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娇》 最新章节: 806(05-30)      777(05-30)      776(05-30)     

凶娇806

  没有百年行善的累积,哪里会有这样的美名。
  然而沈家,早在一年前,已经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
  但沈心然不介意此刻利用一下自己家族的名气,名这种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只有好好活着,这名才有意义。
  所以沈心然这一刻就是要用他沈家百年积善的名气,来消除这些人的怨念,让他们从心底上,从精神上选择相信她。
  无疑,此刻他做到了,当陇上沈家四个字一经她的口传出来的时候,众人都停止了脚步,看向她的眼神都变得虔诚了。
  但仅仅从精神上让他们不好意思与她发生冲突还是远远不够的,还要再给他们一些震慑力。
  所以沈心然开口道,“而且我外祖父,是如今京城的永乐伯老伯爷,你们试想一下,我好歹是永乐伯老伯爷的外孙女,居住在永乐伯府里面,怎么可能干出贩卖变质发霉大米的事呢,若真的这么做,丢的不单单是我沈家的脸,还有我舅舅永乐伯,我外公永乐老伯爷的脸,他们怎么可能许我做出这等事来的呢,所以各位请放心,无论是我拿来售卖的大米,还是用来煮粥的大米,都是安全的。”
  众人听了沈心然这句话,心下一凛。
  永乐老伯爷?这又是哪号人物?他们不过是从南北方来的灾民,对于京城里的什么侯爵并不认识,当然,也不是所有都不认识的,譬如当下大名鼎鼎的平宁侯,倒是有很多人听过的。
  不认识归不认识,却不妨碍他们觉得永乐伯厉害,毕竟能被封伯的人物或家族,都不是他们这些平头百姓能够惹得起的,况且他们还是外地灾民,更不敢惹这些地头蛇了。
  所以原本那些听了沈心然的话,对他产生同心的人,此刻更是从心里打消了要去仓库里趁乱抢米的念头。
  沈心然把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到眼里,见着这些人脸上的犹豫,心下便十分满意。
  看来他这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是起效了,至少在知道了他的份是沈家后人,又有伯府罩着后,这些人是不敢乱来了。
  沈心然的这番做法,可谓是刚柔并济,恩威并施。
  刚开始,她先抛出自己凄惨的世,从感上去同化这些人,单从感上感化他们,还是远远不够的,想要完全打消这些人的歪心思,就要让对方有所忌讳,所以他刚才会打出永乐伯府的牌。
  目的是为了震慑众人,让他们从感上不愿意,再从行动上不敢乱来,劝退的目的自然就能达到了。
  眼看沈心然这个变故的出现,导致整场闹剧进行不下去,隐藏在人群中的那个猥琐尖嘴猴腮男着急了。
  这可不行啊,他可是领了命令前来捣乱的,若是不能把那些米趁乱抢走,那他任务没有完成,可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然而如今大火已经被沈心然的份给唬住了,根本不是他在起哄两句能够带动节奏的。
  就在这两难之际,原本悄悄溜走的三个商人又回来了,他们不仅回来了,后还带来了一批人吗?这一批烧号伤伤的人吗?穿着的是巡城的,士兵衣服,甚是亮点,手上还带着兵器,自然远远就被大家所看到了。
  “咦?巡城的士兵怎么来了?”
  “对呀,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巡城士兵,这些人手里配的兵器看来都是有品阶的,好像是护都史里面的人……”
  沈心然这里的事,响动这么大,早就引得城门口排队的人都过来凑闹看了。
  这些人可不比得灾民,他们可是有眼界的,一眼就能认出,这不是普通的巡城士兵,而是属护都史编制的精兵,平常不轻易出动,一旦出动,必然是城内外发生了重大的事件,需要这些精兵来镇压。
  沈心然自然也是知道这些兵甲是属于守卫燕都的护都史精兵,只是他有些纳闷,他这里不过是些小事,怎么会吸引来,护都史的精兵呢?
