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带锦鲤穿六零》 最新章节: 第六百七十二章 甩锅坑弟(06-04)      第六百七十一章 算你狠(06-04)      第六百七十章 女娶男嫁(06-04)     

自带锦鲤穿六零672 甩锅坑弟

  自带锦鲤穿六零正文卷第六百七十二章甩锅坑弟被点名的某人,丝毫没有吭哥的羞愧,老神在在开着车。
  再看看后排,贺重阳牢骚过后,神情专注蹲在车座角落里,啃着饼干狼吞虎咽。
  尽欢抿唇偷笑,这兄弟俩还真挺有意思。
  贺重阳性格跳脱,完全没有当兄长的沉稳,一不注意就被贺重九坑,被坑之后还要龇牙咧嘴地控诉。
  当弟弟的贺重九呢,是个冷脸面瘫,不动声色就把贺重阳给坑了,还坑得毫不手软。
  车还没开进村子,尽欢就看晒场边围着一群小娃娃,皮肤白的发光的伊万,在中间尤为醒目。
  也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好玩的游戏,一个个都专注得不得了,连最喜欢的小汽车,都没有注意到。
  要换了平时,肯定会一窝蜂追着汽车跑前跑后,开车的司机一个不小心,都可能产生擦挂事故。
  贺重九踩下刹车板,车“吱呀”一声停在了晒场上。
  这时候小娃娃闻声才看过来,看到率先下车的尽欢,纷纷乖巧地跟尽欢打招呼。
  听到尽欢应答的嗓音,背对着晒场蹲在地上的伊万,这才转过头来。
  伊万看到尽欢的第一反应是眼神闪躲,接着就表情讨好地冲尽欢笑,“姐,你回来啦?”
  尽欢知道伊万这阵子在家里憋坏了,她一出门,伊万就忍不住出来放风。
  其实尽欢也不想禁锢孩子活泼爱玩的天性,她拘着伊万不让他出门,主要是伊万的身体底子差,脱臼的手腕恢复得很缓慢。
  出来疯跑瞎玩,要是不小心把还没痊愈的手又给弄脱臼了,又得受次罪,万一再造成习惯性脱臼的后遗症就更惨了。
  陈家双胞胎跟伊万玩得熟,所以连带着也有点怕尽欢,兄弟俩也心虚地把手里的东西往后背藏。
  尽欢的眼神那么好,还有精神力这个外挂,他们就是把东西藏在身后,也一样逃不过尽欢的火眼金睛。
  “你们背后藏的啥?拿出来我瞧瞧呗。”尽欢嘴角带笑。
  被尽欢这么似笑非笑一问,三个熊孩子都垂着脑袋,更不敢把藏在身后的东西拿出来。
  越是紧张慌乱,越是容易出错。
  双胞胎的小双手上拿着的木炭条,刚好怼到了伊万左手握的鞭炮上。
  木炭条是烧红的半燃状态,接触的地方正是鞭炮的引线,火花一触即发。
  尽欢脸色都变了,沉声喝道:“伊万!快把你手上的东西给我扔掉!”
  伊万被厉声断喝惊了一跳,但还是条件反射地把鞭炮,从手里抛了出去。
  鞭炮呈抛物线的轨迹,一下子落在了尽欢和刚下车的贺家兄弟面前。
  尽欢正想用精神力把鞭炮弹开,却被一股大力,拽到了开着的车门后面,还被摁住了头。
  还在啃曲奇饼干的贺重阳,跟尽欢擦身而过。
  嘣——
  鞭炮终于爆了,尽欢想把头伸出来,却被贺重九摁得死死的。
  尽欢刚想开口提醒,让贺重九把她放开。
  鞭炮又不是炸弹,需要这么大的阵仗?像是在掩体下匍匐躲避爆炸?
  她也不是那种随时都需要呵护的娇花,贺重九作盾牌护着她,她着实有点不好意思。
  一阵淅淅沥沥的雨点声,应该是鞭炮炸起来的泥浆,看来鞭炮落在了水坑里。
  “嗷——”贺重阳咬牙切齿地嚎叫,“我去!贺小九!你行!你可真行!我跟你没完!”
