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 最新章节: 第五百九十七章 惊乱(12-11)      第五百九十六章 担待不起(12-11)      第五百九十五章 谋反了(12-11)     

齐欢520 安心

  
  听着来人的话,汉子微微点了点头。
  传话的人松了口气,转身走出了院子。
  汉子拿着包袱走进屋子里,抬起头向四周看了看,这房子虽然简陋,却也为他遮风挡雨,心中生出几分不舍。
  想到这里却又不由地一笑,他的命本就是捡回来的,当年如果没有简王爷,他现在可能已经尸骨无存。
  汉子打开包袱,将能用到的东西都收拾在其中,然后躺在内室的木床上。
  “许瑞。”
  刚刚闭上眼睛,汉子似是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他忙向周围看去,窗前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人。
  院子里也只有风声传来。
  没有人喊他,如今他叫言四,许瑞早在十几年前就死了。
  言四在床上翻了个身,这一晚他注定睡不着,听说宋老太太进了京,宋大老爷的儿子打了胜仗,他很想去看一看。
  ……
  宋老太太屋子里。
  宋老太太不免想到了自己死去的长子、长媳一家,沉默了片刻她看向宋成暄,只见宋成暄神情平静,她心中微安。
  涉及到宋成暄的身世和当年的案子,暄哥更不好受,经过那般巨变存活下来的人,心中要承受巨大的痛苦,不止是对魏王府众人,还有对宋家的亏欠。
  暄哥被救回来之后,身上那股狠劲儿,她现在记忆犹新。
  这是老大一家用性命换回来的孩子,要怎么将这孩子抚养长大,这孩子将来又要做什么事,宋家该何去何从,她表面上平静,背地里却经常夜不能寐,可暄哥没有让她为难,虽然他年纪尚小,却早就为自己作了一番打算。
  暄哥决定带着人出海,临走之前也就说了一句:“祖母,孙儿会好好的,不辜负父亲、母亲的爱护。”
  一句话让她老泪纵横,知晓这孩子心存仁孝。
  可每每听到他的在外做事的消息,又心惊胆战,谁家儿郎整日在外以性命相博,若不是肩膀上压着一副重担,怎能逼迫自己如此。
  暄哥渐渐长大,也愈发不喜欢与旁人交谈,每日都忙碌他的那些事,目光仍旧清亮,却让人揣摩不出他心中所想。
  她也担忧,暄哥这样下去会不会变得不近人情,被复仇影响太深,变得冷漠、阴鸷,可在这样的情形下,仁慈也会让暄哥丢了性命,那些人就藏在黑暗中,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冒出来咬人一口。
  “老太太。”
  宋老太太正在思量间,一只手落在她手臂上。
  宋老太太转头看到了徐清欢。
  “老太太不用担心,”徐清欢道,“如果他们有确切的证据,朝廷早就已经来人围了宋家,哪里会这样平风浪静,十四年这么久,知晓内情的人想要报官早就已经开口,何必等到现在,他们动作越多,我倒觉得越不用担心。”
  宋老太太明白了徐清欢的意思。
  徐清欢接着道:“这样试探就是要我们自己露出马脚,宋家自己稳住了,他们就无可奈何。”
  宋老太太脸上露出几分轻松的神情。
  徐清欢轻声道:“只不过旧事重提,不免会让老太太为大老爷一家伤心。”
  宋老太太和宋成暄相对的时候,从来没有正面提及宋家长房,宋成暄心思深沉,宋老太太也忧虑太多,生怕破坏他们“祖孙”的情份,多一分是压力,少一分又是责难,现在徐清欢却自然而然地说出口。
  屋子里的气氛没有因此变得异样。
  徐老太太摇摇头:“放心吧,死者已矣,我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他们泉下有知会安心的,刚知晓他们去了的时候,我是难过,但是将暄哥接回来之后,每多做一分,我都会踏实许多,让儿女养大,放他们去做自己的事,成全他们的心意,才是为人母该做的事,如果因此怨怼,我岂非要给他丢脸。
  更何况这些年我有了这么好的孙儿。”
  将压在心中的话说出来,徐老太太顿时觉得轻松许多。
  宋成暄站起身规规矩矩地向宋老太太行礼:“孙儿不会让祖母失望。”
  这一礼他拜得十分郑重。
  宋老太太坦然受了,转头去看徐清欢:“难为了清欢,还没嫁到宋家,就要为宋家奔忙,你可要好好待清欢,若是有别的心思,祖母可不会袒护你。”
  徐清欢听到宋老太太这几句话,不禁脸颊发热。
  宋老太太望着孙儿和徐大小姐,这下她可以安心了。
  “天色不早了,”宋老太太道,“将清欢送回安义侯府吧,免得徐家担忧。”
  徐清欢站起身向宋老太太告辞。
  凤雏上前为徐清欢穿好氅衣,徐清欢才走出了送出宋老太太的院子,被风一吹,徐清欢忽然觉得自己的脸好像更加烫了,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方才下台阶时,仿佛脚下有些虚空。
  徐清欢想到宋二太太的梅子酒,喝的时候没觉得如何,不知不觉就多喝了两杯,可方才还没觉得如何,难不成……酒也会找后账。
  幸亏在宋老太太屋子里没有失态。
  徐清欢舒了一口气,吩咐凤雏:“车马准备好了吗?我们快回去吧!”
  凤雏眨了眨眼睛,大小姐不准备再与宋大人单独说话了?
  马车早就备好,徐清欢登上车坐在软垫上,不由地松了口气,以后不能大意,不管是什么酒都不能多尝。
  宋成暄看向静立在那里的马车,他心里多了几分安宁,好像周身都渐渐暖和起来,那个蜷缩在黑暗之中瑟瑟发抖的孩子渐渐离他远去。
  他轻扯缰绳驱马前行,徐家赶车的下人也会意,也立即让马车跟了上来。
  孟凌云看着大小姐离开,怒其不争地看了看宋家书房的方向,世子爷到宋家做客,比在自家还要自在似的,竟然和宋二老爷吃酒、剥栗子,直到现在两个人还笑声不断,完全不知道大小姐已经回家了。
  侯爷若是知道始末,定然又会想要打断世子爷的腿。
  这一路好像走得格外慢似的,徐清欢开始还强打精神,后来就靠在凤雏肩膀上昏昏欲睡,好不容易马车停下来。
  凤雏小心翼翼地扶着徐清欢起身。
  徐清欢挪动着脚步走出马车,看到宋成暄早就等在那里,他伸出手,她也没有拒绝,现在正需要一个支撑她才能看清楚脚踏摆在哪里,不至于会摔跤。
  手落入他的掌心中。
  咦,徐清欢忽然发现,宋成暄的手好像不似往常那么温热,反而冰冰凉凉的,她平日里十分惧冷,可今天却觉得这样的凉意很舒服。
  这样想着,她的手忍不住在他掌心里摩挲了两下。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