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战神成长手册》 最新章节: 第一星兽七曜星石(06-01)      我有一个礼物送给你4(06-01)      我有一个礼物送给你3(06-01)     

伪战神成长手册725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陆铭一怔,猛地转头看向牢笼内,只见漫天黑烟已经尽数不见,只有一身龟壳染成漆黑如墨的赫子仙矗立在原地。
  巨大的龟身几乎占据了半个囚笼,布满鳞片的脑袋被龟壳掩去大半,一双原本水润温柔的眼睛变得同样漆黑一片,远远看去,就像是镶嵌在墨玉石雕上的一对黑珍珠。
  “母……母亲?”陆铭怔怔地看着眼前变得陌生的赫子仙,隐约觉得她的生机正不断流逝,可仔细感应,又仿佛有一股力量绵延澎湃,生生不息,令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一旁的陆承信却微微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慢慢撤去了注入在铜镜中的精神力,坚持了几十个小时的八卦囚笼终于再次熄灭的光芒。
  封印之地瞬间黯淡了下来,瞧着有些像是黄昏降临的模样。
  “陆大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堂堂小姐再三嘱咐,污染一刻未尽,囚笼就必须维持下去,现在这样……”金夫人抱着羽堂堂那浑身浴血的身体,眉头紧皱飞到了陆铭父子身旁,迟疑了片刻再追问道,“这样真的放虎归山吗?”
  “暂时不会再有危险。”陆承信摇了摇头,脸色显得十分疲倦,“我家夫人以身为笼,不是只剩一口气的异化污染源能够轻易破开的。我们能做的只有等,也许百年,也许千年,要么我家夫人身死道陨,要么异化污染彻底净化。”
  他深深地看着赫子仙所化的巨大“石龟”,淡淡道:“你们放心,我会一直守在封印之地。不管最后结果是什么,异化污染都不会再出现在封印之外。若是你们不信,大可以趁着至少百年的安全时光,想办法修复封印裂缝,想来就该安心了。”
  金夫人看了他许久,才不解道:“陆大人,若是赫大人能够彻底净化,自然不会再有问题。可若是……”
  “在她身死之前,我自然会亲手杀了占据她身体的妖魔!”陆承信语气很淡,可是人人都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浓重的肃杀。
  除了早就知晓内情的满鸿飞,其他人和星兽俱是心头一震。
  陆承信这话的意思是,若是赫子仙输给了异化污染,他就要亲手弑妻?!
  满鸿飞垂下了眼睑,心中满是苦涩。
  若非只有陆大哥才能将异化污染与子仙小姐的身体一同斩杀,谁又忍心眼睁睁看一对挚爱刀剑相向?
  若非如此,当年巾帼不让须眉的子仙小姐又岂会贪生怕死,选择逃避?
  若非自己太熟悉这两位的秉性,又怎么会这么多年过去,连彻彻底底的怨恨都做不到?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陆铭只觉得自己仿佛一下子置身事外,既不明白前因,也看不出后果。这次行动明明是他和堂堂两个人反复推敲,才定下的全盘计划,可是结果却彻底偏离了所有预想过的情形。
  他想问清楚,可是陆承信却显然不愿意多说,甚至连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就好像他这个儿子从来没有存在过。
  陆承信只是冲着金夫人面无表情地命令道:“带着所有人离开吧,如果堂堂死了,那我的夫人才是真的白白牺牲。”
  金夫人一愣,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怀里还抱着羽堂堂的身体,随即她的脸上便露出了一丝苦笑,“堂堂小姐的身体已经彻底崩溃,只怕已经是回天乏术了。”
  陆承信淡漠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话,只是微微抬腿,纵身飞到了赫子仙身旁,闭上眼睛卧倒下来,仿佛以后的千百年里,他就打算这样陪伴下去。
  代表着羽堂堂的那团光团,静静地漂浮在赫子仙夫妻面前,无声无息。直到陆铭带着复杂到难以描述的表情飞到她身旁,她才发出幽幽一声长叹。
  心中的浊气,随着这声叹息慢慢散尽。
  良久之后,她才低声道:“陆铭,对不起,我大意了。”
  如果说在场所有人里还有谁比赫子仙夫妻本人更了解内情,那一定非她莫属,就连满鸿飞最多也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因此,她才更加郁气难平。
  没错,以赫子仙的力量,以及她身上的符文来看,自己这位准婆婆恐怕的确是这个世界的天道特意选中对抗异化污染的底牌。
  赫子仙的星兽之躯,根本就是专门针对异化污染的天然封印。她要是没看错,有不少符文还参考了封印之地的部分阵法,要说这不是天道刻意准备的,鬼都不信。
  可这并不代表赫子仙就必须顺应天意,老老实实地将自己的性命双手奉上!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没有什么绝境是不可逆转的!
  比如说她的存在。
  与其说自己破界而来,是这个世界的一线生机,倒不如说是赫子仙的生机所在。
  只要她足够强大和……冷静。
  然而,她终究还是没能挽回。
  她以为自己来到这里,是为了拯救世界,纵使和异化污染同归于尽,天道看在她的身份上,也不会真让她死得彻底。
  却没有料到有人会因此替她赴死。
  异化污染尽数封印在赫子仙的体内,她才重新恢复冷静,这才明白,自己千算万算,到底还是低估了敌人对自己的威胁。
  没错,异化污染确实无法同化她,令她彻底失去神志,可这不代表她就能半点影响都不受。
  事实上,她在刚刚的战斗中确实过于急躁了,这是本不应该犯的错误。
  以她的实力,从异化污染的手中脱离并非难事,只要足够冷静,总能找到机会。
  然而,结果终究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她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就这样越来越急躁下去,后果会变成什么样?
  对着陆铭大打出手?也许未必。可放跑异化污染,大概却是板上钉钉了。
  羽堂堂攥紧了拳头,如果还有身体,只怕这会儿嘴唇都要咬破了。
  她出生至今,还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
  再不济,也不过是像上一世的虞正那样牺牲自己而已,却不用眼睁睁看别人替自己受过!
  更别说,这人还是陆铭的亲生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