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带锦鲤穿六零》 最新章节: 第七百章 打完巴掌发甜枣(04-17)      第六百九十九章 看走了眼(04-17)      第六百九十八章 澡堂八卦(04-17)     

自带锦鲤穿六零700 打完巴掌发甜枣

  
  尽欢的语速不快,语调也很平缓,话音里甚至能听出一丝笑意,可就是令人胆寒。
  谢玉玲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脸色煞白灰败,嘴唇哆嗦着,“不是,我,我没……”
  最终也没抖落出一句囫囵话来,无从反驳也无力辩白,前前后后的事情都有这么双眼睛呢。
  会议室也鸦雀无声,尽欢这个说辞太辛辣,呛得他们根本不敢开口,涉及到思想作风问题,谁也不想掺和,左右跟自己没关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如果说这些人视而不见的话,郑支书和李清泉就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了。
  郑支书之前被尽欢怼两句,还觉得很没面子,没想到更没面子的人在这里呢。
  李清泉情绪上升了许多,比起谢玉玲的思想路线问题,他的事情明显要小得多嘛。
  “小徐……”周锁柱喊了一声又哽住,手在后脑勺挠了又挠,还是不知道该说啥。
  现在这个局面,当然不是尽欢的错,不管是尽欢和杜国伟,起初都是为他打抱不平。
  如果深究是谁的错,他觉得李清泉肯定是祸头子无疑,郑支书属于就是拉偏架的从犯,这两个人的错误可大可小,是可以认错挽回的类型。
  谢玉玲站出来说项,本来还好好的,非要往情分上扯,一不小心就把局面扯失控了,说一套做一套是有问题,但要上升到思想问题,周锁柱又觉得好像有点过火。
  周锁柱没郑支书想的那么心机,他是真的厚道随和,不想起纷争也不想谁遭难,更不想责怪帮他说话出头的人。
  尽欢看周锁柱欲言又止,也不忍心为难,她也没真想事情闹到可不收拾的场面。
  她不喜欢谢玉玲,威胁震慑一下谢玉玲,再不敢往她面前凑,但要说让谢玉玲被批评斗争翻不了身,她也没狠辣到那个地步。
  再说培训班这才开班多久,她还想愉快地学习呢,要是谢玉玲一句话不对就揪着不放,那以后学校还有谁敢跟她来往?
  她是不想掺和到的那些学生活动中,但没想过被所有人疏远孤立,耍独脚板的滋味可不好受。
  没见整个会议室噤若寒蝉,大家看她的眼神都变了吗?她想震慑谢玉玲的目的已经达到,就不用再节外生枝搞事情了。
  “谢同志,我说这些不是为了针对你,作为革命同志,我们都有相互督促的义务,你的错误我指出来了,你有不同的意见吗?”
  尽欢希望谢玉玲反应能灵敏一点,有了台阶就赶紧下。
  谢玉玲平常就会钻营,也有些急智,立马抓住机会,“没有意见,谢谢你的批评指正,我会好好反省,保证以后不犯同样的错误。”
  “希望你积极改正,这里这么多人,也会一起监督你!”尽欢突然甩锅给大家。
  她厌烦谢玉玲,意思意思教训一下就罢了,真没有把人往死里整的想法,但至于这场这么多人,会不会借今天的由头为难谢玉玲,那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了。
  趁着大家心思浮动,二班的班长站出来作保证,“请大家放心,我一定好好督促谢玉玲,也加强二班的思想教育,杜绝再犯类似的错误。”
  “那如果没有别的事,那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三班长从善如流提出散会。
  尽欢却在这个时候举了手,本来松了一口气的人,心又被提起来,就怕她又揪着谁的错误不依不饶。
  “正事还没办呢,怎么能散会呢?”尽欢笑着扬扬手里的笔记本,“我们班学习小组从筹备到成立,还有中途遇到的问题和调整措施,我都有写纪要笔记,可以给二班三班做参考。”
  本来已经有人站起来准备走了,听到这话又坐了回去,看着尽欢也不知道该作何表态。
  之前不留情面怼李清泉,讥讽郑支书也不含糊,后面又揪着谢玉玲的痛处使劲踩,他们见识过本以为事情彻底闹崩了,已经不报任何希望了,尽欢却笑眯眯主动拿资料给他们,简直闹不明白尽欢的意图。
  能有啥意图,巴掌打完了发甜枣呗!
  只要枣子够甜,那巴掌的疼很快就能淡化,再说也不是每个人都挨巴掌了,能白分到好处就是占便宜。
  自认为占便宜的班干部们,一边传阅着尽欢的笔记,一边还小声讨论。
  “筹建学习小组是我提出来的,但能办起来是一班的班干部齐心协力的结果,其中出力最多的又数周锁柱同志和杜国伟同志,要是有疑问可以多只咨询他们两位!”
  对于大家的称赞,尽欢可不敢揽功,只说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效果。
  着重推崇周锁柱和杜国伟,也不是无的放矢,二班三班的咨询问题的人冲这两人去了,尽欢正好抽空出厕所。
  从厕所出来,却在门口迎面碰上了谢玉玲。
  尽欢还以为闹了这么一场,谢玉玲已经长教训了,没想到还敢伸手拦路。
  “为什么?”谢玉玲红着眼睛抖着嘴唇。
  幸好厕所附近没人,不然瞧见谢玉玲这副尊荣,指不定以为她在厕所把谢玉玲怎么着了呢。
  尽欢嗤笑一声,“为什么你自己真不知道?”
  “我自认为没得罪过你,你为什么非要在那么多人面前给我难堪?”谢玉玲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可尽欢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我跟你私下压根没有往来交情,你心里没点数?还敢来质问。你是觉得刚才雷声大雨点小镇不住你,还是打量着我心慈手软好欺负?”
  “我没有,”谢玉玲被尽欢的冷锐的凤眼一扫觉得腿软,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才站稳,“我真心想跟你做朋友,你不愿意就算了,何必这样咄咄逼人?”
  “呵真心?是想拿我当接近君澜跳板的真心,还是利用我去游说胡家的真心?”
  “你胡说八道!”谢玉玲指着尽欢的手指都在颤抖。
  君欢嘲讽一笑,“被说中了就恼羞成怒,啧啧,养气功夫还是差了点,不过你真的该庆幸我现在才说破,不然当众说你为了嫁进干部家庭到处钻营,你优秀学生干部的面子能挂住?”
  谢玉玲更气了,指着尽欢你你你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你最好能识相点,夹着尾巴做人,别来我跟前找不自在,不然别说是个人主义,更多更严重的帽子,我都能给你找来!”尽欢说完也不等谢玉玲反应就大步走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