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妖姬》 最新章节: 第2641章 雇佣的(04-17)      第2640章 战场上(04-17)      第2639章 参战了(04-17)     

血妖姬2641 雇佣的

  最终,仙人阵营以死伤超过八成的沉重代价把这次攻打沧游宗的魔人全数剿灭~!
  至于仙人这边的死伤,大多是在茉莉仙子这边造成的,那最后活下来的仙人更是把茉莉仙子的所作所为,还有血妖姬们一行与其的对话说了出来;
  正沧游宗的仙人出了韩家的,其他家族都是震惊,那他们一直以为是沧游宗新人的一群人,竟然是沧游仙人付钱雇来的?!
  要知道之前血妖姬们能去主营帐和沧游仙人和各大家族的仙人谈事儿,就是因为他们一行人战力强悍,杀敌杀出来的资格~!
  现在,战争结束了,结果那在沧游宗仙人眼中,会成为他们沧游宗又一个主战家族的一群人,特喵是外人~!
  那种感觉,得而复失?要钱不要命?已经不是几句话能说清的复杂感觉了,尤其是在他们表示生意做完了,要离开的时候,沧游宗的仙人们愈觉别扭。
  “对了,韩家这边有些事情需要谈一下,韩族长。”离开之际,流墨墨突然想起什么的看向了韩族长,让韩族长不由一怔,然后点点头,跟着他们走了出去。
  临时营地外,之前缩在安全的沧游宗内的仙人们正在打扫战场,处理被魔界入侵者造成了种种环境破坏;
  在这种到处都是人的环境下可不是谈事儿的地儿;
  流墨墨挥手把飞舟放了出来,一行人还有韩族长都飞了上去;
  飞舟升空到一定高度悬停,大厅内,看着遣走了石星凯一行的流墨墨,韩族长神色平静的开口;
  “流仙子是有何事?若是易红,那就不用说了,之前族内长老已然说过,易红还是跟你们走,我不干涉。”韩族长说道,一旁的易红仙人没吭声,不过他其实也好奇流墨墨是要和韩族长谈什么。
  “不是他的事,之前我们来沧游宗的目的,韩族长应该知晓,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流墨墨摆摆手说道,神色逐渐严肃;
  “我们现在已经不适合在沧游宗呆下去?然而现在东胜神州不安宁?所以想请韩族长卜算一番,我们接下来的路如何。”
  流墨墨正色说道?众人眉目微动?却是都想起了感知吉凶更好的焰心,不过流墨墨既然特意找了韩族长来?想来也是有用,故而都安静的看着。
  “卜算么东胜神州现在的状况?其实是没有什么安宁的地方的。”对于流墨墨的目的?韩族长其实还是挺意外的,毕竟易红仙人就在一旁,而且流墨墨他们的强悍他也知晓,在这种情况下她竟是选择来找他帮忙?那种感觉还是挺奇妙的。
  “嗯?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请韩族长给我们卜算。”流墨墨认真点头说道,韩族长见状也点头应下。
  一旁易红仙人也是不明白流墨墨的心思,不过找卜仙卜算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也没有多想?见韩族长应下,只立即过去帮忙做准备。
  因为卜仙卜算需要?众人都让出了大片区域,然后只默默围观着。
  丝族的丝路妒忌丝葭被她喜欢的男人爱慕?在族人去自己猎场捕猎的时候,把丝葭骗了出来?然后用短剑刺穿了她的腹部?然后把失血昏迷的她放在马背上?把马赶走,丝葭被马带到了距离族群领地很远的,属于鹿族青鹿的小猎场中,冻僵又重伤的她,在青鹿收取猎物的时候发现,顺便带回了落脚点;因为丝葭生病虚弱,青鹿就暂时留在落脚点,而没有带着猎物回去住
