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遗祸》 最新章节: 1892 大儒教化(08-08)      1891 秘闻、历史(08-08)      1890 阵灵的交易(08-08)     

仙途遗祸1892 大儒教化

  说起来,浮梦大陆崩解的时候,阵灵并没有强行让散落在外面的神魂、意识、情绪之类的回归主神魂。看.毛.线.中.文.网
  而是在那之前,就因为异变、裂缝之类的,制造灾变。
  并非主神魂的“民众”,其赋存状态是很薄弱的。很容易因为过于激烈的情绪直接崩溃。
  如果真的能控制住自身,在灾变之中活下来,阵灵并不会强行解除他们的“身体”。
  ——阵灵依靠孙仲平的眼睛,自身的主要精力放在了“扮演林诚欢”这件事上,能做出的操作也有限。
  但除了这两位大儒控制的地方之外,其他的城区并没有这样的“强人”。哪怕他们遇见的灾变,并不如这里。
  要知道,城区的排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教化难易程度排序”呢。
  可见任何事情,专业人手出手就是不一样。
  只不过……
  水馨又感受了下,确认道,“这里好像并不能产生紫气。”
  她的那个“伪领域”对裂缝和灾兽还是有反应的,但是对那些战场的修士们,反而没什么反应。她可以展开这个“伪领域”,但能得到的加成却会很少。
  “足够了。”阵灵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被扔到下城区的恶念与神魂,不要产生反向效果、不要被转化、不要被利用。就是最高要求了。得说现在这个局面,比她“计算”的结果要好很多(做布置的时候灵智还差一点儿)。
  阵灵眼睛直了一会儿。
  然后就对水馨道,“能不能结束?”
  “啊?”水馨已经停下来,靠着小白道,“两位大儒似乎在练兵。”
  “杀太多,可能引发妖魔的全面反应,现在,应付不过来。”阵灵说。
  妖魔的后手,那可是覆灭过一个海疆大城的。
  而大儒们的实力和他们的实力不一样,是真的不能放开,放开了可能搞坏秘境。因为秘境的状况不大好。
  不考虑大儒的实力的话,剩下的实力比得上当年的仙海城么?
  水馨悟了,现在这种粗暴的练兵方式不可取!
  但是等下……
  “要是灾兽不停出来,也不是我们想停就停的……”
  “不是。”这次回答水馨的是苏羽卿,“现在那道‘裂缝’,好像是用儒门的力量撑住的。”
  “……”好吧,儒门的骚操作也不少。
  也是,都是血与火中杀出来的大儒,说是庇护教化什么的,怎么可能只有怀柔的手段?
  “嗷嗷!”小白听到这里,扭过了大脑袋,冲着水馨喊了两声,眼睛亮晶晶的。
  好吧,水馨一开始研究那个伪领域的时候,是从小白的身上获取信息的。可以说最开始使用出那个伪领域,小白居功至伟。结果真正完善的时候,小白被她留在二城区照顾那些猫猫狗狗的妖兽……
  虽然现在领域能借力的地方不多,水馨依然准备让小白感受下。
  水馨直接飞上前,在苏倾和张知秋设置的那不知道该说是“防护屏障”还是“督战屏障”的禁制外面,就直接展开了凤栖木的伪领域。看.毛.线.中.文.网
  不出水馨的预料,那不算很走心的屏障,直接在伪领域的力量下消融了。又或者不如说,力量成为了伪领域中的一部分。
  苏倾和张知秋自然是立刻就有所察觉,目光纷纷望了过来。
  于此同时,苏羽卿的萧声也同时响起,雷霆比小白的爪子先一步,落到了刚从裂缝里掉下来的灾兽身上。
  本来苏羽卿以为这又是一次历练,但看看这里的情况,苏羽卿决定不在大儒的“教化成果”上画蛇添足。
  两个货真价实还受到加成的金丹级战力一加入,本来僵持的战局简直是立刻就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苏倾皱了皱眉。
  但水馨没有出手,就是负责解说的,当下就将传音送到了两位真君的耳边,“封印之下有妖魔的‘血海’,如果杀太多妖兽,可能引发血海异变。现在封印有缺,只怕难以承受冲击。”
  还有这回事?
