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 最新章节: 番外 那些孩子(三)(08-04)      番外那些孩子(二)(08-04)      番外那些孩子(一)(08-04)     

番外 那些孩子(三)

  一场急雨过后,商贾陆陆续续开始整顿车马,最先走正是宋家的商队。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有人不禁道。
  “不过我觉得,那位宋家大爷年纪虽然不大,做事却十分沉稳,想必也是有几分把握,而且这个宋家不知与东南宋家有没有关系,若是有关系,那来头可就大了。”
  “哪有那么巧,大周姓宋的人多了,皇亲贵胄岂是那么容易遇到的。”
  话音刚落,就看到宋家伙计急急忙忙跑回来,然后抱走了一箱货物,原来是不小心将货物落下了。
  之前还夸赞宋家的人不禁摇头笑道:“到底还是小孩子,空有个样子罢了。”
  商贾们渐渐散去。
  角落里,慢慢走出两个人。
  “看来是头肥羊,我仔细瞧了护卫虽然不少,但只要抓住了那宋家大爷,护卫也会被掣肘。”
  另外一个人缓缓地点头:“本来刚做了一桩案子,手里的银钱够我们蛰伏一年半载,却没想到这些雏儿撞了上来,他们又是带的香料,到时候我们把一部分香料带走,剩下的一把火烧了,不留任何痕迹。”
  他们之前的几次就是这样做的,留下一些货物是为了应付官府做出女鬼害人的假象,让官府以为货物并未丢失,可见不是盗匪犯案。
  事实上货物丢了一部分,但这部分丢失的货物要么是香料,要么是瓷器,都是极容易毁坏之物,磨成粉的香料可以被风吹散,瓷器可以散落在荒漠之中,总之朝廷不可能为了这些东西在荒漠里搜寻,自然就会不了了之。
  “大哥,我们何必这样小心,朝廷不一定就会追查到我们头上,再说我们可以取了东西就离开……”
  领头的人冷冷地道:“一旦被官府盯上,就是死路一条,如今的朝廷不比从前,大意不得。”当年金月可汗想要东山再起,却大周那狗皇帝设计诛杀,后来他们这些人也被鞑靼各部排挤,留在大周的人马更成了大周朝廷的眼中钉。
  领头的人想起往事,深深地吸了口气:“要不是那些孩子太容易上当,我也不会答应动手,我已经在他们带走的水囊中下了药,等药效发作时我们就动手。”
  做了这一笔,他们就真的可以暂时躲避起来了。
  ……
  宋家的商队在一个时辰之后停下休息,这次休息之后,行进的速度明显慢下来。
  等到不少护卫和伙计倒下,年轻的宋家大爷才发现事情不对,宋家大爷下了马开始查看众人的情形,根本没有发现他们周围已经藏匿了不少黑衣人。
  “秀儿,下马。”
  黑衣人听到宋家大爷喊了一声,然后那小少年摇摇晃晃地从马背上溜下来,显然也已经中招。
  “看看最近的卫所在哪里?”宋家大爷见状,立即吩咐护卫,“去给卫所送消息。”
  黑衣人岂会让宋家人离开,听到这话纷纷现身,宋家人惊呼一声,护卫想要拿起利器迎敌,却挣扎着动弹不得。
  黑衣人看着这些货物眼睛中露出贪婪的神情。
  “是你。”
  为首的黑衣人得意地看着宋家大爷露出惊诧的神情。
  “你是酒肆中的伙计。”
  为首的黑衣人冷冷地道:“我本无心害你们,是你们非要走这条路。”
  那个被称为“秀儿”的小少年看到这般情景,开口道:“天网恢恢,疏而不失,作恶之人必受惩戒,希望以你们的性命,能够警示后人。
  不过,看你们这些人如此,想必身份也简单,可是有什么来历?不如一起说清楚,你在酒肆说话的时候,我就听了出来,你的口音像是北边的人,就像你刚才说的那句话‘们’和‘路’的发音就不太准确,你再说两句让我辨认一番?
