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 最新章节: 第五百九十七章 惊乱(12-11)      第五百九十六章 担待不起(12-11)      第五百九十五章 谋反了(12-11)     

齐欢508 机会

  
  李煦将李大小姐迎进屋子里坐下。
  下人端了茶上来,李煦道:“长姐来京城是为姐夫打探消息?”
  张家出事之后,北方的局势也隐隐有了转机,既然庾家都已经来了,孔家也会按捺不住。
  李大小姐颔首道:“除此之外,家里也是担忧你。”
  李煦想及庾家的婚事,母亲让人送了家书,信中提起庾三小姐,仿佛这亲事做不成,就会得罪庾家。
  李煦不说话,李大小姐道:“我不是为了你的婚事来的,你也不用心中不快,那是你自己的事,到头来还得你自己做主。”强扭的瓜不甜,这一点李大小姐心中清楚,对李煦逼迫太多,也不是她平日里的做法。
  李大小姐说完这话,仔细地打量着李煦:“现在局面如此,你可有思量?”
  李煦没有将皇上要让他回北方为官之事说出来,吏部还没有发下文书,现在提及也没有用处,之前与周同饮醉了一场,现在仿佛还能感觉到那铺天盖地的晕厥和接踵而来的头痛。
  李煦整理好情绪,变得与往常一样平静,他抬起眼睛,目光清澈如水,其中又泛着几分晶亮的光彩:“长姐去了常州又来京城,与庾家一样也看上了东南?孔家可有余力去东南争一席之地?”
  李大小姐微微迟疑,不过很快她就决定实话实说:“西北的广平侯没了,如果广平侯世子还在,还能暂时稳住西北,不过世子先一步走了,剩下次子很难成事。
  按理说,西北离我们北疆更近,若是能谋得西北的一官半职自然更好,可朝廷也会有所顾忌,恐怕武将势大,我们流露出这样的心思可能会招朝廷怀疑,怕我们想做第二个张玉弛。”
  李煦有些疑惑地看向李大小姐:“孔家一直在北方,为何要到东南去。”
  李大小姐微微一笑:“九弟心里清楚,还要让长姐来说破?都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东南官员大动,或许有我们的机会。”
  “长姐恐怕要白跑一趟,”李煦道,“虽然常州要用不少的官员,可那都是别人的囊中之物,不管是孔家还是庾家,过去争抢也是徒劳无功。
  倒不如在别人四处走动时,守好自己的家业,等到将来北疆有变化,还有一力抗争。”
  李大小姐仔细地听着:“你说的是薛沉和宋家?他们虽然早有谋划,但我们也并非什么都没做,你可知道曾任福建总兵的沈从戎,如今在卫所任指挥使,这些年孔家私下里一直与沈从戎来往,去年总算是搭上了关系,听说沈从戎近期要入京觐见皇上,这是个好机会,沈从戎为我们说话,我们还是有机会去东南的。”
  李煦没有说话,眼前只是浮现出宋成暄和徐清欢的身影。
  他们怎么可能拱手让出东南,别说宋成暄在东南许久,徐清欢又在常州为其造势,谁也别想从他们手中争得分毫。
  李煦微微垂下眼睛,尽可能不让自己再去想过多有关徐清欢的事,却不想耳边又传来李大小姐的声音。
  “宋家和徐家的亲事真的固若金汤了?”
  李煦没有接口。
  李大小姐道:“听说宋大人为了这门亲事,差点被‘养伤’在家中,光凭他对徐大小姐这份心思,徐家也会投桃报李。”
  李大小姐的话意味深长。
  李煦只是点了点头。
  “九弟,”李大小姐道,“你在李家子弟中最是聪颖,从来不必旁人提点,能从北疆到京城也是不易,李氏族人都对你抱以厚望,就连你姐夫也夸赞你有勇有谋,将来的李氏就要靠你了。
  长姐知道你不易,越是聪明能干越是辛苦,但不能就此功亏一篑,让之前的努力都付诸东流。”
  李煦的眉毛修长,平日里神情从容,看起来很是温煦,如今眉眼舒展却透出些许冷峻:“长姐安心吧!”
  李大小姐松了口气,听到宋、徐两家结亲的消息,她心中十分高兴,李煦不得不收回对徐氏的心思。
  徐氏也不是不好,安义侯在北方有声望,即便安义侯已经不再带兵,这份关系还能转嫁给儿女,安义侯世子爷是个纨绔,能够接手这些的也就是女婿。
  没想到徐清欢被徐家养得脾气古怪,叔父第一次去安义侯府拜访,就被徐清欢刺伤,徐清欢有了这样的举动,两家自然不能再结亲。
  仔细思量一番,这也难怪,安义侯还在,勋贵家的大小姐,难免眼光要高一些,却没想到,徐清欢最终要嫁去东南。
  东南和北方相距甚远,怎么看都不是一步好棋,安义侯为了女儿的婚事,难不成要舍弃北疆了?
  这倒也是他们的机会,孔家、李家、庾家一起,说不定找到机会拿下张玉弛,彻底将北疆握在手中。
  于是她才会前来京城,一来是为孔家打听消息,二来也要提醒李煦不要做错事。
  “九弟,”李大小姐接着道,“你需要个处处为你着想,愿意为你打理内宅,知你懂你的人,而非自私自利,整日里在外抛头露面,生怕自己不够荣光,这样的女子恨不得占尽先机和好处,你与她在一起也不能长久。”
  “长姐为何总要说这些?”李煦声音冰冷。
  李大小姐没想到李煦会这样反感,不禁一怔:“是长姐失言了。”如今的李煦已经不是那个喜欢听她说北方的局势,愿意借孔家的力学骑射进军营的孩子了,不过李煦的改变也很好,唯有这样才能成大器。
  他看上的人选,岂会差了。
  李煦站起身:“我还要去衙门,长姐在这里宽坐,有需要尽管吩咐下人,等我晚上归来再与长姐说话。”
  看着李煦走出去,李大小姐吩咐人道:“去打听打听庾三小姐在哪里落脚,我过去和她说说话。”
  ……
  庾家的小院子里。
  庾三小姐听管事禀告:“徐大小姐接到简王妃去了城外庄子上。”
  庾三小姐将手中的本子展开,上面清楚的记了李煦到了凤翔之后的每桩案子,然后她发现徐大小姐比她想的还要聪明。
  怪不得安义侯世子爷会恰好出现在那里,劫走了张玉慈手下的掌柜和几车金饼,她之前小看了这位徐大小姐。
  现在徐大小姐又在做什么?这样大动干戈牵连到简王,难道是找苏纨案的同党?
  “三小姐,孔二奶奶来了。”
  听到这话,庾三小姐眼睛一亮:“人在哪里?怎么会来京城。”
  “下人来知会一声,孔家马车很快就要到了。”
  庾三小姐起身去垂花门相迎。
  李大小姐弯腰下了车,见到庾三小姐就笑起来:“没想到我们在京中相聚。”
  庾三小姐躬身行礼。
  “快起来,”李大小姐道,“你走了之后,我就觉得冷清了不少,现在见到了,只觉得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两个人边说话边向院子里走。
  李大小姐还没有进屋就像周围看去:“怎么院子里人手这么少,你没多带些护院来吗?要不然将李家的护院借给你一些,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能大意。”
  “我带了不少人,”庾三小姐说道这里微微一顿,“现在都放出去了。”
  “哦?”李大小姐十分惊奇。
  庾三小姐道:“李大小姐说的对,京中不太平,前些日子……”
  庾三小姐抿住嘴没有继续说下去,她被徐家摆了一道,万事都更加小心。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