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魔传》 最新章节: 一四九五、上古法阵(04-17)      一四九四、打手(04-17)      一四九三、出口(04-17)     

道魔传1495 、上古法阵

  他停了一停,韩一鸣道:“师兄,可你想过没有,若是我不回去了,尘溪山又没有了刘晨星师兄,他们不依你所想来灵山,若遇上难事,何人来挑起大梁?何人来担当这个掌门?”
  元慧所言固然没错,可韩一鸣细心想了一回,居然想不起他门派内还有何人比刘晨星更能肩担掌门重任。心道:“是我孤陋寡闻了么?我怎的没听过尘溪山还有出色的师兄弟?”
  元慧淡淡地道:“师弟,你当我的师兄弟们都不明白这个事理么?他们都知晓。若他们都不知晓这个理,当年就会如灵山一般一分为二了。一些师兄弟们拥戴我,另一些则拥戴刘师兄。当年他们没分成两派,现今更不会了。没有了刘师兄他们群龙无首,自然要找地方存身,师弟去让他们到灵山来存身就简单得多了。何况灵山的沈师弟颇有才华,他会有法子让尘溪山弟子都来灵山的。”
  不知为何,韩一鸣一面觉得元慧所说有理,另一面却觉他说的不尽不实。但他却无法反驳,看着元慧心道:“这可怎么好?”
  元慧却不理会他所想,只道:“师弟,你可有法子将我的灵力拿了去?”
  韩一鸣摇头,元慧道:“这可怎么好?”
  他低头想了片刻道:“师弟,那我来吧,我记得有个法术能将我的灵力都引出来,都交给你。”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道:“再有一个时辰,天便该亮了。师弟,那我就施法了。我尘溪山的师兄弟也就都交给你了。”
  韩一鸣奇道:“师兄,你还会这类法术么?此间不是不能用法术么?”
  元慧笑道:“这法术乃是一个上古奇术,不是寻常法术,咱们且试一试,事到如今,我们已近走投无路了,不能都寂灭于此,得想法子解困。师弟若能活着回去,也会对我的门人有所关照。因此我定要试一试。只是这法术我只学了一半,只能将我自己的灵力引出来,将别人的灵力收为己用的那一半我还没学会。但能将我的灵力引出来便足矣。当日也是一时兴起学的,却没想到真有用上的一天。”
  他对着脚下的礁石看了片刻,道:“师弟,你后退到后面那块石上去,我在这里画个法阵。”
  韩一鸣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还有个法阵,他道:“师兄,这个法术我不会,你只学会了一半,能用么?不会出差错么?”
  元慧笑道:“哪里管得了那许多。”他叹了口气道:“师弟,我也是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这身灵力反正都要交出去了,交与谁也不如交与你。”
  他取了腾蛟宝剑来,将手指往剑刃上抹过去,弯腰在礁石上一连书写了几个符字,画起法阵来。
  元慧手下甚快,不多时已将一方的字符都写画完毕,换了个方位再次将手指在剑刃上抹过,又开始画字符。
  他的字符甚是奇异,有的有字形,有的只是弯曲笔划,不多时他又画好了一处。两处的字符全无相似之处,但韩一鸣看着心中却甚觉古怪。
  看了元慧,韩一鸣才觉自己这掌门着实孤陋,到如今还不会符咒,看来将来自己也该学一学。即便不用,也当有所知晓。
  不多时元慧画完那方,转到韩一鸣身边来,对他笑道:“师弟,你让我一让。”
  韩一鸣本已站在了礁石边,看了一看,身后还有一块礁石是他们的来时路,便向那边走去。
  元慧边画法阵边道:“师弟不用走到那边去,你可以站到我先前画好处去,我这里画完了也要画到那块礁石去。你站那边到时还得换地方。”
  韩一鸣便依他所言走到一边,不过一会儿,元慧已将这方的符咒画完,走到后面的礁石去画符。
  他边画边道:“师弟,你可要善待我的同门师兄弟呀。他们就全靠你了。”
  韩一鸣叹道:“不须师兄交待,我也会对尘溪山的师兄们多加关照的。”
  元慧叹道:“我果然没有托错人。”他向着四周看了一看,对韩一鸣道:“师弟,我现下再画个符,我画好后,你就站到这个符的当中来。”
  韩一鸣看了看四周的符咒,道:“还未画完么?”
  元慧在礁石当中起手边画符边道:“这是极繁复的法阵,十分精细,我这才画完了第一层。等画完了第二层,你就要站到其中来。之后我再画完第三层,这个法术或者才能施用。”
  韩一鸣已看到他额头渗出密密汗珠,道:“师兄,你曾用过这法术么?”
  元慧道:“这法术我试过一回,能将我的灵力引出来,只不过那时我只是试了试,没把所有的灵力都引出来。这回我并无十足的把握,能引出多少灵力来只能作法后才知。”
  韩一鸣想了一想道:“师兄,你的灵力于我无用。这样好不好,你若真要将灵力引出来,过后我将这灵力交到贵派的师兄手中。想来师兄的灵力,贵派的师兄能用得上。”
  元慧头也不抬地道:“师弟,我哪里还管了这许多,你用也好,他们用也罢都不是我要担心的了。只不过交与他们,唉!”
  他不再言语,不一会儿已将那个法阵画好。他直起身来道:“来,师弟,你站到这法阵当中来。”
  那法阵两尺见方,四周书写了符咒,法阵中心也有符咒。血迹未干,韩一鸣看着甚觉得不安。
  元慧道:“师弟,来,我时刻不多了,你站到当中去。”
  韩一鸣犹豫片刻,走到那法阵当中。
  元慧又开始在旁边书写符字,他手下的符字神奇之极,韩一鸣一字也看不懂,但总觉其奇异,便认真看着。
  元慧不停手地写下去,一个个字符将这礁石的空白处都填满了。
  他写到后来,他每个字符写完,字符便褪去血色,闪烁起晶莹的光泽来。有的小小法阵轻轻自转起来。
  韩一鸣不禁心道:“上古的法术果然很灵,元慧在符咒上很有建树了,并不是他说的只知皮毛。”
  不多时,元慧收手起身来,对着四方的符咒一一细看。韩一鸣虽不通此道,也知这法术极其精细,不容丝毫差池。想到元慧也没用过这法术,心中不禁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