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乐园》 最新章节: 1587 困兽的挣扎(07-02)      1586 无路之路(07-02)      1585 阶下囚(07-02)     

末日乐园1564 烧成灰烬

  不,不对……这太莽撞了,怎么可能呢?
  乔元寺也知道,自己现在只能愣愣盯着金妍的模样一定很傻,很可疑。办公室的门大开着,外头走廊里的变形人们来来往往,谈笑声不绝,谁都没有怀疑咫尺之遥的办公室里,是否正在上演一出猜疑试探。
  金妍不是已经看见了她挂在墙上的照片吗?为什么还敢下这样的结论?除非她是有意引蛇出洞,对不对?
  可是如果金妍已经变形了,她是万万不应该从鸟食盒上察觉异样的。要得出“变形人不会喂鸟”这个结论,首先得有一个“变形人缺少怜悯心”的前提;然而变形人根本不会有这么一个前提——毕竟在他们自己眼里,他们都是很正常的人类。
  要从鸟食盒上发现乔元寺不是变形人,就得有两样东西:一是对变形人本质的清醒认知;二是一个虽简单却完整的逻辑。这两样东西,变形人都没有——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她观察了这么多变形人,暂时还没有发现过反例。
  按照这个思考得出的推论……那金妍是变形人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乔元寺咽了一下干干的嗓子,仍然没能说出话来。对面的女学生也正盯着她;前者的脸色越来越白,面上就像是逐渐灌进去了一层水泥,僵硬冻结得连眉梢也抬不起来了,却仍然能叫人看出她越来越浓的恐惧。金妍低下头,迅速抽回了原本搭在桌上、此时却微微抖得止不住了的手。
  乔元寺突然明白了。
  她不也是一样的吗?
  不知有多少次,她都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了哪怕多一秒钟的窒息感了;她恨不得抓住那些当时还没变形的正常人,摇晃着他们的领子,指着一张张变形的脸,叫他们睁开眼睛好好看看。
  能叫醒一个同伴都行,就算被发现,被众人一涌而上地淹没了,她起码也在消逝前喊出过一声。失败了,那正好这一切也都会结束,她再也不必沉默地忍耐下去——新世界才开始了两个月,她才三十三岁,她已经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过完下半辈子。
  想必金妍也是同样的心情吧?
  她尽量稳住嗓音,打破了房间中好像持续太久了的寂静。
  “……你没有看见我的照片吗?”即使乔元寺对金妍能够感同身受,她也不敢贸然承认,因此问了一个最安全的问题。
  金妍垂下了眼皮。“乔小姐……这是不是你设的一个,一个测试?你是不是在利用鸟食盒,吸引没有变形的人主动来找你?”
  乔元寺一怔。
  “我爸爸就是摄影师……我知道用裁剪和拼负片的办法,是可以修改照片的。其实摄影系的老师也肯定知道,你不怕他们产生怀疑吗?”金妍越说声音越小,连乔元寺要听清都有点儿吃力。她忍不住看了一眼门口,金妍大概是怕被来往的人听见。
  “我之前去旁听过一堂你的课……从那时我就有所怀疑了……而且,什么人才反而更需要把自己面部变形的照片挂起来呢?我想应该只有正常人吧。”
  “既然你这么肯定了,那你在害怕什么?”乔元寺的心脏砰砰直跳,却还是没有承认。
  金妍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因为我不知道,你设置这个……测试的目的是什么。”她回答时,也是死死闭着双眼的,就好像已经完全豁出去了。“乔小姐,你为什么想要找出其他正常人?”
  身边的正常人越多,她就越危险。正常人越多,就越危险……在乔元寺脑海深处,这一句话正不断重复回响;她的手却不知何时放下了笔,探过桌子,握住了金妍的肩膀。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乔元寺吐出嘴唇的气流都在发颤,“跟我走。”
  ……在汪洋大海一般变了形的面孔中,与金妍找到彼此的第一个星期,乔元寺感觉像是自己一定是受到了上天的祝福。
  只要有了一个同伴,一切都立刻不同了:人类大概就是这样的生物,当他们被联结起来的时候,一加一是大于二的。为了安全起见,金妍最终还是没有候补上她的课;但这也无关紧要了,因为金妍说,她之所以坚持想要排这门课,也只是想要多观察一下乔元寺而已。
  “乔小姐,我真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你的,”有时候金妍会这么说。
  对于旧世界其实已经迎来末日这一件事,金妍似乎没有将它当真——不如说,她觉得这只是乔元寺看待世界、表达感受的一种说法罢了;在不谈及过去的前提下,乔元寺提了两次,见她不往心里去,后来也就罢了。毕竟接不接受,对她们的生活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
  与以前相比,她们生活的环境大框架没变,在许多方面却已经出现了细微混乱的恶化。成为了岌岌可危的边缘人后,乔元寺半是出于好奇,半是不得已地观察起了身边的世界:除了逐渐多起来的疏忽欺瞒、敷衍粗陋、低劣荒谬之外,治安好像也在慢慢变差了,其中一部分耸人听闻的新闻和故事,总叫她怀疑是进化者闯出来的祸。
  作为一个隐藏在变形人之中的异类,一个苟活于末日世界的普通人,乔元寺清楚地意识到,她今后的生活只会慢慢地、一点点地越变越糟糕——如果她足够幸运的话。
  要是运气不好,这个世界说不定会一夜之间急速变成她认也认不出来的样子;不知道哪一天,她会在踏出家门的早上,被这个世界一把攥住、烧成灰烬。
  后来乔元寺知道了,她被烧成灰烬的时候,不是早上。
  在倒数第十个月整的那一天,乔元寺进家门后,从自己的电话答录机上接到了金妍的一条留言。“乔小姐,”后者的声音略微有点儿激动,“你听了不要生气,我知道你不赞成我这么做……但是我这一次有百分之两百的把握,我找到了另一个看得出变形的正常人!”
