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穿越记》 最新章节: 番外南柯一梦19(10-15)      第二百五十七章 冷战风云(完)(10-15)      番外南柯一梦18(10-15)     

清朝穿越记19

  
  番外南柯一梦1o
  正在齐珞沉思之时。时疫一词仿若重锤一样敲在了贵妇们的心上,在医术落后的清代,染上时疫的人九死一生,极难活命,贵妇福晋眼中流露出惊恐,纷纷用绢帕捂着嘴,千思百转的找着理由,少刻功夫走的一个不剩。
  四福晋对眼前的一切已经麻木,呆坐在椅子上,心中焦躁起来,若是王爷有个好歹,那继承王位的就只能是李侧福晋之子弘时,以李氏的张狂,到时必定受气的,四福晋攥紧拳头,眼里透着哀思,若是弘辉活着那该多好。
  对于雍正皇帝,齐珞还是很是敬佩的,自然不想让他出事,侧头看了一眼脸色苍白露着惊恐神色的淡芸,咬咬牙拉了她一下。压低声音“你是我的族妹,我自然不会害你,你可听过一句话?”
  淡芸手心全失冷汗,指着胤生存的女人,没有儿子傍身,若是胤出事,那就如同失去土壤的鲜花,很快就会枯萎,她知道齐珞一向很有本事,在此六神无主之时,自然问道“什么话?请世子福晋指教。”
  “富贵险中求。”齐珞觉得既然她代替自己给胤当格格,历史的纠错能力如此之强,那就意味着她去侍候兴许能让胤挺过这关,起码不会失去历史上最勤勉的雍正皇帝,淡芸吃惊的捂嘴,结结巴巴的说道“您是让我去伺候王爷
  “大主意还是得你自己定,王爷身边有太医,雍亲王又是皇上看中的儿子,皇上自然不会让他出事,必会尽全力力保,而且太医既然已经诊断出是时疫,那就会仔细用药,不会耽搁病情,我估摸着虽然听着凶险,可并不见得就没得治,雍亲王身子一向不错,兴许能挺过这一关。”
  齐珞仔细的分析着。淡芸听后有些心动,惴惴的问道“您觉得王爷能挺过这一关?”
  “这就要看他的造化了,单以面像来说,雍亲王不是短命的人,将来...将来兴许...”齐珞凑近淡芸的耳朵,极低的轻言“我曾经寻了一本孤本,上面有些面相福气的讲解,我虽然只识得一二,但也瞧出雍亲王的不凡来,您若是借此机会得了他的看重,我看你也是福泽绵长之人,万一有了儿子...淡芸,我同你投缘多说上两句,这真真是难得的机缘,错过了你会后悔的。”
  淡芸眼里透着一分火热,认真的打量齐珞半晌,想到若是胤出事,自己悲惨凄凉的命运,此时不搏又在何时?向齐珞点点头,迈步来到四福晋跟前,跪倒在地。仰着娇弱的脸颊,轻声说道“福晋,王爷身边不能没人照料,俾妾请求您恩准,俾妾愿去伺候。”
  “钮轱辘妹妹,你真有此心?”四福晋仿佛抓住了稻草一样,拉住淡芸,仿佛怕她反悔擦擦眼角道“本来应该我去照料王爷,可狮子园事多,指不定京城王府里听见消息急成什么样子,我还得安排好,省得王爷醒来出了大乱子,而且皇上应该还有旨意,狮子园实在是离不得我,既然你有此心,那王爷就拜托给妹妹了。”
  淡芸点头应道,转身又看了齐珞一眼,坚定了一些信心,迈步向外走去,那副决绝的样子,齐珞突然脑海中涌出一句话‘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眼中的笑意一闪而过,冲淡了那分紧张,快走两步,拉住淡芸,轻声道“你就这么去可不成,你也知道我偏爱孤本,我阿玛得了一本医书,记得上面有些治疗时疫的方子。你不妨记下,兴许对照料雍亲王有益处。”
  齐珞细细的讲了出来,四福晋此时醒悟过来,眼前一亮,拉住齐珞就不松手,含着祈求的泪水“世子福晋,这话我本也说不出口,可是...按理说王爷也是世子爷的堂兄,血脉相连,你博览群书,候爷又献医书治好了裕亲王,我祈求你不妨亲自去看看王爷,有什么吩咐就交代下来,让淡芸妹妹做就好,耽搁不了多一会。”
  “你是说让我去看雍亲王?”齐珞脸一下撩了下来,看在她是为来皇后的份上,不敢太过分,但语气也不善起来“四福晋,我告诉药方,已经做到仁至义尽,男女有别,我还顾着庄亲王府的名声呢。”
  四福晋脸一红,紧咬着牙根。突然跪下恳求道“世子福晋,求求您,救救王爷。”那拉氏已经顾不得其它,抓住齐珞的裙摆苦求着,齐珞哪能让她跪在地上,想要拉起,却怎么都拽不动,其实按齐珞的心,她有着现代的灵魂,去看看胤也无妨,可只要一想到情深意重的杨康。就觉得自己不能那么做,既然拉不起那拉氏,齐珞也陪着她跪下,同样含泪道“四福晋,不是我心狠,您也知晓世子爷待我如何?我怎么能给庄亲王府抹黑?而且我受的教养,不能让我去看四阿哥,请您谅解。”
  “世子福晋,不会有人知晓,哪个奴才也不敢说...”齐珞强压住心中的火气,觉得恶心头晕目眩,眼珠一转,捂着额头道“我头昏沉沉的,是不是也染上了时疫?”
