娥媚》 最新章节: 《绮梦璇玑》完结出版(01-21)      《御人》完结出版(01-21)      《翩紫姬》完结出版(01-21)     

娥媚513 结发受长生(大结局-下)

  武神塔器魂几乎想像凡人一样跺脚,恨声道:“想办法困住他的火灵,别让他引爆五种天火!”
  “太迟了,我看看你们有什么能耐能够困住我的玄龙!”焱弑天身上散发出强烈的毁灭气息,一波接着一波强烈大得足以毁灭一切的可怕力量涌向四面八方。
  他全身通红,血液似乎要挤破血管透过毛孔渗透出体外,本来俊美妖魅的面孔变得狰狞可怖。尹子章神情凝重带着朱朱急退近百丈。
  连一直屹立不动的武神塔,也在他与器魂的合力之下离地而起飞向高空。只是他们都知道,确实来不及了,焱弑天顷刻之间就要自爆法身,他们根本没办法阻止,玄龙体内的五种天火也会随之爆发,尹子章与朱朱马上转身逃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武神塔以及塔内的人却是必死无疑的了,甚至这崇武城方圆千里也会生灵涂炭化作一片死地。
  然而尹子章与朱朱又怎么肯抛下自己的族人、同门与亲友独自逃生?
  两人甚至没有商量便驾驭冰龙飞到了武神塔与玄龙之间,朱朱依旧伏在尹子章背上,没有离开,尹子章也没有再提议朱朱躲入武神塔内,他们刚才说过他们会一起,不管即将面对的是什么。
  就在所有人的生死悬于一线之际……
  “啊!”正要自爆法身的焱弑天忽然双手抱头大声惨叫起来。
  “丹凤!你丹药里炼的是什么东西?!啊!贱女人!你死了竟然还来害我!啊……”焱弑天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似乎已经彻底失去理智,身形东歪西倒恨声叫骂。
  朱朱与尹子章心头一跳,焱弑天刚刚服下了好几枚血魄丹,其中一枚应该是丹凤死前炼制的,莫非那枚丹药有古怪?!
  不管如何。焱弑天在这紧要关头忽然出了意外,令所有人都生出一丝希望。
  半空中玄龙感受到主人的痛苦狂躁。也越发不安起来。长长的躯体在云中翻飞舞动,不是喷出一团一团浓黑的烈焰。
  她定定望着前方不远处如困兽一般挣扎翻滚的玄龙……其实她知道有一种办法或许可以制止玄龙体内的五种天火引爆。
  只不过她先前一时犹豫软弱,下不了决心,焱弑天身上突然发生变故。却给了她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天空中隆隆雷声仿佛也受到此地紧张气氛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大。
  因为焱弑天意图自爆与所有人同归于尽。导致大家紧张之下,连尹子章引来的雷劫都暂时忘到一边。
  朱朱被雷声惊醒,抬头望向上空的层层雷云。她没记错的话。应该第八道雷霆就要降下,焱弑天与玄龙凝聚怨灵而成的阴云已经被先前的七重天雷彻底打散。
  她紧紧抱住尹子章,心中难过不已,她也许不能亲眼看到她的阿章成功历劫成为一名真正的大乘期修士了……
  她侧过头在尹子章脸上亲了一口,尹子章有些愕然地侧头看她,朱朱笑靥如花道:“我想到办法对付那条大黑龙了!”
