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 最新章节: 第五百九十七章 惊乱(12-11)      第五百九十六章 担待不起(12-11)      第五百九十五章 谋反了(12-11)     

齐欢505 不敢相信

  
  赵管事浑身冰凉,卫娥不见了,王妃又找上门来,这定然不是巧合。
  该怎么办?
  赵管事顿时慌了神。
  如果卫娥在这里,他们可以闭门不出,再慢慢想办法,现在卫娥不见了,也不知是不是落入了王妃手中。
  赵管事越想越心惊:“让人守住门,不准任何人出入。”
  下人道:“可他们已经在叫门了。”
  赵管事立即向庄子门口迎了出去,然后他就听到有人道:“我们家大小姐有事要与庄头说话。”
  这样的口气,丝毫没有转圜的余地,如果只是有所猜疑应该会让人来试探,显然简王妃发现了他们的目的。
  “我们是安义侯府徐家人。”
  又是一句话,赵管事仿佛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冰水,还有安义侯府的人。
  好半天也没有人应声。
  徐清欢看向简王妃:“王妃,看来我们要硬闯进去了。”
  简王妃惊愕:“会不会不太好。”
  “这样大门紧闭,一副防备的模样,里面的管事不肯前来与我们说话,”徐清欢道,“他们越是这样遮遮掩掩,越是让人觉得可疑。”
  徐清欢说完这话,仿佛是在劝慰简王妃:“王妃,现在不去,晚一些他们可能就会将证据销毁,再无从查证了。”
  简王妃下意识地点头。
  徐清欢吩咐雷叔:“雷叔,你们去吧!”
  雷叔应了一声带着人向庄子里而去。
  “王妃放心,”徐清欢道,“应该很快就能打开庄子大门,等找到些凭证我们再去看。”
  简王妃舒一口气,她还怕徐清欢就要跟进去:“对,这样好,免得他们恼羞成怒。”
  “住手,你们要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还没有王法了。”
  随着声音响起,徐清欢看向简王妃,简王妃顺着车厢的窗子向外张望,脸上带着几分好奇的神情。
  徐清欢道:“王妃不知道这处庄子?”
  简王妃看向周围:“这附近的庄院我虽然知道许多,这一处的主家是谁,我真得不知晓,否则倒能帮你打听打听。”
  “我之前怀疑王妃知晓。”
  听到徐清欢的话,简王妃有些惊愕,徐大小姐这话说的不太准确,为何会怀疑她……不过这并不重要。
  徐清欢接着道:“既然王妃不知道,我就应该将其中的内情说与王妃。”
  简王妃目光落在庄子门口,之间里面的人走来走去甚是慌张,从前她就听说安义侯府世子爷喜欢惹祸,现在看来徐大小姐也不差。
  这两兄妹这方面还真的很想,到了关键时刻都不手软。
  简王妃这两日本来觉得素得很,今天倒是来了兴致,边听徐清欢说话,边看眼前的情景。
  徐清欢道:“我哥哥在一个相熟的人家附近,见过这庄子里的人。”
  简王妃点点头,这就是起因了吧。
  “我们与那相熟的人家,这些年常常走动……”
  简王妃听到这里,不禁叹口气:“越是相熟的人,这样的事越不好开口,说多了不好,不提醒一下更不好。”说到这里,简王妃又觉得有些不对,不过养外室的不应该是宋成暄吗?徐大小姐这话从何而来,难不成她猜错了?
  思量间,一样东西被递进了马车。
  “大小姐,这是从庄子上找到的。”
  雷叔拿来的是一盒香粉,徐清欢接到手里,慢慢地打开盖子。
  这味道让简王妃觉得很熟悉。
  “我瞧瞧。”简王妃伸出手。
  徐清欢没有迟疑,直接将香粉递过去,简王妃闻了闻,又将香粉挑出来一些放在手背上化开,然后笃定地道:“这是宫中御赐的香粉,就算是皇室宗亲每年也不过分下来十盒,今年更少了些,王爷还跟我要了几盒要分给宗室里的女眷,那些没有了爵位的皇亲也挺可怜……也不知是谁的外室竟能用上这样的东西。”
  简王妃说着将粉盒盖上,怎么想也不该是宋成暄,宋成暄没有成亲,皇上不可能赏赐给他这些东西。
  徐大小姐说的又是谁?
  简王妃看向徐清欢,徐大小姐目光清亮,看不出什么端倪,徐大小姐说,相熟人家……这种事不好开口。
  难道。
  “是顺阳郡王爷?”简王妃道,“顺阳郡王爷平日里不住在京中啊。”
  而且顺阳郡王也是才跟徐家走动。
  那会是谁?
  简王妃再次抬头。
  “王妃,”徐清欢道,“您觉得王爷是个什么样的人?”
  简王妃的心弦一下子断了,耳边嗡名声不断,手上的香粉盒子也烫手似的,一股热血冲上头,她瞪大了眼睛。
  徐大小姐说的那个相熟的人家,是简王府。
  所以徐大小姐才会一早前来,带着她到庄子上,然后说出那些奇奇怪怪的话。
  不可能。
  简王妃看着那庄子,王爷怎么会这样……事情已经很明显,王爷在这里买了处庄院养外室。
  “王妃,那有可能并非是个女子。”
  徐清欢的话再次传来,简王妃却已经充耳不闻,抬脚立即起身下了马车。
  “王妃。”
  简王府的下人立即迎上来,见到简王妃的模样下人也惊在那里:“王妃,您要去哪里?”
  “进去,”简王妃盯着那庄子,“我看看他到底养了个什么人在这里。”
  下人想要上前阻拦,简王妃显然已经顾不得许多,她眼睛发红,直盯着面前的庄院,就要自己去看个清楚。
  徐清欢也走下车,看向张真人:“照顾好简王妃,不要出什么差错。”
  简王妃好像没有想到更深一层的意思,简王这样买了庄子,定然是有许多秘密不能让人知晓,与他人前闲散宗室的模样不符。
  简王妃却好像只觉得简王养了外室,难道简王妃这些年真的没有觉察到半点异样。
  ……
  “王爷。”
  简王爷刚刚在暖房侍弄完花草,正准备换衣服。
  “王妃跟着徐大小姐出去了。”
  简王听到这里手停顿下来:“去了哪里?”
  “好像,”管事吞咽一口,“奔城外的庄子去了。”
  “更衣,备马,”简王吩咐一声,“我要去庄子上看看。”
  管事愣在那里:“您过去了岂非……就等于承认那庄子与您有关?”
  简王目光微沉:“事到如今,我恐怕没得可选。”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