  四福晋一听,见到齐珞脸色苍白,忙起身向旁边闪去,淡芸本就要去伺候雍亲王,忍住害怕,搀扶起齐珞,轻声道“俾妾送世子福晋出狮子园。”
  “快去吧,世子福晋,您可得好生的将养。”四福晋捂着嘴,齐珞被淡芸搀扶着离开,四福晋身边的嬷嬷问道“主子,您就这样看着?”
  “你不晓得,当初遇刺时,我险些丧命,再也不想平白的失去性命,若是王爷挺不过,我是堂堂正正的嫡母,谅弘时也不敢不孝。”
  来到外面,齐珞在马车前直起身子,狡黠的一笑,淡芸摇摇头,齐珞拉着她信心满满的说道“有时你越坚定,对雍亲王越是有利,你若乱了心神。患病之人更会害怕担忧,淡芸,无论情况有多危机,你都要沉下心来,专心照料四阿哥,他福气大得很,定会无恙的。”
  淡芸俯俯身,郑重的说道“淡芸必不会忘记您的话,容后有报。”
  齐珞点头,捏了一下淡芸的手掌,将手腕处的佛珠摘了下来硬是套在她的手腕处“这是我在寺庙了亲自求的,请高僧开过光,必会保佑你平安无事。”
  说完此话,齐珞上了马车,最后向淡芸摇手,放下了车帘,疲倦的靠在马车壁上,马车使出了狮子园,至于雍亲王能不能挺过这一关,齐珞根本没数,唇边溢出一分自嘲的笑容,若是淡芸出事,她一定会心中难安。
  回到了庄亲王府的行辕,齐珞直接吩咐道“凡是去狮子园的人,都去重新换衣梳洗,将换下来的衣服烧个干净,不得留下一件,这两日不用安排他们差事,集中在一起,无事方可出门,另外按这个方子煎药,每人都喝上一碗,不得有误。”
  事应道,齐珞自然以身作则忍着倦怠重新梳洗,管事将衣服收缴烧了干净,齐珞头疼的越厉害,身上没有一丝力气,病恹恹的躺在塌上,昏昏沉沉之间,觉得身上热,口中干涩泛起恶心,自己是不是真的染上了时疫?
  努力的睁开眼睛,齐珞吩咐道“他若是回来,别让他进来,就说我歇...”
  “你什么?齐珞,竟然病了都不告诉我?”杨康刚回来就听闻齐珞不舒服,而且去了狮子园,他在康熙身边,自然知道雍亲王得了时疫,为这事康熙大雷霆,亏着凌柱在旁边规劝插科打诨,若不让天子一怒,必将血流成河,也就在此时杨康明白康熙恐怕对胤早有安排,他听见管家的话,自然焦急不已,脚下生风的冲了进来,听见齐珞这话,抢步上前,质问道“你为何不信我?”
  齐珞猛然起身双手抓住幔帐,从金勾上垂落下来,幔帐挡在二人中间,齐珞眼里闪过泪光,厉声道“我就是不相信你,也不想见你,杨康,你给我离开此地,我不愿听你废话。”
  杨康合上眼睛,手同样抓住幔帐,沙哑的说道“齐珞,你松手,松手。”
  “不,不,就是不放开,我不想见你。”齐珞怎么会让他也染上时疫?怒骂道“杨康,你给我滚,滚开,我讨厌...”
  杨康用尽全力拉扯,刺啦一声幔帐缓缓的飘落,齐珞身子不稳,向前倾斜,跌入杨康的怀中,手还紧紧的抓住幔帐,捂住口鼻,拼命的躲闪,杨康将她按在床上,拉开她挡住嘴唇的手,坚决火热的吻落下,一改平时的小心疼惜,粗野的撬开齐珞的皓齿,同她的香舌纠缠在一起,鼻息相闻,好半晌才放开齐珞,擦净他们之间的银线,轻声说道“齐珞,让我照料你,若是你...让我照料你,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而且你此时再赶我走已经来不及了。”
  好傻,难道你不懂这是会死人的吗?”齐珞泪水滚落,双臂揽住杨康的脖颈,将他拉得更近一些,柔声道“你是庄亲王世子,将来...会有...”
  “齐珞,我永远是在寒冷的夜晚,你救醒过来的杨康。”齐珞合上眼睛,嗓子仿佛被堵住一样,她何德何能得此生死相随的感情?
  “主子,太医来了。”门外随从说道,杨康起身,攥紧齐珞的手,安慰道“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太医走了进来,入目是飘落于地的幔帐,不敢有任何异动,谦卑的说道“请世子爷移步,奴才为福晋诊脉。”
  杨康退后两步让开位置,太医仔细的诊脉,突然咦的一声,杨康连忙问道“如何?她到底如何?”
  “世子爷别慌,容奴才仔细的看看。”太医摸着胡子,好半晌,突然跪在杨康面前,含着喜悦道“恭喜世子爷,福晋是喜脉,已有了一个月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