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路繁花》 最新章节: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08-04)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08-04)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08-04)     

医路繁花1109

  舒沄知道,宁道长肯定是知道些关于她的事情的,更甚至来说,宁道长兴许还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这个世界,又能怎么回去的!所以,抱住宁道长的大腿,那是很有必要的。
  于是,搬去宁道长的院子住的事情,就这样让舒沄轻轻松松地答应了。
  温邺衍对此倒是一点意见都没有,只是微微有些皱眉地朝着舒沄与宁道长看了眼,随后便一起上了马车,返回到了温侯府。
  很意外的,舒沄他们刚进了温侯府,温侯府内却是已经站满了人。
  “宁道长,您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也不让人通知一声,我们这好歹也能去城外接您啊!”温侯爷一脸的笑容,赶紧迎上前来,对着宁道长说道:“这玉尔也是一声不吭地就跑了,要不是我让人跟着去瞧瞧,还不知道他这是去接您的呢!”
  “温侯爷客气了!”宁道长却是依旧一脸的笑意,朝着温侯爷说道:“这皇都里想见我的人太多了,这要是闹出什么大动静来,回头不是给陛下找事情做吗?还是就这样静悄悄的更好一点!”
  “还是宁道长想的周到啊!”温侯爷听到这话,自然是立刻点头,对着宁道长说了一句便示意他一去往正厅的方向去,却是没有想到宁道长摆了摆手,却是表示不用了。
  “我到玉尔的院子里去一趟,然后就得回国师府去了!温侯爷不用管我!”
  “宁道长,这来都来了,好歹在府里用了晚膳再走啊!”温侯爷一听这话,顿时忍不住对着宁道长劝道:“您这都多久没有来过我们侯府了?这好不容易来一趟也不坐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哪里惹了宁道长您不高兴了呢?回头珀管事也会觉得我们侯府做的不好的!”
  “不会的!”宁道长却是笑笑,一脸不在意地说道:“珀管事就在外面等着的,温侯爷要是怕他误会,直接去与他说说就行了!”
  “宁道长!”温侯爷一听这话,倒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是真不愿意在他们侯府里多留一会儿啊!他们侯府难不成真的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惹了宁道长生气了?
  眼看着宁道长跟着温邺衍离开,温侯爷夫人也是忍不住有些着急了起来:“侯爷,咱们府里没做错什么事情吧?前两年宁道长到我们府里来的时候,怎么着也是喝了茶才走的!今年却是进门只说几句就要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要不然,您去外面问问珀管事吧!这要是咱们府里真有什么地方做错了的,也好趁着宁道长还在府里的机会,赶紧和他道个歉啊!”
  温侯爷自然也是有些担心,一听这话立刻便点了点头,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后,赶紧便跨出了门去,找到了正在马车里坐着的珀管事,小心翼翼地问起了消息来。
  只是,珀管事哪里知道宁道长不愿意在温侯府里多待啊!他只知道,宁道长是来带走舒沄那只猴子的,猴子带上了,自然是要回国师府的啊,不然,还要在这温侯府里住下不成?
  那他这个珀管事,还不得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什么呢?
  “温侯爷,这宁道长要留在哪里,这还要照顾你的情绪不成?”珀管事皱着眉头,一脸不悦地看向温侯爷,对着他不高兴地说道:“宁道长不愿意留下喝茶,那就不愿意呗。你这要是有什么想法,回头到国师府里来就行了啊!你们家玉尔不也要去国师府住下了吗?”
  “玉尔要去国师府住下?他刚刚也没有说过啊!”温侯爷一听这话,顿时一脸的惊讶之色,赶紧对着珀管事问道:“珀管事,这玉尔以前都是住在我们府里,有事情的时候才去国师府的啊!这怎么宁道长刚回来,就要让玉尔去国师府住啊!?这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宁道长与玉尔的事情,温侯爷你来问我怕是不合适吧?”珀管事却是挑眉,一脸不高兴地对着温侯爷说道:“我只负责照顾好宁道长,满足他的一切需求!至于其他的事情,我可是一点都不管,也不关心的!这宁道长和玉尔到底要做什么,那都不是我需要知道的事情!温侯爷要想问,就直接去问玉尔好了!他怎么着都是你儿子不是?”
  温侯爷被这番话给怼了一通,倒是只能尴尬地对着珀管事笑了笑,老实闭嘴了!
  没办法,就珀管事的这身份,也不是他能怼回去的不是?有什么委屈,还不是得自己吞了啊!
  温邺衍他们倒是没有在温侯府里耽搁多长时间,很快便由宁道长抱着那只装睡的猴子出现了,至于舒沄则是跟在了最后面,看着几个丫头扶着点褚跟在身旁,一行人穿过了温侯府众人的队伍,直接出了大门。
  “宁道长!”温侯爷瞧见宁道长的身影,正想说什么,却是看着宁道长朝着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只是笑了笑后便抱着猴子上了马车去,倒是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没有办法,温侯爷只能赶紧又转向了温邺衍,拉住他往一旁走了几步,低声问道:“玉尔,你这要去国师府住下?这是为什么啊?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没有什么大事,父亲不用担心!”温邺衍却是一脸的面无表情,对着温侯爷说道:“只是师傅担心我而已!更何况,师傅回来了,我去国师府住一住,听听师傅的教诲那也是应该的!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的!”
  “不对啊玉尔!”温侯爷却是摇头,一脸不甘心地说道:“前两年宁道长到了我们侯府,怎么着也是留下来喝了茶才走的,今年却是只说了几句话便要离开,一点也没有要多留的意思。这是不是我们府里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惹了宁道长不高兴了啊?你这知道吗?要是知道的话,赶紧告诉我,我们这也好想想办法,看看能挽回一下不啊!”
  “父亲你多虑了!”温邺衍却是摇头,肯定无比地说道:“我们府里能做错什么啊!师傅才刚回皇都,还有不少的事情需要处理呢,自然是没有时间在我们府里多留的!这一次回来,也是拿走一点东西而已!下一次府里要是准备好了,我再请师傅回来坐坐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