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最新章节: 3051(04-17)      3050(04-17)      3049(04-17)     

驭香3051

  在严镜山手下的三个大队长当中,凌休最为细心,极富想象力。
  他将部队分成若干个战斗小组,每个小组施展不同的剑阵,彼此互补。除此之外,他命令部队修筑火力点,将带来的歼星弩和灭神炮安置在隐秘处,由神傀负责发射。
  按照角犬族的习惯,他们习惯于夜间向敌人发动攻击,而且那些魔修的单兵实力要高于他的第三大队。因此,在战斗的时候,战斗纪律尤为重要。
  不能过于依赖神械,即便神械构成的封锁线被突破,也要用剑阵绞杀敌人,而且城主大人炼制了大量的沸魔香丹,结合剑阵运用,那些魔修将无隙可乘,除非是遭遇帝境魔修。
  傍晚时分,凌休感到极度的不安,那些魔修大军恐怕要发动攻击了。
  丛林变得出奇的平静,那些动物和飞禽比人类的预知能力更强,早就离开了这片即将被点火覆盖的地区,那些故意现出身形引诱他们出击的魔修斥候的身影也消失了……在落日的余晖中,变成一幅静态的图画。
  如果不是远处那黑得像墨一样的魔雾在提醒着大战在即的话,凌休很乐意摆上一张桌子,一壶酒、一张果碟,潇潇洒洒地欣赏夕阳。
  天气变得越来越沉闷,凌休有些期待,他知道城中高层在进行某些策划,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抬头看了看天色,眼中闪过一抹喜色。
  不知道什么时候,方圆数千里的天空已经变成了铅色厚重的乌云似乎直接要压下来似的。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乌云其实是有很明显的界域的,如果从云区边缘垂直地切下来一条线,那正好是第三大队阵地前两公里的地方。
  咔!
  一道蛇形闪电蓦然划开了乌云,铅色的空中出现一抹惨白,随即轰隆隆的雷声响起,几乎没有丝毫预热的,大雨瓢泼而下,刹那间变成了雨帘、雨幕,雨墙。天空变成一片暴风雨的海洋。一片固体的水墙,把一切东西都淹没了。
  轰……
  一团团银色精芒出现在暴雨笼罩的范围之内,随即爆炸成一片片银光癸水神雷!
  忙活半天火力点,那都是给角犬族斥候看的,真正的杀手锏是是慕容纤纤赐下的阵图和香丹。
  角犬族的先锋部队已经抵达了攻击地域?但他们也没有想到人族竟然早已经在此地布下了大阵?而且是对魔修有克制效果的雷属性大阵,但癸水神雷骤然出现的时候?埋伏的魔修们已经知道大事不好?他们来不及发出攻击,纷纷祭出护身魔宝?但在神雷的轰击下,他们的魔宝和神通在癸水神雷的轰击下纷纷崩溃?一名名魔修在大阵中殒落?能够逃走的寥寥无几。
  第一波交锋,角犬族完败,先锋近乎全军覆没,但很显然?第三大队的埋伏也暴露了。
  大雨终于变小了?这本来就是阵法催动的,在完成了它的使命之后,终于渐渐地消散了,林中一片狼藉,在大阵范围内?所有的树木都化为灰烬,所有的岩石都被震得粉碎。
  这是一场大胜?但凌休知道,接下来的战斗会十分的激烈?因为角犬族绝对不会漠视自己的先头部队被如此消灭,他们的报复很快就会到来。
  不知道为什么?凌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他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可是一位神王巅峰,竟然会因为气压的降低而感到窒息,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是啊,紧张了,但那又怎么样?
  该来的终究会来。
  当空中的雨水和乌云全部消失的时候,无数魔宝形成一片黑色的光幕,拖拽着无边的魔气落在了那座大阵上。
  轰轰轰……
  数以百计的癸水神雷腾起、爆炸,但光幕蓦然下落,所有的癸水神雷全都像萤火一样一闪而没……随着最后一杆阵旗的殉爆,
  隆隆隆……
  一片体形巨大的魔兽咆哮着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第三大队所在的位置扑过来。
  萨摩坦魔熊,这种魔兽皮粗肉厚,身高逾丈,成年魔熊就相当于真神战力,冲在最前辈的至少有神君境的战力,而它们的防御更是强横无匹。
  “歼星弩、屠神炮准备!”
