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 最新章节: 番外 那些孩子(三)(08-04)      番外那些孩子(二)(08-04)      番外那些孩子(一)(08-04)     

番外那些孩子(一)

  当今皇帝登基之后,大周内外安定,国力日渐兴盛,各国使臣开始陆陆续续进京朝贡,废弃了许多年的西北商路又重新热闹起来。
  商贾运货来来往往,从前的荒凉之地建起了不少的客栈和酒肆,自然也有盗匪盯上商队,前来抢掠货物,朝廷派出兵马清剿盗匪,商路重新恢复安宁。
  酒肆里,众人听着酒肆的伙计说话,向西北的商路已经走到一半,如此长途跋涉不免会觉得疲累,听伙计闲谈也能让紧绷的精神轻松一下。
  伙计说完立即给客人斟茶,角落里也传来冷哼声:“让你这样一说,往返这条商路好像有多简单似的。”
  众人立即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中年汉子抬了抬眼皮:“从大周一路往西,路途遥远,就算盗匪不敢明目张胆前来抢夺货物,也可能会出各种差错,死在这条路上的商贾不在少数。”
  中年汉子说完这些再次看向伙计:“为了招揽客人,就说得风调雨顺,未免太过黑心了些。
  富贵险中求,走这条商路带来的利益不少,其中的危险也可想而知,去年有个商队仗着自己在这条路上往返多次,一时大意中了埋伏,死了二十几个人,货物也丢失殆尽,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桩案子,说不定哪里就藏着双眼睛,正在盯着大家,谁落了单,犯了错,他立即就会出手,大家还是小心些。”
  中年汉子这话如同在水面上投下一颗石子,气氛为之一变,众人也纷纷议论起来。
  “好像是这样。”
  “死了二十几个人?这我还真的没听说过。”
  “伙计你过来,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酒肆的伙计不禁看了一眼掌柜,死了人的地方离他们这里不远,很多商队听到消息都选择绕路前行,所以掌柜吩咐他们,不要提及这些,若有客人相问,就说一切太平。
  伙计思量片刻才道:“那条商路不死人,大家只要早些走,不贪黑赶路就没事。”
  “这么说这是真的了?这附近又有盗匪了?”
  伙计不敢再说话,急匆匆地去泡茶。
  “不是盗匪,”有一个人知晓其中内情,“听说是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唉,那支商队也是太大意,赶路错过了宿头才会出事,人死了,货物全都丢了。”
  那人说到这里一副不想多言的模样,正准备离开,面前忽然多了一盘吃食。
  雪白的点心上撒着金黄的桂花,就像刚刚从厨娘手中做出来似的。
  出来这么久,好长时间没有见到这样精致的吃食了,那人不禁吞咽一口,抬起头向旁边看去,只见桌前站着一个圆脸的小胖子,年纪大约八九岁左右,皮肤黝黑,正用一双晶亮的眼睛看着他。
  “这位大叔,”小胖子笑着道,“您能不能接着说下去,我请您吃点心。”
  小胖子说着又向点心看了一眼,“咕咚”吞掉嘴里的口水,很快他就将目光挪开,紧紧地攥住自己的手,仿佛生怕再看下去他会将点心收回来。
  那人自然不会与小孩子抢吃食:“能将点心带到这里可是不容易,拿回去吧,这些事还是少听为好。”
  “我还有。”小胖子说着紧紧地捂住腰间的荷包,但也只能拿出来这么多了,积攒这些吃食不容易。
  出京之前母亲叮嘱他,定要看好这些东西,除非公子需要,否则绝不能给旁人,他都牢牢地记在心上,母亲还说无论遇到什么难事都不能减了饭量,为了不让母亲担忧,他每日都要吃不少东西,若是瘦了母亲定会心疼。
  眼看着人没劝成,小胖子就要将点心收回来,可惜了这盘吃食,来来回回折腾一番损失了不少糖霜,小胖子刚想到这里……
  “大家聚在这里也是缘分,您知道内情就说一说,或许因此救下不少人的性命。”
  又是一道稍显稚嫩的声音传来,是个小少年,他面容清秀,穿着件青色短褐,浑身上下一尘不染,头发上仿佛还挂着水珠,显然才刚刚清洗过,说话间他微微仰头颇有几分气势,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孩子,有些商贾之家早早就开始让子孙出来历练,不过……在这条商路上,这年纪也未免太小了些。
  “这么小就出来,你家大人知晓吗?该不会是偷偷跑出来的吧?”之前说话的人不禁道。
  小少年仿佛被说中了心思,脸颊有些微微发红:“当然知晓。”
  这话在场的人都不相信,开始有人劝说:“前面路上更凶险,还是回去吧!”
  “我们曾走过商的。”少年忍不住道。
  “去过哪里?”
  “东南。”
  众人摇头笑起来:“东南闭着眼睛走都没事,哪里能与这里相提并论。”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少年真不知天高地厚。
  小少年继续争辩:“我还有哥哥一起来的。”
  “你哥哥恐怕年纪也不大吧!”
  小少年憋得脸更红了些,一看就是又被言中了。
  “唉,”方才说话的人叹口气,看着这些孩子起了恻隐之心,“我告诉你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就立即离开不要再往前走了。”
  小少年立即走到那人身边坐下。
  那人继续道:“这事要从一年前说起,一支商队走过这里时,那商队东家家中起了些争执,长房的媳妇被二房一家所害,可怜那妇人夫君刚刚去世,肚子里还有一个遗腹子,妇人被杀之后大约是心中冤屈,经常出来作怪,落单的商队一旦被她缠上,人都会被她杀死,货物也都会不见了。”
  那人刚说到这里,身边的人不禁道:“你这话有些奇怪,你怎知杀人的是鬼不是人呢?杀人越货就是歹人做的事,再说衙门没有人来查问?”
  那人道:“奇就奇在这里,商队屡屡出事以后,衙门前来查案,竟然找到了那些商贾丢失的部分货物,那些货物被埋了起来,货物旁还有一具妇人的尸身,因此朝廷查出妇人被杀的案子,这才追溯到最开始妇人被二房害死之事。
  你们可以打听一下,附近的人都知晓,大家都说这是妇人在为自己申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