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 最新章节: 第五百九十七章 惊乱(12-11)      第五百九十六章 担待不起(12-11)      第五百九十五章 谋反了(12-11)     

齐欢522 酒醒之后

  
  徐清欢盖着被子呼吸渐渐平稳。
  脸上仍旧挂着醉酒后的红晕,嘴角上扬含着一抹笑容。
  宋成暄凝视了徐清欢片刻,端起茶来喝,润了润喉咙,然后看向门外的凤雏:“以后在外面不要让你家小姐饮酒。”
  他的声音有些略微的沙哑和低沉。
  凤雏应声道:“记住了。”经过了这次的事,她会紧紧地盯着大小姐,真没想到大小姐的酒量会这么差,她倒酒的时候偷尝了一点,没有尝出太多的酒味,看来以后要多喝些再下定论。
  等到凤雏再次将门关好,宋成暄转身再次去看徐清欢。
  睡了一会儿,她好像感觉到不太舒服,开始踹身上的被子,踹得很有力气,将脚上的袜子都甩脱了一只。
  莹白的玉足和一截脚裸暴露在外。
  徐清欢迷迷糊糊中,只觉得浑身炽热,好不容易掀开压在身上的被子透了透气,脚又被塞回了薄被中,她不满意地撅起了嘴。
  定然是银桂怕她着凉不肯依着她的性子,她十分委屈地喊了一声:“银桂,热……”手心、脚心都热的发麻,真是不太舒坦,以后她再也不饮酒了。
  还好额上的帕子很快被换了新的,好像带走一丝温度,湿润的帕子又仔仔细细爱地擦了她的手和脚。
  银桂还是那么的细致,徐清欢心中赞叹了一声。
  紧接着她到发髻被松开,两只手开始在她头上轻轻地揉捏,这下她不但感觉不到难过,反而开始觉得舒服。
  她伸手去碰触银桂,想要说一声:“不用管我了,快去歇着吧!”
  刚刚碰到那只手,却觉得有些不对,到底为什么不对,她也说不上来,只觉得很奇怪,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隐约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
  哦,原来是他。
  这是她在做梦吗?糊里糊涂地想着,她就又沉下了眼睛。
  宋成暄望着徐清欢,她睁开眼睛目光涣散地看了他一眼,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就安然地又睡去,不知是对他十分放心,还是醉得认不出人来。
  乌黑的长发落在枕间,因为他的揉捏稍显的有些凌乱,与平日里看起来十分不同,衣襟略微有些松动,露出脖颈下白皙的肌肤,灯光下仿佛晕了层光泽。
  宋成暄止住了自己往下探看的目光,轻轻地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衣袖。
  他本是看她着实不舒坦才会动手帮她解开头上的累赘,帮她按压额头也是看她睡不安稳,她不小心喝醉了,他照顾一下也是寻常,难不成还会做出什么唐突之举不成?
  从小读了不少书,在外面经过风雨,以他的性子,若是不能保持冷静,岂非惹人笑柄。
  他这人从不求饶,不光是在阵前,对自己也是一样,绝不会放纵性情。
  宋成暄妥善将徐清欢安置好,站起身整理好身上的长袍,重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拿起了桌上的书来看。
  灯光下,青年的眉眼格外的平静而清冷。
  床榻上的少女翻了个身,衣袖翻转露出一截皓腕。
  ……
  徐清欢做了一个梦,不,应该说做了许多梦,只是最后一个格外的清晰,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叫喊她的名字。
  她朦胧中睁开眼睛,看到了宋大人。
  “我是谁?”
  “宋大人。”
  他问了几次,她才清晰地回答。
  “不要叫我宋大人。”
  她脑子一时糊涂,正不要再坠入梦乡之中。
  “叫我郎君。”
  “郎君。”
  “想嫁给我吗?”
  她困得厉害,只想好好睡一觉,不想要与他说话了,他却这样不依不饶。
  “想……”
  最后一个字说完,那恼人的声音终于不再叫她,她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直到天亮。
  徐清欢眨了眨眼睛,拥被看向外面,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屋子里十分的安静,周围的摆设,床幔上垂着香囊都在提示她,这是她的闺房。
  徐清欢低头看去,穿着的衣裙仿佛是昨天去宋家时的那一身,她隐约记得从宋老太太房里出来之后上了马车,马车到了家门前,她摇摇晃晃地从车厢里出来,看到了……宋大人……
  之后……
  她不记得了。
  徐清欢想要起身穿鞋。
  听到了屋子里的动静银桂立即迎了进来。
  银桂手中拿着干净的衣衫,见到徐清欢起身立即松了口气:“大小姐,您醒了。”
  “我……昨晚是怎么了?”徐清欢想了想再次问银桂,“我是喝醉了吗?”
  银桂点点头。
  “我如何回来的?”徐清欢有些担忧,不知自己有没有失态,前世有一次醉了酒,下人说她哭了一整晚,醒来之后被李煦母亲责骂了一番,多亏她是个豁达的人,否则定要觉得一辈子抬不起头来,从那以后她就不沾酒了。
  昨天晚上真是大意……
  好在回到家中才醉倒。
  “宋大人将您扶进来的,之后还请了廖先生来诊脉,廖先生说没有大碍,我们才安心,没有惊动太夫人,不过后来夫人觉得不太对,进屋看您,那时候您已经睡着了。”银桂说着要拧帕子给徐清欢净脸。
  徐清欢却自己走到水盆前,清水润在脸上,她也跟着更加清醒了些。
  母亲看到她这般模样,肯定少不了训斥银桂和凤雏,这两个丫头也被她连累了,一会儿要去给祖母和母亲道个歉。
  不过……宋大人昨晚也在?
  徐清欢的脸从干净的布巾后露出来,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银桂:“我有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说什么不好的话?”
  银桂想起宋大人的嘱咐,若说大小姐在宋大人面前一直笑个不停,以后大小姐在宋大人面前只怕会抬不起头来,还不如就不提,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还好宋大人走的时候她小心翼翼检查了大小姐身上的衣衫,衣衫的扣子和系带都是早先的模样,宋大人端坐在椅子上看书,神情严肃,看起来就规矩很大,该不会做什么不好的事,唯一让她疑惑的是,大小姐的发髻怎么会被拆了。
  是大小姐自己动得手,还是宋大人……
  一个醉着,一个沉着脸不愿意多说一个字,她也不知要去问谁。
  银桂心中悄悄地叹了口气。
  徐清欢听到银桂的话,也放心多了,看来她想起来那些真的就是梦,昨晚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主仆两个说话间,只听丫鬟道:“夫人来了。”
  徐清欢忙去迎母亲。
  看到女儿已经清醒,徐夫人不禁道:“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你还好,回来就睡了,你那哥哥又惹了祸,在宋家喝醉了又笑又闹,也不知随了谁,我们家这么多人,唯有他这么一个……唉……”
  徐清欢立即想到了那个梦。
  梦里那个声音略带沙哑地说:“不要叫我宋大人,叫我郎君。”
  徐清欢的脸“忽”地一下红了。
  :。: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