  剑光剧痛昏迷,苏醒时在山洞,不远处火堆烘烤半边身体,高大男人进来山洞把冰冻兽尸丢到她旁边,点燃他进来时候被狂风熄灭的火堆,和他说话,他不吱声后以为他听不懂或是无法说法就闭嘴,肚子饿的声音被听到,男人过来查看,陌星子惊觉这具身体是个少女,男人发现她身体半边热半边冰,把他挪到火堆旁,然后他被冷热刺激直接昏迷过去
  意识模糊中得到另一个叫丝葭的少女的记忆,然后被灌古怪液体呛醒,男人斥责浪费,陌星子太过虚弱又昏迷,男人着急其身体状况,直接嘴对嘴喂食,喂了几天后醒来,醒时感觉到被喂食的触感不张嘴,然后被舌头撬开嘴巴直接炸了,男人解释,怒起挣脱怀抱张口,却被自己声音惊到,男人慌张去拿热水掩饰尴尬,男人笨拙慌张模样让陌星子沉默,后接过热水不喝男人疑惑问询是烫就想伸手进碗里试试,被陌星子怒骂躲开,言语刺激陌星子骂滚,男人离开山洞,陌星子喝了水打量周围,发现是一个长而窄的山洞,身下木床是巨大树墩,一旁放着好几个空碗的树墩,不远处有火堆,再远些是拐个弯的山洞口
  疑惑男人是谁,同时发现自己有这具身体的记忆,但是记忆断片儿了,被记忆影响,原本打算不玩游戏的念头散了,准备下床却发现鞋不见了,冰凉地面让陌星子无法下去,想起记忆最后的一道剑光,掀开衣服看到腹部巴掌宽的血痂,男人这时回来,拿着一双小皮靴,试穿刚刚好,得知是被摸着脚丫子对比做出来的,顿感不爽,脸色不善让男人以为鞋子问题蹲下去摸脚,受惊怒起,生气想出去山洞,得知外面是寒季有狂风,而且寒季已经快一个月,更是惊愕为何会断片一个多月的记忆,说及体弱,男人露出惊喜,让陌星子恼怒不虞
  男人开木门出去,狂风进来没有直接吹到也让陌星子感觉到透骨冰冷,男人带着黑色兽皮回来,得知是寒熊皮,惊愕丝葭并没有见过寒熊,准备用寒熊皮做衣服,想比对大小,陌星子黑脸抗议不给碰,说起寒熊是什么,又提及之前喂食的是炎猴奶,又是一种没听说过的野兽,男人说起心疼陌星子浪费的猴奶,声音太大震伤陌星子耳朵,男人惊慌,陌星子被震昏,被抱到床上,再次苏醒被肉香吸引,男人炖了寒熊肉,起床过去等着,吃的时候发现没有筷子不想用手直接捞找了两根树枝剥皮当筷子,结果男人说是麻木的树枝,陌星子全身麻痹软倒失禁,被男人抱回床上尴尬的要死
  各种郁忿后睡着,再醒后麻痹消失,裤子阴干不舒服,看到做好衣服拿来穿上,把湿裤子拿去烘,想外出发现根本推不动门回来烤火,烤干裤子把薄衣服穿了起来再套上兽皮衣,男人带着柴禾回来遇到,明确陌星子根本出不去,想到还有五个月的寒季不由抑郁,男人跑了几趟弄好柴禾,见陌星子模样不忍心说再给他做些衣服就可以出去了,陌星子问为什么对他这么好,男人说出缘由,
  鹿族和丝族不同的生活模式,青鹿的妹妹白鹿就是体弱才在成年出来独自生存时死亡,让青鹿痛恨鹿族规矩和父母,见到陌星子也是体弱,不由想到自己妹妹才对他好,同时也告诉了青鹿这具少女身体的来历,丝族天生体弱但天生有美丽的少女丝葭从小被宠爱长大,但是当爱慕她的男人对她好被喜欢那个男人的丝路妒忌,在众人去狩猎时一剑捅伤了她,再苏醒时就是陌星子进游戏时,然而丝葭和陌星子之间还有一个月的断片期
  青鹿对陌星子更觉怜爱,只直接把她当妹妹,继续给他做衣服,同时拿了鸟肉回来,和他说明是黄鸟肉,但不怎么禁饿,不过说时想到黄鸟蛋是专门给孩童补身子,对陌星子应该有用,然后担心陌星子又作死,给了他一把新削好的木勺,吃完饭试穿第二层衣服,青鹿打开木门给陌星子试,依旧不行,回到山洞继续做衣服,加上第三层衣服全副武装只露出眼睛后再试,已经能出来了,外面全是狂风冰雪,行走艰难,后担心陌星子病情加重,抱起他就走到另一个山洞
