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末之龙》 最新章节: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随机应变的国王陛下(下)(08-08)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随机应变的国王陛下(中)(08-08)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随机应变的国王陛下(上)(08-08)     

终末之龙1243 如果你真的爱她(上)

  他敛声屏气地等着。他的冥顽不灵必然会招致反击,他准备好了被揍个鼻青脸肿好在这里不是三重塔,动静大一点娜里亚就会知道,他应该不会被揍得太惨……他不会还手,但他打定了主意要让伊斯看到他的决心。
  他不能总是轻易退缩。
  当然,他可以假装顺从,继续隐瞒……可伊斯如此敏锐,他很难瞒天过海。他更不想因此让他们之间产生任何裂痕。
  他不是斯科特。斯科特身不由己,有许多事根本无法开口,可他不是。如果让什么“秘密”或“误会”横亘在他们之间,让他们渐行渐远,他才是真的蠢。
  他等待着。可伊斯并没有动手,也没有出声。他紧闭着双唇,脸上绷紧的肌肉显出隐忍的怒气……和深深的无力。
  “我其实没打算一直瞒着你……”埃德飞快地看他一眼,在不安之中小声开口,说得又快又轻,“我只是想先试一试……如果真的可以……”
  如果他真的能做到,如果那真的有用,他才能有更能说服伊斯,说服其他人的理由。
  “……你是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伊斯的声音压得很低,像是压着怒火,又像是有别的什么,“如果你是想证明那力量有多么强大,我知道得比你更清楚。巨龙曾经捕获过一个神,你以为它们是怎么做到的?它们集中自己的天赋之力,像用不同的金属锤炼出一柄无坚不摧的长剑一般,融合出一种可怕的、接近本源的力量,纯粹如火中之火,又能在转瞬间化为滔天的洪水……它没有形态,所以可以转化成任何形态,它没有规则,所以能无视一切规则就像虚无之海的波涛。它的确无坚不摧,可它是一柄没有剑柄的剑,你要握着它,就只能握在利刃之上。或许在极短的时间里,你会觉得虽然要付出一些代价,但至少能控制它,也是值得的……直到你彻底的、完全无法抵抗地成为那柄剑的一部分,因为那力量的本质就是吞噬,它没有主人它根本不可能被完全掌控!所以在那之后没有巨龙再愿意用这种方法……这根本得不偿失。”
  他说了那么多,可当他看见埃德抬起的双眼,他知道他一点也没能说服他如果有必要,如果能达成目的,埃德完全不在乎成为那柄剑的一部分。
  可他在乎。
  怒火早已平息,沉重的无力感压得他胸口发闷,难以呼吸。他很清楚他迟早会彻底失去斯科特……他大概十年前就已经失去了他。他不想连埃德也失去……他能失去的真的不多,每一点都只想小心翼翼护在掌心,却总是护不住。
  他其实可以把后果说得更严重一些。他可以警告埃德,他的尝试会破坏这个世界的平衡,加速它的毁灭……可他知道不是。那最纯粹而难以掌控的力量事实上也是最平衡的力量,它能吞噬一切也能包容一切,无视任何意志而自成循环……而埃德很可能已经察觉了这一点。
  他已经骗不过他。可那真的不是一个人类该碰触的那是连神明都会畏惧的力量。
  他都不知道埃德是怎么做到的。他显然已经找到了融合各种力量的方法,只是还没能将其淬炼得更为纯粹……他无法想象如果解决了这个问题,埃德会变成什么或者会因为无法承受而灰飞烟灭,连灵魂都不复存在,或者会因为太过强大而被这个世界所排斥,只能孤独地流浪于虚无之海,直至化为其中的一部分。
  ……哪一种他都不能接受。
  可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们认识了这么久,就像埃德看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能一眼看出埃德什么时候是可以被说服的,什么时候绝不会放弃。
  在“固执”这一点上,这家伙跟斯科特真不愧是血脉相连。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伊斯盯着那一线光芒里飘舞的尘埃,忽然间疲惫又茫然。他本该是最强大的……可他到底做了些什么,又还能做什么?
  或许是因为他突然沉默下来,太久没有开口,又或许是因为他流露出的颓唐太过明显,埃德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眼巴巴地看着他,露出一点讨好的笑容。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他说,“放心啦……如果没有一点把握,我不会乱来的……真的!”
  他靠在桌边,而埃德蹲在地上,这样低头看过去,就像看着一只忐忑地摇着尾巴的小狗。
  就因为这样,所以他才格外地没法儿放心!
  这会儿埃德倒像是忘了在三重塔中被龙血溅了一脸时的失控。他这样不顾一切的冒险,有多少是因为那些不该存在的记忆?他该把他彻底拉出来,还是该相信他自己的选择?
  伊斯用右手捂住脸,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现在真心后悔在虹弯岛时引导埃德去感受这个世界的力量……他了解得越多,胆子就越大,也再不会像从前那样,被他轻易糊弄。
  他甚至后悔一气之下跟埃德打了这一架。就算他赢了,他能改变什么?更别说他还输了……如果连他的血都不能让埃德改变主意,还有什么能?
  “……并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他说,“任何一种力量,在你能完全掌控时都足够强大,就像斯科特……就像冰龙能将冰霜之力使用到极致。你没有必要非得另外走出一条更危险的路来。”
  “但那可能是最快的路,不是吗?”埃德小声说,“再说,我也并没有排斥‘别的办法’啊……”
  “你只能选一种。”伊斯打断了他,恼怒地意识到他已经不自觉地在让步,“因为任何一种方法想要成功,都需要你集中所有的精神除非你还有几千上万年的时间可以慢慢研究。”
  “那我……”埃德小心又大胆地探出他的触角,“选比较快的那种?……如果你愿意帮我,也许也没那么危险呢。你看,娜娜随便吐个泡泡就是‘最纯粹的力量’了不是吗?所以那也不是完全不能掌控的嘛……”
  “……那是它的天赋!它是条龙!”
  “而人的天赋不就是‘自由’吗?”埃德抬头看着他,眼睛亮亮的,充满希冀和恳求,“没有界限,没有终点生命有限,却能追求无限的可能……我想试试看,伊斯……你会帮我的吧?”
  伊斯没好气地瞪着他,他从未听过有谁这样来解释“自由”,却又莫名地觉得好像也没错。
  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容易被说服?
  “……但是,首先,”他说,“你得告诉娜里亚……如果你真的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