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驯夫记》 最新章节: 第三百七十四章 西北寄了包裹来(06-04)      第三百七十章 发现线索(06-04)      第三百六十七章 传达室的闹腾(06-04)     

重生六零驯夫记353 有帮手了

  苏来娣手脚麻利地把桌子清理了,还陪着曲长歌说了会子话,方才让曲长歌推回家了。
  她一回来就忙个不停,今天晚上要是还不早些休息,明天食堂的早班就赶不上了。
  苏来娣虽是千般不舍,可想起明天四点就要起床,她也只好顺从地回了隔壁睡觉。
  走到门口,苏来娣又转头说道:“姐,我这段时间可能会忙一些,毕竟是刚到食堂工作。只能是休息的时候过来了,到时候也跟你们一起晨练,姐还接着教我认字写字,好不好?”
  “当然好,只要你愿意,我这里随时欢迎!”曲长歌笑着说道。
  苏来娣点点头:“姐,那我先回去睡觉了。”
  她是刚到钢铁厂的食堂,一定要表现好一些,所以早早班这没人喜欢的活儿,她都当仁不让地接了下来,这倒是让食堂那几个结了婚的中年妇女脸色好看多了。
  而且因为她跟着曲长歌认了几天字,就是到了矿上,她也是每天都带着小学的语文课本去的,又多认了不少字,字也写得好看。
  所以这会子,食堂的黑板由她每天出菜单了。
  想想自己从苏家出来以后,这人生好似跟换过了一样,她心里已经拿曲长歌当自己最尊敬、最爱护的人了。
  曲长歌和椿树两个在床上玩了一会儿,椿树平时都睡得早,曲长歌干脆将孩子哄着了,然后将他放到秘境里,让小翠照看一下。
  这一下,她就有时间了,这么好的事情,她怎么说也要去看看的。
  曲长歌低头看了一下手表,还早,不到九点呢。
  她只要在男单身宿舍下面等着就行,不用这么早去了。
  曲长歌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这样在夜里就不会那么容易被人发现了。
  她有些闲得无聊,就干脆在秘境里修炼起心法来。
  运行完一个周天,曲长歌发现小翠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你怎么不在那边陪椿树了?”曲长歌斜睨了它一眼。
  小翠笑笑:“就你家那个娃儿,睡着了把他卖了都不知道,放心吧,他睡得很踏实。不过,你好像是肚里有娃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曲长歌大为惊讶。
  小翠说道:“这还不容易,一看就能知道啊!”
  曲长歌停下来,看着它:“今天怎么有闲工夫过来找我聊天?”
  小翠有些郁闷:“瓶颈啦!怎么也突破不了!”
  “那怎么办?多修炼修炼呢?”
  “困在这一层已经很长时间了,我每日修炼不辍,总是不得要领。咦,会不会是缺少历练,所以心境上不去?”小翠好似有些理解了。
  曲长歌摇头:“我不太了解,我们这心法修炼跟你们修仙好像还是有些区别的。”
  小翠站起来:“嗯,那我就跟你出去看看吧!”
  曲长歌也站了起来:“你跟我一起出去?”
  “是啊,看到什么事情能帮的就帮一下,看看会不会有所帮助。”小翠碧绿的眼睛闪着幽光,看得曲长歌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翠瞪她:“你笑什么?”
  曲长歌指了指它的眼睛:“你这样跟一对灯泡一般,晚上出去,不得吓死几个人。”
  小翠听了,不过是眨巴了一下眼睛,顿时就变成了黑色的眼仁。
  曲长歌对于这样类似于变戏法的本事已经见怪不怪了,她也立马想通了,她多一个小翠在身边,说不得还不那么容易放人发现呢,这倒是好事!
  只是它也跟自己出去了,就剩椿树一个人在秘境里睡觉,曲长歌有些不放心。
  小翠好似知道她心里想什么,马上说道:“等会我留一束神识在这里,只要椿树醒来了,我就能知道,到时候你把我放进来不就成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自己心法虽是修炼得好,可还是比不得他们修仙的,这法术用起来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曲长歌领着小翠出了秘境,看到房间里亮着的灯,她忽然有了主意:“小翠,等会咱们出去,你能让所有人看不到咱们吗?”
