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妾》 最新章节: 第2048章(04-17)      第2047章(04-17)      第2046章(04-17)     

清妾2048

  第2048章
  只是她却没有想到,茉雅琦之所以乖乖安静下来,归根究底的原因不是因为茉雅琦对她李氏的感情,而是因为李氏的到来,于茉雅琦来说,如同瞌睡时,主动送上门的枕头,让茉雅琦这个还在禁足期的格格不必去冒险承担违背福晋吩咐可能要满嘴的苛责,也让茉雅琦能更加顺利地出现在康熙老爷子跟前罢了。
  一盏茶的工夫,葵儿手脚利落地替茉雅琦整理好了妆容。
  李氏也很快给茉雅琦挑选出了一套更加贴合茉雅琦气质的玫红色金线绣镂空芍药花纹的华丽旗装,重新换过衣裳的两母女站在一块就如同一对姐妹花一样,这让李氏更加自信她其实并不比尔芙差在哪里,无非是她没能如尔芙那般幸运地把握好机会,在四爷心中留下更加美好的印象罢了。
  就这样,两个心里头藏着不同算计的母女,以最快地速度从小路来到了府门口,又掐着点在銮驾绕过路口的瞬间出现在府门外,不留给尔芙任何还手的机会,和尔芙等一众女眷跪在了一块。
  这一切都是李氏精心算计好的。
  或者该说,她唯一漏算的就是茉雅琦的打算。
  太过顺利的安排,让她没有太多心思去考虑茉雅琦这般主动配合她的原因,她也没有想过府中众女会对茉雅琦这样一个不存在继承权争夺可能性的格格下手,而偏偏一切就在这一点点疏漏中被一点点放大,最终落得个不可收拾的下场。
  也许在李氏落入最卑微境地下的时候,陆格格会好心解释她这番安排的原因,同样是最早跟随在四爷身边伺候的女人,李氏熟悉四爷的心性,陆格格亦是如此,她知道她没有任何一点依仗能让她在府里获得更多的话语权,又落得个终生难以有孕的下场,她想要更进一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将现在占着侧福晋位分的大李氏踩下去,她怎么可能甘心地看着李氏继续风光下去,何况二人昔日就不是一对和睦的姐妹,而是在阿哥所明争暗斗的竞争对手,眼瞧着李氏子女双全,又坐拥高位,哪怕是陆格格这样一个拥有神奇经历的女人,也难免会按耐不住心中的嫉妒。
  茉雅琦就如同是一把李氏亲手递到陆格格手里头的尖刀。
  陆格格并没有太费心思,只用了少许银钱拉拢了李氏院里一个不被看重的洒扫宫女,再让自个儿身边的大宫女过去?在茉雅琦经过的时候?说上几句似是而非的话,搅乱这趟才刚刚平息的浑水而已。
  她这样简单安排?赢了?自然可以将李氏弄得灰头土脸,就算是不幸输了?茉雅琦并没有按照她预想那样去做,她也并不需要为此付出任何代价?因为没有一点证据能证明那日在茉雅琦经过的路边?私下里嚼舌头的宫女是她安排过去的,这种收益和成本不成正比的好买卖,她又怎么可能错过。
  跪在最后面的陆格格,默默期盼着这场好戏的发生。
  可怜尔芙看着李氏将禁足在静思居里的茉雅琦带出来?恨得牙根痒痒?却不得不恭顺地跪接圣驾回銮,腾不出手来将这个可能引发暴乱的祸根茉雅琦带走,眼睁睁看着明黄色的銮驾在眼前经过,眼睁睁地看着跪在李氏身边的茉雅琦如同一道利箭似的冲到銮驾跟前跪下,眼睁睁地看着四爷的脸色从白变黑?无力地承受着各种各样从各个角落、各个方向投来的异样眼光。
  她这个新福晋在所有宗亲权贵、清流权臣跟前丢了大脸。
  不过她却不能让自个儿躲在四爷的身后舔舐伤口,独留四爷去面对康熙老爷子可能降下的怒火?强撑着最后一丝理智和力气,跪行来到茉雅琦的身侧?对着堪堪停在四爷府前的明黄色銮驾,连连叩首请罪道:“臣妾失职?未能尽职教养府中子女?恳切皇上恕罪宽宥?也请皇上饶恕了茉雅琦,她年少无知,又自小被养在深闺,居然不知受了何人挑唆,如此莽撞地冒犯圣驾,还自作聪明地编出如此荒唐的说词。”