  乔元寺一颗心登时悬了起来。金妍头脑是清楚聪明的,但是她毕竟年纪还小,有时可以说是勇敢也可以说是莽撞;加上第一次接触别人就遇上了乔元寺,受到这种成功的鼓舞,她总觉得自己还能再找到一个乔元寺。
  “你别担心,关于你的存在,我一个字也没有对他提起过。我们约好今晚七点在学校旁边的公园见面,到时我会仔细观察考量他……”
  七点钟?
  乔元寺抬腕看了看表,急忙抓起门旁挂着的帽子和围巾,转头就冲出了门。
  金妍确实是加了考虑的。此刻时节已经渐渐入冬,七点钟的公园早就已经全黑透了。在一盏一盏的橘黄路灯下,公园里人迹稀稀零零,四下里视野开阔、四通八达,真要出了什么意外,金妍也有脱身的机会。
  四处搜索的乔元寺,在看见远处长椅上的两个人影时,急急刹住了脚步,在花坛边沿坐了下来。她处于树荫的遮蔽下,把帽子拉低、围巾提高了,眼睛紧紧盯着那一对仿佛情侣般的人影上——那男生年纪比金妍大一些,相貌陌生,不像是学生,倒像是已经上班了的。
  乔元寺远远坐着观察了一会儿,渐渐放下了半颗心。在这么远的距离上,她自然是什么也听不见的;但是从二人互动时的氛围与肢体动作上,看起来一切都进行得很平稳顺利。二人交谈的时间不长,十几分钟之后,他们对彼此点了点头,那男生先站起来走了。
  还好,她另外半颗心也放下来了。乔元寺跟过来,只是为了要保证金妍安全,如今见那男生先一步走了,金妍还好好的,才终于松了口气——想了想,她站起身,远远跟上了那个男生。
  那男生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被跟踪了;两个人一前一后,安安静静地走在黯淡昏暗里。公园里人很少,只有一个上班族模样的男人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红色公司制服的女职员走了过去;接下来,两个年纪相似、胸前戴着工牌的女孩走了过去,又有一个穿着蓝色公司制服的中年人走了过去。
  ……人少吗?
  当乔元寺猛地刹住脚,扭头就往回冲的时候,在她的视野角落里,那个男生头也不回地走向了公园大门。
  在那个昏暗阴冷的冬天傍晚,记忆中的一幕幕,也变得像是黑白电影一样老旧而不真实了。
  乔元寺记得自己一路都在拼命地往回跑,明明不过两三分钟的路程,却好像永远也跑不到头。而金妍,却像是冷不丁一下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金妍仍旧原样坐在长椅上,不知何时低垂下了头,长发遮住了她的侧脸。
  在金妍身边,那个上班族的男性,那两个戴工牌的女孩,那个穿红色制服的女职员,那个穿蓝色制服的中年人,此时正站成一圈,将长椅上的女生围住了。在听到了乔元寺跌跌撞撞、又猛然顿住的脚步声时,他们接二连三地转过了头。
  每一张都是人脸。
  乔元寺在恍恍惚惚之中,对他们的视线浑然未觉,只是死死地盯着金妍。
  金妍终于也慢慢地转过了头。
  血红色的粗大抓痕从她的眼角里爬了出来,仿佛血迹撕裂了大地,蜿蜒攀爬在她的面孔上,将她的脸撕成了几块。她的眼泪一颗接一颗地掉下来,却没法将她脸上的血痕冲散哪怕一点点。
  乔元寺倒吸了一口凉气,喉咙里发出了小小的一声,等她急忙将双手捂住嘴巴的时候,已经晚了。就像是听见了什么信号,那群公司职员朝她一步步走了过来。
  “果然还有一个啊。”不知是谁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