  贺重九扶着尽欢从车门后站直了身体,视线扫过尽欢的衣服,发现没有痕迹,才面无表情拍了两下袖口上的水渍,惜字如金地撂下两个字,“随便。”
  “你——你就是仗着我打不过是不是?”贺重阳气得不打一出来。
  “不是,”贺重九摇了摇头,“我没想动手。”
  贺重阳脸色稍霁,“那就好。”
  可贺重九接下来话,差点没把他气死。
  “动手是有点粗鲁,不过要说动脑子,你好像也不怎么行!”
  贺重阳两步冲过来,“贺小九,你居然还好意思嘲笑我没脑子?还不是你推我……”
  “站住,你离我们远点!”贺重九用车门挡住贺重阳的去路。
  贺重阳气呼呼地说道:“哟呵!你还嫌弃上我了。”
  “不嫌弃你,嫌弃你身上有味儿。”贺重九一本正经地说道。
  贺重阳低头嗅了嗅,这才发现一身臭味儿,“我去!这都什么味儿啊?”
  尽欢看到鞭炮爆炸的水坑旁边,有一块黑不黑黄不黄的东西。
  那可不是稀泥,而是一坨牛屎,还是新鲜的那种。
  “那个……重阳哥,是牛粪。”尽欢有点不好意思,伊万仍鞭炮的准头简直了。
  贺重阳不像贺重九有洁癖,但对他这种从小在城里长大的人来说,还是都太过于生化。
  “牛粪!我去!”贺重阳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扇风,“我这一身的牛屎味儿,都怪你小九!”
  贺重九把车门甩上,顺便把锅也甩了,“怪我啥?牛粪又不是我泼的!”
  “不是你泼的,要是你不推我一把,牛粪能溅我满身?”贺重阳狠狠瞪了贺重九一眼,“还说啥,你不动手?”
  贺重九完全没感受到贺重阳控诉的眼神,优哉游哉绕到车后备箱拿东西。
  “重阳哥,对不起啊,仍鞭炮害你弄脏衣服的那个男娃,是我弟弟,”尽欢歉意地说道。
  贺重阳生无可恋脸,“小鱼儿,你要不皱鼻子,可能还有点诚意。”
  嗅觉太灵敏,有时候也是罪过,尽欢冲伊万招了招手,“伊万,你躲那儿生蘑菇呐,快过来给重阳哥道个歉。”
  贺重阳现在这么生化,尽欢可不想她一个人的鼻子受罪。
  对于坑弟的行为,尽欢理直气壮,怪就怪伊万那个鞭炮仍的还没她甩锅有水平。
  伊万觉得自己是男子汉,应该保护尽欢的安全,维护尽欢的名声,被尽欢甩过来的锅,他接得心甘情愿。
  “同志,对不起,你衣服上的……”伊万咬了下舌头,差点又把牛粪说出口,“不关我姐的事,你放心,我一定负责把衣服给你洗干净。”
  贺重阳能冲自家兄弟贺重九瞪眼絮叨,但却不会对一个小孩得理不饶人,”没关系,我知道你是无心的,衣服的事情不用担心,一会儿肯定有人洗。”
  贺重九知道,被点名”有人“的对象就是他,但他完全不以为意。
  贺重阳打着让他忍不下去,主动帮忙洗衣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还当他是当年那个见不得一点脏污的洁癖小毛孩啊?
  单位里日常训练,不管春夏秋冬,都免不了发热发汗,衣服经常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一天下来,没一个人的不会发臭发馊了。
  野外训练就更别说了,就是前面是恶臭的沼泽地,也必须要趟过去啊。
  洁癖什么的,早就不存在了好吗?
  贺重九悠哉悠哉打开后备箱,里面的东西不少,把后备箱塞得满满当当的。
  里面有贺重阳从西北出差带回来的特产,也有从贺家老宅带过来字帖书籍,还有当作拜年礼物的点心吃食。
  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只占后备箱容量的一半,还有一半是贺重九的行李。
  贺重九一个人当然用不了两大袋的随身行李,其中的四分之三都是给尽欢准备的礼物。
  有从同事手里换来的小吃干货,也有各地的特色小玩意儿,还有从旧货市场和黑市淘来的老物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