了晚饭,张献民蔫头耷脑地来了。
  曲长歌问道:“咋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