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驯夫记》 最新章节: 第三百七十四章 西北寄了包裹来(06-04)      第三百七十章 发现线索(06-04)      第三百六十七章 传达室的闹腾(06-04)     

重生六零驯夫记354 突发

  曲长歌和小翠跟在韩存志的身后,哪里知道韩存志却是直接走到澡堂那边去了。
  到了澡堂的锅炉房外面,韩存志居然从大衣里面伸出一个热水瓶来,接了满满一瓶的开水又晃晃悠悠地回去了。
  这回不但曲长歌看直了眼,就是后面跟着的赵况和张献民两个也傻眼了,这货难道不是那个什么存志,他们难道是跟错了人?
  韩存志好似不知道身后跟了人,直接进了刚刚出来的门,听着上楼的脚步声响起,这货居然真的回去了。
  张献民让赵况在楼下盯着点,他急急忙忙地回去找等在安素瑾楼门口的同事。
  赵况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去吧,这里有我呢,你就放心好了!”
  张献民也没多纠缠这事儿,赶紧转头就往那边跑去。
  曲长歌赶紧让小翠跟着张献民过去了,她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多会儿,小翠溜了回来,跟曲长歌说道:“那边有人过去跟安素瑾碰头了,也是个叫什么存志的人。”
  曲长歌说道:“又一个叫存志的?是哪个科室的?”
  “是叫存志,但是不知道是哪个科室的。哦,对了,什么叫科室?”小翠对这个新名词不太理解。
  曲长歌也不知道怎么跟小翠解释,想了想说道:“也就是像是一队一队的,每个队管的事情不一样,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小翠说道:“看来今天是白忙活一场了。”
  曲长歌说道:“我们先回去吧!”
  小翠听话地待着曲长歌往回走,没想到走没多远,前面有个什么东西从路边的草丛中伸了出来。
  这个位置没有路灯,黑漆漆的,要是普通人肯定是看不见的,曲长歌和小翠的眼睛那都不是一般的眼睛,所以都看到了。
  曲长歌说道:“咱们过去看看!”
  小翠带着她飘了过去,两人在那个东西跟前蹲了下来。
  这一蹲了下来,他们才发现这居然是一只手,纤细修长,是一个女人的手。
  曲长歌和小翠两个赶紧往草丛里扒拉,果然看到一个女人奄奄一息地侧卧在草丛里,只有一只右手伸得老长老长的。
  “小翠,你快看看她这是怎么啦?”曲长歌吓了一跳,虽说这女人衣衫凌乱,可她暂时还没看出这女人是哪里伤到了。
  小翠到底是不一样一些,很快就发现了,它指着女人的腹部说道:“是这里,被人捅了几刀,流血不止。”
  “啊,那赶紧给她止血啊!要不要我给她摘一片碧仙草的叶子来啊?”曲长歌忍不住对小翠喊道。
  小翠说道:“你给她喝点小溪水。”
  曲长歌赶忙进秘境拿了个杯子盛了小溪水,小翠扶起了那个女人,曲长歌就把水灌进去。
  只是这人已经昏迷了,水有一半从嘴角流了出来。
  曲长歌还想再打一些来,小翠却是拦住了她:“不用了,有这些就行了,别让人发现端倪了。”
  这倒也是,可以救助有危难的人,可是没必要把自己暴露出来。
  曲长歌觉得自己在这个方面做得太差了,热血上头就啥也不顾,要不是赵况拦着,自己都不知道暴露过多少次了。
  小翠说道:“你还是到附近喊人来,快些把人送去医治。”
  曲长歌点头:“那我去找二哥和献民两个,献民是警察,肯定知道怎么处理这事儿好。”
  小翠看了看她:“你不怕暴露你偷跑出来的事情了?”
