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贵嫁》 最新章节: 两百六十五·捉奸(04-17)      两百六十四·算计(04-17)      两百六十三·赶走(04-17)     

权门贵嫁265 ·捉奸

  他为人霸道蛮横,在草原上横冲直撞没人敢惹,他的亲卫自然也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一个个的摩拳擦掌的就上了,替他带路往前头浩浩荡荡的去了。
  刚才的那个报信的守卫倒是被人忽略了,没有人理会他,他按住自己的肚子,仿佛是受了伤似地,绕过了帐篷,往边上的小帐篷去了。
  一进帐篷,他佝偻着的身体就绷直了,三下五除二的去了脸上的伪装,露出另一张面孔来。
  徐管家缩在角落里睡着了,卫敏斋见楚庭川进来,出于谨慎,还是在观察了徐管家一阵,才可他:“一切顺利?”
  “小公主看来果然是很得宠爱,她能调动的人手不少,今天跟着她儿子去白图帐篷挑衅的,就是实打实的火鹤部的亲卫,他们一去,意味着什么就不必说了,白图气的失去了理智,现在已经去找麻烦了,我们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要看看这位小公主到底能做到什么份上了,若是顺利的话,那今天是一个好时机。”楚庭川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过了片刻才说:“如果做成了,那我们就能给文峰去信,接下来的事情也会顺利许多了。”
  说起来容易,但是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两个人都摸不准。
  再说,再好的计划都要看执行的是谁,那个小公主,虽然接触下来不是个蠢的,可真正考验人的时候会不会掉链子,实在是很难说。
  沉默了片刻,卫敏斋伸了个懒腰,倒是表现的很光棍:“算了,想那么多有什么用,正如你所说,尽人事,听天命,现在人事我们已经尽力了,接下来到底如何,只能听凭天意了。”
  而去找麻烦的白图心里的怒火还是熊熊燃烧。
  他长这么大,除了他给别人委屈,还没人敢欺负到他的头上来,现在不过是教训了一个小杂种,就要先被训斥,然后还被那个小杂种找上门来出阴招,这样让他不生气都不行。
  想到这里,他根本顾不得自己进的已经是火鹤部最中心的大帐之一,反正这地方他也不是没来过。
  小时候,这里还是随他撒泼的呢!
  到了地方,他停下来,让底下的亲卫去叫门。
  但是帐篷外头守着的几个守卫却根本不肯通风报信,一个个的跟聋了似地。
  这让白图更加无法忍受。
  他爹都告诉过幡儿达别娶那个女人了,但是幡儿达不但要娶,竟然还给那个女人这么大的权柄。
  他的亲卫竟然都听那个女人的!
  白图顿时忍无可忍,上前一脚踹开其中一个守卫,见他们竟然还敢还手,顿时大怒,扭头对身边的亲卫吼道:“你们都是死人吗?!”
  一时之间双方缠斗起来。
  他向来都是草原第一勇士,何况守着这帐篷的守卫也不算多,一番打斗下来,那边很快扛不住,纷纷倒地,还有跑了去报信的。
  白图冷笑一声。
  闹都闹到这么大了,他还怕他们去告状不成?
  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得先弄死这个兔崽子!
  他闯进帐篷,一把先把里头的屏风给弄倒了,更加厌恶的道:“装神弄鬼!”
  这些都是中原的东西,只有那些大周的女人才会爱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幡儿达真是昏了头了,什么都给她弄来!
  他一把把屏风给掀开,几步跨上毡毯,转过了几座隔扇,一面冷笑:“小兔崽子,你以为你能藏到哪儿去?!快给老子滚出来!老子今天要是不打断你的腿,老子就不叫白图!”
  他气怒不已,原本以为再往里走,到那小子的卧具处一定能抓到这个小子,可是谁知道一进去,竟然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气,顿时就觉得不对。
  这么香,哪个男人的房间会这么香?!
  就算是他娘是中原来的,也不至于把儿子住的地方也弄的这么娘兮兮的吧?!
  他愣怔之间,已经到了卧具处,一眼就看见了离床不远处有个正冒着热气的木桶,而木桶里面,正钻出一个裸着背部的女人。
  他顿时愣住了,怎么也没想到这里头竟然是个女人,而不是那个小兔崽子。
  怎么回事?
  他的亲卫分明说那个小兔崽子是住在这座帐篷的,这个女人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个女人转过头来看到了他,已经控制不住的大声尖叫起来,活像是死了亲娘似地。
  这个鬼哭狼嚎
  白图的脑子一下子就混乱了,下意识觉得不能让她继续叫喊下去,顿时几步上前就要去捂住她的嘴巴。
  谁知道那个女人也灵活的很,见了他过来,伸手就把搭在木桶边上的衣裳胡乱裹上了,大声喊救命的同时又从他胳膊底下钻了出去,连滚带爬的要往外跑。
  如果让她出去可,这事儿就说不清了。
  白图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直觉不好,不能让她给跑了,顾不得什么就跟在后头追。
  如果这女人是叔叔的女人,那就更不能让这件事被闹大了,否则的话,事情只怕糟糕,他这么想着,手已经到了那个女人身前,只要再往前一步,就能把她掐住。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喝:“你在干什么?!”
  白图怔住,抬头就看见幡儿达冷厉的眉眼。
  那个女人已经哭着朝幡儿达扑过去了,像是一只受了惊的鸟儿在他怀里瑟瑟发抖,哭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幡儿达惊怒交加,他做梦也没想到,多年前的噩梦又重新出现在了眼前。
  当初他也是这样,满心欢喜的去了未婚妻的帐篷,谁知道碰见了哭的缩在角落里一动不能动得未婚妻,还有丝毫不当回事的哥哥。
  这件事,这么多年了,一直在他心里,没有片刻遗忘。
  现在,噩梦重演了。
  只是对象从他的哥哥换成了他的侄子。
  笑话!真是笑话!这父子俩简直是该死!
  白图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粗哑着声音指着那个女人,恨不得冲上去把她给撕碎:“你算计我!你这个贱女人,你竟然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