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 最新章节: 第五百九十七章 惊乱(12-11)      第五百九十六章 担待不起(12-11)      第五百九十五章 谋反了(12-11)     

齐欢517 又甜又糯

  
  外面的风刮得更紧了些,好在屋子里除了打瞌睡的凤雏,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大厨房做好饭菜还要等一阵子,他们还能慢慢地说说话。
  徐清欢拿来栗子,伸出手去剥,栗子皮还有些烫手,她指尖被烫得稍稍有些发红,她不由地动作慢了些。
  胖胖圆圆的栗子还没有露出头,徐清欢就闻到了栗子的香气,并不是因为她鼻子太灵敏,而是真的有一颗剥好的栗子递到了她嘴边。
  徐清欢抬起头看向对面的宋成暄。
  他捏着栗子,表情平静而自然好像在做一件很正常的事。
  她就算剥了栗子也会放在旁边的瓷盘中,而不会像他这样直接来投喂。
  她不吃,他就会一直这样举着,心中思量了片刻,徐清欢张开嘴将栗子一口咬下去,又甜又糯,生怕一不小心会碰到他的手指。
  多亏没有失误,这样想着她的脸颊又隐隐有些发红。
  宋大人总有这些稀奇古怪的招数,让她猝不及防地就上了当。
  最重要的是你来我往,她吃了他的,那她手里的这一颗该怎么办。
  她终于慢吞吞地将手里的栗子剥好,不过没好意思放在瓷盘中,而是递到宋成暄嘴边,心中稍稍有些紧张,生怕他会弄出别的花样。
  还好宋成暄只是张嘴吃了进去。
  徐清欢不禁松了口气,是她想多了,不过那也是因为他总会借着各种机会与她亲近,她下意识地就会加以防范。
  “甜吗?”徐清欢问过去。
  宋成暄淡然道:“不是很甜。”
  咦,徐清欢心中有些奇怪,她方才吃的很甜,凤雏选出来的榛子、栗子、瓜子向来都是最好最饱满。
  “那我再给你剥一颗。”
  徐清欢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一声响动,徐清欢就要抬起头去看。
  “小姐别怕,”凤雏睁开半只眼睛,“风太大,吹落了树枝。”
  窗外的徐青安拿着一截枯枝,摸了摸被撞到的头,蹑手蹑脚地走出院子,他也想吃烤栗子,却不知该去哪里寻炉暖和的炭火。
  徐青安看了看手中的枯枝,他好像是勋贵家的世子爷,想要做成这样的事并不难,不过最好有人能够剥栗子给他吃。
  徐青安思量着看,也不知道张真人有没有回来,要不然去清陵道长那里凑合凑合?
  ……
  徐清欢被宋成暄喂了三颗栗子,好像胃口大开,想要多吃些,不过宋成暄却不肯再给了。
  廖先生确实交代过了,她不能多吃之类东西,所以就算被引起了兴致,也只能作罢。
  凤雏仿佛在外间睡着了,发出轻轻的鼾声。
  真是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凤雏这丫头真的睡着了,她也太过信任宋大人了。
  徐清欢笑着与宋成暄说话:“那个卫娥虽然有所隐瞒,但她身上却没有太多的疑点,每个陶罐中发现的荷包样式都差不多,里面装的东西却不一样,都是故去的人十分珍视、喜欢的物件儿,可见安葬他们的人花了不少的心思。
  这与卫娥的性情相符,他虽为男子,却心细如尘,他的住处收拾的干净、整洁,所有东西都摆放齐整,他表现出来的和做出的事没有相悖之处。”
  想到卫娥屋子里那些针线,徐清欢不禁向宋成暄脚上看了一眼,怪不得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宋大人此时此刻穿着的是她绣的鞋子。
  不过,这真是她的手艺吗?看起来有些不太像,两边的云纹差别好大,一个绣到了脚面上,一个刚刚在鞋尖露出一角。
  宋大人没有发现吗?这怎么好意思穿出去。
  要不然,她收回来吧,徐清欢正琢磨着怎么开口。
  “大小姐。”
  宋成暄还没说话,雷叔就被管事妈妈带进了院子。
  凤雏起身能将雷叔迎进来。
  雷叔走进屋子里,大小姐和姑爷都在这里,雷叔攥在一起的心仿佛松懈了些,屋子里的暖笼也驱散了些许寒气。
  “我有事要禀告。”
  雷叔坐在杌子上将顾立的事说了,然后谨慎地看了看宋成暄,提起十几年前的魏王谋反案不免又想到两家之前的恩怨。
  “雷叔,”徐清欢道,“我让永夜去了简王府,那边有了动静就会送消息回来。”
  雷叔点了点头,大小姐知晓了,就会将事情查明。
  雷叔退了下去,屋子里重新陷入平静之中。
  徐清欢想要问当年一些过往,却觉得会引起宋成暄不好的回忆,她站起身刚刚向前走一步,手臂就被拉住:“去哪里?”
  徐清欢笑道:“我要去拿茶吊,给你添些水,免得一会儿你说许多话会觉得口渴。”宋成暄不是软弱的人,不会因为旧事重提会难过就止步不前,随着查案她发现,当年为魏王府付出的人太多,可惜安义侯府不在这些人之中。
  以前不在,以后她都会在的。
  续上了水,她重新坐下来。
  “我仔细想了想,魏王爷被诬陷谋害,所有与魏王爷有关的人都在朝廷的监视之中,世子爷能离开京城,应该有中宗皇帝意想不到的人帮忙,这个人表面上顺从中宗,背地里却对中宗有所防备,才能在关键时刻发现端倪。”
  徐清欢第一次称呼宋成暄为“世子爷”。
  比起宋大人这个称呼,世子爷就显得更加亲密了些。
  “世子爷是被宋家人所救,不过光凭一个宋家恐怕很难成事,世子爷可知其中是否还有其他人相助?”
  宋成暄道:“我也查过,但是宋家长房为了救我,付出了上上下下几十条性命,就此将线索断绝,我曾怀疑宋家长房背后另有人指点,却没有找到蛛丝马迹。”
  这就是宋家长房的用意,不但救下宋成暄,还保护了那暗地里帮魏王府的人。
  徐清欢道:“我早就怀疑慧净的意图,现在我能确定,慧净背后的人发现了端倪,怀疑世子爷还活着,他这样做就是想要找到帮助魏王府的人,揭开世子爷的身份。”
  那个帮助魏王府的人是谁?
  徐清欢想到这里,只听孟凌云来禀告:“宋家来人了,说是院子里进了贼人,吓到了宋老太太,请宋大人回去看一看。”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