  她的口气轻松而欢快。尹子章先是一喜,继而大惊失色。
  朱朱不知道对他做了什么。他刹那间整个人动弹不得,神魂都被凝固了一般,连冰龙都与他一样定在原处。
  朱朱从他背上跳下来,举掌一拂,将这一人一龙送往武神塔方向,对塔顶同样错愕不已的器魂道:“好好保护他……”说着全身化作一团金色的烈焰,向着玄龙冲去。
  玄龙失去焱弑天的指挥,更被他身上紊乱的气息所扰,正是六神无主之际,眼看着朱朱化身烈焰扑过来竟然不知道躲闪,任由朱朱以全身之力幻化出的天火大阵将它困在中央。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焱弑天的身体彻底爆裂开来,无边血雾所过之处,先前已经损毁殆尽的崇武城彻底化作飞灰,就是距离他足有数千丈的武神塔也剧烈颤抖起来。
  大乘期修士自爆法身威力绝对足以毁天灭地!不过武神塔尚能抵挡得住,只是接下来玄龙爆体五种天火彻底被激化爆发,就连武神塔也只有器魂消散,塔身崩塌的份了。
  就在玄龙即将爆体之际,朱朱的火灵金焰凤凰忽然自金色火海中飞出,双爪狠狠撕开玄龙的头颅,一口将其中闪烁着恐怖光芒的五种天火火源尽数吞下。
  轰隆!电光一闪,第八道雷霆从天而降。轰鸣的雷声中混合着玄龙爆体时绝望的嘶吼,还有金焰凤凰痛苦的鸣叫声响彻天地。
  武神塔器魂眼也不眨,一手托住僵立不动的尹子章,一手向空中击出一拳,轻松把那道威势惊人的天雷击散。
  原本他是绝对不会出手去帮尹子章挡雷劫的,只是现在情况特殊,也顾不上去计较这些旁枝末节。
  恐怖的雷声还在众人耳边回响,玄龙与焱弑天已经彻底化作虚无。
  镇魂焱皇钟里传来焱弑天充满了不甘与怨毒的声音:“丹凰,没想到你竟然敢直接吞下我的五种天火,这是你自己找死!哈哈哈!你们两姐妹坏了我的大事,但却害不死我!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你们等着,总有一日我会与你们算总账!”
  话音刚落,血红的镇魂焱皇钟就往西方激射而去,只是还未飞出多远,忽然被一个巨大的黑影笼罩住。
  轰!武神塔巨大的塔身一下将镇魂焱皇钟吸入塔底狠狠压入地下。
  无神塔器魂漠然道:“你真当天下三大神器都是摆设不成?!你躲在这个破钟里我一时半刻杀不死你,但要把你镇压在塔下慢慢磨死却完全可以办到。”
  焱弑天三番四次意图毁坏武神塔,器魂早对他恨之入骨,之前他实力太强武神塔又未曾认主,奈何他不得,如今他没了天火法身已毁,靠着镇魂焱皇钟保住神魂修为。正是最虚弱的时候,此时不收拾他更待何时?!
  唯一可惜的是那个小姑娘……器魂惋惜地抬头望向玄龙先前爆体的位置。
  金焰凤凰与那一大片金色火海渐渐融为一体。最终金光散尽。重新凝聚成朱朱的身影模样。
  她脸色苍白如雪已经彻底陷入昏迷,生死不知毫无反应地从半空中往下坠落。
  武神塔器魂连忙施法将她接引过来。托在他手中的尹子章一动,终于冲破禁制,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上前去将朱朱紧紧抱住。
  怀里的女子就像一尊精美的雕像。已经感觉不出分毫气息与温度,没有呼吸没有脉搏。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她仍活在人间的征象。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自空中传来,最后的第九重雷劫终于到来。尹子章抱着朱朱傻了一样毫无反应,恐怖的电光眼看就要落到他身上。他才忽然惊醒。
  朱朱……这雷电落在他身上就罢了。要是落在朱朱身上会伤到她的!
