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手匠心》 最新章节: 第四百零九章 有孕(大结局)(10-15)      第四百零八章 作死(10-15)      第四百零七章 赝品(10-15)     

素手匠心369 英国公的绝望(二)

  也该张伯忠倒霉,好死不死的今日来见心上人。只是他学了乖,将自己的马赶到了庵里。英国公出现在山门外时,他已然收到消息,惊吓之余,原想从后门开溜!但想了想,反而安慰了同样惊慌的雪芜,道:“我不过来探望你。咱们清清白白,不必害怕。只是我父亲脾气硬,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千万别出来。”说完,深吸了口气,推开了房门。
  雪芜瞧着伯忠的背影,又喜又忧:情郎是要向英国公摊牌了。
  零香担心得不行:“小姐。你说英国公会不会同意世子爷娶您的请求啊?”
  雪芜坐至菱花镜前,对镜揽妆:“他不答应,也没用。”
  她手上,还有筹码!
  英国公眼见自己的儿子视死如归般的迎向他,刹时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胸口一阵剧痛!喉间一甜,几欲晕倒!
  “爹”
  张伯忠急赶了几步上前扶住父亲。
  英国公目光些恍惚的望着自己唯一的儿子,看着他毫不知耻更无悔改之意的样子,突然间明白夫人为何无缘无故给自己添了两名贵妾!
  他本不是重色欲之人,又和王氏夫妻情深。就算只生了伯忠一个儿子,他想着张家有后也就够了。所以,收到那两名妾侍他还责怪了夫人一番:没事添什么乱!
  王氏只笑着感叹:自家子嗣实在太少。趁着候爷年富力壮,再努力下吧!
  直让英国公哭笑不得:说啥混话呢!
  现在想来,只怕是妻子早就知道了此事,看透了伯忠,已经对他失望透顶连自己的妻家的人都要往死里折腾,他还有什么救?所以,夫人只能寄希望于自己再生个儿子?
  “爹?”张伯忠见父亲不喜不怒,他心中反倒不上不下起来。
  英国公深吸口气,缓慢却有力的推开他的手,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爹”伯忠惊异至极。他跟上父亲,“爹,你既然知道了,儿子有件事要禀告您!”
  英国公面无表情,恍若未闻。
  “爹!我要娶雪芜进门。”
  听,是娶,不是纳呢。英国公竟然勾唇笑了笑。
  伯忠觉得父亲不对劲,他一向敬畏父亲。不禁有些胆战心惊,咽了下口水又道:“至于雪涵,我会安置好她,不会让她太委屈的。”
  英国公此时方瞅了他一眼,淡定自若的从怀里取出徐三给他的认罪书,一把洒在他脸上:“不委屈雪涵?你连她爷爷、父母、兄长都不放过,恨不得程家长房烟消云散。好让你没有任何阻拦的迎娶程雪芜,你还敢、还有脸说不委屈她?”
  刷的下,张伯忠觉得自己后背刹时冰凉。几乎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冷汗一颗颗的从毛孔中沁出,随后滑过绷紧的肌肤。
  “我真是生了个好儿子!”英国公冷笑不止。
  “爹”伯忠噗通跪在父亲跟前,“儿子、儿子也是”
  “你不必多说!”英国公满眼冷屑的瞧了眼普玉庵,“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我和你娘再如何劝你,你也不会改变心意。只是你和雪涵的亲事是先帝赐婚,好在陛下仁厚。我和你娘拼个不敬先帝之罪,向陛下道明原由,让你和雪涵合离便是。之后,你想娶谁就娶谁,我和你娘,绝无二话!”
  张伯忠惊呆了!
  这和他预想中的情形完全不同啊!
  父亲没有愤怒、没甩鞭子。甚至连一句责骂都没有。但那冰冷的态度,却更让他心寒!
  “父亲!”他惶恐又疑惑的唤了声,“我、我并没打算和雪涵合离。她毕竟是我妻子,也没什么大错。我是对不起她,所以,我一定妥善安置她的。”
  英国公目光如箭几乎要化为实质:“你还想羞辱她到几时?”说毕,再不看他,翻身策马而去!
  张伯忠失魂落魄般的站在原地,合离?雪涵离开他?从此俩人再不相关?
  心底深处,泛出缕惊惶与不安!不该这样的,雪涵既然嫁给他了,就是他的人了!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自家的小院,离开国公府,甚至另嫁他人?
  张伯忠虽一心想着要迎雪芜进门,但还真没想过要舍弃雪涵!
  他目光触及散落一地的纸,慢慢弯腰一张张捡了起来,扫过纸上的字,他才猛的回过神!自己的算计既然已经被父亲看破,只能尽快收手!
  于是,失踪的眉娘和母亲一起被衙役逮个正着。衙役发现,眉娘根本没有怀孕!审讯之下,母女两人乖乖认罪。她们本是江湖人士,颇有点功夫。偶尔捡到了程雪枫的印章,于是心生歹计,想利用这枚印章敲诈勒索程家。这才有了后头的事。
  钟大人自是知道此案另有隐情。但这如此了结,也算是妥当。毕竟她们没有得逞,再追根究底也是无益。于是这桩案子还没来得及起风波,就已平息。
  只是白棠万万没想到,雪枫逃过了一劫,却在双流县出了事。
  双流县有山有水,矿产丰富,是个好地方。可惜水源分布不均,于是导致了几个村庄每年都要为抢水大打出手。雪枫便在春耕前招集了各村的村长族老,安排如何合理取水之事。不料,雪枫在探测水源,寻思引水之道时,失足跌入湍急的水流中,竟就此没了音信。
  消息传到京城,程家大乱!
  程老爷子当场晕倒。雪枫的母亲病倒在床。程澶悲痛之后立即告假,准备赶往双流县寻找儿子。
  英国公夫人不等雪涵开口便备好了药材等物件,让雪涵回家多住几日。雪涵本就打算帮着母亲处置家中事务,又要安慰开解家人,怕要久住,还担心婆婆不乐意。没想竟这般通情达理。不禁感叹张伯忠虽不是东西,但公婆对她,当真是亲若女儿。
  程澶备好行装出发前,徐嵘带着一队兵马求见。
  “程大人,雪枫在任内发生意外,陛下命末将一路护送两位,并寻找雪枫。”
  程澶哽咽道:“陛下仁德!有劳徐将军了!”
  徐嵘忙还了礼:“大人客气。”目光不由定在程澶身后的一名神色悲凄的少妇身上。
  雪涵!
  徐嵘不敢多看,心里只想着:我一定帮你找回程雪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