  大周的方言没有我家长辈不会的,你再说两句,我定然能猜到你的来历,若是你嫌麻烦,就直接说两句鞑靼语,于你于我都方便。”
  为首的黑衣人忽然握紧了手中的利器,他不能不相信这小少年借此就猜出了他的来历。
  既然如此,这些人更不能留。
  想到这里,为首的黑衣人挥手示意,命手下人先将那两个少年抓住。
  几条人影猱身而上,这两个少年在他们眼中不值一提。
  “咣”地一声传来,一个黑影已经被击飞出去,黑衣人们还没回过神来,又是一声骨骼碎裂声响,一名黑衣人惨叫着倒在地上。
  齐谌轻巧地避开了黑衣人攻击,手腕一转,掌中长剑刺入黑衣人手臂。
  为首的黑衣人惊诧地睁大眼睛,没想到眨眼功夫,那位宋家大爷已经击退了三人,他心中油然生出不好的预感,刚准备前去帮忙,就发现那些原本瘫软在地上的宋家护卫纷纷站起身来。
  “你们没有中毒。”为首黑衣人不禁呼喊出声。
  “自然没有,”齐谌道,“你用的法子,我家长辈早在多年前就用过了,只不过他用的是巴豆,如何英明神武地趁着别人不注意时下毒,这一节我听过不下百遍,这一路我都防备着,生怕他一时兴起,故意拿巴豆来考较我。”
  为首的黑衣人吞咽一口,下巴豆这种事他好似在哪里听说过,却一时想不起来,这孩子家的长辈是做什么的?或许也曾做过盗匪?
  为首的黑衣人道:“既然都曾是一条道上的,今日的事只当没有发生过,我们各退一步……”
  “你想错了,”齐谌接着道,“我家长辈最擅断案,拿不下你们便是丢了长辈的脸面。”
  “你们是官府中人?”
  一会儿商贾,一会儿盗匪,一会儿官府中人,这些人到底……
  为首黑衣人还没有想清楚。
  齐从秀忍不住道:“而且你来自鞑靼又隐藏行迹在此,是否与金月可汗有关?金月可汗乃我家长辈手下败将,你们这些人还敢在大周犯案,当将你们送入衙门正法。”
  为首黑衣人已经想要逃离,可显然这两个少年不给他机会。
  宋家护卫上前围攻,那宋家大爷身手了得,黑衣人被逼的步步后退。
  “你们家长辈到底是谁?”为首黑衣人大喊。
  “福生无量天尊。”
  三个道士打扮的人慢慢走来,走在最前面的道士手中拎着两个放哨的黑衣人,衣袂翩翩地走到齐谌面前:“公子,卫所的人很快就会前来拿人。”
  齐谌点了点头。
  张真人说完看向清陵道长:“我与师……”
  清陵道长目光凌厉,张真人立即将后面的话吞了进去,方才的风姿顿时泄去了大半:“我们奉命前去朵甘思,让将吾儿长安跟着公子吧!”
  一身道袍的长安立即上前行礼,长安眉清目秀,身后背着一柄桃木剑,气质脱俗。
  张真人说着拿出符:“公子……”
  齐谌仿佛没有瞧见,张真人叹口气只好将符收起来,这些还得攒着回去卖给国舅爷,想要赚点零用钱是越来越不容易了。
  张真人与清陵道长慢慢离开。
  “大哥,”齐从秀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齐从秀话音刚落,长安已经道:“我与父亲、母亲一路过来时,听附近村落的人说,有一桩悬案一直未破,公子是否准备去瞧一瞧?”
  齐谌眯起眼睛,怪不得张真人走得那么快,原来又给他找了差事,看来母后生辰之前,父皇是不准备让他回宫了。
  既然如此……
  “走吧!”
  出宫也有些好处,历练一番功夫见长,回去之后再与父皇在校场上一争高下。
  ……
  京城,宫中。
  公主殿下坐在长廊中逗鸟儿,半晌她托腮望着不远处的花树,也不知道哥哥去了哪里,外面辛不辛苦?
  再过几年她才能出宫去呢?
  “公主殿下,国舅爷家的公子来了,您……”
  公主面色一变,立即起身拔腿向前走去:“就说没有见到我……”
  “姐姐,姐姐……”一个小小的身影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