  “哎,为了一条人命,那些都是小事。”曲长歌说完就转身朝赵况刚刚的方向跑去。
  小翠看这人不管不顾地就跑,也不记得肚子里还揣着个小包子,只得无可奈何地摇头跟上,自己在旁边有危险还能帮着挡一挡。
  一人一蛇很快就到了赵况这边,曲长歌慢慢摸到赵况躲着的树后,轻轻拉了拉他。
  赵况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前面的楼道口,突然让人这么一拉,吓得他差点没窜出去。
  想他平时的警惕性够高了,居然让人摸到身后还没发现,这可是大问题了。
  赵况转头一看,却是看到有些不好意思的曲长歌。
  他不禁有些生气,可又有些心疼,拉着她走到一处更隐蔽的地方,小声问道:“不是跟你说了不要过来了吗?你怎么又跑过来了?还跑得这满头大汗的。”
  赵况说着就从裤兜里掏出一方洁白的手帕来,将曲长歌额头上跑出来的汗擦拭干净。
  曲长歌这厚脸皮也难得地羞赧起来,跟赵况解释道:“二哥,我也是想出来散散步,毕竟医生也说了让我多走动走动的。”
  “我不是说了,去里面走,那里空气好,也安全,肯定没有不长眼的会冲撞你。”赵况忍不住又叮咛起来。
  小翠见两人说了半天也没说到点子上来,忍不住冲着赵况说道:“先别说这个了,我在她身边也不会出什么事,放心好了!只是你们两个再说下去,那边躺着的那个就该见阎王了。”
  “什么躺着的那个?什么又见阎王了?”赵况现在听不得这个,一听这个就忍不住抖索上了。
  曲长歌这才记起那个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忙说道:“对了对了,我们往这边来的时候碰到一个女的不知道被谁扎了几刀,躺在地上快没气了。本来我想给她来片叶子,小翠说别让人看出问题来了,所以只给喝了小溪水。”
  赵况忍不住又要唠叨了,他觉得自己如今都要变成婆妈嘴了,真是是在忍不住啊,这个女人太能折腾了,还给一个不认得的人来片叶子,回家再收拾她。
  “行,小翠,你马上带长歌回去,这里的事情都交给我就行了,不许反驳,这么血腥的事情你都去看,就不怕胎教不好了,赶紧、马上回去,到里面再散步什么的都行。”赵况这回下了死命令。
  曲长歌只好一步三回头地回去了,心里无比遗憾,怎么在这个时候怀了孩子。
  小翠用了结界,两人很快就回了家。
  进了秘境,曲长歌突然一拍大腿:“哎呀,我想起来了!”
  小翠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你这一惊一乍的,想起什么来了?”
  曲长歌说道:“这身体以前的主人是重生回来的,后面几十年发生的事情她都知道。所以今天这个女人的事情,她也有印象。”
  小翠好奇了:“她印象里是什么?”
  “这个女人其实最后是死了的,也是一个系列X杀案的第一个被害人,那个罪犯是个杀人狂,一共X杀了十三个女人,突然就收手不干了,到我的前身死之前,也就是二十多年后吧,这个案子还是没有抓到凶手。”曲长歌说道。
  她又想了想:“这案子主要是太有名了,影响也太大了,就连前身那么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也会知道。今天这个女人要不是碰到我们两个,估计也是死路一条。”
  “是,在那样一条黑漆漆的路上,两边连一栋房子都没有,就算有过路的,乌漆墨黑的谁又能看得到呢。而且她还流了那么多的血,等流到明天早上,那血还不得流干了。”小翠也点头应是。
  曲长歌两眼放光地盯着小翠:“小翠,你不是想要突破么?要不咱们两个把这案子破了?”
  小翠给曲长歌兜头来了一盆冷水:“你觉得你家那位会同意吗?”
  曲长歌长叹一声,坐到了一边的草地上,哎,谁知道怀孕了还能碰到这样刺激的事情。
  小翠见她情绪低落,就安慰道:“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等那位回来好好问问情况,如果可以的话,我就舍命陪君子,保证陪着你,还保证你的安全,怎么样?”
  曲长歌高兴得一下就站了起来:“小翠,你可是答应了啊?”
