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极品》 最新章节: 第1973章 我是一只阿飘(二十一)(08-04)      第1972章 我是一只阿飘(二十)(08-04)      第1971章 我是一只阿飘(十九)(08-04)     

攻略极品1967 我是一只阿飘(十五)

  阿娘!!
  这一声呼喊,仿佛一道惊雷,只把大长公主震得神魂战栗。
  她惊疑不定的看着床榻上的瘦弱少女,目光最后落在那颗红痣上。
  她、她没有听错吧,眼前这个孩子在叫她阿娘?
  且那声音,跟她可怜的霓儿是如此的想象。
  这不是大长公主在臆想,而是真实存在。因为就连跟在她身侧的康嬷嬷,也禁不住露出惊愕的表情。
  “郡主?!”
  这个齐王府的大姑娘,难道真跟她家郡主有些瓜葛。
  大长公主到底心性坚韧,她经过短暂的失态后,很快又恢复了冷静。
  她用力掐着掌心,再一次看了看那点红痣,然后才扭头对康嬷嬷吩咐道:“你再去查查,看看这个孩子到底有什么蹊跷!”
  “是!殿下。”其实不用大长公主格外吩咐,康嬷嬷自己也想弄个明白。
  事情太巧了,巧的让人心惊。
  可大长公主和康嬷嬷主仆两个,又忍不住寄希望于这种“巧合”。
  兴许真的是老天可怜,不忍心见大长公主为了亡女的事而悲痛欲绝,所以就赐给了一个阿初!
  康嬷嬷的效率很高,当然,也有可能是自觉不好的齐王妃极力“抹黑”阿初,当天傍晚,康嬷嬷就查到了一件令人惊异的事
  “你说什么?阿初的脸上原本是没有痣的?”大长公主盘膝坐在堂上,惊疑的问了一句。
  “是的,齐王妃很笃定。她虽然不怎么待见阿初,也很少跟阿初照面,但齐王妃记得很清楚,阿初的脸上根本没有什么红痣!”
  康嬷嬷也有些摸不准了。
  听齐王妃那意思,仿佛在说:一切都只是阿初的阴谋。
  那颗红痣,极有可能是她自己弄上去的。
  可问题来了,不管是大长公主还是康嬷嬷,她们都仔细揉搓过,那颗红痣,并不是画上去的,而是藏在了皮肤里。
  说不是天生,那、那也不像是后天人为啊。
  这年头虽然有刺青,可高贵如大长公主,还真是一时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齐王妃故意引导康嬷嬷去怀疑阿初,为此还不惜找来当年的接生婆,以及曾经伺候过阿初的奶娘、贴身丫鬟等来作证。
  这些人也都坚定的表示,大姑娘从小就没有什么红痣。
  齐王妃觉得,以大长公主的精明、多疑,她就算不会信了阿初别有用心,也会因此而对她心生芥蒂。
  只要大长公主不再给阿初撑腰,哼,她就能好好料理这个不省心的小贱人!
  然而,齐王妃却万万没想到,她的这番努力,却更加让大长公主相信:阿初肯定跟霓儿有关系,兴许,她就是霓儿的转世!
  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天生没有红痣的阿初,又怎么会在霓儿亡故后,忽然有了那么一颗滴泪痣?!
  是,大长公主确实精明,也不会轻易相信别人,可那是平时啊。
  现在的她,就是一个失去独生爱女、有些疯癫的老寡妇!
  头七回魂夜,疑似女儿的魂魄还出现了一次,更让大长公主生出了诸多荒唐的猜测。
  而安霓郡主死后在另一个女孩身上借尸还魂,在大长公主的猜测中,都不算最荒唐的一个!
  所以,齐王妃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大大的推了阿初一把。
  本来大长公主还想观察一下,可有了齐王妃的那番操作,她直接接纳了阿初。
  她开始对阿初嘘寒问暖,种种关怀,远比对前世的那位庶女还要周到、细致,并且多了几分真心。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阿初就从一个京城人人怜悯的小白菜,变成了人人羡慕的尊贵人儿。
  就连宫里的皇帝、太后,听闻大长公主“收养”了一个小女孩儿,也不问那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只是冲着大长公主的面子,就对阿初时有封赏!
  锦衣华服、珍馐佳肴、珍贵药材……流水一样被送到了阿初面前。
  又有能干、懂事的丫鬟服侍,阿初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了伤势。
  待她病愈,跟着大长公主出入各种宴席的时候,人们惊讶的发现,曾经那个黑黑瘦瘦、怯怯懦懦的小丫头,竟在最短的时间内,蜕变成了一个有些贵气、满面红光的美少女。
  有的人,甚至已经开始暗搓搓的打算:是不是可以求娶这个女孩子?
  哪怕她不是大长公主的女儿,哪怕她都没有什么正经的“名分”,可单单冲着大长公主的这份宠爱,就值得娶回家!
  虽然这么想,可到底少了几分底气。
  宠爱这种事儿,太不靠谱,还是有个正经的名分靠得住!
  “唉,要是大长公主能够给她一个身份,正大光明的收她做义女,哪怕不入族谱,也是好的啊。”
  如此,他们也能真的下定决心,直接求娶了这位阿初姑娘!
  不只是外人这么想着,就是大长公主,心里也开始琢磨:要不,就收阿初做个义女?
  人都是有感情的,经过几个月的朝夕相处,阿初又是在大长公主最空虚、最需要亲情慰藉的时候出现,大长公主对她还真是有了几分慈母之心。
  既然真有几分喜欢,索性就收做义女,以后也能更理直气壮的管教、照拂阿初。
  不像现在,饶是大家惧怕大长公主的权势,却还是有人暗地里说闲话:阿初到底是齐王府的大姑娘,父母俱在,却养在一个有些远亲关系的大长公主身边,实在是名不正言不顺!
  “阿秀,我冷眼看了几个月,发现阿初这个孩子是个好的,要不”就找个良辰吉日,正式摆个酒席,让她认了自己这个义母?
  康嬷嬷也有些意动,“老奴也觉得大姑娘很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老奴看到她的时候,总觉得像是看到了咱们家的郡主!”
  “你也有这种感觉?”大长公主有些激动。
  她对阿初这么好,也正是这个原因。
  “是啊!老奴不止一次的想,估计是郡主放心不下您,所以这才托了大姑娘来照顾您!”
  “……我的霓儿,就是这么的孝顺!”大长公主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康嬷嬷跟着抹眼泪。
  主仆两个哭了一会儿,情绪发泄得差不多了,又开始商量正事儿。
  大长公主说:“既是如此,那你就去钦天监找人选个吉日”
  只是,不等大长公主说完,室内摇曳的烛光就瞬间被熄灭了。
  大长公主楞了一下,旋即似是想到了什么,颤声问道:“霓儿,是、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