  进去抖了抖冰雪,青鹿去生火,陌星子发现这是青鹿储藏物资的山洞,然后说想让陌星子在这儿等他,他把其他山洞存储的物资运回去他住所后再来接他,并表示半个月即可;给陌星子留下足够的肉食后离开,但陌星子等了一个月把所有熟肉都吃了,又没能力分割其他兽尸,不得不走出了山洞,半是为了出路,半是对游戏无进展对青鹿爽约而有些作死的冲动,最后昏迷在雪地里,醒来被救,然而救他的人发现他是丝葭后道明她是青鹿的姐姐红鹿,而青鹿为了给他弄黄鸟蛋外出失踪了,他们全家都赶过来寻找他
  红鹿赶走了陌星子,在外面寒冷侵袭伤病饥饿加剧,陌星子只走到很远处的木屋前咬牙敲门,后开门被救了进去;醒时发现并不饥饿,同时腹部的伤被包扎好,计鹿过来问询,后在他面前吃肉汤,让他馋的不行后告诉他他得了寒症只能喝汤,惊异寒症是什么,被计鹿发现身份,并告知自己是青鹿的仇人,然而寒症不能再瘦寒气,又被困与屋内,计鹿去切草药,陌星子发现腹部白布变硬,计鹿解释告诉他是药渗透然后干了原因
  得知伤口里面烂了,计鹿打开,看到自己腹部缺失了拳头大的肉,被重新上药后包扎好,吩咐不能动都去火堆旁修补捕鸟网,并告知陌星子自己要出去狩猎,被计鹿毒蛇讥讽气的睡不着,结果最后还是睡过去了,第二天醒来计鹿已经外出了,陌星子下床溜达,累了才回去躺着,找到一碗肉汤热了喝了,突然听到有人弄门,惊疑不定时门被弄开,一壮硕女人来找计鹿还东西,见计鹿不再把东西放门口就走了
  陌星子拿不动东西,只得为了防止丢失用绳子拴住拉进来关门,留条缝,计鹿回来时陌星子情况已经糟糕,计鹿怒骂后直接把他抱上床脱自己衣服,陌星子受惊挣扎,被牢牢控制住,计鹿估计刺激,表明要睡陌星子,只是因为他现在身体受不了也没有碰他,让陌星子完全炸起,最后实在扛不住昏睡了过去,缓解寒症后,计鹿起来处理驼鹿送来的东西,那是稀有的蛇草,在处理好蛇草时陌星子醒来,他正好拿着一份去给他用
  并且与他说了一下蛇草的具体情况,并且说了一下寒症的情况,严重只能靠人体温度缓和,但被捏了屁股的陌星子依旧非常生气,给陌星子换上蛇草汁,是最好的止血恢复药物,弄好后陌星子好奇计鹿昨天抓到什么,不想他弄了一网兜冰蘑菇回来,煮冰蘑菇汤,驼鹿突然来传达有紧急消息,让陌星子先吃后两人离开,陌星子担心汤烧干就加了水,两人回来发现不由无语变难吃得汤,吃完后驼鹿离开回去收拾东西
  计鹿给陌星子说明情况,之前他们来山谷就是因为领地来雪崩,现在比雪崩更危险的雪浪来袭,鹿族所有人都必要离开,收拾东西但是陌星子的情况根本无法在外面呆,计鹿做了一个大背箩把陌星子放里面,然后背着他带着大包裹和驼鹿走了出来,出了山谷冰雪狂风席卷,鹿族人汇聚一起离开,组成狩猎小队轮流外出狩猎,第二次轮到计鹿时,计鹿把陌星子托付给驼鹿,因狩猎小队遇上雪崩,传回死讯,驼鹿没心思再管陌星子,陌星子内急出来,被鹿族女人发现,红鹿出现揭穿身份,陌星子突感红尘人心,原地坐下,让所有人忘记了他,
  鹿族人离开,陌星子失去身体的感觉,逐渐冻死,濒死之际青鹿找来,却已失去一条腿,用白骨走来,见到青紫色尸体崩溃大哭计鹿也归来,见青鹿和丝葭尸体却并不觉得报仇快感,反而愈发痛苦,得知青鹿是回去后被家人捆住,但知道红鹿驱逐了陌星子在野外,谈判无果后,生生削了自己一条腿挣脱出来然而失去一条腿并且得了寒症的青鹿并没有坚持很久就死去计鹿把青鹿和丝葭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