  “当然可以了,你放心吧,只要我想,一般人是发现不了我们两个的。”小翠信誓旦旦。
  曲长歌放心了:“那行,你从现在开始就让旁人都看不到咱们吧!”
  小翠右手捏了个诀,在自己和曲长歌身边划了两下,曲长歌顿时就感觉出自己两人跟周围环境出现了虚线。
  “可以了,咱们走吧!”小翠笑着对曲长歌说道。
  曲长歌有些不敢置信,可是一条蛇能幻化成人的模样比现在这点子小把戏更让人不可思议,所以这点子法术,她也不算太惊讶了。
  两人关灯出了门,小翠直接带着她从楼上跳了下去。
  曲长歌只觉得耳边风嗖嗖的,楼下的水泥地倏而就到了跟前,不过她们不是猛然踩着水泥地,而是如两根羽毛一般飘到了地面。
  因为这会子已经到了冬天,外面寒风凛冽,楼下已经很少有人经过了。
  小翠问道:“往哪边走?”
  曲长歌指了指一个方向,有些不放心地问道:“咱们两个说话,不会让人听见吧!”
  小翠笑道:“我做了结界,不会有人能看到和听到的。而且方圆百里之内我都没有感觉到比我修为高的,所以要做什么就放心大胆地去做吧!”
  这简直就是无敌了,曲长歌原来还真没想过小翠能这样,早知道……
  哎,现在知道也不晚,干嘛非要早知。
  曲长歌一挥手:“咱们出发!”
  然后,她觉得自己都不用走,直接往她指的那个方向飘了过去。
  还没等飘到地方呢,曲长歌就看到赵况和张献民两个正往家属区那边过去了。
  曲长歌指了指赵况和张献民:“跟紧他们就是。”
  小翠笑了:“是不是因为你肚子里有娃了,他不许你跟着去了?”
  “是啊是啊,虽说有了这个娃,很让我高兴,可是因为这个娃,他哪里都不让我去了。”曲长歌说到这里很是沮丧。
  小翠说道:“嗯,以后我陪着你去,保证不让他发现,也保证你和娃的安全。”
  曲长歌觉得自己算是捡了个宝,太好了,以后就是有恃无恐了。
  不多会儿,赵况和张献民两个到了一个家属楼跟前。
  曲长歌想,估计安素瑾就是住在这里了吧!
  果然,他们两人直接隐藏到了这家属楼有些距离的冬青后面了。
  曲长歌不担心有人能看到自己,她领着小翠也往冬青后面去,结果发现冬青后面居然不止他们两个,还有一个陌生男人在,三个人躲在那漆黑的角落里小声说着话
  他们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曲长歌离得近倒是都能听清楚。
  张献民问道:“情况如何了?”
  陌生男人说道:“姓周的刚刚进去,那边坪里停的就是姓周的开过来的吉普车。”
  大家都随着他手指方向看过去,就看到远处一块空地上停着一台吉普车。
  曲长歌觉得这人应该是张献民的同事,专门来监视安素瑾的。
  “闹起来了吗?”曲长歌听得张献民又问道。
  陌生男人摇头:“还没呢,刚上去没有三分钟。”
  刚说到这里,就听得二楼一处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那声音之大,令得他们这几个隔得这么老远的人都能听到,而一楼已经有人从家里出来往楼上看了。
  “这也太疯狂了,也不注意点影响,这里可是家属楼。”张献民啧啧地说道。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得一声巨大的关门声,然后是重重的下楼脚步声。
  再然后,曲长歌几个看到一个男人从楼道门里气冲冲地走了出来,推开那些看热闹的一楼住户直接往停车的地方走了过去。
  不多会儿,众人就听到了发动机的轰鸣声,然后那辆吉普车如一阵风一般开走了。
  楼下看热闹的众人等了一会儿,没听到楼上还有动静,不禁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咦,怎么就跑下来个男人?”
  “是啊,我记得咱们这二楼住了个离了婚的年轻女人,长得还挺好看的,没想到还能勾搭上这么厉害的人,居然是开车过来找她的。”
  “这男的年纪也不小了,难道也是离了婚的?”
