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驯夫记》 最新章节: 第三百七十四章 西北寄了包裹来(06-04)      第三百七十章 发现线索(06-04)      第三百六十七章 传达室的闹腾(06-04)     

重生六零驯夫记348 做通思想工作

  他们家连过年都没吃鸡,哪里舍得吃完晚饭还喝鸡汤,那简直就是罪过了。
  陈芳玲想,她先要把鸡肉都捞出来,汤就分成很多份。
  鸡肉每次只放一点点到一份汤里,每份汤吃的时候可以再加两倍的水,这样才不算糟践。
  曲长歌这时候已经把炖钵里的一只大鸡腿给捞了出来,放进了碗里,又盛了汤,这一下看得陈芳玲和李蜜江歌眼睛都直了。
  这么大的鸡腿,这是一只非常大的鸡呀,两人又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口水。
  曲长歌也懒得跟理这对母女了,她在碗里把鸡腿戳烂了,这是火候炖够了,鸡肉都酥烂了,很容易就戳散了。
  陈芳玲一看心里嘀咕上了,这鸡腿应该给儿子和老公吃啊!
  曲长歌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婶子,放心吧,就给奶奶吃这一个鸡腿,不会积食的。”
  陈芳玲才猛然醒悟过来,她刚刚居然说出了口,曲长歌居然还帮她把这话给圆过来了,她的脸上顿时红透了。
  曲长歌也是看她并不是为了自己争东西,不然以她的暴脾气,说不得就会当场发飙。
  李蜜有些不甘心,她转身就出去了,妈妈不拿,她自己拿。
  李奶奶有些不安地说道:“长歌啊,奶奶吃了晚饭的,这要不就等明天吃饭的时候再说吧!”
  曲长歌说道:“没多少,不碍事的。”
  椿树也在床边劝李奶奶:“奶奶不用怕,椿树今天都喝了三碗,很好喝,肯定喝得下的。”
  陈芳玲听了眼睛直抽抽,还让这小家伙喝了三碗,顿时觉得这一炖钵的鸡汤也不算什么了,只是她没想过这东西本来就是人家的,她有什么权利舍不得人家的孩子喝。
  这也多亏她没表露出来,若是让曲长歌发现了,多半就是端着剩下的回去了,你们谁也别喝了。
  曲长歌把自己的手绢掏出来,在李奶奶的胸前的围好,这是原来椿树刚吃法时候的喂饭方式,她一顺手就用在了李奶奶的身上。
  椿树在一旁捂嘴偷乐,敢情妈妈给太奶奶喂饭也是这个路数。
  第一勺鸡肉喂到李奶奶嘴里的时候,她只觉得从嘴里一直鲜到了心里,吃完后,忍不住砸吧了一下嘴巴:“嗯,真好吃!”
  她也有好多年没吃过鸡肉了,这时候再吃起来,更是觉得美味无比。
  当然这不光是因为碧仙草的原因,还有这鸡是呼吸着秘境里的灵气和吃着秘境里的东西长大的,那鸡肉的味道自然不是一般鸡能比的。
  曲长歌听到李奶奶这么一说,也笑了,谁不愿意自己送的东西被人喜欢呢。
  刚吃到第三口,房门被人撞开了,李蜜手里拿着三个碗,三个调羹跑了进来:“妈,我拿碗和调羹了,咱们也尝尝吧!”
  李蜜一说完这句话,马上将小嘴闭得紧紧的,不然怕自己的口水会滴答到地板上。
  陈芳玲终于找到能让自己出气的地方了,转过头对着李蜜吼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这么随便吃,就不知道什么叫细水长流啊?”
  李蜜好似被人兜头来了一盆冷水,什么对鸡汤的向往全没了,她放下手里的碗和调羹,捂着脸转头就跑出去了。
  曲长歌觉得陈芳玲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指桑骂槐呢,管她的,这又不是她的东西,这些东西要不是自己想着她的不容易,还不会带这么多来。
  她继续一勺勺喂着李奶奶,李奶奶听到陈芳玲的吼叫,有些瑟缩了一下,停住了咀嚼。
  曲长歌故意说道:“奶奶,您是不是觉得这点子不够吃啊?没关系,我这可是带了一炖钵呢,不说别人够不够,您保管够的。”
  李奶奶心下叹了一口气,对自家儿媳妇这眼皮子浅的毛病也有些无语。
  她只能点头笑着说道:“够了够了,我再喝些汤就好了。”
  陈芳玲听出曲长歌这是怼她呢,虽是有些恼怒,可这会她自然明白这东西是人家带过来的,自己还是需要尊重一下送东西的人。
  她打算自己不再开口了,转头看了一眼儿子,这才发现儿子对自己是怒目而视。
  略微有些心虚,陈芳玲坐到了儿子床上去了,这不都是为了他们爷俩么,居然还瞪上自己了,真是好心没好报!