  除非……
  沈心然心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只见带头的人手一挥,大喝道,“什么永乐伯府的表小姐?一个不入流的伯府,也敢在这里倒卖假粮,坑害百姓,莫不是想趁机扰乱京城的秩序,好大的胆子,来人哪,把这小丫头骗子给我拿下!再把里头的假梁给没收!”
  这人话音刚落,一排排带着武器的士兵,就迅速的列队而出,朝沈心然这边包抄而来。
  见状,萧逸臣等人已经摸上了怀里的武器,无论如何,他们都不可能让沈心然被绑走的。
  然而沈心然却皱了皱眉头,目光扫过坐在马上领队前来的那人。
  燕京的护都史,姚江,沈心然见过,绝对不是眼前这人,所以来的这人应该只是护都史里面的一个小队长。
  说沈心然见过姚江,那是因为上辈子回京报仇之前,她把京城里面有头有脸的人的画像瞧了不止一遍,护都史姚江,官拜一品,方脸大额狭促眼,最主要的是年纪已经五十了,而眼前坐在马上这人,明显30岁不到,显然只是前来办了她的一个小队长而已。
  也是,护都史姚江可是在5、6年之后,局势比较明朗的时候,才慢慢显露出自己早已站队太子的事实,
  也是,护都史姚江可是在5、6年之后,局势比较明朗的时候,才慢慢显露出自己早已站队太子的事实,如今除了太子之外,还有楚王,赵王和靖王三位健健康康的王子,能当上京城的护都史,姚江这个老狐狸,自然不会早早的把自己暴露出来,所以这会虽是为太子办事,却绝不可亲自上场,况且对付的只是沈心然这种小货色,自然也轮不到他上场了。
  而坐在高头大马上的这个小队长,明显也是对于被派来处理这件事不爽,毕竟对付城外这样小小的闹剧,还是来逮捕一个黄毛小丫头,派遣他过来,显然是屈才了!
  不爽归不爽,但任务还是要做的,他今的任务就是要把这个满嘴跑火车,伶牙俐齿的黄毛丫还给押回去,下大狱,管他是不是永乐伯府的表小姐,阻了上面那人的道,就要有被处置的觉悟,还有他那里头的那些存货,也得白白被收走。
  永乐伯府呢,纵使他只是护卫队里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队长,但份也要比京城里的永乐伯要高,倒不是说他有爵位在,只是如今的世道,看的是你手里有没有权力。
  一个小小的三品末流的伯府,在朝堂里能有什么官职?主事的又能有什么能耐?
  所以他压根就不怕沈心然,是不是真的是永乐伯府的表小姐?
  况且他上头有人罩着,只管把沈心然压回去就可以了,所以这才大手一挥,让人去压人卸货。
  沈心然冷冷的望着马上那人,真心觉得自己是失策了。
  同时也感觉到了,太子对他这批货物的势在必得。
  也是如今四处缺米,许多的灾民都涌上了京城,京城里也因为,三年来,战事不断,已把国库的存粮搬去了云南,自然极难缓解眼前之急,而这样的困惑正是各方大势力,邀功立功的好机会。
  太子这人,沈心然对他还是有所了解的。
  平宁侯府,就是太子边最大的一条狗,上辈子作为平侯府的儿媳妇,沈心然虽不得府上人的重视,但因为只有他能够翻译古月皇朝贵族文字记载的医经,所以他还是能够经常出入余少恭的书房的。
  之前,他写给三房李氏的钱庄押条,用的乌鳢鱼汁的方法,便是从余少恭与太子的秘密书信中学来的。
  这些书信看过之后,不消两便会自行消散,无迹可循,如同一张白纸。
  这还是沈心然在没没夜的给余少恭翻译出医经里一篇重要的秘方的时候,余少恭为了应付和暂时笼络她,特意与她在房里吃了夜,饮了酒,醉酒后吐露出来的事。
  甚至还吐露了一些,他们以往帮世子做过的事。
  当时的沈心然,还是比较单纯的,虽然听说了夫君对自己透露的一些太子残忍的行迹,但依旧觉得自己的夫君做的是对的,毕竟侯府依附于太子,即便不愿意做一些事,也必须去做。