  “儿臣亦有过错,儿臣未能约束府中众人,闹出如此笑话,还请皇上降罪。”四爷不忍心看尔芙独自一人处在如此窘境,忙翻身下马地陪跪在尔芙身边,恳切说道。
  “你们夫妻二人既然知道错了,还不将这丫头拉开。”亲政四十余年,坐上帝位五十余载的康熙老爷子端坐在宽敞舒适的銮驾之中,缓缓放下手里头攥着的书卷,命跪在跟前伺候的魏珠撩开了四周遮挡寒风的轿帘,眼神平和地注视着并肩跪在车辇前的四爷和尔芙,不露痕迹地扫过四爷府影壁墙前的众人,又环顾了一眼跟随在圣驾周遭随驾的众臣,捋着颌下已经花白的胡须,摆出了和蔼的长辈姿态,语气中带着几分对子孙后辈不争气的无奈和包容,很是淡定地摆了摆手,随口吩咐道。
  有了康熙老爷子这声吩咐,不知该如何自处的苏培盛等人再也顾不得身份上的差异,麻利地从地上爬起来,几大步就冲到了茉雅琦身边,捂着嘴儿就把还要争辩的茉雅琦拖回了四爷府中,尔芙和四爷也忙跪行退到了路旁,让銮驾尽快顺利通过,免得这出闹剧愈演愈烈,最终闹出不可估量的后果。
  重新撂下轿帘的銮驾中,康熙老爷子对魏珠使了个眼色。
  魏珠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动作隐蔽地撩起轿帘的一角,对着跟在车辇旁边随行伺候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让他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给四爷传话,让四爷先行留在府中,处理自个儿家里头的那摊子乱事。
  这一切皆因那句传诵多年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古训。
  小太监的传话,让本来还想追着銮驾进宫的四爷停住了脚步,他脸色不渝地看着仍然跪在影壁墙前不敢起身的众女和仆从,丢下一句“都去花厅说话”就转身进了四爷府,不再去考虑身后那些饱含深意的眼神,也不去管遭了无妄之灾的尔芙,不论他当下对尔芙是多心疼,终归要给外头那些人做出个强硬态度来。
  作为一个作风干练、行事严苛的冷面亲王,四爷在家的时候是很平和的,虽说他也如同所有这个时代的男子一般将家眷子女,看做是他的附属品,有着大男子主义的作风,做不来温情蜜意的事,但是也并不愿意将在外的那套冷硬毒辣的手段带回来,因为不管他是否中意府中众女,或者是否真心疼爱子女,四爷府就是他的家,在刚强的人,也总归需要一个温馨的港湾稍作停留休整。
  只是他没有想到有些女人的胆子比男人还要大,他的这种和柔态度,让那些自认对他了解的女人做出这种不顾他脸面的事情来,大步往花厅走着的四爷暗道,也许他是不该心软,只有他狠狠收拾了哪个人,这些女人再想要胡闹的时候,才会心中有所畏惧。
  而这个杀鸡儆猴的对象,最合适的莫过于陪伴他最久的李氏。
  这倒不是四爷存心偏袒尔芙,也许在所有人看来是尔芙治家不严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最该惩罚的就是尔芙这个嫡福晋,但是不同于其他妾室身份,想要让尔芙在府里头做到说一不二,让下面人不敢再期满糊弄尔芙这个新福晋,四爷都必须表现出对尔芙这位新福晋的足够重视,也许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责罚尔芙,在短时间内,能够肃清府中的不正风气,但是尔芙脸面有损,以后这些女人和那些跟红踩白的奴才就会更加不敬重尔芙,也会更加放肆地在背地里搞些小动作,所以从长远看,处置新福晋尔芙是很短视的行为,何况四爷也不忍心折腾性格绵软的尔芙,好不容易等到尔芙自个儿立起来,要是因为这事就被他给打击得没了信心,那四爷还不得后悔死他此时的所作所为。
  如此一对比,被杀鸡儆猴的这只鸡就只能是李氏了。