  她唇上柔软温暖的感觉还留在他的脸上,他还记得片刻之前她欢快的笑容与明亮的眼神,怎么一眨眼,着所有一切便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滚!”尹子章心中满满的绝望、无助、悲愤、悔恨、伤心、痛苦在这一声大喝中全数吐出胸腔,大喝声竟然盖过了雷声,将这道足以令大乘期修士闻风散胆的第九重雷劫生生震散。
  武神塔内目睹这一幕的人除了林世恭修为足够高又未受重伤还能受得住之外。其余众人个个被这一喝震得头昏脑胀双脚发软。
  还好有武神塔庇护,大大减轻了这一喝之中的威能。否则这里不少修为稍逊的元婴初期修士只怕会直接被震伤神魂损及元婴。
  随着这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喝,天空中雷云四散。
  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赑屃、狴犴、负屃、螭吻九种传说中的真龙之子脚踏祥云出现在天空之中,环绕着中间的巨龙盘旋飞舞,灵动威武形态各异的神兽组合成传说中的“九子从龙”天象,风中隐隐传来龙吟之声。
  大片大片雪花自空中飘落,转瞬间方圆千里只剩茫茫一片雪白,本来因为刚才的大战而四下弥漫的死气怨念在雪中净化消散,天地变得清明透彻,仿佛回到了纯净无垢的最初。
  武神塔内不少人心有所感,也顾不上先前激斗留下的创伤与满身狼狈,纷纷盘膝坐下参悟起来。他们在武神塔内绝对安全,能够亲眼看到大乘期修士突破晋级,如果不趁机悟出点什么,至少得后悔几百年。
  除了三大宗门的三位大长老,塔里便只剩姬幽谷与石映绿二人站在窗边……
  四师弟他终于突破成为了大乘期修士,但是他们包括尹子章自己,估计都不会有半分欢喜的心情。
  石映绿的眼泪一滴一滴自颊边滑落,嘴唇几乎被咬出血来,她忍了又忍,终于哭道:“怎么办?怎么会这样?朱朱她……四师弟怎么办……”
  她在朱朱身上已经感觉不到半点生命迹象了,她完全不敢相信这个可怕的现实。
  姬幽谷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紧紧握住石映绿的手,坚定道:“当日四师弟意外身亡,朱朱都能够让他重生。他们会没事的,四师弟不会就这样放弃的,我们也不能放弃。”
  他的语气太过镇定,不知道是要说服石映绿,还是想说服自己。
  远处依稀传来邸禅尚肆无忌惮的声音:“你们看看老子逮着谁了?!林子默!哈哈,老子想修理这臭小子想了好几年了!今日总算撞在老子手上!你这混球不学好,竟然去投靠焱弑天那个神经病……见鬼的,又有人突破大乘期?不会是小四那个变态吧?!老子这大师兄没法当了,一个个都不是人啊!”
  很快,邸禅尚、焚碧沁、丹冉等人押着林子默大胜而回,林震今也与他们一道。
  林世恭怕林震今出事,所以特地将他调到外围区对付丹国的大部队,万一崇武城这边有变故,他也来得及撤离,徐图后计。林震今挂念儿子,所以见外围情势稳定。便忍不住跑回来一看究竟。
  邸禅尚与焚碧沁等丹族人刚才去追杀混乱中脱逃的丹国元婴修士,因为追得太过投入。结果越去越远。现在方才返回。
  一行人远远感觉到焱弑天自爆的可怕威力,随后又见子章突破大乘期华丽浩大的天象,震撼之余更觉得万分惊喜。
  这一战所有人都并没有多大信心,没想到竟然会胜得这么漂亮彻底。简直就是像做梦一样。
  只是当他们跑到武神塔附近,看见尹子章一脸茫然地抱着朱朱站在纷飞大雪中。所有的欢喜都化成了愕然与不信。
  邸禅尚瞪着朱朱看了好一阵,忽然暴跳如雷,一脚踹在旁边死狗一样面如死灰的林子默身上。怒道:“究竟怎么回事?!老子才走开一会儿。怎么小五就成了这个样子?”
