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侯》 最新章节: 第四十七章 说走不易(10-15)      第四十六章 君臣执手相看泪眼(10-15)      第四十五章 思君不怕行路难(10-15)     

第一侯165 真耶幻耶

  寂静只是一瞬间,旋即嘈杂扑面。wap.kanmaoxian.com
  李明楼睁开眼。
  她还坐在马背上,手里握着缰绳,斗篷裹着身子,包包的黑伞遮盖头顶,前后左右兵马拥簇,路边是涌涌的人群。
  “夫人,一路平安啊!”
  “夫人,早去早回!”
  “夫人,此一去建功立业!”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穿金戴银也有麻布草鞋,还有不少人举着箩筐,箩筐里装满了各种杂物。
  “夫人,这是我家煮的肉,夫人带着路上吃吧。”
  “夫人,这是我家珍藏的酒水,冬日天寒带上暖身子吧。”
  李明楼的视线扫过他们,包包在一旁指着“我认得,那是咱们光州府的百姓,我见过的。”
  光州府啊
  还有窦县的
  还有
  “夫人,俺们没东西送您,能跟着您去沿路做生意吗?”
  还有人大喊,这话引得一片笑骂。
  “笑什么啊,俺们不白跟,夫人需要什么,俺们到时候就给夫人送来什么。”
  李明楼面纱后的嘴角忍不住也弯了弯,她看向四周,四周还有人群扶老携幼的赶来
  先前,是幻觉?
  李明楼抬起头看天上,天上一如先前,阴云密布,阴云后似乎有一道道金光闪闪而退。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衣袍遮盖下的手指发白,有一片片红斑也正在变浅。
  她看向前方,前方大路笔直,并没有拦路的山,也没有和尚,更没有刀山火海
  “夫人?”包包询问,“要下马吗?”
  为什么突然停了?夫人是要跟远来送行的民众说说话吗?
  李明楼深吸一口气,斗篷滑下遮盖了裸露的手指,一抖缰绳“不用,走吧。kanmaoxian.com”
  马儿迈步融入原本就没有停下的护卫们中滚滚向前。
  暮色沉沉的时候,兵马原地扎营,冬日篝火点燃如同银河。
  兵士们卸下铠甲围坐,一桶桶的肉汤炖菜一箩筐的蒸饼送上来,营地里响起一片欢声笑语。
  中军大营这边送来的饭菜是一样的,但包包在门外拦住了,对送饭两个卫兵摇头“夫人说不吃了。”
  两个卫兵有些担心“夫人是不是赶路太累了?”
  没有人认为是嫌弃士兵们的饭菜,楚国夫人已经多次跟着他们出征了,风餐露宿从未叫苦。
  包包再次摇头“夫人看起来精神不太好,但应该不是因为赶路。”
  他看了眼营帐,厚厚的营帐透过光亮,隐隐可见其内坐着的身影。
  李明楼整个人还包裹的严严密密,她对着灯慢慢的掀起衣袖,胳膊并没有火辣辣的炙烤起来,肌肤光洁如玉,幻觉?
  她有些恍惚,但幻觉也太真切了吧?而且她为什么突然会有幻觉?
  这一定不是幻觉,那个和尚
  李明楼记得就是因为看到一个和尚出现在大路上,她才开始产生幻觉。
  那个幻觉太真实了,真实到她回想一下就能疼的晕过去。
  那不是幻觉,那时候如果不是一片片乌云出现遮住了日光,李明楼肯定自己会死。
  她抚摸手臂,肌肤光滑,但稍微用力就能感受到其内传来疼痛,就像被剑刺穿被火烧过,就像里面的肉溃烂
  她刚醒来时是老天爷在对付她,让她不能见日光不能违背前世的命运,现在她用了雀儿的身份,避开了老天爷,于是便出现一个和尚,这个和尚洞悉一切,知道她的身份来历,所以替天行道
  “包包。”李明楼喊道。
  包包立刻从营帐外进来“夫人。”
  李明楼问“出扬州城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和尚?”
  包包想了想摇头“没看到。”但他知道李明楼说的是什么,肃容问,“夫人,是不是那个妖言惑众的一直没抓到的和尚?他又出现了吗?我这就传令六大人”
  李明楼摆手“不用。”
  以前她听元吉和宋观察使说过这件事,认为只是叛军的把戏,这个乱世到处都在妖言惑众,她能被宣扬为仙人在世,自然也有人要诋毁她。
  但现在看来,这个和尚不一般,是冲她来的,还是不要让中六等兵士民众们冒险了。
  包包见李明楼不说话,迟疑一下轻声道“夫人,吃点东西吧,明天还要继续赶路。”
  李明楼点点头道声好,包包大喜招呼外边等候的两个兵将饭菜送进来。
  李明楼迟疑一下,慢慢的摘下兜帽解开斗篷,屋子里有灯光,营帐被掀开外边有火光,她露出的脸和肌肤没有皮开肉绽腐烂,只有些隐隐的疼,不知道是真的疼,还是她未褪去的幻觉。
  幻觉里刀山火海在眼前,她还迈步走过去,既然她现在还活着,就要吃饭。
  李明楼低下头大口喝汤吃饼。
  在冬日深夜荒野里,木和尚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没有篝火也没有热汤菜,木杖摆在身边,断裂成两半。
  他闭着眼,北风凌冽中,头上脸上冒出密密麻麻的汗,他的身子在颤抖,就像有怪物在他身体里乱闯,直到闯到胸口,咽喉
  木和尚张开口,吐出一口浓黑的血,剧烈的咳嗽。
  他睁开眼抬头看天,天空乌云密布不见月光星河。
  聚集在那个女人身边违逆天道而生的人太多了,那些本该是鬼的人涌涌而至,鬼气森森竟然让他的金光退避幻境崩溃功亏一篑。
  木和尚披夜色端坐。
  “鬼气遮天。”他用手擦嘴角的血,沙哑道,“日月无光。”
  北地的荒野里,马蹄震破夜色,火把然然,大地震动,兵马恍若长龙蜿蜒,吞天吞月。
  “我不明白。”王力追上中军阵中的武鸦儿,愤怒的喊道,“我们为什么去打史朝?”
  明明说好去打京城,怎么突然北上了?
  “因为可以和梁老大人前后夹击,史朝打的容易。”武鸦儿大声道。
  王力呸了声“我们和梁老大人前后夹击?那史朝也可以和安康山前后夹击我们!那就成我们被打的容易了!”
  武鸦儿道“我们就是要打安康山,他来了正好。”
  王力发出一声大叫“这样我们会被他打死的!”
  武鸦儿也一声大叫,在夜色里如夜枭鸣叫。
  “谁打死谁可不一定!”
  “他敢来打我,我就敢打死他!”
  日升日落,寒风在大地上吹来吹去,大地上到处奔跑着兵马,踏碎了二月的春风,麟州不见半点春意。
  自从剑南道兵马驻扎麟州后,皇帝再也没有去过军营,安坐在皇宫大殿内,没有悲喜焦忧,沉稳的面对一切磨难,直到这一日信兵疾奔报来消息。
  “陛下,武鸦儿武都督与史朝大战。”
  皇帝在龙椅上露出惊讶的神情,旋即又了然“武都督是要收复整个北地啊,不错不错。”
  北地收复了,虽然对麟州没有什么用,但到底是好事嘛,恭喜武都督,坐稳北地了。
  信兵抬起头,喘口气将没说完的话说出来“安康山亲率大军,出京袭击武都督了。”
  皇帝从龙椅上站起来,天啊!安康山,出京了!
  本卷终2k阅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