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 最新章节: 第五百九十七章 惊乱(12-11)      第五百九十六章 担待不起(12-11)      第五百九十五章 谋反了(12-11)     

齐欢506 算账

  
  简王妃坐在椅子上,看着庄子上的众人。
  这庄子定然与王爷有关,否则这些人不会见到她就低头,王爷有事瞒着她,其实就从蓉晓开始,她就一直觉得不对劲,后来徐大小姐查明蓉晓是被苏纨和谢云所害,她就放下心来,没想到还有她不知道的秘密。
  简王妃的手微微有些颤抖,王爷是不是当她很好哄骗,才在她眼皮底下这样做。
  “那人是谁?在哪里?”简王妃看向赵管事。
  赵管事忙道:“您是不是弄错了,我们这里的都是下人,都是为主家看庄子的,我们主家不在京城,这里定然是有什么误会。”
  “这香粉是从哪里来的?”简王妃冷声道,“用这香粉的人呢?在哪里?”
  赵管事吞咽一口,稳住心神:“那是我们庄子上的管事买来的,这……这是不能买的吗?贵人们是因为这些发怒?等他回来定然向贵人赔礼,我们小门小户不懂事,还请贵人多多原谅。”
  简王妃冷哼一声:“不要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今日见不到那人,我就坐在这里一直等。”既然徐大小姐那样说,就定然有凭证,她被蒙在鼓里这么久,也想看个清楚,自从谢远的案子之后,她思量了许多,蓉晓出事时她就在常州,她却没有半点的觉察,谢远差点被杀死,她还如坠迷雾之中,人不能永远这样糊里糊涂地活着,下次再有什么事,她得像徐大小姐那样心明眼亮地看仔细。
  王爷还真是没让她白等,这么快就送给她一份大礼。
  想到王爷平日里在她面前开怀大笑,直率、爽朗的样子,简王妃的心就一阵阵难受。
  “都不要在院子里围着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简王妃不禁整个人一抖,转头向庄子门口看去。
  简王将手中的马鞭丢给管事,向这边走过来。
  简王妃立即站起身,目光灼灼地盯着简王:“王爷来了,妾身已经等了您许久了。”
  简王面色难看,一双眼睛落在简王妃身上,尴尬地咳嗽一声:“有什么话我们回府再说,闹到这里来成什么样子。”
  “王爷又要哄骗妾身,”简王妃道,“离开这里之后,王爷随随便便编一个借口遮掩过去,妾身还能怎么样?”
  简王眉头锁得更紧,他抬起头去找徐大小姐,只见少女站在院子里仿佛正在欣赏美景般,脸上是平和的笑容。
  直到现在,少女才发现简王爷的身影,稍稍挪动了目光,然后向简王爷行礼:“王爷回来了。”
  简王眼皮一跳,愈发觉得喉咙有些干涩,他刚要再说话。
  只听徐清欢接着道:“这庄子不小,我大概数了数,庄子上上下下大约有六七十人,庄子外还有些房屋,应该是给在外面的护院住的,庄子里还有几扇小门,万一有事可以从小门出去,想的十分周全。”
  简王的表情更加僵硬。
  徐清欢看向简王妃:“方才庄头说,他们主家不在京中,庄子上住的都是下人,养这么多护院不知做什么用。”
  “这样一个庄子,平日里没有主家在,虽然有些田地又不是种金山银山,不会被悍匪盯上,安排这么多护院……可能是主家觉得庄子上阳光足,多养些人在这里,没事的时候也好多晒晒太阳,”简王妃说道这里微微一顿,“王爷觉得妾身说的有没有道理?”
  简王绷着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些,成何体统,你要想想自己的身份……”
  简王妃眼睛中仿佛要冒出火:“我什么身份,不过就是个被骗的妇人,当年王爷是不是就觉得妾身蠢笨,所以才会将妾身娶进门。
  这样一来,无论王爷想要做什么都不用避讳妾身,因为妾身压根就不会察觉。”
  简王妃说到这里声音略微有些沙哑。
  简王愣在那里,显然没想到简王妃会这样说。
  站在高台上的徐清欢听到这话,不禁也有些惊讶,抬起眼睛看向简王。
  简王表情十分复杂,目光中有几分愧疚:“不是你想的这样,我答应你,回去之后我将来龙去脉跟你说的清清楚楚,你放心我绝没有背着你养外室,我是对你有所隐瞒,但不是你想的那般。”
  简王看起来十分诚恳。
  简王妃却慢慢摇头:“谢远差点被杀,我质问王爷蓉晓的事,王爷也说有苦衷,以后对我不会再有隐瞒,今天却又如此……我要怎么相信王爷。”
  简王妃说完这些,求助地去看徐清欢:“徐大小姐可知道实情?”
  简王看着少女的身影慢慢从高台上走下来,少女用绢子捧着几颗红红的果子,她走到简王妃身边。
  “这是庄子上晒的海棠,我尝了很好吃,”徐清欢将海棠递给王妃,又看向简王爷,“王爷要吗?”
  这样的气氛下,徐清欢像往日里一样轻松。
  简王妃欲言又止,却看到徐清欢点了点头。
  孟凌云从屋子里搬来杌子。
  徐清欢先让简王:“王爷,您坐下等吧!那卫娥和沈内侍想必很快就到了。”
  简王听到这里,心中的猜想全都应验,他看向赵管事:“去将堂屋收拾出来,我们一会儿过去说话。”
  赵管事应了一声,立即下去安排。
  “这庄子上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走,”顺阳郡王大声道,“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谁想要偷着离开,别怪我不客气。”
  顺阳郡王说完,转头去看简王:“我二弟走的时候,简王爷还带着人去拜祭,这么多年过去了,简王爷可曾梦见过我二弟?
  他死的是否冤屈?”
  听到这话,简王想要说些什么,却张开了嘴不知从何说起。
  简王妃一脸惊诧:“郡王爷说的是哪桩事?”
  “王妃,”顺阳郡王向简王妃一揖,“我二弟去了之后,德芳一直追查这案子,前些日子德芳也是因此才去了常州,我们一家差点因此丧命,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今日让我找到了线索。
  当年与掌柜合谋诬陷我二弟的人,就是宫中出来的太监韩卫,那韩卫装扮成一个女子改名卫娥,被简王爷藏在这个庄子上。
  我万万没想到,这件事就是简王幕后指使,今天来这里,就要好好与简王爷算算这笔账。”
  简王妃张大了嘴,彻底惊在那里,她万万没想到真相会是这样。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