  林子默无端被迁怒,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他投靠焱弑天原本是希望能够报当日当众惨败受辱的大仇,没想到结果却更加糟糕,而他心目中的大敌毫无损伤不说,还成为了大乘期修士。又一次把他远远甩在身后。
  而这一次他所做的事绝不是剥夺权位遣返原族就能解决的了,林氏族人乃至昭蔡宗都不会放过他。他必死无疑,绝不会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武神塔器魂看众人神情阴沉,轻抚长须道:“小姑娘是以自身作鼎,把所有天火都封印在自己体内了,所以看上去才全无呼吸气息。”
  “怎样才能将她救醒?”尹子章浑身一震,满怀希望问道。
  “不知道,要看她自己,如果她能够融合控制九种天火,那自然会苏醒,如果不能……”器魂没有继续往下说,不过大家都已经明白他的未尽之意。
  如果不能,那朱朱还是要死。九种天火在她体内冲突起来,又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
  焚碧沁与丹冉自尹子章那里接过朱朱,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依然不得要领。
  朱朱当年逃离丹国皇宫后,曾被两个丹族长老以性命为代价将所有修为连同早已吸收的旭阳明火、木灵封印在体内,想必她也因此懂得了那种封印之法,才会在这次再用到自己身上。
  “有没有办法把天火从她体内释放出来?”尹子章想起当日朱朱被五爪灵鹫啄伤结果因祸得福破解封印分裂出火灵的事,带着一丝期望问道。
  器魂为难道:“可以,但后果难以预料,毕竟那九种天火如果不受控制就被放出来,很可能会造成无法估量灾难,而且小姑娘可能也一样自身难保。”
  当日朱朱之所以安然无事,因为她体内的旭阳明火本来就受她控制,不会对她造成伤害。
  姬幽谷与石映绿相偕走下武神塔走到尹子章面前道:“你说过,关键时刻朱朱从来不会让我们失望。”
  尹子章慢慢点了点头,不管朱朱的情况有多严重,他都不会放弃,总有办法可以把她救醒的。
  林震今拍了怕他的肩膀,两个孩子经历了这么多,没道理只能到此为止。
  因为朱朱发生了这样的事,大仇得报的丹族人个个神情沉重。焚碧沁不想看着他们沉湎于低落气氛之中,于是主动问今日一战的详情。
  姬幽谷叹了口气将方才发生的一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这么说来,焱弑天他竟然未死?!丹凤那枚血魄丹莫非有古怪?”焚碧沁又是气恼又是疑惑。
  尹子章道:“那枚丹药中应该蕴含了丹凤的部分神魂神识,焱弑天自爆法身之前,器魂曾明显感觉到他体内多了一个女子的魂魄,而且在迅速侵蚀他的神魂。如果不是因为最后时刻出了这样的意外,朱朱也不可能有时间在玄龙爆体前将它体内的天火吞下去封印起来。”
  这是器魂方才通过神识感应告诉他的,对于魂体,器魂有着比所有人都灵敏的感知能力。
  应该说,丹凤这一手救了许多人,却也让朱朱把自己牺牲了。尹子章都说不清楚,应该感谢她还是痛恨她。
  “没想到丹凤死前还做了件好事……”丹冉摇头道。
  “什么好事?那枚血魄丹她多半以为最终会被朱朱吃了,她靠这种龌龊手段,就能够在朱朱体内占一席之地,可以跟焱弑天长相厮守了!”焚碧沁十分看不起丹凤的所作所为。爱一个人并没有错,但是以爱为名放纵自己成为一个不择手段。抛弃亲情道义自尊的人,那便不值得尊重了。不止可悲而且可鄙。
  “能不能把焱弑天的神魂放出来?他没死最好。老子要慢慢折磨他!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邸禅尚咬牙切齿道。
  “镇魂焱皇鼎就算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无法在武神塔的镇压下凝聚分毫灵气,替焱弑天滋养修复神魂,更不要说还有丹凤的神魂在其中时时刻刻侵蚀干扰,他等于在未来的千万年光阴中都会时时刻刻承受神魂一点一滴被消磨吞噬的无穷痛苦。直至彻底魂消魄散。”器魂想到这点就感到解气,难得心情大好纾尊降贵向众人解释了几句自己的“得意之作”。
  “这个狠!”虽然不能亲手报复。不过邸禅尚对这样的结果比较满意了。
  “他受再多苦也换不回朱朱平安无事。”石映绿难过道。
  “朱朱她一定会好起来的。”尹子章平静道,伸手抱起朱朱消失在众人眼前。
  眨眼近百年匆匆过去,晋潜大陆经过这些年的休养生息。依然没能补回先前因为丹国、武国两大联盟一场大战带来的伤害。
  大陆上光元婴修士就折损近半。其余结丹修士、筑基期修士的死伤更是不计其数,这还是武国取得全胜后,未曾对丹国联盟宗门赶尽杀绝的结果。
  大战结束后三年,在武神塔内闭关的尤千仞终于成功突破元婴中期出关,当他知道自己闭关这几年里居然发生了这么许多大事,甚至自己的关门弟子竟然还突破成为晋潜大陆上公认的最强者。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符钰在大战之后就带同一众圣智派结丹长老以及重要弟子返回圣智山,开始筹备重开山门的种种事宜。短短几年。圣智派再次出现在西南,已经成为晋潜大陆上有数的顶尖门派。
  不提别的,光尤千仞一人门下三名元婴修士外加一名大乘期修士,就足以令三大宗门的人都要小心拉拢慎重相待了。
  尹子章与丹族圣女丹凰一起击败焱弑天的一战早被加油添醋传遍了整个大陆,而大家也都知道丹族圣女丹凰曾经拜入圣智派门下,甚至本人就是在圣智山应傍峰上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一举从筑基冲到大乘期的。
  什么叫神迹?这就是了!
