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乱国》 最新章节: 五百九十四、活物(08-08)      五百九十三、猛将?杀神?(08-08)      五百九十二、灵通(08-08)     

妖女乱国592 、灵通

  两日后,炳灵寺内开始出现药草短缺的情况。山路被封,又是冬天,炳灵寺内突然多了一万多卢水胡人,寺内的粮食很快就见底了。
  原本云道生的出现,让寺中众人从疫病会扩散,会杀死所有人的的惶惶不安中缓解了过来。没想到才不过几日,救世军想将所有人都困死在这儿的流言就流传了开来。
  寺中的僧侣和信众多是普通百姓,普通人在恐惧的时候往往会丧失理智的判断,只求抓住一个原因,也不管这个原因是真是假,就固执地相信只要将这个原因解决了,就能万事大吉了。
  而此时,曾经救了他们的云道生就成了要困死大家的原因。
  僧侣和他们的信众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云道生身为一个道士,为何带兵跑来炳灵寺?又为何要费劲周章地救大家,这显然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退一步讲,若不是云道生带来的一万人马,大家也不至于冬天里饿肚子。要知道佛寺里的粮食从来都是很充足的。
  有人甚至觉得,允许一个道士住在寺庙内,显然是对佛祖不敬,所以佛祖才会降罪,让他们饱受疫病之苦。此时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这疫病在云道生抵达前就已经传播开了。
  檀邀雨对这种流言始终保持冷眼旁观,任凭事态发展对云道生越来越不利。
  檀邀雨对云道生很了解,她清楚云道生的道心绝不会因为旁人的误解就有所动摇,可是她又忍不住想让云道生看清这世人丑恶的嘴脸,让他不要再这么毫不犹豫地付出。
  如今行者楼的行者们都乔装混在炳灵寺内。邀雨断定,会这么针对云道生的,十有八九是拜火教的细作。只要找出在留言背后推波助澜的人,就能将拜火教的细作一举拿下。
  由于檀邀雨放任不管,事态不受控制地恶化下去。最后炳灵寺里的僧侣和信徒,竟拿着棍棒,围住了云道生住的偏殿,想要将云道生捉住烧死,以平息疫病。
  盖吴和墨曜带人护着云道生。双方人数虽然不相上下,可卢水胡人的装备再不济,也比这群僧侣信徒的棍棒强上许多。若是想制服这些僧侣,对佣兵团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儿,可云道生却迟迟没有下令。
  他在僧侣们的包围下,仰天长叹,“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只是祸起萧墙,百姓何其无辜。还望天尊慈悲,救百姓于水火。弟子愿自此苦修,偿还众生罪孽。”
  云道生冲着天空连喊了三遍后,炳灵寺的上空突然响起一阵仙乐。仙风吹过,搅动起寺庙上空一阵云卷云舒。当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天空,不知发生了何事时,一阵雌雄莫辩的声音悠扬绵长地响了起来。
  “众生之罪——何用你来承担?”
  这声音十分巨大洪亮,像是来自天外,又似个大罩子一般拢住整个炳灵寺,真切地从寺庙的四面八方同时传来。
  云道生望着那一团被搅动起来的云气,一边感叹师姐的内力又精进了,一边大义凌然道:“弟子所求,便是引领众人追随正道。即便以区区之身,承担众生之罪。即便死后要受尽刑罚,也在所不惜。还请天尊成全。”
  云道生语闭,云团中传来一声洪亮的嘲笑声,“你虽是灵珠转世,如今却也只是肉身凡胎。以你一人之身,如何能承受众生所有罪孽?此寺中人,皆因恶念受罚于此。若想洗涤罪孽,唯有追随救世一途,方可解脱。”
  炳灵寺的僧侣信徒都吓傻了,完全不知该作何反应。虽然天天跪在佛像前求佛祖显灵,可真见到显灵,特别显灵的还不是自家老大的时候,他们早已经吓得连喘气儿都忘了。
  云道生也不理会这些人会不会被自己憋死,依旧配合着邀雨演戏,双膝跪地,朗声问道:“救世军乃我道家平乱之军,此寺中人,皆信奉佛法,如何踏上救世之途?”