  “谁知道呢,如果正经谈对象,怎么会这么长时间也见不到两次,莫不是有家有室的?”
  曲长歌和赵况的听力好,楼下看热闹的那帮人嗓门也不小,所以这边听得一清二楚的。
  他们两个不禁为吃瓜群众丰富的想象力而惊讶,这样居然都能猜得八、九不离十的。
  楼下的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那叫一个热闹,谁知道楼上的窗户突然被打开,一个女人探出头来,对着楼下骂道:“滚滚滚!没事瞎嚼舌根的,到时候烂嘴巴!”
  众人听了都生气起来,一个个冲着二楼骂了起来。
  只是这女人骂完刚刚那一句就把窗户关得紧紧的,无论下面的人如何咒骂都不再回应。
  大家把气撒完了,见楼上也不再挑衅了,他们也就渐渐散去。
  虽然这女人只是露了一下脸,可曲长歌仍是能清楚地看到那个女人就是安素瑾,而且还是满脸泪痕的安素瑾。
  这就真是得益于曲长歌临时让小翠将自己移动到了吃瓜群众旁边去了,所以安素瑾一伸头就让曲长歌看了个清清楚楚。
  唯一不好的就是有个从别的楼跑过来看热闹的大妈,闷头往自家住的那栋楼去,一下就撞在了小翠的结界上。
  那大妈只觉得自己好似撞到了一堵墙上,擦了擦眼睛前面什么都没有。
  她又伸出手往前面摸去,这个时候已经被大妈这一撞影响到了的小翠已经赶紧将自己和曲长歌挪动了一下,她这一伸手自然是摸了个空。
  这一下,大妈觉得自己刚刚可能是搞错了,摇摇头回家了。
  曲长歌真是佩服这法术,有个结界居然能让人看不见听不到,不过,真是好用啊!
  这楼门口没了人,曲长歌又指使小翠挪到了那冬青后面。
  他们三人没有说话,只是不错眼珠地盯着楼道门。
  曲长歌也跟着他们一起盯着楼道门,只是那楼道门好似静止了一般,什么动静都没有。
  大家都挺有耐心的,好似多了几尊雕像一般。
  就在大家觉得今天晚上不会有什么收获的时候,突然那楼道门里无声无息地伸出来了一个女人的脑袋,她一伸头就四处踅摸,看看楼门外的情况。
  见楼门外人影也没有,那女人方鬼鬼祟祟地摸了出来。
  曲长歌开始还没认出来,因为这女人简直是全副武装,不光戴了围巾,那大围巾还遮去了大半张脸,只留下两只眼睛滴溜溜地乱撞。
  不过,曲长歌能认出来这人是安素瑾也完全是因为这女人那双不安分的眼睛。
  安素瑾一步三回头地往另外一栋家属楼走去,这样也闹得赵况几人不敢轻举妄动。
  直到安素瑾不再回头了,赵况和张献民两人才跟了上去,而那个陌生男人则是留在了原地,估计还是怕有人会再回到这里。
  曲长歌和小翠直接飘了上去,不多会儿就飘过了赵况和张献民,曲长歌一时童心大起,还冲着赵况坐了个鬼脸。
  可惜他看不到,不然曲长歌会很高兴,谁让他不让自己出门的。
  前面的安素瑾很是不安,不时地四处打量,生怕有人发现了她一样。
  她走到一栋宿舍楼,冲着三楼的一个窗口晃了晃手电筒,一共晃了三次。
  然后曲长歌就看到三楼的那扇窗户被打开了,有个男人伸出头来往下面看了一眼。
  安素瑾又将手电往那男人脸上晃了一下,然后就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
  曲长歌很是好奇,难道她不上去吗?
  可她还真的不想上去,等到她已经走得老远了,曲长歌才醒悟过来,因为有个男人包裹得相当严实地出楼道门了。
  曲长歌精神一振,慢慢地飘在了那个男人的身后。
  虽然这人包得严实,曲长歌还是一眼认出这人来,这个人居然真的是技术科那个最不显眼又最老实的韩存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