  应傍峰简直成了天下修士眼中的圣地。
  圣智派还有郑权这样的七品巅峰炼丹师兼元婴中期修士作太上长老,外带附送一个强大的道侣——同样七品的炼器大师丹霓,这样的豪华阵容,比之现在的三大宗门也不逊色多少了。
  圣智派重开山门的消息一传开,整个晋潜大陆都轰动了,无数散修蠢蠢欲动想要加入,西南这样的贫瘠之地仿佛因为圣智派的存在,一下子成了修仙圣地。
  邸禅尚、姬幽谷与石映绿经历了许多,也各自静下心来修炼。
  丹族人在丹冉、焚碧沁等人的带领下重回凌丹城,同样开始了重建工作。
  焱族经此一役,族中精英尽速殒命,只剩一堆普通族人,丹冉等也无意为难他们,任由他们自行离开。
  几十年前,焱族声势浩大,丹族人个个忧心如焚,没有人会想到,情势逆转会这么快,两族过万年的对峙,会这么快结束。
  焱族虽然不至于彻底灭族,不过也差不多了,先前焱弑天坐下那么多人神共愤的事,他害过的人没办法找焱弑天的晦气,很可能会把气撒在这些“余孽”身上,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丹族人这么大度。
  焱族即使熬过这个难关,也很难在恢复往日的荣光繁盛。
  崇武城也在废墟之上重建起来了,繁盛更胜昔日,三大宗门的三位大长老不约而同在那一场大战之后选择了闭关,或是为了疗伤,或是为了参悟天际,寻觅更高境界。
  这次他们闭关很放心,因为崇武城里多了一个绝对足以镇住场面的大乘期修士尹子章,有他与武神塔在。所有人都相信,崇武城不会再出任何意外。
  无数修士蜂拥到武神塔广场仰望传说在塔顶静修的武神塔圣主尹子章。大家都猜测那位封印了九种天火的丹族圣女丹凰应该也在塔中。说不定哪日就会与尹子章相偕出现。
  虽然这样的场景过了近百年都没出现过……
  “开门开门!小四,老子来看你跟小五啦,赶快来开门!”一个长得玉雪可爱的小孩恶形恶状站在崇武城一座普通民居宅院前扯着嗓门大叫,惹来左邻右里一堆白眼。
  这院子里住的是个俊美到离奇也冷得离奇的年轻人。平日深居简出,也不见他工作谋生。更从不搭理人,如果不是院子里偶然会透出点食物的香气,他们几乎要怀疑这个年轻人是什么妖精变成的了。
  明明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可是邻居们每次看到他都感到双脚发软。就是满肚子八卦疑问也不敢吭声。
  他们不止一次猜测这年轻人的身份,不过从来没有办法去证实什么,今日竟然看到有个奇怪的小孩子来找,大家都来了兴致。
  其中一个大婶忍不住好奇上前问道:“下兄弟,里面住的那个是你什么人?”
  “把那个小字去掉!里面住的这个,哼哼!他勾搭了我妹子。一个人躲到这里来不敢见人!”