  “答应了,总是在秘境里,有些闭门造车的感觉,没有在外面历练还是不能提升,活着就是因为我一直在秘境里修炼了,所以才导致遭遇瓶颈的。”小翠答道。
  曲长歌听了就要往小溪边跑去,却是让小翠拦住了:“好了好了,高兴可以用很多方式来表达,可不全是跑啊跳啊才能体现你此时愉悦的心情。”
  “行,都听你的,你说得很对!”这个时候曲长歌觉得小翠说啥都行。
  小翠对曲长歌说道:“那我先出去打听消息吧,我也好想知道这事情到底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咱们先出秘境。”
  曲长歌一脸羡慕地看着小翠,真好,它就不用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想干嘛就干嘛。
  等自己生完孩子,她也要想干嘛就干嘛,一切惊险刺激的事情她都要参与。
  曲长歌把小翠放了出去,自己也抱着椿树出了秘境,椿树睡得跟只小猪一样,真是跟小翠说的那样,就是把他抬出去卖了都不知道。
  然后她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一直等到她在椿树的身边睡着了。
  等曲长歌再醒来的时候,赵况正在忙着给椿树打水洗脸。
  “咦,你昨晚上啥时候回来的?”曲长歌忍不住问道。
  赵况说道:“不是昨天晚上,是今天早上回来的。”
  曲长歌一听来了精神:“足足闹了一个晚上?”
  “嗯,县局的警察来了,那个女人送到医院去了,虽说失血过多,还在昏迷不醒,可是没有生命危险,想来她醒过来,那个凶手就没地方跑了。”赵况回答道。
  曲长歌又问道:“小翠昨天晚上也跑出去了,它没跟你们说什么线索?”
  “小翠也出去了?不知道啊,一直没见她呢。她怎么想起要出去了,一般都舍不得离开秘境的,这是咋啦?”赵况反问道。
  曲长歌说道:“它是瓶颈了,说是想出来历练历练,看看心境是否能提升。所以,它说要出去找凶手,帮那个女的报仇!”
  “你就不怕它出啥意外,毕竟有个凶手呢。”赵况故意调侃曲长歌。
  曲长歌知道他逗自己,就笑着说道:“如果那个凶手碰到小翠,那么倒霉的肯定是凶手了,就我们小翠都要飞升了,还会被这么个玩意儿怎么样,那才是笑话呢。”
  “哎,对了,你们昨晚上不是去监视安素瑾和那个什么存志的,情况如何了?”曲长歌故意问道。
  赵况说道:“还能如何了,啥收获都没有,那个韩存志跟工会的周存志一个宿舍,昨天晚上是周存志去见了安素瑾。不过说实在的,这个周存志和那天晚上见到那个人一点都不像,我觉得这人完全就是让人抛出来顶包的。”
  曲长歌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情况,又问道:“那后来呢?”
  赵况说道:“后来?后来所有人都去了你说的那个女人那边去了,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今天早上到处都在议论这事情,热闹得不得了。”
  曲长歌问道:“那个受害的女人是咱们厂里的吗?”
  赵况说道:“不是咱们厂里的职工,不过是咱们厂里的家属,二十多岁,正年轻呢。”
  曲长歌说道:“那她是不是受到过侵犯?”
  这话曲长歌早就想问了,因为前身记忆里是死前受到过侵犯的。
  赵况马上紧张地看向曲长歌:“你知道什么?”
  曲长歌说道:“那个记忆里是有这段,事情闹得很大,一共死了十三个女人。”
  “什么?”赵况惊讶得眼睛瞪得溜圆,这事情太出乎了他的预料。
  曲长歌就把昨天跟小翠说的那段也跟赵况说了说。
  赵况听了稍微停顿了一下,又看了看手表,把椿树伺候舒服了,就对曲长歌说道:“你等会多摘几个苹果和橙子,据说苹果和橙子维C含量高,我就先去食堂打饭。”
  曲长歌点头应下,看着赵况拿着大盆小盆地出了门,她就带着椿树进秘境摘水果去了。
  可能是椿树和她玩得太疯了,等她领着椿树出秘境,就看到赵况都从食堂打饭回来了。
  一家三口一边吃一边说着话,赵况对于昨晚上发生的案件很是重视,毕竟是十三条人命,这个凶手是个狡猾又穷凶极恶的人,这种人最好是尽快抓到,不能再继续危害社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