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令》 最新章节: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10-15)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10-15)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10-15)     

娇宠令1086

  
  赵太后捏着这份几乎云集所有朝臣的情愿奏折,沉默许久,煞有介事看了一眼宗室方向,“你们也赞同哀家的婚事?”
  “您嫁给顾衍很好啊,我喜欢顾衍,以后都是一家人了。燃?文小说??.?r?a?n??e?n?`”
  安乐王屁颠屁颠举起双臂,口中欢呼着表达支持欢喜之意。
  跟在安乐王身后的宗室子弟耷拉着脑袋,哭丧着脸庞,在强权面前,他们能说什么?
  他们的反对有用吗?
  早在英宗病逝后,皇族便不负往日的尊严体面。
  随着楚帝屡次犯错,朝廷上的重臣越来越多,皇族的空间进一步被压缩,人人都不再把黄子龙孙当回事,赵太后辅政后,皇族子弟只能苟延残喘了。
  太后下嫁是皇族的耻辱,可是如今国朝都是朝不保夕,惹恼赵太后说不得坐在龙椅上那个女人直接称帝了,他们岂不是成了前朝余孽?
  现在起码吃喝用度不愁,做了前朝余孽命都不一定保住。
  何况江山弄成这样,楚帝是要担负起主要责任的,同他们这些只是吃闲饭的宗室子弟何干?
  列祖列宗要怪罪也该去找楚帝。
  楚帝当初拆散了赵秀儿和顾衍,如今人家正经夫妻破镜重圆,道理也说得通。
  “哀家当你们默认了。”赵太后赞许看了萧阳一眼,把折子放在一旁,脸庞上露出一抹娇羞,“此事,哀家还要斟酌斟酌。”
  还斟酌个毛?!
  朝臣中有情绪激动的恨不得立刻跳出来,好在有同僚拽住了他,示意冷静,很明显太后娘娘接到一封奏折不甘心啊。
  等消息传开,各督抚封疆大吏上表后,赵太后才能点头下嫁。
  太后娘娘明显是让整个天下都知道这桩婚事。
  简直就是糊了皇族一脸的……口水。
  赵太后借着把自己嫁出去的事实,再一次贬低皇族,压缩皇族的威信和地位,别看小皇帝还坐在龙椅上,赵太后随时都有可能废掉他。
  没几年许是国朝就灭亡了。
  朝臣们心头有几分不是滋味,可他们各有各的派系,各有各的忠心对象,真正对国朝有几分认同和忠心?
  更多人想到赵太后嫁给顾衍后,皇位会不会落入……还是要看燕王啊。
  赵太后唯一的亲生女儿就是燕王妃。
  燕王本身又有定鼎天下的实力,把皇位交给女婿也不是不可能。
  谁都明白赵太后有多疼女儿。
  顾衍两个儿子反倒是……没什么机会了。
  毕竟赵太后是继母,嗯,有脑袋灵活的大臣想到一种可能,没准那对双生子就是赵秀儿生了。
  当初赵秀儿在寺庙里清修一年有余,随后顾衍就抱回了一对双生子。
  寺庙果然是生孩子的好地方。
  本是佛门清净之地,可在寺庙中发生的事情有多少?
  萧阳极是平静,早料到以娘娘的恶趣味,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好在他已经给各地的督抚送口信了,过上两日折子就能送到京城。
  趁此机会,萧阳也可把自己的触角伸向国朝各地,不在集中在北地和辽东等自己的封地。
  往好了说岳母是给他掌控各地的机会,可这样的机会,萧阳一点都不想要。
  堂堂燕王成了媒婆,四处诉说这桩婚事的好处。
  *******
  歌舞丝竹声阵阵,赵太后身边围绕着一群玉树临风的年轻俊彦,或是英俊刚猛,或是文雅雅致,或是容貌精致等等,几乎云集了天下最漂亮出色的青年男子。
  赵太后笑眯眯享受美男环绕,享受他们的殷勤备至的侍奉。
  其中有几个略显傲气的青年俊彦露出不甘心,不情愿的意味,到是让赵太后多看了两眼。
  “她这是要做什么?”
  顾衍站在河岸上,遥望在水面上漂浮的龙舟,纵然是龙舟垂下帘子,他还是能看到一些龙舟内的情况。
  “爹,娘……”顾明暖舔了舔嘴唇,着实不明白父母成亲的婚事一直很顺利,她也帮着操持着,怎么突然娘亲身边就多了这些个美男?“娘只是寻开心罢了,她只是把他们当做玩物,对您才是真心。”
  噗嗤,萧阳的笑声格外刺耳。
  顾明暖回头狠狠腕了萧阳一眼,萧阳捂住嘴唇,摆手示意顾明暖继续说下去。
  顾衍握紧拳头,额头青筋暴起,“是要给她点教训,要不……要不还不翻了天去?”
  “爹!”顾明暖一把没拽住,顾衍直接跃进湖水中,一路乘风破浪向龙舟游去,“您小心点啊,爹,小心。”
  顾明暖连忙让奴才驾驶小舟跟上,务必要保证父亲是平安的。
  “你说,我娘到底是要哪样?”顾明暖拽着萧阳上了一旁小舟,“还嫌不够乱吗?我爹对她多好,那群男人哪一个比得上我爹?”
  萧阳轻轻拍着顾明暖的后背,眼里闪过一抹玩味,“娘娘顺势而为罢了,朝廷上虽是赞同她下嫁的居多,然而有些人不是轻易死心的,总想着岳父比不过年轻漂亮的少年讨喜,献上少年,让太后娘娘多一些选择。”
  “扑通,扑通。”
  接连落水的声音传来,顾明暖顾不得听萧阳的话,抬眼看去,顾衍一身湿漉漉登上龙舟,冲进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这群花样的美少年扔到水中去。
  这群美少年怎是顾衍的对手?
  不过片刻功夫,他们一个个成了落汤鸡,在湖水中挣扎。
  丝竹声早已停止,乐师们胆战心惊,煞神一样的顾王爷太可怕了。
  “我爹会不会对娘亲……”
  顾明暖催促划舟的人快一些,一心注意龙舟上的动静,没留意她已经被萧阳打横抱起来,“萧阳,你。”
  萧阳低头狠狠稳住她微张开的嘴唇,吞下她的反驳,直到顾明暖软软无力靠在他胸口,才放开了她,低声笑道:“打扰岳父岳母,以后你会被岳母念叨的。”
  他踩了一下小舟,水波一荡,萧阳借势飞起,怀中抱着顾明暖在水面上轻点两下,犹如燕子飞过水面,荡起一圈涟漪。
  几番起落,他抱着顾明暖远去。
  龙舟中,顾衍一把拽住赵太后的手腕,使劲扯进自己怀里,紧紧扣住她的腰,赵太后乖巧贴在他胸口,“顾衍,你要做什么?”
  预期说是害怕,还不如说是勾引。
  虽然她很喜欢在同顾衍的关系上占据主动,偶尔被顾衍压制一下也挺有趣的,尤其是看顾衍吃醋的样子,真真是可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