  这个小孩正是邸禅尚,院子里住的自然是尹子章。前者见后者不搭理他。就开始尽情给他泼脏水,当然,他说的也不完全算是假话。
  大婶震惊地看着邸禅尚,怎么可能,他才十岁勉强的样子,他妹子顶多岁,最重要的是,他们大家都没看见过尹子章身边有其他人出现过。
  邸禅尚见对方不信,还想继续说,里面的尹子章终于道:“进来吧。”
  邸禅尚哼一声,大摇大摆推门进去。又在大婶诡异的目光中砰一声将院门关上。
  “小师妹呢?没跟你一起来?”尹子章淡淡问道,仿佛只是随意打一声招呼。
  邸禅尚脸色一变,哼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你有小五了,别来打我小师妹的主意!”
  尹子章懒得多说,只有这个神经太粗的师妹控才会以为小师妹是个柔弱可人的小姑娘,还心甘情愿被吃得死死,但愿他以后不要死得太惨。
  “丹族的人托我通知你,三个月后打算举行丹神殿重启仪式,请你无论如何带上小五去一趟,丹冉长老对你意见很大,你把小五带走了就不还,人家想接小五回丹国去你都不乐意。小五还没嫁给你哪,你就管得这么严……”邸禅尚最讨厌的就是尹子章以及姬幽谷每次在他面前提起小师妹时那副诡异的神情,好像藏了某些他不知道的秘密,还有些同情和幸灾乐祸,不知道他是不是看错了。
  哼哼!一定是他们妒忌他独得小师妹的关注!
  “知道了,我会去的。”尹子章一身蓝色布衣静静坐在屋檐下,看上去就是一个长得俊美了些的普通青年,除了相熟的极个别人,绝对不会有人相信他就是那个理论上应该居住在武神塔内俯瞰众生的大乘期修士尹子章。
  “你怎么忽然就这么合作了?”邸禅尚斜眼瞪着他道。
  “你记不记得当年我们一起到凌丹城去,朱朱在丹神殿的地底玄宫吸收了虚空燧火……”尹子章淡然道。
  “自然记得!”邸禅尚想起当年的事就热血沸腾,可惜他们几个已经好久不曾合伙作案了,事实上晋潜大陆上值得他们出手的已经没什么了,无敌最寂寞,高处不胜寒啊!邸禅尚感慨不已。
  “朱朱说,她与地底玄宫的两大器魂木圣与火圣曾有约定,会在百年后将焚心煎魂鼎送到他们手上。”尹子章道,朱朱说的每一句话他其实都记得,只不过他不喜欢把这些挂在嘴边。
  邸禅尚揉揉鼻子道:“小四,你这些年日日窝在凡人堆里,是不想修炼了?你这样,老子将来比你早飞升,会有人说老子胜之不武。”
  一个修炼狂人忽然不修炼了,真让他们看得好不习惯!
  尹子章道:“修心也是修炼,等你懂了,应该可以不用当同阶第一了。”
  邸禅尚转了几个弯才明白过来这话的意思。分明是拐个弯笑他修为还没晋升到大乘期,而且就算晋升大乘期。也比不上他。当不了第一!
  这臭小子哪里是在修心,分明是在修炼嘴皮子,那张嘴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可以气死人!
  “臭小子。你继续得意,老子总有一日会让你试试什么叫人族无敌!”邸禅尚大受刺激愤然离去。
  尹子章起身到厨房去做了一锅鸡汤面。端到房间里,近百年的光阴,他早已经可以做出味道不输于朱朱的鸡汤面。但是吃在嘴里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总觉得索然无味。
  朱朱从前常常抓紧机会撒娇要尹子章给她做吃的,可惜如今尹子章做什么好吃的,她依然沉睡没有醒来。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朱朱的情况似乎也没有恶化。希望这次将焚心煎魂鼎物归原主,能够给朱朱带来转机。
  尹子章走到床边,轻轻抚摸床上朱朱的脸颊。柔声道:“你快些醒来吧,虽然我我有足够的生命可以等你很久很久。但我想你可以张开眼睛与一起看红尘众生,想你可以跟我说话,让我不那么无聊,想感觉你的呼吸脉搏我和温暖的气息,想未来漫长的日子里,除了修炼斗法,还有其他东西,还有你与我一起分享……”
  凌丹城里提前迎来冬日里的第一场雪,焚碧沁心有所感提前出关走到丹神殿外,就见大殿前雪地里站着一名俊美绝伦的灰衣青年,气息清寒剔透,仿佛是皑皑白雪中镶嵌的美丽冰花,如此耀目不凡。
  “没想到你会提前到来,难怪会天降瑞雪,快进来吧,其他人见到你们来,一定也很欢喜。”焚碧沁的目光落在尹子章背上背者的那个被绿色披风包裹着的少女身上。
  尹子章这些年一直带着朱朱隐居,他们几次开口想将朱朱接回来,都被他拒绝,到后来甚至不太愿意见丹族的人,焚碧沁与丹冉等人无奈,只得不再提这事。
  焚碧沁才走到殿内,一道乌光一闪,幻魅妖狐跳到了焚碧沁怀中,一脸戒备打量了尹子章一阵,哼道:“我认得你,你是那个爱吃醋的臭小子!阿沁,他有朱朱了,你不要理他!”