  “防御大阵,准备!”
  凌休有条不紊地下达命令,所有操控神械的神傀们开始做好射击准备,大战一触即发,
  整个金刚岭此时就像是一个炸药桶,明明没有火药武器,但空气中却充满了火药味。
  “歼星弩、屠神炮……发射!”凌休冷静地下达命令。
  咻……
  一道道光束撕裂了空间,轰击狂奔中的魔兽群……那场面十分壮观,一道流光能够轻松地将一头魔熊从胸口洞穿到后股,而且还能够洞穿其后的第二头魔熊,几乎是顷刻之间,冲在最前面的魔熊便倒了两、三排,而其直接后果就是,后方的魔熊来不及停下脚步或者转弯,有的直接就踏过去了,有的则被绊倒,然后又绊倒后面的同伴……甚至还相互撕咬了起来。
  为什么不飞……呵呵,很简单,像这种魔兽,本身不擅长飞行,飞行来死得更快。
  一片魔雾从后方迅速地赶上了已经有些混乱的魔熊群,那些魔熊刹那间红了眼,咆哮着继续向金刚令发动突击。
  “歼星弩、屠神炮……自由射击!”
  凌休沉着发令:“防御大阵,开启!”
  随着魔熊群逼近,其攻击同时抵达,一块块巨大的岩石轰向山顶。
  嗡~
  空气中传出一阵仿佛蜂群出动似的声音,一道青碧色的光罩将剑营的阵地笼罩了起来,随即一道道光影从光罩中射出,仿佛闪电一般轰向疾冲而来的魔熊群。
  轰……
  巨石轰击在光罩上,被高高的弹起,而歼星弩和和屠神炮也同时落在了魔熊群当中,正在狂奔中的魔能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洞穿了身体,庞大的身体借着惯性的力量向前扑倒,随即后面噗通噗通地带倒了一大片。
  看不见的魔修们从林中发动了攻击,他们根据事先精心选择的攻击轨迹,采用魔修们一贯的战术:密集的正面、窄狭的区间、很高的冲击速度,极大的冲击动量。就凭这种战术,有不少神城都吃过这种战术的亏。没见过他们这种战阵的人,势必会发生很大的内心恐怖。因为他们的攻击几乎在眨眼之间,就冲到了对手的面前。
  当然,魔修们的攻击并没有冲到剑营的跟前,因为在他们和剑营神卫之间,还有一个青碧色的护罩。这个阵法虽然远远不如吞鲸城的护城大阵,但这也是张嘉这位阵道宗师亲手炼制的大阵,虽然是仓猝之间布的的大阵,那防御力也是相当惊人的。
  “剑阵攻击!”严镜山下达了攻击命令。
  “六爻迷天剑阵!”凌休大喝一声。
  咻……
  一道道剑光飞到空中,眨眼间排列成六爻阵形向着魔修所在的位置杀去,璀璨的剑光刹那间将那片密林淹没,而歼星弩和屠神炮根据凌休的指示,错落有致的分别攻击那片丛林的不同地段,以防止那些幸存的魔修逃出生天。
  六爻迷天剑阵玄奥第一,剑光如瀑,犹如狂风暴雨般的击溃了密林中的先头部队魔修,黑夜中谁也看不清谁,全凭对剑阵的了解和对地形的掌握凌休的部队为了寻找适合阻击的地形还是颇下功夫的,在寻找了地形之后,还要进行剑阵的演练,为了剑阵和歼星弩、屠神炮配合,凌休几乎把全队人都逼疯了。
  飞剑纵横切割,树木、巨岩在剑光下纷纷催折、崩碎,那些陷入剑阵中的魔修发出凄厉的尖叫声,这种垂死的叫声与境界无关,随着他们的护罩纷纷崩溃,一个个魔修催在血泊当中,原本整齐的队形开始混乱,密度也开始下降,在付出了惨重伤亡的代价之后,残余的魔修在后方的接应下,终于逃回到了原出发地。
  一股魔修藏身在魔熊群的后面抵近剑营,为首的一名神王境魔神操控着一柄八音风魔锤轰击护罩,同时指挥着其他魔修攻击护罩的一点,想要击破这个护罩。
  “一、二中队四象伏波剑阵搜索四周。”
  “三中队,三才裁天剑阵!消灭眼前之敌!”
