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味记》 最新章节: 番外四最好的事(04-06)      番外三省城过年(04-06)      番外二父母心(04-06)     

番外三省城过年

  花小麦这还是生平头一遭看见自己的儿子如此狼吞虎咽。
  饭桌上兴桃就跟足足饿了三天一样抱住面前的碗就不撒手将五种蘸料尝了一个遍最后选定掺了腐乳和榨菜粒子的芝麻油小碟筷子一个劲儿地我那个羊肉炉里招呼。
  秦大嫂在一旁看顾三个孩子被兴桃这风卷残云的架势唬得目瞪口呆本不想开口到底是没忍住轻轻拍了他一下柔声劝道“慢点吃又没人同你抢这样胡吃海塞回头肚子该闹不舒服了。”
  又低低嘀咕“养在蜜罐里的娃娃自小就没吃过苦居然也能饿成这样”
  兴桃压根儿顾不得搭腔把小碗往花小麦手里一塞“娘我要喝汤。”
  整个饭桌上除了他之外其余人都忘了动筷一个个儿木呆呆地盯着他瞧。
  儿子肯乖乖吃饭还吃得这般香花小麦自然是欢喜的也长长舒了一口气可是与此同时心里又浮起一层淡淡的愧疚感。
  兴桃被她和孟郁槐联合算计了两个大人“欺负”一个孝儿真是……好有出息啊!
  柚子和橙子两个将眼睛瞪得老大死死盯着兴桃的动作悄悄扯了扯花小麦的袖子。
  “娘哥哥怎么这样能吃怪吓人的……”
  “没事儿。”花小麦安抚地冲两个闺女笑笑伸手在兴桃的背上拍了拍将汤碗搁在他面前“喝口汤歇一歇再这么卯足了力气吃要撑破肚皮的。”
  一面又转头望向孟郁槐半真半假道“你这当爹的这两日莫不是不曾给他好好吃饭”
  孟郁槐勾唇一笑刚要答话。却见得兴桃把碗一放抹了抹嘴。
  “不怪爹爹。”
  他望向花小麦“是我想明白了一件事。”
  “什么事”花小麦便抿起嘴角挑了挑眉。
  “从小到大我一直吃娘做的饭菜没有比较。我就不知道甚么才是真正的好东西在县城呆了三天我却晓得了这世上没几个人的手艺能好过娘。可是……娘做的饭菜再好我也吃不了一辈子所以从现在起我要能多吃就多吃。”
  花小麦“……”
  “哎呦这话说的怎么竟让人有点不是滋味”
  花二娘啧啧感叹起来“你才能有多大。小脑瓜里怎地就这么多想法你娘将你们三个疼进了骨子里不管甚么时候只要你们想吃她还会不给做”
  兴桃垂下眼皮半晌没做声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绷着小脸一本正经地对花小麦道“娘以前我挑嘴往后再不了。”
  “好……”
  花小麦鼻子有点酸在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就手将兴桃搂了过来。
  “你以后想吃什么只要说一声。娘都给你做。”她回头看看柚子和橙子“还有你们俩也是一样咱家不缺那口吃的最重要是你们一天三顿都吃得高高兴兴。那就最好不过了。”
  ……
  这晚花小麦与孟郁槐回了房少不得将兴桃议论一番感慨他机灵早慧省心又贴心。
  隔日腊月二十八。全家五口便给秦大嫂两口子放了假乘着自家的马车一径赶往桐安城准备在那里踏踏实实过个好年。
  省城的宅子日常有一对中年夫妇看守闻知主人家要来过年一早就将里外收拾得利利落落。因担心过年期间城里不好买东西孟郁槐便预先置办下许多食材又将孩子们平素爱玩的物件堆满一马车一趟拉去了桐安城。
  三个孩子这都是头回去省城过年那种兴奋期待自然不必多言。一整日的路程由始至终柚子一直手舞足蹈地唱歌每隔一会儿便要扑去花小麦怀里咯笑两声橙子内向些却也欢喜得小脸发红扒在小窗边看沿途景色满面好奇地问些孩子气的问题逗得花小麦哈哈大笑连孟老娘也绷不住她那张惯来凶巴巴的脸难得地满面和煦将橙子抱在膝上指点窗外花树让她看。
  马车颠簸黄昏时分入了桐安城踢踢踏踏转进杏树胡同。