  到底是谁比较爱吃醋啊!
  妖狐在朱朱沉睡的第二年就恢复五阶修为,灵智重开可以开口说话。焚碧沁把他先前留下的封印了他之前记忆的卷轴交还给他,如今妖狐除了拼命修炼就是不断向焚碧沁强调,自己很快会变成原本的天下第一美男子,他的阿沁千万不要理会其他男修士,而且更已经再次开始以焚碧沁的道侣自居。
  尹子章没理会妖狐的挑衅与醋意,直接对焚碧沁说明来意:“地底玄宫的器魂可有出关迹象?”
  焚碧沁点头道:“大概就在这几日,我在丹神殿内也感觉到地底玄宫的变化。”
  之前木圣与火圣为了不愿听从焱弑天的吩咐办事,故意闭关不出,这一闭关就是整整百年之久。尹子章与丹族众人为了令朱朱苏醒,想了无数方法,自然也考虑过这一对器魂,不过一直无法接触到他们两个。
  如今百年之期将至,想来他们为了焚心煎魂鼎也会出现。
  尹子章作为一个外族之人,破格被允许进入丹神殿下的地底玄宫之内。
  十八层地底玄宫因为器魂闭关,且多年未有人进入其中,显得格外幽深冷清。尹子章抱着朱朱一直往下走,走到第十六层,也感到很是吃不消。
  虽然他已经是正宗的大乘期修士,但这里不是武神塔,地底玄宫之内充斥着强大无伦的火木气息,尹子章动用冰灵体内的乾坤冰火玉将所有火系气息吸收转化做冰系气息,才勉强保持安然无事。
  尹子章想起朱朱当年为了他硬撑着走上武神塔第九层的事,心里一阵酸痛。那时候的朱朱甚至还没有真正结婴,也不能像他这样有逆转冰火的特殊手段,却可以为他创下这样的奇迹,他一直想保护她,最终却是她拼了性命护着他。
  从前朱朱可以为他做到的,他也一样可以为朱朱做到!
  尹子章正想抬步继续往下走,忽然听见一个老者道:“小子你是什么人?跑到我地底玄宫里做什么?!咦。你背上那个小姑娘……怎么会变成这般?”声音如闷雷一般在空旷的玄宫里回荡。
  一个火焰凝成的老者一闪身出现在尹子章身前上空,俯身望向尹子章背上的朱朱。
  这个应该就是朱朱口中的火圣。尹子章不动声色回望他。
  另一个全是绿油油的老者也随之出现。咦了一声道:“你身上有武圣的气息,大乘期修为……你是武神塔的主人?!”
  尹子章平静道:“正是,晚辈见过两位前辈。”
  火圣对于武圣显然有些心结,哼哼道:“你有武神塔了还跑到我地底玄宫凑什么热闹?”
  “百年前我的妻子与你们曾有过约定。答应会将真正的天火祭器送还给你们,我的妻子出了些意外。我来替她履行承诺。”尹子章不卑不亢取出真正的焚心煎魂鼎递过去。
  火圣与木圣两眼圆瞪,一起扑上来抱住那只金光闪闪的小鼎,兴奋道:“真的是天火祭器。哈哈哈。总算找到你了!”
  两个老者欢喜得完全没了形象,恨不得抱住焚心煎魂鼎在地上打几个滚。
  尹子章耐心等他们的欢喜劲过去,才道:“我妻子她因为意外不得不将九种天火封印在体内,不知道两位前辈可有解决的方法?”
