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华》 最新章节: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闲话(01-23)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道理(01-23)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求(01-23)     

绣华1030 安

  绣华正文卷第一千零三十章安都城夏天里一场雨过后,树上的叶子舒卷了一些,地上闷热只往人的脚底走。
  顾家长园已经打扫干净,主子们住的厢房,都清亮清透可以直接贴脸过去。
  大顾娘子和小顾娘子围着院子前前后后又转了几圈,从前的小树,如今总算有了树荫,不大,可还是能稍稍遮一遮阳光。
  大顾娘子和小顾娘子自从知道主子要回来的好消息,那是数着日子过。
  只是家里各房主子们脸上神情都太淡定,她们两个当奴婢的也不能表现得太过张扬,只能对着彼此乐一乐。
  两个小主子回都城的时候,大顾娘子和小顾娘子就盼了一回,只是她们心里面明白,两个小主子年纪太小了,他们怎么也不会单独住宿在长园。
  果然两个小主子不曾住回长园,他们直接给舅家接回去住,只在假期里会回顾家。
  大顾娘子和小顾娘子满腔的忠心,最后都成了遥望,她们遥望着顾定扬兄弟经过长园,遥望他们脚步带走一片风。
  主子们不在的曰子,大顾娘子和小顾娘子把清闲时光用在打点院子,果然有付出便有得到,家中园丁都赞她们没有白费光阴。
  大顾娘子和小顾娘子的期盼,总不如顾五夫人来得深,她这两三年挂心在外面的两个儿子,都老了好几岁。
  前线大捷后,顾家收到顾家兄弟们送来的平安信,家里男人们安心下来,女人们却不敢放心。
  顾家男人们一向觉得保得住命,那都是平平安安,至于伤不伤,那都是小事情。
  顾佑则因公回都城的时,顾五夫人望见瘦了黑了,而且身上气息内敛的顾佑则,她欢喜过后,她暗地里又感叹了一回。
  顾佑则上了立功行赏的名单,而且位置在第一张里面,顾五老爷知情后就悄悄知会了顾五夫人。
  他一再提点顾五夫人,顾佑则回来后,她一定要稳住,在孩子面前表现出长辈姿态。
  顾五夫人应承下来,她看到顾佑则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上手轻拍拍问:“老大,你都好吧。”
  顾佑则笑着说:“母亲,我都好,你放心。”
  顾五夫人轻点头后,她略略有些担心问:“则儿,你见过屹儿没有?他好不好?”
  顾佑则笑着跟顾五夫人说:“母亲,我和小弟见过面,他也都好。”
  顾五夫人轻舒一口气,有家国大义在前面,顾家荣光里面都容不下退缩的人。
  顾五夫人跟顾佑则提了提顾定扬兄弟的事,顾五夫人赞扬说:“程家当他们兄弟是嫡亲子孙教导,那些规矩行事,我瞧着都眼热三分。”
  顾五夫人的心里面是不满足匆匆这么见一面,只是顾五老爷私下里提点过,顾佑则有可能会调整回都城。
  顾五夫人因此盼望着,直到年后,顾五老爷与她再说,上面重新安排接手阳州城的驻守将军,顾佑则回都城接手城外驻守将军官职。
  顾五老爷叮嘱顾五夫人,这是最初的消息,事情末完全定下来之前,绝对不能对外露了痕迹。
  顾五夫人只能忍住不说,她在顾四夫人面前也不说,她只是担心起顾佑屹的事情。
  顾佑屹按理来说,他应该返回都城了,然后他暂时还在边城,静候接手人的安排。
  顾五夫人跟顾四夫人很有诚意表示,她现在只盼着孩子们平安,他们在哪里都行。
  顾四夫人瞧着顾五夫人的神色轻点头,这几年里顾五夫人明显有长进,出门在外,她听到不顺耳的话,也不再跟从前一样直愣愣的怼过去。
  她懂得笑意盈盈的看着别人,然后若有所思说:“瞧着你长得美,只是你不太会说话,有些对不住你这张脸。”
  顾四夫人对顾五夫人的表现非常的满意,至少顾五夫人懂得稍稍转弯说话了。
  顾四夫人满脸欣慰神情跟顾五夫人说:“弟妹如今说话中听了,又表达了不悦的感觉。”
  顾五夫人轻摇头说:“嫂嫂,我现在明白过来了,我那样直白的教人做人,对别人有利,我自个反而落了下风,别人都以为我是得理不饶人的人。”
  顾四夫人觉得顾五夫人从前行事的确有些得理不饶人,偏偏每一次顾五夫人自认是正理的化身,她是拦不住劝不了顾五夫人的行事,只能等着事发收尾了事。
  顾四夫人微微笑了,顾五夫人瞧着她问:“嫂嫂,我每一次和人说话,我是不是出自好心?”
  顾四夫人轻点头,顾五夫人为人直爽,还真不曾有过什么坏心。
  顾五夫人再问:“嫂嫂,我教导过的人,她们以后是不是行事谨言许多了?”
  顾四夫人无话可说,那些人是怕了顾五夫人,避无可避之时,自然面对顾五夫人不说话。
  顾五夫人瞧着顾四夫人再点头后,她很有感触说:“可惜我自当了好人,事后一个个都不说我好。”
  顾五夫人跟顾四夫人表示,自从儿子们都娶妻后,她跟亲家们在相处时,她感受很多。
  她说,程家夫人们笑语盈盈说话,总让人不知不觉中认为她们说的好有道理。
  哪怕卓氏少言寡语,可她每一次的话都掷地有声让人无法拒绝,可比成家夫人们懂说话许多。
  顾家的人,如今因为成氏的表现,对成家人的印象也不如从前了。
  成氏自顾佑凯回来后,顾佑则一家人不在都城,顾佑屹也跟着不在都城后,她在韩氏面前端足了嫂嫂的架子。
  幸好韩氏不与成氏计较什么,她进进退退同从前没有两样,她面上一直敬着成氏这位嫂嫂。
  顾五夫人不曾瞧出来的事,给顾四夫人偶然瞧了出来,她只觉得成氏为人行事太过小家子气。
  程可佳在家里的时候,尚可压一压她,她表现得差强人意,至少面上会装一装。
  程可佳不在家里后,韩氏性情太好了一些,成氏便端不住露足了痕迹。
  顾四夫人自然不方便教导侄子媳妇,而顾五夫人只怕都还没有瞧出来成氏的变化,顾四夫人也不想影响了她们婆媳感情。
  顾四夫人只能私下提点顾佑凯说:“她们妯娌处不好,你们兄弟感情以后多少也会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