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女领主》 最新章节: 621准备下一步(01-21)      620自己造个金手指(01-21)      623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01-21)     

欢喜女领主621 准备下一步

  跟随车马的脚步,她们来到了主会场的地点。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个盛大的聚会现场,宏伟的高大主殿和神庙一样威武庄严,各个不同阶级的人员分界而立,每个人手上都提着一个小小的鸢尾花。
  在万众期待中,当夜幕来临时刻,洛卡王国的新王终于在大众面前展现了他英武果决的形象。
  身穿华丽制服的安德烈从后殿出来站定,身边跟随四列整齐划一的皇家护卫礼兵队,踏着铁甲铮铮,迅速开出一条行进通道。
  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下,安德烈眼神坚定,每踏一步,就会有领主将手中的鸢尾花放其身后,单膝下跪,左手锤地,右手行礼。
  看起来就像是国王步步生莲,带起一片紫色的花意,端的是庄严肃重又美妙绝伦。
  到安德烈走到主殿尽头,整个山体的贵族全都半跪在地上低头行礼。
  看上去一派和谐,然而人群中也有不少不愿意跪的,行礼时特别敷衍,安德烈瞧见了也只当做是没瞧见,只是背过身对那些不情愿之人勾起嘲讽的嘴角。
  等到了加冕处,教会白发苍苍的教皇为他托起一顶一看就沉甸甸的王冠,郑重置于安德烈头顶。
  在大殿的一侧,原本是这个王国地位最高的女人目光凶狠地盯着这边其乐融融的加冕。
  怎么会,怎么会,教皇怎么会站在他那边?为什么不是她的儿子!
  那个位置,本应该是她儿子的!!!
  王后紧咬着牙齿,连自己愤怒嫉妒的表情都没多加遮掩,看得身边伺候的女仆们心惊胆跳。
  台阶下面跪着的众多领主目不转睛地盯着教皇给安德烈加冕的一幕,不少口中念念有词,仿佛是教会的受洗词。
  教皇给国王加冕,给国王递王冠,点圣水,这种类似受洗方式的加冕在让人看来非常正常,只有宁欢内心叹了口气。
  恐怕安德烈上位之后,教会的力量又会进一步扩大了。
  要知道,这种礼节可是实实在在的反映国王权力与教会权力的斗争。
  要是教会占据优先位置,那她领地可就危险了。
  然而正当宁欢叹气时,让她意外的是,在授予王冠之后,那位教皇居然也半跪下来,并用手抚摸新王的鞋底,做出虔诚的祷告动作!!!
  嗯嗯嗯???纳尼,这是怎么回事?
  在洛卡的礼节中,不是只有臣服者才会做摸鞋礼的吗!
  往常教皇与国王都是平起平坐的,甚至在国王加冕时都被特批不必弯腰。
  此前她完全没有得到认可教会力量向国王投诚臣服的消息,宁欢再次觉得自己在王都的力量实在是太弱了。
  合着她在王都的手下都没打探出什么有用的情况呢!哎,头疼!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了,国王跟教皇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教皇摸鞋祷告的这个举动持续了很长时间,久到每一个人都知道了他的举动。
  人群里渐渐响起了不小的骚动。
  尤其是那些扶持着其他王子的大领地领主,他们眼里都闪过惊疑不定,低头相互质问。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新王在向我们示威吗?”他们相互惊疑,之前没有丁点消息表明教皇的态度,这实在太奇怪了。
  同样的猜测也在其他领主心中蔓延。
  “教皇陛下怎么会向国王陛下行礼?他们做了什么交易不成?”
  有人反应过来,低怒了一声:“该死,他竟然用麻痹计,悄无声息笼络教皇的势力,将我们置于被动中,这下我们麻烦了。”
  置于被动意味着很可能同伴会临阵倒戈,匍匐在敌人强大的助力下。
  这其中的危险性,可不是简单的说说而已啊,他们领地里一大片信仰教会的。
  到时候教皇要是公开表明了永远站在国王这一边,他们能被愚蠢的领民用十字架砸死。
  突然对用教会愚民的举动特别后悔怎么办?万一领民们被带动了情绪,反过来害他们,那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不少小领主都是人心惶惶,一方面思考着教皇方面的真实态度,一方面又担心只是一场表演。
  所以,教皇您老人家到底是支持新王还是不支持啊,您在之前好歹给我们透个风啊。
  我们也好站队的说。
  毕竟站错队搞不好就是家族式微,全员滚蛋的下场,我们不能轻易做决定的啊!
  还是有人比较理智,安抚周围人:“先别乱下定论,说不定只是一场交易,教皇不会轻易将教权交与他人,我们还有机会。”
  这群人是冷静下来了,跟安德烈暗中是死对头的几个家族则是愤怒不已。
  “该死的安德烈,竟然如此狡诈,我们之前竟然没有得到一点消息,真是大意了!”
  宁欢左右环视,忽然想起什么,闭了闭眼,在心里喊道:“小,快,显示这里的言论。”
  真正的小搬着个小工具箱,坐在小椅子上正苦哈哈地修理着它破碎的大殿,越修补就越心疼,同时也更恼怒破坏它大殿的人,回复宁欢的是小的自主小程序。
  “收到。已收集现场言论,正在分析中,你要怎么显示?”
  “放到你屏幕上。”
  几秒后,宁欢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稍显简陋的页面,页面上正在不断地弹出周围人的评论。
  宁欢眼睛一亮,把言论一个个翻过去,脸上表情不变,心里却乐开了花。
  哈哈哈,她终于也有一个傍身的利器了。
  别人都是开局就有金手指,结果她还得自己动手做一个。
  不过现在好了,把小的功能利用好,那都是一个个的大杀器啊!!!
  安琪儿见她傻笑,赶紧拉了拉她的衣服,小声示意,周围人都看过来了。
  宁欢横周围一眼,干嘛,没见过为国王加冕乐呵的吗?我乐意怎么着!
  周围探视的视线缩了回去,安琪儿望着身边灰雀走过去的身影,心想自己的形象还是可以的,灰雀维持得比她好多了。
  自己可能真的不适合公主这个位置,享受了自由之后,再让安琪儿回到会让人窒息的宫廷,她才不乐意呢。
  宁欢视线一顿,看到了一个咬牙切齿的弹幕,哦,标签属于王后的。
  她也起了看热闹的心思,拉着安琪儿道:“哎,安琪儿,快看旁边,你那位母亲的脸色都要气的发紫了,看她的手指都掐成什么样了。”
  安琪儿顺势望过去,瞬间也乐呵了,她来参加这个庆典的目的是什么,就是看她那位继母吃瘪呀。
  哎呀,王后呐,你看你看,你这表情管理一点都不到位,可是我怎么看的那么开心呢,哈哈哈哈,终于看到你那高傲面孔下的真面目了,你就气吧。
  我要一直支持安德烈叔叔,才不会让你和你的儿子登上王位,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