  “这个简单……什么?九种天火?!”火圣心花怒放,尹子章说什么都随口答应,可等他听清楚尹子章的话。不由得吓了一大跳。
  木圣也忍不住色变,凑过脑袋去仔细看了朱朱一遍。皱眉道:“她的封印术倒是厉害,不过九种天火……太难太难!”
  尹子章心中失望,连地底玄宫的一对器魂都没与办法吗?
  火圣跟着凑过来,沉吟片刻道:“九种天火的威能便是神器也无法抵挡,这小姑娘能够撑到现在,应该还是有一线生机的,罢了,她遭到这样的意外都还记得让你把天火祭器送来,老夫承她这个情。稍等几日,等老夫将天火祭器重新炼化,然后与木圣联手助这小姑娘一臂之力吧。最终结果如何,就要看她自己了。”
  木圣忽然道:“你是打算认这小姑娘为主了?”
  火圣哼道:“莫非你有意见?”当着尹子章的面他不想弱了自家威风,像朱朱这等资质的主人,他们有记忆以来就从没遇到过,怎么舍得就这么放弃?
  木圣知道他的心意,笑道:“嘿嘿,没想到丹族多年之后竟然会生出这么一个厉害的小怪胎,竟敢把九种天火封印入体,了不起啊!这样的小怪胎如果就此夭折,未免有些可惜。认主就认主吧。”反正他本来就对朱朱满意的很。
  尹子章最希望朱朱能够平安醒来,自然更不会有异议,虽然他们不能够解决朱朱的问题,但能帮到一些是一些。
  木圣与火圣带着朱朱消失在地底玄宫深处,七日之后,一道紫光一道绿光忽然自丹神殿冲天而起,光芒将整个凌丹城笼罩在其中,木圣与火圣双双现身于丹神殿上方天空中,长声宣布道:“地底玄宫第七代圣主丹凰!封号千凰圣主。”
  整座凌丹城沸腾了,所有丹族人都激动地赶往丹神殿外广场上跪拜欢庆,他们丹族的圣女终于得到神器认主,将来一定可以让丹族变得更加辉煌!
  由神器器魂亲自宣布的封号乃是源自天地意志,千千万万年中能获得如此殊荣的顶尖修士一只手都不用就能数完,而这有限的几个前辈最后都飞升仙界了。、
  先前虽然传出丹凰将九种天火封印入体导致昏迷不醒的消息,不过如今大家看到这一幕都振奋起来,他们的圣女能够让神器认主而且得到封号,一定会平安无事!
  尹子章自然也知道关于这些封号所代表的意义,心中同样激动莫名,既然朱朱能够得到天地意志的认可,她一定可以醒来!
  花开花落又是三年……
  好香的味道!朱朱睁开眼睛,首先看见的是一片已经开始发黄的土布帐子,空气中漂浮着山中独有的清新草木气息……还有鸡汤面的香味。
  朱朱坐起身看着房间里简单到简陋的摆设,依稀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木板门嘎吱一声被人从外推开,一个高大的青衫青年捧着一大锅热腾腾的鸡汤面从外边走了进来。
  “……阿章?”朱朱迟疑道。青年人背着光看不清楚他面貌如何,不过朱朱觉得他就是阿章,在梦中陪她走过千山万水,战胜无数艰难考验的阿章。
  尹子章慢慢将鸡汤面放到桌子上,一步一步走到床边,紧紧抱住朱朱,笑道:“我知道你总会醒来。”
  他们会一直在一起……
  长生之路如此漫长,他们怎会忍心让彼此孤独前行?
  (全书完)
  …………………………
  终于找了个地方可以正常码字上网,赶得及在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把结局放上来,没有对大家失信。
  历时8个多月,终于把《娥媚》完成了,撒花ing!
  结局部分是在飞机上写的,窗外茫茫云海,就像真正的仙境一般,偶然还可以看到云下的雪山。
  番外会有的,正文里主要说的是主角的故事,配角们会一一在番外交待。等峨嵋缓过一口气就会开始写,所以大家别忙着取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