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同辉》 最新章节: 第856章 你是怎么当爹的?(04-17)      第855章 护短的师傅(04-17)      第854章 女皇的皇冠(2)(04-17)     

日月同辉856 你是怎么当爹的?

  他迅速红了眼睛。
  这不但无损他的气势,反让人觉得他遭受了莫大的欺骗,悲愤欲绝,引得许多士子感同身受。况且他骂人不比别人恶形恶状,他本就仪容俊美,剑眉倒竖,凤眼微眯,满身正气,一腔热血,如令人不敢正视;他又满腹经纶,机智敏捷,剖析事理和天下局势条理分明,滔滔不绝、步步紧逼,一人掌控全场,好些士子都被他激起义愤,忘了初衷,都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周昌和何陋,认为这二人欺骗了耿直无畏的黄修,把黄修当枪使。
  何陋气得倒仰。
  周昌暗自棘手。
  李卓航见黄修横扫一片,连生平挚友都没放过,又是意外又是感动,几次想插嘴都插不进去。——有这个师傅在,他这个做父亲的没了用武之地。
  好容易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些,黄修又伤心起来,悔恨自己不该对付李菡瑶,李卓航更加感动,上前劝道:“先生不必难过。瑶儿定不会怪先生的,若不是敬仰先生人品,也不会数年如一日听从先生教诲……”
  黄修猛转向他。
  李卓航向他露出最诚挚的微笑。
  黄修却骂道:“别以为没你的事。你是怎么当爹的?才十几岁的姑娘,你让她背负家族重任,担当天下大任,你正当壮年,既不是老眼昏花,也不是行将就木,你堂堂丈夫,自己不去夺天下,却让女儿冲在前面,害她被天下人指点和污蔑,你却毫无动作,枉为人父!”
  李卓航笑容僵住——
  还真是横扫一片。
  连他也不放过!
  火凰滢原也想上前劝慰一番,再奉承一番,将黄修彻底笼络过来,见此情形吓得不敢出声,生恐被波及,挨骂事小,弄巧成拙把他给推走了就事大了。
  黄修依然滔滔不绝,愤恨道:“你若是自己争,自己做皇帝,等天下坐稳了,世上太平了,死的时候再把皇位传给女儿,谁敢再拿妖女祸国来说事?”
  李卓航默了下,才道:“在下已称江南王。”
  黄修困惑道:“什么江南王,为何老夫从未听过?”
  李卓航叹道:“李某也不想让女儿成为众矢之的,所以放出话去,自称江南王,然李某才德平庸,总不能像瑶儿一般被世人瞩目。想来这都是瑶儿的天命。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他说的都是实话。
  他就是比不过女儿出名,李家做的任何事,人家首先想到李菡瑶,而不是他李卓航。
  女儿太能折腾了。
  他也很无奈啊。
  黄修无话了,看着他嫌弃地撇嘴。
  周昌却目光微凝,心下警惕:这李卓航好生狡猾。这是暗示众人,李菡瑶乃天命所归吗?
  何陋也反应过来,当即道:“胡说!分明是你养女不教,纵容她争霸江山、为祸天下……”
  黄修听见“为祸天下”四字,大怒,再次剑指何陋。
  这次李卓航和他联手,两人皆是风流俊雅人物,一个狂傲不羁,一个温润深沉,一白一灰,并肩站在“群英荟萃”的匾额下,落无尘、火凰滢等人簇拥在旁。另一方则以何陋和周昌为首,王均、唐筠尧等人拱卫在身后。其他文人士子散落在四周,或静静观望、或低声议论;也有不喜纷争的,都退到圈外,去看那墙上的画,聿真和谨海也在其中,一边听双方舌战,一边看画,想摸清画展细节,好去回禀王壑。
  周昌不想把事情闹大,以免激怒李卓航,让文人士子们吃亏,于是竭力劝黄修,想把事态压下去。
  黄修却想起一事,质问他道:“你还敢劝我?你求我把弟子许给你侄儿,若我没料错,你这侄儿就是王壑吧?我都忘了,你媳妇跟王相是表兄妹,王壑自然也算你的侄儿了。你还装模作样!你早知木子玉就是李菡瑶,所以你就利用老夫,想通过联姻收复江南。你这是骗亲!”
  周昌急道:“愚兄并不知木子玉是李菡瑶。”
  黄修逼问道:“那王壑呢?”
  周昌哑口无言。——王壑十有八九知道内情,否则怎会让他出面向黄修提亲呢。害得他还以为王壑想要通过联姻拉拢黄修,巩固势力,便竭力促成。
  黄修见他这神情,哪还不知内情,不禁冷笑道:“这就是你拥戴的昊帝?真阴险狡诈!”
  李卓航听了两人对答,凤眸冷冽,寒光闪烁,静静问:“给瑶儿定亲,我这做父亲的怎不知道?”
  黄修心虚地滞了一下,脑子急转,嘴上已经噼里啪啦谴责道:“还不是你干的好事!让女儿扮村姑接近老夫,老夫以为她是个贫苦人家孩子。她天资聪颖,老夫好容易教得她成才,怎能眼睁睁看着你把她随意嫁给贩夫走卒?谁知这老东西不安好心,向老夫提亲——”他指向周昌——“老夫想着,周家乃书香门第,所以想替弟子谋划,谋个好夫君。老夫一心为她打算,难道这也错了?”
  李卓航:“……”
  还真不能说黄修错了。
  他心里却腹诽道:“你才教了瑶儿几天,就把她教成才了?我亲自替她开蒙,带在身边十几年言传身教,又请了几十位老师,现在却被你把功劳都揽在身上。”
  不过这话不宜说出来。
  女儿好容易拜的老师,可不能被他给气走了。
  他便道:“先生没错。先生的用意是好的,可惜被别有用心的人给利用了。”也不知说周昌呢,还是说王壑。
  黄修又被勾起了怒火。
  周昌趁着黄修应付李卓航时,迅速打叠了一番话,见他转脸,便正色道:“贤弟,你出的气也够了。朝廷也有许多人欣赏李姑娘,昊帝更是钦佩李姑娘,若非如此,又怎会派使团来江南?昊帝若是别有用心,也不会当着群臣维护她。你当清楚这世道对女子的苛刻,李菡瑶登基,只会引起天下大乱;为天下苍生计,最好归顺朝廷。”
  何陋冷笑道:“他心里哪还有天下苍生!他心里只有他那好弟子李菡瑶!他要助弟子登基,当帝师呢。”
  周昌急拉他道:“何兄慎言!”
  一个灭火,一个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