  四爷能在短时间就考虑这么多,其他人就未必想不到,就算是这些女人不一定会如同四爷这般考虑周详,但是李氏作为茉雅琦的生身母亲是有着推卸不掉的责任的,所以就在从府门口往后院花厅走的这短短一段路上,李氏就不知道收到了多少明里暗里带着几丝幸灾乐祸的可怜目光了。
  只是她再怨再恨,却也怨恨不到尔芙头上,也牵连不到尔芙。
  今个儿的事情,府里头的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尔芙早早就觉得茉雅琦如同一颗定时炸弹似的随时会被引爆,很可能会在御前闹出不合时宜的事情,特地将茉雅琦约束在静思居中,之前她们还会觉得尔芙有些小题大做的意思,觉得是尔芙怕茉雅琦这个正值青春少艾的格格分了小七的光彩,故意借题发挥,不给茉雅琦露脸的机会,但是现在却都无比佩服尔芙的眼光,更加在心底嘲笑李氏的偷鸡不成蚀把米行为。
  在她们看来,李氏会这般丢脸都是她自作自受。
  如果不是李氏将茉雅琦从静思居带出来,如果不是李氏故意卡着时间不给尔芙安排的机会,如果不是李氏故意将茉雅琦带在身边跪在前排,这一切都可能有些许转机。
  哪怕是一点点的可能,都会让李氏逃脱现在的尴尬境地。
  花厅里,尔芙并没有如同往常那般随意地坐在四爷的身边,让上首高出地面几个台阶的宝座让给了四爷,规规矩矩地如同被审判的罪人一般跪在下首,这让原本还想要糊弄过去的李氏,也不得不学着尔芙的样子,同样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而早前就被苏培盛和傅鼐合力托回到四爷府内的茉雅琦,更是直接由几个大力婆子架着压在了花厅里跪下。
  高坐在上首宝座,四爷心疼地看着尔芙,没有开口让她起身。
  他知道尔芙是故意这样做的,为的就是让府里头越发轻狂的众女明白四爷府是不同于其他名门望族的地方,不论你的出身有多么高贵,你的娘家在朝堂之上的位置,但是只要是一顶花轿被抬进了爱新觉罗姓的大门,对上出身皇室的四爷,你仍然是个奴才,要杀要剐,一切都不过是四爷一句话的事,哪怕是明媒正娶的嫡福晋,亦是如此。
  如果不是先后出了茉雅琦和弘晖大闹御前的事情,便是有人拿着钢刀架在尔芙脖子上,命令她这样做,她也不会如此心甘情愿,从小就是接受人人平等观念长大的一个现代人,尔芙比所有人都要不在意四爷皇子龙孙的身份,也是有着她这样一个另类在,才会让府里头的女人都渐渐忘记四爷最名正言顺的身份是圣上嫡亲血脉,是高高在上的爱新觉罗子孙,才会让这些本该乖顺守礼的人都有了反抗的心思。
  刚刚短短的一段路上,不单单是四爷在反思,尔芙也在反思,她虽然不聪明,却不妨碍她看透这件事的根本。
  茉雅琦为何敢做出在这个时代有些大逆不道的事情?
  答案无非是茉雅琦看到四爷这些年对小七的无边宠爱,心知就算她闹出更大的乱子,也不会被怎么样,顶多就是被罚跪抄经,这些无关痛痒的惩罚,当然遏制不住她想要改变命运的心。
  弘晖为何敢为了被皇上决定病故的乌拉那拉氏大闹宫宴?
  答案无非是知道四爷对子女的呵护,不会看着他被赐死不管。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尔芙从小言传身教的告诉弘轩和小七,四爷不管在外面的身份如何,他都是你们的父亲,父爱如山,这句话对于四爷来说,绝对不单单是说说的,亲情一直是他最渴望获得的,而小七和弘轩对他的亲近,让他不再是被高高抬起的亲王,变身成为一个最普通的父亲。
  也许他这个父亲有时候会很严厉,有时候还会动家法,但是小七和弘轩这双从小被四爷捧在手心长大得孩子,却并不畏惧他,有了这样的榜样力量在前,就算是当茉雅琦和弘晖私下里面对四爷的时候,仍然做不出亲昵的举动,心理是有所转变的。
  呼……正是因为尔芙想明白了这一点,才会做出恭顺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