  李奶奶喝完鸡汤,曲长歌拿起围在脖颈处的手绢给她擦了擦嘴。
  椿树在一旁看到这一幕,吃吃地笑了起来。
  曲长歌瞪他:“傻笑什么呢?”
  “妈妈,你是不是把太奶奶当我了,就跟原来喂我的时候一个样儿呢。”他一边说还一边捂嘴偷乐。
  曲长歌面子上有些下不来,用手指点了点他的小鼻子说道:“不许淘气了哦!”
  正说着呢,去了外面许久的赵况和李叔两个进来了。
  李叔很是惭愧地跟曲长歌说道:“长歌,谢谢你和小况,你们很好!”
  曲长歌说道:“李叔客气了,奶奶喝完了鸡汤,我们也要回去了。”
  李叔说道:“这鸡我会都留给奶奶喝的,放心吧!”
  曲长歌说道:“我们拿过来不少,家里人都吃一些吧,只是给奶奶喝的汤就别掺水了,对奶奶身体好。”
  李叔还想说什么,曲长歌却是冲着李奶奶说道:“奶奶,我们先回去了,周末要是不加班,我们就过来看您老人家啊!”
  李奶奶伸出手来,曲长歌赶忙握住她的手,就听到李奶奶说道:“好闺女,下回来看奶奶不要带东西了,你们小夫妻也不容易,还要带个娃呢,留着好东西给娃吃啊!”
  曲长歌笑着说道:“奶奶,您放心好了,我和二哥是双职工,工资也高,家里还有片自留地,这吃饭吃菜的都不愁不说,还有工资存呢。”
  赵况直接从床上抱了椿树起来:“走了,椿树咱们回家了!跟太奶奶再见!”
  椿树冲着床上的李奶奶摆摆手:“太奶奶再见!椿树下回来看您!”
  李奶奶对着椿树发出声音的地方摆了摆手:“椿树回见啊!”
  一家人从李家出来,曲长歌也没见到李蜜回去,这丫头的气性还真大,这大黑天的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曲长歌忍不住问道:“二哥啊,你这是怎么说服李叔的啊?”
  赵况笑着说道:“摆事实讲道理呗,怎么说也要一家人和和气气地过日子不是,不然婶子日子过得不顺意,到时候背着李叔对老太太摆脸色,老太太那人肯定是把气装在肚子里,不会愿意去拖累儿子的。他开始还很生气说她敢,她有啥不敢的,这事儿你肯定抓不住她的手,只要不是抓个现行你都没法跟她讲道理,她肯定是一推四五六的,老太太也不会承认。问题在于这事儿到头来是老太太倒霉,这后果是老太太承担的。”
  “这倒是,刚刚在屋里,我给老太太喂鸡腿肉,她就忍不住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觉得应该把这么好的肉留给李叔和李立吃。我看她也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心里还是以李叔和李立为先,就没多说她什么。这不明摆着么,李叔养家糊口,他还经常帮助别人,手里的钱也不多,老太太还要吃药看病,这里里外外都是钱。说白了,这家里,除了老太太跟她没有血缘关系,其他人都是放在她心上的。”曲长歌也不禁感慨。
  赵况说道:“可不是这个道理,李叔又总是要上班,哪里能照顾得那么周全,还不如接受一下别人的帮助,把自己家从困境里解放出来,这样才是实际解决问题。所以,李叔就同意了我的方法,还让李立明天去厂里报道。”
  曲长歌点头:“这就好,其实还是要懂得变通。”
  第二天李立果然去了钢铁厂,赵况专门请假陪着他办了所有的手续。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曲长歌才知道李立进了食堂。
  能进食堂看来刘厂长是帮了大忙了,毕竟在食堂钱可能拿得不多,可这肚子是能吃饱了。
  少了李立这么一个大小伙子的伙食担忧,也能给李家减轻不少负担。
  而且,碧仙草的功效出来了,据李立跟赵况说,早上他照顾李奶奶起床的时候,李奶奶的眼睛能看到一些光线了,而且身上的那些积年老病好像突然之间跑了个精光。
  这让李家人都非常高兴,要知道李家最大的支出就是这看病吃药的钱了。
  哎,这也算是让曲长歌和赵况两个放了一大半的心。
  晚上吃饭的时候,张献民按时蹭了过来,看今天晚上的伙食比起昨天的鸡汤来差了不止一点两点,心下有些失望,不过他也觉得这正常,谁家没事会天天炖鸡汤喝哟。
  赵况笑着看他那失落的小表情,忍不住说道:“你这是没喝到鸡汤难受还是这任务完成不了难受呢?”
