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 最新章节: 第五百九十七章 惊乱(12-11)      第五百九十六章 担待不起(12-11)      第五百九十五章 谋反了(12-11)     

齐欢518 宋家故人

  
  徐清欢站起身,宋家有宋成暄带来的人手,别说是贼人,就算是刺客也不可能靠近宋老太太。
  宋家让下人这样来说,其中是有不能向外人提起的隐情。
  徐清欢道:“我与宋大人一起去探望老太太。”
  凤雏不禁有些失望,大厨房里做了不少的饭食,她一直盯着架子上的沙漏,再有一刻功夫饭菜定然就好了。
  “快去吧!”银桂吩咐凤雏,“仔细照顾好小姐,龚妈妈做好了酱蹄,你若是做好的回来就有的吃。”
  凤雏的眼睛立即亮起来,还是银桂姐姐对她好。
  徐清欢向祖母和母亲禀告了一声,就穿好大氅走出了家门上了马车。
  让徐清欢意外的是,紧接着徐青安追了出来,利落地弯腰上马:“天色不早了,我护着妹妹一起去。”
  徐清欢撩开帘子看向哥哥,哥哥担忧她也无可厚非,但他们兄妹一直在一起,她对哥哥的一举一动十分的熟悉,此时哥哥脸上有几分的狼狈,仿佛在哪里吃了亏。
  ……
  宋家。
  “也没有太大的事,用不着这样大动干戈,”宋老太太笑着看向徐清欢,“匆忙过来是不是还没用饭,正好厨娘学会了几道京中的菜式,你也尝尝对不对口味。”
  管事妈妈下去安排。
  宋二太太还是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
  “家里怎么会有贼人?可将人抓到了吗?”
  宋二太太抿了抿嘴唇道:“不是老太太被吓到的,是我……出去时受了些风,吃药之后在屋子里睡了一觉,迷迷糊糊醒来时错将窗外的树影看成了人,这才闹得整个院子都起来找贼人。”
  宋二太太说到这里一脸的惭愧:“现在还将暄哥和大小姐、世子爷都请回来了。”如果地上有个缝她现在真想钻进去,虽然心头的惊慌仍在,可及不上现在的羞愧,这样的时辰暄哥在安义侯府,定然是要留在那边用饭的,却被她一个梦搅和了,她这个做婶娘的实在不该弄出这等事。
  徐老太太笑出声:“这有什么不好,要不是你,我哪有借口动用大厨房做上一桌子酒席,让你们陪着我老太太闲谈。”
  大家说说笑笑仿佛就将这件事揭过去了,徐清欢看着宋二太太,虽然宋二太太脸上有了笑容,眼睛中的惊慌之色还没有完全散去,在众人说话间,她还不由自主地去看窗外。
  宋二太太是真的受了惊吓,不是做个梦这样简单。
  众人起身去花厅吃饭。
  宋二老爷笑着看招呼徐青安:“世子爷一表人才,到底是勋贵子弟……若是有机会定然要去宋家族中,教教族中的后辈。”
  徐青安来了兴致:“宋家族中有很多人吗?”
  宋二老爷迟疑了片刻,没想到一句客套话,世子爷会这样关切:“本宗的不多,不过旁支还是有一些。”
  “本宗有多少人?”徐青安再次发问。
  宋二老爷勉强笑道:“只有犬子和三个侄儿。”
  徐青安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多一些也没关系,都是族人不该分亲疏。”将宋家人都拉拢过来,将来宋成暄若是敢欺负妹妹,他就带着宋家的兄弟、子侄一起为妹妹撑腰,想到这些,徐青安愈发觉得自己责任重大。
  用过了饭。
  宋二太太吩咐下人收拾碗筷。
  屋子里不时地传来宋老太太的笑声,宋二太太也跟着抿嘴,徐大小姐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孩子,怪不得老太太会这样喜欢她。
  宋二太太长长地叹了口气,暄哥都要娶妻了,她也是长辈了,以后可不能那样毛毛躁躁,想及今天的经历,她不免又攥起了手中的帕子,她是真的眼花了,这世上那里有什么鬼怪,就算有……她没做过什么坏事也不会缠上她。
  一切都过去了,她不会再想,也不会向旁人提起。
  “二太太。”
  宋二太太正要吩咐管事去准备茶水,听到少女清脆的声音。
  宋二太太转过身去,只见徐清欢拿着一壶酒笑着看她:“老太太有些乏了,让我来找二太太说话,还让管事妈妈拿了一壶梅子酿,说是二太太亲手做的。”
  宋二太太望着那壶酒不由地道:“都是我平日里胡乱弄的,随便喝喝也还好,老太太却拿出来款待大小姐……”
  说到这里宋二太太吩咐管事:“让厨房送些小菜来,我看大小姐喜欢吃甜食,再做盘点心。”
  管事下去安排,宋二太太带着徐清欢走进屋子。
  屋子里有股淡淡的熏香味儿,仔细闻起来像是安息香的味道。
  将梅子酒温好,徐清欢端起来尝了尝,酸酸甜甜的很好喝,也没有太重的酒味儿,她酒量不好,但是这样的梅子酒喝多少也应该不会醉倒。
  徐清欢笑着道:“老太太说的对,这梅子酒的味道真的很好。”
  宋二太太不禁也莞尔:“这还是我在闺阁时,偷偷摸摸跟管事妈妈学的。”偷偷学酿酒,这样的事说出去自然不太体面,不过面对徐大小姐,她却好像没有了这些顾忌。
  这个女孩子不太一样,心胸格外的开阔,能容下旁人不能容的事。
  “二太太今天惊慌应该不止是做了噩梦吧!”徐清欢声音温和,“能不能将来龙去脉与我说说。”
  宋二太太刚刚放松的心情忽然一紧,她抬起头望进了少女那双清澈的眼眸之中,徐大小姐是发现了端倪,才会过来与她说话。
  徐清欢道:“说出来比闷在心里更好。”
  宋二太太也知道这个道理,只不过这事都是没来由的,又一杯梅子酒下肚,宋二太太整个人都暖和起来:“我今日在街面上看到了一个人,是我们宋家从前的下人,不……只是有些相像而已,那人早在十几年前,跟着大伯在外经商时就被凶徒杀了。”
  徐清欢点点头:“这世上总会有人看起来相貌差不多,二太太就是因为这个才会做噩梦?”
  宋二太太眼睛微沉,声音稍显的沙哑:“不止是长得像,那人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总觉得他认识我。”
  这才是关键,徐清欢知道宋二太太为何惊慌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