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末之龙》 最新章节: 第一千三百章零二章 花园(中)(06-04)      第一千三百章零一章 花园(上)(06-04)      第一千三百章 兔子(下)(06-04)     

终末之龙1296 终得自由(上)

  
  大陆中部广阔的平原上,秋草比往年更早枯萎殆尽,在自北而来的寒风中发出萧瑟的轻响。艾拉弥,数千年前曾屹立于此的那座伟大的精灵城市,没有在地面留下半分痕迹,然而深深的泥土之下,当年由矮人挖出的通道虽简陋却坚固,带着那个时代勇猛坚毅的战士们自然而然创造出的宏大气势,仍固执残留了大半。
  莉迪亚坐在一块半突出于地面的岩石上,听着不远处传来的歌声。
  她在格里瓦尔的星空下听过精灵的歌此刻唱歌的也的确是个精灵。可在这幽深的地底,一片黑暗之中,那并不曾被星光所祝福的歌,却分明更有盎然的生机。
  这实在是有点讽刺……尤其是,那唱歌的还是个死了不知多少年的鬼魂。
  她的嘴角不由自主地翘起来。当一个身影无声无息出现在她身后,她的肩背几不可见地微微一缩。
  “……一个孕妇可经不起这样的惊吓。”她回头时,挑起的眉梢微带嗔意,并不掩饰她的紧张。
  “这首歌很好听。”她自言自语地解释她为什么会在这里,知道安克兰多半不会给她任何回应,也并不在乎。
  他们这样待在一起,在任何人看来大概都很奇怪,她却其实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紧张。或许很多人都会猜测她的孩子也是他的,像那两个小家伙最初所以为的那样……虽然那其实也挺有趣,但是,好在不是。
  她自顾自地笑着,安然听完了那首歌,才起身离开。
  安克兰独自在黑暗中站了一会儿,在歌声再次响起时迈步向前。
  通道连接着一个规整的方形大厅。矮人们一丝不苟的性格在这个暂时的集结之地显露无疑,然而曾经充满隆隆的脚步声和低沉战吼的地方,此刻只有一个孤独的鬼魂唱着歌飘来飘去。
  当他出现时她倏忽而来,却又因为法术的束缚硬生生停在几步之外,再不能前行。
  “我的儿子……”
  她伸出双手,殷切地呼唤,并不因为他对她的禁锢而有任何怨恨。在她早已散乱不堪的意识里,唯有他的存在不可遗忘,不可取代。
  她为孕育他而生这已是她仅剩的,对自我的认知。融合在她残留的,热烈如夏花的本性之中,虽偏执却动人。
  然而她已经不记得在此之前那个活得骄傲而恣意的精灵,不记得她曾经的爱人,她遥远的梦想。如果这是她自己心甘情愿,他会觉得她有些愚蠢,却也多少会心怀感激……可她对他的珍爱,不过是被操纵的,虚假的情感。
  他不知道他们之中到底是谁更可悲。
  “很快……”他轻声开口,声音里有属于一个挣扎了数千年的灵魂的低沉,也有一丝属于诺威逐日者的温柔:“你很快……就能自由了。”
  彻彻底底的自由。
  当他踏出地底,走进那个能让他有片刻宁静的花园,等待他的不是心思深沉,却也知情识趣的女法师,而是个大大咧咧顶着一头怪异的灰发的年轻人。
  “请恕我打扰。”年轻人扬起纯属礼节,却依然明亮到刺眼的笑容,“但你既然还待在这里,大概也是不介意我打扰的意思……我带了酒!我们可以聊一聊吗?”
  精灵并没有交谈的兴趣。他几乎可以猜到埃德想要跟他“聊”什么。有些事不管重来多少次都会滑向注定的深渊,而他早已厌倦了他的角色。
  但当他抬起手,不知为什么,所示意的却不是拒绝。
  .
  精巧的花园在魔法的保护之下,却也没有阻止季节的变化。一株如火的红枫在花园的一角静静地燃烧,它的明艳与凛冽在碧蓝天空下灼灼逼人,在这静寂的园中显得格格不入。
  那点火红隐隐落在安克兰眼底,让他看起来似乎也有几分异样。埃德从来看不透这个精灵,他们之前寥寥数次的相对之时,他的神情甚至无法用“冷漠”来形容,而是空洞和虚无,即使偶尔露出一丝像是活人的情绪,会笑,会讽刺,也都像是画在水中线条,没有一点真实感……正如萨克西斯所说,他好像根本就不在这里,只是个没有意识的,被操纵的投影。
  可他眼中也曾有过色彩……当面对泰丝的时候。
  当埃德送上随手带来的礼物娜里亚酿的苹果酒,精灵甚至稍稍愣了一下。
  埃德还没自大到会以为此刻他眼中的一点波澜真是因为他的出现或他的礼物,更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有所动摇,却敏锐地意识到,这对他来说,或许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
  “……还记得那枚银币吗?”他反客为主地用寒冰凝成的酒杯为他们斟上琥珀色的新酒,忽然谈起遥远的往事。
  那是他第一次走进泰丝的小店时戴在脖子上的银币……来自伊斯的礼物。莉迪亚认出了它,于是伊斯终究想起了自己真实的身份。而那时一无所知的他,只是一味地高兴着因为它而结识了新的朋友。
  如果知道之后会发生的一切,他还会踏进那家小店吗?……
  当然会。
  “原来伊斯那里不止一枚银币。”他掏出一枚小小的银币放在桌面,向上的那一面锈蚀发黑的图案,隐隐是个酒杯。
  “这是个酒杯吗?”他问着,仿佛只是单纯的好奇,“我还以为只有矮人喜欢把啤酒杯刻在他们的盾牌上。”
  “你终于肯承认‘你的朋友’就是我了吗?”安克兰垂下双眼,看着荡漾在透明酒液中的蓝天与阳光,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他不是你。”埃德依然不假思索地否认,“或许那时你便已隐藏在他的意识之下……或许你的确是能主导一切的那一个,可诺威逐日者,‘我的朋友’,他就是他无论他到底是怎样诞生的,他已是一个独立存在的灵魂。应该承认这个的,是你。”
  “……我以为有求于人的人应该有所自觉。”安克兰轻敲着酒杯,语气里并无不悦。
  埃德眨了眨眼。
  “可我并没有想‘求’你什么啊。”他瞪大眼睛的时候看起来分外无辜,“我说了……我只是想来跟你聊聊天。”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