  张献民叹了一口气:“啥啥都不如意啊!”
  曲长歌接口问道:“看来是真的任务出了问题啊!”
  张献民点点头,小声说道:“这次任务还真是有些问题,厂机关那边我们排查了好几回,都没有排查出人来,如果要采取人盯人的办法,那又人手不够,哎,这事儿怎么就这么难!”
  “那是,如果那么容易被查出来,那还叫潜伏得深吗?那特务肯定是个让你意想不到的人,肯定不是那种一看就有嫌疑的。”赵况想了想说道。
  张献民一听赵况的话,忍不住沉思起来,难道真的是方向就错了吗?
  曲长歌用筷子敲了敲桌子:“先别想那么多了,赶紧吃饭吧,吃饱了再想!”
  张献民也是个吃货,这吃饭立马就把他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这一吃,张献民才发现虽说没有大菜硬菜,可这些小菜的味道也很是不错呢,不多会儿就吃完了饭盆里的饭。
  椿树还没吃完,他总想着跟这个张叔叔比赛比赛,可每回都跟不上他的节奏,瞅着张献民就有些小沮丧。
  赵况笑着摸了摸椿树的头:“椿树乖,你年纪小,不要学你张叔叔狼吞虎咽的,最好是细嚼慢咽才对你长身体有好处。要知道你张叔叔这样吃饭,那是在警队养成的,不快吃说不好就有任务要出,就要饿肚子去出任务了。”
  张献民摸着肚子说道:“椿树啊,你爸说得对,别学张叔叔这吃饭的样儿,你都不知道因为这样的速度吃饭,张叔叔这么年轻,这胃总觉得不是那么得劲。”
  椿树点点头:“嗯,爸爸,张叔叔,我会慢慢吃饭,每一口饭嚼碎了再咽下去。”
  “这就对了,有些好习惯咱们要学习,有些不好的习惯,咱们就不能学。”赵况夸道。
  张献民说道:“得,我又做了一个反面教材。”
  众人都笑了起来,曲长歌却是等大家笑声停了以后问道:“你那任务有啥我们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吗?”
  赵况说道:“长歌,咱们现在最好的帮忙就是不要有所动作,以免打草惊蛇,要知道这些特务虽是潜伏得比较深,可是毕竟是做坏事的,那是有点风吹草动就跟惊弓之鸟一般,如果让他们觉察出不对来,他们按兵不动就麻烦了,到时候说不定不做这个事,做出另外的什么事情来呢。”
  曲长歌觉得赵况说得很对,点头说道:“二哥放心,我不会让人觉出我的不同来的。不过,我倒是觉得二哥可以帮上献民的忙。”
  “哦,长歌你说说看!”张献民来了兴趣。
  曲长歌说:“也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比如说二哥不是还要去冯工那上课么,冯工不就是在厂机关那边的技术科,别的科室不好说,技术科这几个人冯工还都是很熟悉的吧?”
  赵况笑了:“长歌,你这进步的速度惊人啊!”
  张献民也精神一振:“那小况,事儿你也要帮我看着点,主要是不要引起旁人的注意。”
  “你放心好了,我这人办事你还不知道。”赵况拍了一下张献民的胳膊。
  张献民倒是知道赵况这人小心谨慎,又会来事,这任务交给他是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