  苏倾看看水馨的凤栖木,以及凤栖木树干上镶嵌着的那颗“种子”。
  干脆问,“拿来的消息?”
  “封印大阵的阵灵。”
  苏倾嘴角微抽的瞪了不远处的张知秋一眼,倒是叫张知秋很是莫名其妙。
  张知秋倒是没有苏倾那么信任水馨的。不过两金丹级战斗力都已经出手了,他也不可能将他们打回去。
  而且……
  凤栖木那个“伪领域”已经笼罩过来,张知秋很快就发现了自己和被他们驱使着战斗的那批修士之间的差别。
  “那些家伙的意志和实力都有点被压制了。紫气有这个效果?”
  苏倾就看得更清楚一些,她的眉梢猛然跳动了两下,有心想问,但什么都没说。
  倒是那些身在战场之中的修士们,因为忽然得到了两个强力援军,一时间压力骤减,满身的疲惫涌上来,居然没人发现自己被压制的感觉。
  反而是在他们的身后,很小的那座城市里面的“居民”,在凤栖木的伪领域笼罩过来的时候,纷纷簌簌发抖,感到了泰山压顶的莫大压力。
  甚至还有身体直接崩解的。
  “林诚欢”跟在后面,往下方看了一眼,看到那些身体直接崩解的,叹了口气。
  但她同样没说什么。
  到了这个地步,还能在紫气之下直接崩解,是彻底没救了。只能成为那个叫慕濯的家伙,力量的一部分。
  特殊空间内,孙仲平默默的望着天空。
  自从旁观了林水馨带着一群剑修音修怼掉了“树女”之后,大屏幕就又关闭了。由于那一次的大屏幕其实是维持了很长时间,孙仲平在那段时间没怎么观察周围的情况。
  等到大屏幕关闭,他重新举目四顾的时候,甚至不知道那正在进行的变化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显然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
  悬挂在头顶的几十万茧子,本来是绿色和白色的茧子,有些茧子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他凭着金丹的眼力大致数了一下,那些枯萎的茧子,至少也占了十分之一。
  还好的是,这十分之一的茧子里,有些枯萎了一部分以后就停下了。但还是有两三万的茧子,枯萎速度不同的持续枯萎着,原本饱满的茧壳,变得黑而干枯。
  “林诚欢”叹气,而张知秋两人驻守的小城之中,一大批人的躯体直接崩解的时候,孙仲平看见,又有数千的茧子开始枯萎!更是有数千的茧子,本来慢慢枯萎的,这会儿直接一下子就整体变得黑枯、干瘪!
  反而是之前已经消失的,旋涡般的黑雾,这会儿又已经蓄积了不少。
  孙仲平就算是傻子,也已经看出双方的关系了。
  “不能满足这个封印的真正需要,就会成为慕濯那边的‘养料’吗?难怪那位真君,身体都不在手中,却敢于这么做。”
  孙仲平有些郑重的说道,也有些担心。
  哪怕慕濯那边抽取的是“黑雾”,并没有直接和茧子联系上,如之前那位真君一样,通过关联找到这个地方,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严东流要是找过来,他根本不可能挡得住!
  “……所以,这就是阵灵?”苏倾看着站在水馨身边,此时显得十分乖巧的“林诚欢”。
  “我们也没带其他可以扮演好的人了呀。”水馨肯定的点头道。
  事实上,将散落的人全部聚集起来,连孙仲平的下落都已经知道了以后,几个知道她马甲的人,看“林诚欢”的眼神都是很微妙的。
  水馨只是没来得及一个个的和他们沟通。
  他们当然也不会问。
  但是根据和阵灵沟通的结果,只要能彻底铲除“妖魔后手”,这个秘境的价值,就比原本以为的还要高得多。
  安置个上百万的民众还是没问题的。
  那么,现在如何和阵灵“交易”,日后如何和阵灵沟通,就是大问题了。所以水馨才改变了注意。
  本来打算去找沈真君的,结果赶了远路,直接来找苏倾。
  哪怕现在紫霞门已经占了先手。
  ——大阵本身是紫霞门的布置,彩云城的民众已经渐渐接受了秋霁这个“王”。
  “不灭意识成灵。”苏倾揉了揉额头,“不得不说,你这碰上稀奇事的概率,快要比得上师父了。”
  水馨自己却不觉得惊奇,甚至她觉得,她遇上稀奇事的概率,应该超过圣儒才对。
  因为从接连发生的事情看来,浮月界的状态,比道儒大战时期的时候,要严峻得多。
  苏倾认真想了想,“接下来的事情,肯定需要张师兄和姓沈的参与。但我觉得‘林诚欢’这个身份是很有意义的。所以请问,你能不能分心两用,同时另外操控一个身体?”
