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退休之后》 最新章节: 1034:给河蟹大神上香(04-17)      1033:终于出狱了QWQ(04-17)      1032:求不河蟹啊(04-17)     

大佬退休之后1034 :给河蟹大神上香

  裴叶是做梦也没想到,女主第一个男人就这么被她和谐掉了。
  同时又有些庆幸那条蟒蛇被她走神烤焦,她嫌弃就没动嘴。
  “真是可怜啊……”
  看着几乎哭断肠的青,安妲香不由得心肠一软,清澈水眸闪动着怜悯和同情。
  或许是青带给她的伤害没有无法挽回,或许是危机已经解除,又或许是青这张脸太过加分——要知道帅哥痛苦跟丑比痛哭,给人的视觉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安妲香看他哭得这么情真意切,情绪几度失控,险些昏厥过去,就忍不住给青贴上“重情重义的好弟弟”标签。
  有了这个正面标签的滤镜加持,之后的脑补也就顺理成章了。
  根据她看兽人文的丰富经验,先前的强迫未遂大半责任不在于青,而在于兽人世界畸形的设定以及生理结构。玄素体的存在让他们无法用理智操控身体的本能,继而违背心意做出伤害他人的举动。这么爱哥哥爱亲人的少年能是坏人吗?即便是坏人也坏不到哪里去。
  裴叶明显感觉到安妲香对青的恶意直线下降。
  再联想原文的剧情,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脑补是个病,滤镜是种毒。
  二者加起来可不得了,那些十恶不赦、能将刑罚踩个遍的垃圾稍稍长得平头正脸一些,也能被洗成全民偶像、大把大把的单纯少女喊着“我要嫁”、“我可以”。啧,跟垃圾共情什么?
  貌似原文的安妲香也的确数次中套。
  那些对她巧取豪夺、强迫她的男性兽人,一旦表露出自己童年阴影、职场委屈、受人欺凌之类的过往经历,安妲香总会心软,产生怜悯和同情,继而忽略了自身受到的数次伤害。
  裴叶冷冷道:“他可怜什么?”
  安妲香叹气地道:“他哥哥没了。”
  失去亲人的悲恸她也能体会……
  裴叶却森冷笑笑,给她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哦。如果他哥没事,你怎么就肯定不是他们兄弟俩共享你一个?你知不知道,偏僻落后的兽人部落,几个男性兽人拥有一个雌性兽人是非常常见的?雌性兽人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哪怕我赶巧赶过来,估计你也被吃干抹净了。”
  安妲香哑然。
  “不、不会吧……”
  但这话连她自己都不信。
  先前青看到她就红着眼睛想扑过来,不管她的惊恐和求饶。
  若是再来一个青的哥哥,估计也不会是来帮她的。
  “玄素体的确会影响兽人的行动,不过,这不意味着理智无法克制本能。”安妲香看着一旁的国宝露出一抹酷似人的嗤笑,“只能说他们不想克制,仅此而已。克制本能不去伤害和放纵本能享受鱼水之乐,你觉得哪一种更加有利于自身?当然是后者代价更小,获益更高。”
  安妲香紧抿着唇,默默收回舍出去的同情心。
  如果真像国宝说的那样,她只能说——
  青的哥哥死得好!
  安妲香紧紧跟在国宝身后,寸步不离。
  青还在哭,她就坐在溪边抱着膝盖,看着国宝拎着棍子下水叉鱼,一棍子下去一条鱼,一棍子下去又一条鱼,没一会儿溪边就躺着七八条:“鱼太多啦,这么多应该够吃了。”
  裴叶抬头:“那都是我的,我不够吃。”
  安妲香:“……那你继续再叉两条?”
  为了不饿肚子吃上鱼,安妲香主动处理几条鱼,刮鱼鳞去内脏,动作娴熟。即使没有调料,她烤的鱼也没什么鱼腥味,表面一层咬着焦黄酥脆,香嫩清口,裴叶两三口就吃光一条。
  “你弄得挺好吃。”
  看样子,这个女主除了惹麻烦的香味,也不是一无是处。
  安妲香道:“以前在家无聊的时候学过一点。”
  这当然是谦辞啦。
  她一直记着“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这句话。
  因为外貌条件太差,每次跟渣男站在一起都要接受周围人异样目光的洗礼,仿佛在说“这个男人是眼瞎吗”、“图她丑?”。为了证明自己跟渣男是真爱,她努力去学着当贤妻良母,希望旁人进一步了解她之后会改变想法——她外貌配不上渣男但她内在美好配得上。
  厨艺是跟专业酒店大厨学的,连那些大厨都说她的水平出去开个小饭店也绰绰有余了。
  裴叶吃着烤鱼不吱声。
  看过原著的她当然知道厨艺还是安妲香引起某几张扑克牌后宫的“金手指”和导火索。
  不过,这都跟那些扑克牌无关了。
  裴叶单方面宣布安妲香是她在这个副本的专属厨娘。
  “你以后给我做饭。”
  安妲香险些被烤鱼烫着嘴。
  “哈?”
  坐在她对面的国宝微微扬起下巴,道:“用你的厨艺换取我的保护。”
  安妲香:“……”
  这个交易不亏,她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不过——
  她还是想揶揄一下:“你刚才不是说我是你的雌性吗?保护雌性不是理所应当的?为什么我还得用厨艺做交换啊?”
  裴叶道:“我也是雌性,所以就抵消了。”
  安妲香:“……”
  大部分烤鱼都进了裴叶的肚子,安妲香吃了一条就差不多饱了。
  青?
  没他的份。
  他木木部落。
  外出的狩猎队伍回来,部落族长金狮脸色阴沉。他身形魁梧足有两米开外,胸口和背部有两三道手臂长短的血痕,看着都疼。大部分伤口血液已经凝固,少部分还在微微往外淌血。
  “二队三队的猎物清点好了?”
  左膀右臂报了个数,金狮脸色又暗了暗。
  为了利益最大化,部落成年兽人分成了三组行动,金狮率领一组,狩猎回来好几头野猪、几只野兔和两只小羊羔,狩猎成果尚可,但二组和三组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二组猎物太少,连供应他们自己都不够,三组比二组好点儿,却各个挂了彩,下回狩猎活动多半去不了。
  粮食本就稀缺,能用的青壮人手还少了。
  简直是火上浇油。
  手下面带愁色:“族长,再过一两个月,天就冷下来了……”
  届时没有足够的粮食,部落这个冬日会很艰难。
  金狮头疼。
  更头疼的是,木屋外有族人求见。
  “什么事?”
  是个“伟大”的老年雌性兽人。
  从身体能生育生到身体不能生育。
  部落不少青壮族人都是她贡献的,在部落非常受人尊敬。不过她的命不好,大部分兽人子嗣都没活到成年化形,少部分熬过了这关,不是狩猎牺牲便是跟其他部落斗争中阵亡。
  他记得她现在只有一个孩子了。
  她颤颤地道:“青不见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