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满田园》 最新章节: 第四千三百九十章 大结局(08-08)      第四千三百八十九章 河湾村现状(08-08)      第四千三百八十八章 慢慢的平静(08-08)     

画满田园4099 三叔说的话

  花县里高兴的合不拢嘴:“真的可以啊?我这辈子还以为自己就是个废人了,如果我真的能干点什么,那我真的是满足了,谢谢你们,你们这两孩子真的是让我不知道怎么说了。”
  花继业道:“三叔不用客气,都是一家人,。”
  花县里叹了口气:“一家人未必一条心,这也是开始我心里有些难受的地方,你们祖母自然是对你大伯和你四叔好的,我和你五叔都是夹缝中求生存的人。当初你们的亲祖母怎么会下毒给大夫人和孩子的?其实真的很蹊跷。当然我们的生母怎么没的,更是无所求证。而我的病,我也是有怀疑的,但是都没证据,今日我跟你们说这些,也是想表明态度,我虽然身体不好,但是我不傻。”
  这时候玄妙儿想到逍遥子神医还在这,她对着花县里道:“三叔,一会你跟我们回去,让逍遥子神医给你看一下你的病情吧。”
  花县里惊了一下:“谁?这能求到么?”
  花继业笑了道:“人就在我们家呢,一会吃完饭你跟我们回去就行了。”
  花县里听完有些意外的笑起来:“我这侄子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了,以后三叔还真的要多靠着你了。”
  花继业道:“三叔过奖了,对了三叔,当年我祖母的事情你可还有印象?可还知道更多?”
  花县里摇摇头:“没有了,但是后来我听我娘说过几次,很含糊,就是说你娘当时就是个丫鬟,胆子特别小,很爱哭,不像是能下毒的人。”
  花继业叹了口气:“这事既然咱们都有怀疑,那就慢慢查吧,现在三叔五叔没有心结就行了。”
  花县高笑着道:“这还不是多亏了你,要不然我和你三叔之间真的怕是要身份了。”
  花县里也笑了:“这回我和老五不但不能生分,今日之后,还会更团结了。”
  这时候伙计敲门上菜了,他们也就开始吃饭了。
  这饭桌上,玄妙儿还是好奇的问了问花县里关于三婶丁氏的事情:“三叔,三婶的性子一直都这么冷么?”
  花县里叹息了一声:“也不是,前些年还好,这也是我病的越严重,她越是性子孤僻,后来我们不能生了,这不是抱养了继源么?她对那孩子就怎么都看不上,可是孩子是无辜的,都抱来了,还能扔了么?并且我没儿子,这宗亲里的男孩能过继的也不多,我还是愿意要个宗亲家的孩子对吧,这事也就成了你三婶的心结了。”
  玄妙儿听完也是一声叹息:“可是三叔,三婶不喜欢继源,会对继源的心里造成伤害的,你多关心关心继源吧。”
  花县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妙儿,你啥意思?你三婶是不是背着我打孩子了?”
  这个玄妙儿也不能明着告状,当然他也没看见丁氏打花继源,所以不能乱说。
  所以玄妙儿道:“不是,我就是看着继源那孩子的性子有点不好,想必是家里的温暖不够,你多关心关心他。”
  花县里点点头:“谢谢你,我知道了。”
  玄妙儿又道:“三叔,你也别直接就跟三婶说什么,也别生气,那样容易让三婶更反感继源,其实你多给她一些关心,让她的心融化了,也许她自然就喜欢继源了。”
  花县里对着玄妙儿笑了:“继业真的有福气,娶了你这么懂事的姑娘。”
  花继业笑着道:“三叔这个夸奖我收下了,咱们吃饭。”
  这话都说开了之后,几个人吃饭也就随意了很多。
  吃完饭,花县高去忙了,玄妙儿和花继业把花县里带回了家。
  然后请了逍遥子神医给花县里诊了脉。
  逍遥子神医诊脉之后皱起来眉头:“不是毒,也不是药,这是硬生生的用食物相克出来的,小时候你是不是经常吃某几种食物?”
  “我小时候喜欢吃肉糜煮粥,我娘说我刚长牙时候,吃了一年这个。”花县里道。
  逍遥子神医接着问:“那你吃这个的时候,可还有常吃的?”
  “那时候我嫡母喜欢给我父亲煮杨梅汤,然后每天也会让人给我娘送过来一些,我也会一起喝。”花县里又道。
  逍遥子神医听完点点头:“这就对了,肉和杨梅在一起会中毒,虽然不是一下子就能看出来身体有变化,但是却一直伤着身体,估计不止这些,你应该平时还吃过相克的食物,所以你这是沉积的病了,不是一时半会能调理好的,我给你开一些药和药膳,你吃上三个月,能缓解,之后我再给你继续开药,不过完全好还是要个三年五载的,毕竟这是要慢慢的调理,你用了几年病的,这也要用更多时间去治疗。”
  这话玄妙儿和花继业不傻都听得出来了,这嫡母不就是花老夫人么,这事有意还是无意的,就只有华老夫人自己清楚了,当然她是不会承认的。
  其实花县里和花县高都是怀疑他们的生母的死因跟花老夫人有关系的,但是就是没证据。
  花县里现在不管是多久治好,至少是有了希望了,他站起来对着逍遥子神医鞠躬道:“谢谢神医,真的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得到神医的诊治,真的是我的荣幸。”
  逍遥子神医道:“我和继业还有妙儿是自己家人一样,所以不用客气。”说着就开始写药方子了。
  写好之后,花县里也着急回去了,他出来久了,也怕花老夫人那边有什么想法了。
  送走了花县里之后,逍遥子神医又回去研究这开刀的事情了,玄妙儿也是真的打开了逍遥子神医的某扇大门了,现在他开始研究上一些开刀的用具了。
  玄妙儿站在院子里叹了口气:“这明显的,祖父的这些妾室的死,还有三叔身体不好什么的,都是祖母的‘功劳’了。”功劳两个字,玄妙儿要的极重。
  花继业把手在玄妙儿的头上搓了搓:“但是这些咱们不好找证据了,他们离开京城太多年了,并且好像除了祖母身边的两个贴身丫鬟,剩下的都没有带回来,她这也是作了防备的。”
  “这么周密的计划,很明显就是心虚了,但是说句咱们两能说的话,就算是现在查到了什么,你觉得祖父会怎么做?会不顾忌面子么?”玄妙儿转头看向了花继业。
  “所以如果真的是她,有证据的话,那就要也让她尝尝这些苦了。”玄妙儿越是了解花老夫人,也是越知道她的的歹毒,虽然没证据,但是很多事,她看得出来。
  “我这人从不手软的,你知道的。”花继业道。
  “我也一样。”玄妙儿笑着随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