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 最新章节: 番外 那些孩子(三)(08-04)      番外那些孩子(二)(08-04)      番外那些孩子(一)(08-04)     

番外那些孩子(二)

  火热的太阳被云朵遮掩住,天顿时暗下来,一阵风袭过,让所有人感觉到了寒意。
  西北的天气变化很大,也许刚刚还惹得人汗透衣衫,转眼之间就会让人想要多添一件氅衣。
  酒肆里的众人刚刚听到这样一桩案子,更加觉得遍体生寒,有人开始频频举杯以壮胆色。
  “那妇人被杀的地方就在这里不远?”有人开始问道。
  讲述这桩事的人点点头:“本来从这里向西路最好走,就是因为总出事,不少商队都宁可绕路,虽然多花费些时间却也值得。”
  “我们要不要也绕路啊。”
  “是啊,万一遇到那女鬼可怎么办?货物能找到,人命却要不回来了。”
  “要不然就逗留这里一晚,明日改路吧!”
  酒肆中的人开始议论起来。
  “既然是这样,为何你不绕路,也要从这里走呢?”
  一道声音传来,屋子里的嘈杂声戛然而止,所有人看过去,只见一个少年走进来,他穿了件宝蓝色衣衫,一双眼睛如皎月般清澈明亮,脸颊细致白皙,眉宇间透着一股的英气,站在人群中十分显眼。
  发现所有人都望着他。
  “就要下雨了,”少年微微一笑道,“无论走哪条路,恐怕都要耽搁一会儿了。”
  大家这才注意,那少年身上裹挟着一抹湿气。
  “哥。”方才先一步进门的小少年立即迎了上去,那黑胖的小子也端了杯茶给那少年。
  众人这才看出来,原来这三个孩子是一家的。
  讲述妇人案子的汉子也松了口气,不过就是几个孩子而已,无意与他们争口舌,于是摆摆手就准备离开:“我给东家做事,自然要听东家安排,怎可自己随意改路,我说这些原本也是你们想听,至于如何选择都要看诸位自己的了。”
  “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鬼神,”少年道,“相反的如果选错了路才可能会出大事。”
  本欲离开的汉子立即停下脚步,皱眉看向少年。
  少年道:“今年雨水多,商路断了两个月,许多货物价格已涨了一倍有余,谁先将货物运到谁就能卖上高价。”
  汉子皱眉道:“你是说,我说这些是为了让别人绕路,这样我才能抢到先机?”
  少年没有回答汉子的问话:“我不知道,反正我到了这里,绝不会改路,损失了本就握在手中的利益。”
  “哼,”汉子冷声道,“我好心劝你们,你们却不肯听,一群孩子自以为是,难道你们家大人没说过,财不露白的道理?
  大家都知道西边涨了一倍的货物是香料,你等于告诉众人,你们运送的货物皆是香料,让有心人知晓了,定会惦记。”
  汉子说着还不停地摇头,仿佛已经预料到不好的结果,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家中大人任由他们胡闹。
  “若真是有女鬼,我们这一趟定然除掉了她,不让她再为祸人间,”年纪稍小的少年道,“今日这条路上有事,明日那条路上出差错,难不成大家因此还要放弃行商不成?不怕告诉大家,我们带了天师道长一起前行,若然有鬼物也会打得她魂飞魄散。”
  众人又觉得这少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还是有人忍不住劝说:“就算走那条路,也不要节外生枝,到底是年轻人不知危险。”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这世上总是不缺这样的人,仗着家中有些钱财不知天高地厚,任意妄为,真的吃了亏就悔之晚矣。
  众人说着话摇头纷纷离开。
  那小少年见状立即招来伙计:“你与我们仔细说说那妇人的事,小爷们定然不会亏待了你。”
  小少年说着拿出一锭银子摆在伙计面前。
  “几位爷,”伙计看着银子吞咽一口,却又胆怯地看向掌柜,“你们就别为难小的了,方才那位客官已经说得很清楚。”
  “那妇人尸骨埋在哪里你可知晓?”小少年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张舆图来,“告诉我们,我们想要去瞧一瞧,我就不信这世上哪有许多鬼魅之事。”
  伙计又看了一眼那银子,这才抬起手指过去:“就在这附近,不过……几位爷还是听句劝,不要过去,那是真的有问题。”
  伙计说完拿着银子就要走,小少年意犹未尽就要伸手去拉扯伙计。
  “从秀,”年纪稍长的少年立即将小少年喊住,“好了,已经问得够多了。”
  齐从秀这才重新坐回来。
  “大哥,”齐从秀道,“我们何时动身?”
  少年看先窗外,天越来越黑,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他微微蹙眉,仿佛突然间心事重重。
  “大爷,货物都放好了,您就安心吧!”管事上前向少年禀告。
  少年点点头:“你们先歇着,看看大雨什么时候能停,雨停了我们就前行。”他们这支商队对外说是从东南而来,于是用了宋家的名头,对外大家都唤他:公子或是宋大爷。
  齐从秀凑上前:“大哥,你是不是觉得案子有些棘手?”
  不,正好相反,他故意与人起冲突已经引起了犯人的注意,他们大庭广众之下说去抓女鬼,那犯人会利用这一点向他们下手,日后将一切都推在那女鬼头上。
  接下来他们只要继续前行,等待犯人前来就能将他们抓个正着。
  少年悠悠地叹了口气,在宫中时听说这桩案子,几乎立即勾起了他的好奇之心,一个闹鬼的传言将所有案子联系在一起,乍听起来好像真的与鬼魅有关,可见犯案的人十分聪明,擅长利用这些为自己做遮掩,于是他兴冲冲地前去父皇面前,要求前来查看案情。
  一来想帮朝廷破案为死者申冤,二来也想见识见识这犯人,三来觉得这困扰刑部尚书黄清和的案子,定然有它的特别之处,其中说不得还有什么隐情……
  谁知来了之后,很快就发现了玄机,照这样一来很快就能将犯人拿下。
  一切太过顺畅与他预料的有些出入。
  仔细想起来,他可能是故意被人支出了宫门,有人嫌弃他太过碍眼,找了个机会直钩钓鱼,让他自己请求前来破案。
  从一开始他就上了当,齐谌脑海中浮现出父皇一本正经的模样,不禁端起茶抿了一口,姜还是老的辣,怪不得母后那么聪明,当年还是被父皇骗得团团转。
  ……………………
  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