  嗤嗤嗤……
  三道剑光一组,错落有致的剑阵呼啸而下,将这支突进到阵地外围的魔修笼罩了起来!
  咔!咔!咔!
  剑光蓦然落下,半空中那柄八音风魔锤顿时一分两段,随即那名魔神的双臂被斩断,头颅随即掉落,他的身躯砰然倒下,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元神蓦然飞出望空而去。
  蓦地,剑光一合,那道被魔气缠绕的元神顿时被绞灭,其他魔修也纷纷落入三才裁天剑阵之中,剑光纵横,魔气弥漫,那些个头巨大的魔熊咆哮着撞击着剑阵,但三才裁天剑阵是剑营最强横的攻击剑阵之一,那些魔熊防御力虽然强横,但毕竟只是魔物而已,转眼间便纷纷毙命于剑阵之中,而那些抵近的魔修在失去魔熊的屏障之后,剑光魔气渐渐被压制!
  在魔修的这轮攻击失去势头之后,陷入包围中的魔修最终无力抵抗,凌休指挥着三座剑阵将冲近的魔修和残余的魔熊全部消灭,然后组织队员给大阵补充神晶。
  &bsp;虽然说倚仗防御之坚和剑阵之强,在这一波攻击中,剑营的队员几乎没有什么伤亡,但防护大阵的阵基也已经受损,能不能承受下一次的攻击,或者还能够承受多少次攻击,那可就不好说了。
  吞鲸城城主府,天云大殿,慕容纤纤、衣千玺、兰新垣等人聚在一起,讨论当前的战事。
  “城主大人,你让剑营三大队在金刚岭布阵,吸引角犬族攻击,下一步准备怎么办?”极浩神尊问道。
  “是啊,城主大人,现在三大队正在受到角犬族的攻击,神城外面有数尊魔帝环伺,我们该怎么办?”极渊神尊问道。
  “我们不需要做任何事情。”
  慕容纤纤淡定地说道:“只要拖住那几名角犬族的魔帝别去金刚岭捣乱就行。”
  ……
  飞来岛某处,两名角犬族魔修正自沿着一处峡谷飞驰,其中一名男性魔修抱怨道:“木纤道友,我们可以在空中飞行,速度也就不会这么慢了。”
  “空中飞行?速度倒是快了,可你想过没有,人族的飞碟神出鬼没得,万一我们被盯上,根本跑不掉。”木纤没好气地说道。
  “那倒也是。”
  男性魔修眼中闪过一抹疑云:“你们天齿部落这一次来多少人,是哪位尊者带队?”
  “莱恩道友,你什么意思?老问来问去的是什么意思?你在怀疑什么?”
  木纤猛地停下了脚步,愤怒地看着那名男性魔修。
  “你、你误会了,我不是怀疑你……你知道,我是总巡,有些事情必须搞清楚才能将带人入城……”莱恩期期艾艾地说道。
  “看来是我误会了。”
  木纤叹了口气:“不过,既然公事公办,我也不能在这里单独接受你的盘问,抵达犬魔城,我会配合相关人员自证清白。”
  “我不是那个意思。”莱恩眼中闪过一抹羞惭,觉得自己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你是不是这个意思不重要,为了我族的安全,你这么做无可厚非。快走吧,你不是还有重要事情回去禀报吗?”木纤淡漠地说了一句,展开身形向远处飞去。
  莱恩愕然抬头,连忙喊道:“木纤道友,你飞错了,是这边。”
  木纤身形一顿,转了个方向继续向前飞去。
  “还说不重要,这不还是生气了?”
  莱恩苦笑,连忙展动身形追了上去,口中喊道:“等一下,免得遇到巡逻队麻烦。”
  “噢,那你快点儿。”木纤停下脚步,似乎真的在等他。
  然而,就在莱恩快要追上来的时候,一道乌光蓦然亮起,不带丝毫能量波动,眨眼间如雷霆般瞬间朝他头顶往下斩落!
  “不!”
  一声凄厉而又不甘的惨叫声传出!
  这位名为莱恩的魔修,显然没想到,自己人会对他出手!
  颅骨,是所有种族的弱点,就算是帝尊的脑袋,也是其致命之处。
  此时,一柄乌晶战戟当头斩落,颅骨传出爆裂声,伴随着不甘的惨叫,莱恩身分两片,倒于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