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朝》 最新章节: 番外五(02-25)      番外四(02-25)      番外三(02-25)     

番外五

  
  “你费尽心机为容家谋的万年江山,却是容王爷真心守护的,这种滋味,不好受吧?”陈时讥诮,容闳终于仰天长啸“可恨,可恨!”
  陈时退出大狱,只问最后一句“长公主的女儿,现在何处?”
  他将小女孩交给毓灵时,几乎被毓灵慈爱的目光淹没,陈时心中的愧疚催生出一种奇怪的悸动,却还是道“这就是容闳交代的孩子。”
  看着毓灵满心欢喜的接过孩子,陈时耳中却响起容闳最后的话“秦绍她算无遗策又怎么样,她这辈子都不能杀我儿子,这辈子都不能杀,我容闳还是有后了!”
  毓灵公主产下的的确是那个男孩,而这个女儿,不过是当年从何家抱来的旁支。
  陛下骗了毓灵公主,但这个秘密必须永远埋藏在陈时心底。
  陈时虽做得隐秘,无人得知,但终归是心中有愧,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来来往往递了四次牌子,连何太后都怀疑些什么,最后瞧着毓灵不抗拒,提议指婚。
  秦绍已经有了四个月身子,好在龙袍宽大不碍事,听说此事特意召来陈时询问,最后才敲定这个长公主驸马。
  也只有这样,这个秘密才能一辈子遮掩下去。
  赐婚的圣旨降下,吉日就定在三个月后。
  因为毓灵是再嫁,倒也没有太奢侈,但终究是热热闹闹地办了一次,秦绍已经不便出面,只赏赐了隆隆的礼物,由容宿带去。
  婚宴摆的热闹,陈时尚主这样大的喜事甚至收到了远在燕京的方昭然送来的贺礼。
  “方昭然还给朕送了一份大礼。”秦绍顶着七个月的孕肚倚在龙椅上,手一翻,折子摊平,容宿上前按住她的手“怎么还看折子,也不怕伤了眼睛。”
  “伤了心才是,”秦绍叹了口气。
  方昭然折子上说,大秦燕京宫殿部分竣工,请她两个月后移驾,还有附上一封密信。
  “信上说是先帝的旨意,要我在明年三月前迁都。”
  折子、印鉴都是真的,唯一假的,怕就是信上内容了。
  容宿看她“既是子虚乌有,何必介意。”
  “我的血亲,每一个都在算计,长公主、德王、先帝还有方昭然。”秦绍强灌下一口茶水,才忿忿道“我虽是女人不假,但他们想凭这就拉朕下去,简直异想天开!”
  “好了好了,”容宿哪儿敢说不对,一脸伺候祖奶奶的表情搀着秦绍坐下“别气别气,早就预料到的事。”
  “早就预料到的就不能生气了吗?”秦绍横眉一挑。
  容宿哑然“能,能气,我去替你宰了方昭然出气。”
  秦绍这才顺了顺气“你已经宰过他一次了。”
  “那就再宰一次,他和嘉华勾三搭四的证据我已经收的差不多了,陛下一句话这事就算结了。”
  秦绍不知想起什么,黑黝黝的眼珠小兽似的打量,看得容宿直发毛“你还说过非任氏不娶。”
  “哪有这事!”容宿叫屈!
  “怎么没有,你当着我的面说的,胶州任氏,闺名艺璇,你简直太混账了!”秦绍又想站起来,唬得容宿慌忙抱住她往怀里塞“是是是,我混账了,你悠着点脾气好不好?”
  秦绍舒坦一些,眼睛往边上瞟,还是有点火大。
  不过细细想来,前世的容宿十有是利用了嘉华,她抿出一点笑“真是够坏的了,你就是蒙六看的那些话本子里的负心人。”
  容宿苦笑,这些日子头衔都换了八十个。
  “我对你可不负心。”他甜腻腻地凑过来,被秦绍反手拍开笑得却很开心,秦绍腻了他推两下又推不开索性放弃“燕京那边还是你去处理,至于迁都的事……”
  容宿正正神色“咱们师说了,预言是真的。”
  慧宁到底是玄言的亲传弟子,又早与容宿交好,这两年已受封师,如愿以偿地借官府东风宣扬佛法,这话由他说出,当是不假。
  “那秃子肯定有私心。”秦绍虽在孕中,可脑子还转着。
  “这私心,不是正和上意吗?”容宿笑问。
  ……
  两个月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
  燕京新皇宫已经修葺大概,除了后宫还在建造,其余都已竣工,方昭然奉先帝旨意在此经营数年,已经将守军在内的所有人摸得清楚。
  “方将军现下愿助王爷一臂之力,他日必有厚报。”嘉华从背后搂住方昭然,却被方昭然客客气气地甩开“殿下还请自重,他日德王登基您就是王爷义妹,下官高攀不起。”
  嘉华显然十分受用,转身离开之际却露出一抹冷笑。
  方昭然也不输她,冷哼一声。
  德王,早不知死在那个棺材瓤子里了,他要的,是那个女人。
  从前他哪里能想到,结局竟是如此。
  不过既然容宿可以得到殿下,他也可以。
  方昭然一切布置停当
  他借着皇后有孕的日子掐算出秦绍临产期快到了,陛下定是不会在人多眼杂的宫中生产,那么借口来燕京就是最好的机会。
  他也的确如愿以偿,秦绍以玄言神僧预言为由,既彰佛门神通满足了慧宁要求,又顺利进行了迁都第一步帝后同行,往燕京产子。
  是以,三日后,方昭然就能收网了。
  他看着窗外漫卷流云,耳边忽然响起少年一声表哥,自然而然笑起来,这没劲透了的人生竟他妈生出点趣味。
  成败在此一举。
  可惜老天似乎根本不想给他这一举的机会。
  容宿突然抵达,策反他手下禁军,竟是直接擒下了嘉华!
  “你不守信用!你在我身边放了眼线!”嘉华被押到方昭然面前对峙时,眼里仍旧只有容宿。
  “你不投奔过来,自不会被发现。”容宿说着,眼睛只盯向方昭然“你辜负了陛下信任。”
  方昭然知道外面定是燕京的容家铁骑,他大势已去,
  “我只是想帮陛下澄清血脉。”他冷笑,“只有我和陛下的孩子,才最干净。”
  他是指方皇后一脉。
  “恶心。”容宿拂袖,雷霆之势横扫燕京新皇宫,三日告毕,但对天下宣称的却是方昭然伙同废王谋反,惊吓皇后以致娘娘难产而亡。
  宗遥自由了。
  秦绍亦躲在行宫路上成功产子,她抱着孩子,亲自在圣旨上加盖印玺,册为太子,普天同庆。
  太子三岁寿辰,宗遥方以新的身份进宫朝见,正是燕京新都。
  一时上下哗然。
  但彼时的秦绍已不同往昔,她大权在握,容家铁骑与西南互为倚仗,什么谣言都不足以动摇她的位置。
  但这次,秦绍却以此谣言为由,忽然遣散六宫。
  完璧之身的宫妃尽数放还回家,似乎更印证了什么。
  风雨欲来,多少秘密终于一夕揭晓。
  秦绍拿出先帝密旨,证明先帝早知其身份却爱其才能,倚为重任。
  天下哗然。
  秦绍却动作神速,迅速改命新年号凤辰,是以为凤辰元年,史载,女帝元年。
  。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