  “在一起的话,当然可以。”阵灵说。
  然后,一个玉质一般的绿色小人就从空间里跳了出来,坐在了“林诚欢”的肩膀上。
  手掌长的绿色小人开口道,“我的本质可是阵法。”
  “所以多线程计算是本能么?”水馨惊讶道,“但你还需要孙仲平。”
  “在一起。”
  “林诚欢”和绿色小人一起开口说道。
  成吧。
  苏倾要求不高,带着水馨和“林诚欢”几个又飞回城区去了。然后她显然是用了儒门传音之类的法子。
  张知秋就大致了解了情况,直接问绿色小人,“除了修士,这里的平民,还有是‘主神魂’的么?”
  绿色小人摇摇头。
  凡人之中,会被分到“不堪教化”这一类的其实很少。因为他们的经历往往平凡,少有大奸大恶。
  其中最糟糕的那一批,甚至就没有“形成茧子”,而是直接在阵法的判定下,成了黑雾的一部分。虽然那黑雾,也有主动进去的……
  “那么,现在他们出事以后,这等于是‘碎片’的部分,会是什么结果?”
  “没有在伪领域下崩解的,都会返回主神魂所在。”
  至于主神魂在哪……
  在“浮梦大陆”崩解的时候,所有“主神魂”就全都被送到秋霁那边去了。秋霁那边的人口,已经超过了他带出王城区的部分。
  “那就杀了吧。”张知秋淡定的道,“带着那些修士走。”
  水馨:记得这位的已经是“守护”类的来着?
  明明在领域中感受到了这位的加成啊?
  “不用。”绿色小人说。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城区内剩余的上万“平民”,也纷纷化作了光点消散。
  近千的修士们当然都注意到了这一幕,但他们无动于衷。
  “所以,您们到底是怎么教化的啊?”水馨实在是忍不住好奇了。
  但苏倾和张知秋都是雷厉风行之人。
  会守在这里进行“教化”,除了因为严东流的缘故之外,剩下的也是为了做实验。这时候自然不肯留在这里多说。
  带上了一群已经有些“军队”迹象的修士一路往紫霞山门飞,还是陈悦心落在后面,解开了水馨的好奇心。
  “张大儒的意思是,既然这座封印需要的‘紫气’,又可以肯定‘紫气’源自正面的情绪,那么,那位真君就肯定会从‘负面’的方面下手。”已经有“张知秋助理”的陈悦心说起张知秋的时候,尊敬是显而易见的。
  比当初知道水馨“天眷者”身份时,知道自身承接的使命时,态度好多了。
  “确实,组织也做不了什么正面的事。”
  “但直接对下城区的神魂下手是毫无意义的,如果能直接找到阵法中枢,找到他自己的身体,他也早就去做了。不会浪费时间。但找到关键节点,设法激发下城区更多的‘恶’,甚至断掉下城区的‘碎片’和主神魂之间的关联,都有可能。”
  “把‘恶’壮大到一定程度,成为执念之类的,那确实是有可能断掉和主神魂的关联。”水馨也明白了严东流的思路。
  他当然也找不到“碎片死亡,回归主魂”的路径,而且直接破坏路径的话,以他的作为,绝对会被下天罚。
  但壮大碎片神魂就不一样了。
  这和慕真君“放逐”沈氏一脉是一个思路。
  “是的,所以张大儒就请苏大儒杀鸡儆猴。将下城区尚可教化的人统一起来……当然过程中还杀掉很多。”
  看她过来的时候,下城区的人口就知道了。
  王城区那边变故的影响下,应该是下城区这边的恶念容易壮大。而两位大儒,就是不能让恶念壮大。宁可杀掉——反正又不是真的杀死。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