  而且沈心然之后也在书房里偷偷的无聊的时候看过一些太子与余少恭的书信,发现了太子的一些秘密,我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知道自己医经里的一些秘方秘术,居然是用来给太子下药,毒杀那些,与他们政见不合,或者是不同流派的朝廷人士,这才让沈心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与他们同流合污的事,心里才产生了隐隐的不安与后悔和犹豫。
  这导致他,故意放慢翻译的速度,之后便是怀有孕,不便翻译,后面流产之后看破了平邑侯府人的嘴脸,看清了他们的目的,也算真正心死,当然,这都是后话,这里暂且不提。
  但今初次与太子的人对上,沈心然便领教了太子的狠辣果决。
  果然不愧是有方中在背后助阵的,这一环一环,沈心然才刚刚解决了两个大麻烦,如今直接他们就用武力来镇压了。
  这回沈心然同样还是扫了一眼,蠢蠢动的萧逸臣等人。
  刚才不让这群人动手,那是因为他想到了办法,能够镇压和解决住躁动不安的灾民,自然也就不需要,萧逸臣等人路面了。
  而如今又是另外一番况,如今是想要萧逸臣等人来帮忙,却又不能。
  为何说不能?皆是因为如今来的是真正的官兵,而不是一群暴民。
  先不说萧逸臣带来的这些十五六岁的孩子,能否抵挡得住手中有武器的官兵?
  纵使能够抵挡,或者能够顺利带沈心然逃走,他也是万万不能的。
  因为这样一来,她便是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况且,有官兵在场,萧逸臣的份就更加隐瞒不住了,普通人哪里有机会见到官员家里的儿子,但护都史里的人却不一样,这里头的人可都是,巡城兵里头的精英,或许就有人见过萧家的萧逸臣呢。
  所以沈心然不仅不能让萧逸臣等人动手,甚至还给了眼神给萧逸臣,让他即刻隐退出去,找机会溜走。
  从被沈心然买下,到如今,萧逸臣也算跟了沈心然有小半年了,对于这个话不多,但却非常有魄力和胆识的小女孩,萧逸臣其实是打从心底里佩服的。
  所以见沈心然示意他马上离开,还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悄悄的低下头,朝带来的那群人,做了个手势,不动声色,趁着人群起哄,悄然退走。
  不过虽然退出了人流,但萧逸臣等人却并没有真正的离开,而是在离沈心然等人不足百米的地方的一个小树林里藏了起来。
  及时的退避,这是命令,萧逸臣不能违背沈心然给他下的命令,但退出人群后,下一步该怎么做,却是他自己的选择和决定,他知道沈心然是不想在这些人面前暴露了他的份,但萧逸臣终究有自己的想法,虽然他原先与沈心然已经商议好了,要自己赎回自己的体,也并没有打算把自己当作仆人一样,把对方当做主人一样。
  但无论如何,沈心然把他从坊市里救出来,这是事实,而且从来没有虐待过他们,对他更是尊敬,并且信任,把所有的东西都交由他去自由管理。
  单是这一点,萧逸臣就不能许自己这么离开,对,他明知留在这里,可能会暴露了自己的份,但还是藏在了小树林中死死地,看着沈心然的方向,只要沈心然有危险,他必须要带人冲出去,保护沈心然。
  然而萧逸臣并不知道,他紧紧盯着沈心然的时候,后有另外一个白衣的女子,却也是在,默默的看着他。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萧逸臣以前的婢女阿羽。
  阿羽,脸上有一道从眉心一直衍生到下巴的划痕,这是他被充做罪奴时,自己用簪子在脸上划出的。
  一般来说,年轻貌美的女子罪奴,都是要被充去教坊的。
  然而脸上有了疤,便只能发配到,最低见做苦力的人口集市,被当作牲口一样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