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 最新章节: 第五百九十七章 惊乱(12-11)      第五百九十六章 担待不起(12-11)      第五百九十五章 谋反了(12-11)     

齐欢516 挚友

  
  那些情景已经被沈老爷回想过许多次,只要脑海中浮现出吴胜的身影,他还是难免心情激荡。
  沈老爷再次长长地喘一口气。
  他与吴胜短暂的相遇,让他这一生都难以忘却,没有过相同经历的人不会明白,危急时刻,他们互相试探,最终果断的性命相托。
  要是有人问他这辈子最要好的朋友是谁,他会说吴胜,虽然他们相交不过就是说了几句话,却成为了他前行的最大支柱。
  有些人相伴几十年也无法知心,有些人一面之缘便成知己,他不知道吴胜之前做过什么事,可他见到了吴胜怎么去死。
  他敬佩吴胜,有这样一个人在前面,他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吴胜告诉宫人将消息送去安福寺胡同。
  之后宫中巨变魏王爷被杀,所有侍奉过魏王爷的宫人都被抓起来盘查,从前他再皇子所办差,自然也在其中,好在他平日里做事谨慎,没有任何嫌疑和把柄,因此逃过一劫。
  等他再次被放出来时,知道魏王爷一家已经被朝廷正法,还有许多官员都被牵连其中,京里每日都会杀人,可这样不间断的杀戮却依旧让大牢之中人满为患。
  这不是在平叛,而是中宗皇帝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和权柄,筹划的一场阴谋,魏王的死能震慑住皇室宗亲,让他们不敢生出半点僭越之心。
  沈老爷不知自己送出去的消息到底有没有用,那是吴胜那些京卫军用性命换来的,他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风平浪静之后,他有让人去了安福寺胡同,宫人之前送信的人家已经不在了。
  他心中之所以怀有希望,是因为接到他们消息的那户人家没有被朝廷抓捕,他们是自己离开京城的。
  自己离开有两种可能,一是听到消息之后心生恐惧,不理睬眼下的事带着妻儿离开。二是想方设法去营救魏王府,事后怕被人追查到,所以隐藏了踪迹。
  沈老爷希望是后一种,吴胜能信任的人,应该不会临阵脱逃,这些人不见得是什么英雄豪杰,但他们都懂得信义。
  心存信义方能被称之为人,无关富贵、身份,既然活在世上,就要活出一个人样,这才是体面。
  他一直耐心地等着,安静地等着,十四年了,到底是什么结果?眼见时日无多,他真的焦急起来,他身死之后,若是见到吴胜,要与吴胜怎么说?
  在听说安王爷可能有血脉还活着,他就更加按捺不住,或许那些人没有救到魏王府,却找到了安王血脉回来复仇?
  他没能压制住想要得知真相的渴求,就吩咐管事去大牢中查看。
  “都怪我,”沈老爷声音嘶哑,“不该让你去打听消息,就不会有这样的事。”
  管事道:“是我自己不小心,没有察觉已经被人盯上,”说着他仔细思量,“老爷,您说简王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通过卫娥,他们得知简王不是表面上的闲散王爷,虽说那些尸身是卫娥收殓的,但如果没有简王的庇护卫娥也做不成那些事。
  卫娥被抓,简王妃大闹庄子,逼迫简王不得不走到人前来,倒像是因为当年的安王和魏王案,不得不小心谨慎。
  卫娥埋葬的人许多都是在宫中犯了错的奴婢,这些奴婢照例死了之后只会被扔在乱葬岗,简王允许卫娥这样做,是心里对皇帝的做法心怀质疑,为了安王子嗣之事,简王让卫娥冒险来逼问他,也是惦念着安王爷,不知道简王爷想不想为魏王爷昭雪,沈老爷心中突突乱跳,总觉得又有了希望。
  他多年积攒起来的家业也许有了能托付的人。
  这些家业不止是银钱,还有耳目和眼线,在关键时刻都能派上用场。
  “再等等,不要急。”沈老爷劝慰着自己,这很重要,他不能有半点的冲动和松懈,不能随便下决定,一不小心就会将那些人的性命全都葬送。
  希望老天再给他些时间,让他仔细地看清楚。
  ……
  简王府内。
  简王刚刚从宫中出来,皇上没有传他问话,只是让他跪在门外一个多时辰,起身的时候腿脚发麻几乎站立不住。
  简王妃用盐包小心翼翼捶打着简王的膝盖,此时她满心悔恨:“都怪妾身,没有弄清楚之前就……”简王妃为自己的莽撞十分羞愧。
  “跟你有什么关系,”简王叹口气,“是我瞒着你们……蓉晓的案子时我就说过,以后什么都会让你知道,唉……只不过这一桩……”
  简王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看着不远处的灯火:“父亲临去之前嘱咐我不要莽撞,可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不理不睬,可不管是中宗还是如今的皇帝,在这些地方都聪明的很,我不能不小心,知道这些对你来说没有益处。”
  简王妃抿嘴:“妾身如今明白了。”
  “你也不要怪徐清欢,”简王道,“她也是为了查案,想要找到慧净背后的人,换做是我,我也会这样做。”
  简王妃道:“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没有找到那些人头上,反而毁了王爷,皇上这样就是要给些威慑……明日皇上还要王爷进宫去吗?”
  简王点点头。
  简王妃眼睛顿时红起来:“冬天这么冷,妾身去给王爷做一副厚些的护膝。”
  简王轻声吩咐:“你先去吧,我还有事要吩咐管事做。”
  简王妃起身退了出去,管事立即上前来。
  “让他们明日一早都离开京城,”简王道,“万一朝廷真的查下来,我也保不住他们,当年魏王出事,好不容易才为他们遮掩了行迹,虽然这些年都没有动静,却也不能松懈。”
  管事应了一声。
  简王长长地叹口气:“希望顺利,不要再出人命了。”
  ……
  徐家。
  徐清欢正在拨弄炉子里的炭火,一壶热水很快烧好,炉子边的栗子被烤得开了口发出阵阵香气。
  有凤雏经过的地方,必然会有吃食在,不过烤栗子配茶也还算不错。
  徐清欢冲好一杯茶,端到宋成暄面前,抬起脸看向他:“想吃栗子吗?我给你剥。”
  蹲在外面的徐青安仔细地听着屋子里的声音,肚子不禁“咕噜”一声,妹妹和宋成暄两个人单独相处,绝不会就喝杯茶吃个栗子那么简单,不过他仿佛也学到了什么,假以时日见到贞妹妹,他也会跟贞妹妹说:“他又饿又渴。”贞妹妹说不定就将他带进屋子里。
  徐青安不由地皱起眉头,这黑脸大汉果然有手段。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