  “道如何——?佛又如何——?”云端之上再次传来声响,“罪既罪——果亦果。追随正道,安有佛道之分——?”
  云道生朝天空云团叩拜,“多谢天尊指点。”他随后站起身,看向炳灵寺的大和尚。
  炳灵寺的方丈在疫病爆发的最初就病死了,如今寺中大小事,都是由当初跟云道生辩难过的大和尚做主。此时大和尚还处在天神显灵震惊中,突然就听见云道生唤他。
  “大师可愿带众人追随救世,解救万民,赎清罪孽?”
  大和尚愣了。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让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就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莫名地就感觉有谁搀扶着他缓缓跪了下去,然后冲天上点了下头。
  大和尚做完这两个动作,自己也懵了……他虽然对天神显灵十分震惊,但方才好像也没想跪来着。结果鬼使神差地,就被人牵着跪了……还点了头……
  他这么一跪,引得周围顿时一片混乱。毕竟大和尚在这炳灵寺中,可以说是代表了佛祖,难道佛祖也觉得他们应该加入救世军?
  混乱没持续多久。毕竟信奉神明的人,没几个有敢跟天意对着干的勇气。很快就有其他的僧侣和信徒也跟着跪了下来。
  云道生没给大和尚反应过来的时间,见众人跪了,他立刻道:“炳灵寺的大师慈悲。也深知道法虽不同宗,却都一心引人向善的道理。”他抬起头,继续向空中的云团道:“大师已经答允救世。还请天尊显现神通,救寺中众人性命。”
  天上的声音却没有回话,正当众人不知所措之时,炳灵寺四周地面开始震动起来。
  众人惊慌失措地跑出寺外,发现寺庙一圈的土地竟然正自己向外翻卷起来。而泥土的下面,一点点地露出了数不清的草药和食物。像是凭空从地里长出来一般。
  在场的人无不惊喜又畏惧,眼看着面前的草药却不敢轻易上前。直到云道生先一步走过去,拾起一包草药,朝天空叩拜,口念“多谢天尊”后,众人才一窝蜂地涌上去拿草药和食物。
  正当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喜悦的神色,以为自己得救了,天空上的声音却再次响起,“你们之中有人已罪无可恕,本尊既已现身,便要替天行道——”
  话音未落,人群中便有一人被无形之力凌空提了起来,无论他如何挣扎,身体依旧毫不停顿地向天空升去,最后他整个人都消失在云团之后不见了。
  普通的僧众自然不能理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可拜火教留在炳灵寺的细作却立刻明白过来!他们不敢再耽搁,当即四散而逃。可人才刚跑出几步,就被天上落下来的一群奇装异服,青面獠牙的鬼面人给捉住了。
  这群似人非人,死鬼非鬼的鬼面人才一捉住拜火教的细作,就立刻带着细作隐去身形,在普通人看来,就仿佛一阵烟气消失不见了一般,更让在场的僧众觉得玄幻神通,深不可测。
  就在此时,突然有人惊恐地大喊一声,人群随声而望,这才发现,原来那群鬼面人并没有全都离开。其中一个高大可怖,周身泛着绿光的巨兽人此时正站在院子中间。
  云层之上缥缈之音又起,“此乃本座麾下神使——本座将他留下,可助你们度过难关——莫要忘记你们今日许诺,好自为之——”
  说完这句话,周围的仙乐之音渐渐远去,云团也缓缓散开,似乎是显灵的天神已经走了。
  炳灵寺里的人已经再顾不上讲究云道生究竟是道士还是和尚了,先是朝着方才云团的方向跪拜完,就又去跪云道生,只把他当活神仙一样看待!
  至于祝融,如此长相,更是让众人又敬重又惧怕,若不是还需要祝融帮忙看病,肯定就把祝融放在香案上供起来了。
  云道生知道,檀邀雨怕露出马脚,所以此时应该已经带着行者们彻底离开炳灵寺,朝河南四镇去了。他知道自己如今帮不上别的忙,只能尽快将疫病治好,让卢水胡人尽快脱困去帮邀雨抗击北魏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