  省城人多地贵城虽然大然而论及宽敞却万万无法和乡间相比孟家在城里的这幢宅子比火刀村中的家要狭小许多。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宅子处处透着精巧没有假山活泉之类的造景却有一条细细的涓流从后院淙淙蜿蜒到前边的楔园给这院落中带来些许凉浸浸的意味却也添了一星儿山野之感将城中的喧嚣都隔绝在外。
  兴桃领着两个妹妹离弦的箭一般扑进宅子里唬得孟老娘跟在后头直着喉咙嚷嚷“小心跌倒”孟郁槐吩咐两个车夫将一应物事搬下马车便停在了后门边。
  守宅子那一对夫妇姓李男的不爱说话瞧着很憨厚一向不声不响地做事女的却性格爽朗见了谁都满面带笑且那笑容又半点不虚假反而使人觉得很舒服。
  “昨儿还说呢今日几位怎么也该到了要不然准备年夜饭就该不赶趟了。”
  她凑到花小麦面前笑呵呵地道“论做饭食的手艺我是拍马也赶不上您可不敢在您跟前露怯这不是您几位今日到的晚已经过了饭点儿了吗我就随便做了几道菜好歹先填填肚子等张罗年夜饭的时候我给您打下手。”
  花小麦笑呵呵地应了少不得与她寒暄两句就听得身后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声回过头便见兴桃一手牵一个急匆匆地领着两个妹妹冲到她跟前。
  “娘要玩那个!”
  三个孩子都是通身的稚气赶了一日的路竟好似半点不觉疲惫小脸儿神采奕奕肉呼呼的小手齐刷刷指着前院角落中几个大筐。
  花小麦不太明白。跟着他们走过去低头一张登时哭笑不得。
  那几个大木箱里竟是满满当当的各色烟花炮仗。
  她今儿早上出门的时候就觉得奇怪见孟郁槐来来回回往马车上搬东西。还纳闷他怎会买了这许多食材如今才知原来他竟置办下这许多哄孩子的玩意儿!
  哼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孟镖头浑身上下哪有一点“严父”的范儿坏人都让媳妇当自个儿就安心做个心疼孩子的好爹!
  怪道今早上不让她帮忙搬东西呢美其名曰怕累着她其实是不想让她发现这一筐烟花炮仗吧
  花小麦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先安抚了三个孩子让李嫂子领着他们去洗手脸紧接着便笑眯眯转过身冲还在指挥车夫搬东西的孟郁槐招了招手甜甜道“郁槐。你过来一下行吗”
  孟郁槐不疑有他含笑踱到她面前勾唇道“怎么听说李嫂子做了饭倒替你省了事要不你先去坐着歇歇然后……”
  “那个不忙。”
  花小麦将他的手一摁。扯着他走到那几个竹筐边上轻轻点了点拖长了声音道“郁槐——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孟郁槐低头一瞧忍不住哈哈乐了出来“被你发现了我晓得你担心这东西不安全但有我在。哪会让三个小的陷入危险中怎么说也是过年让他们乐呵一回……”
  “咱们来的可是省城什么东西买不到就值得你这样兴师动众地搬这许多烟花炮仗来”
  花小麦似笑非笑嗔他一眼“反正你就是一门心思想哄你儿子闺女高兴至于我这当媳妇的是能糊弄就糊弄。我……”
  “我几时糊弄了你”
  孟郁槐回头见四下无人便凑到她耳边低低道“我觉得我一向很卖力。”
  花小麦大窘恨不得踹他一脚忙不迭地往后退咬牙道“孟镖头我请你注意一下你的身份好不好成天说这些个荤话惹恼了我找一天全给你扬出去看你的脸往哪搁!”
  “对你没好处的事你不会做的。”孟郁槐不以为意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总之这炮仗买都买了总得让孩子们尽尽兴。依我看也不必非等到除夕那日不可过会子吃完了饭我就先领着他们放一回你若有兴趣也来瞧瞧”
  “我可没你们那么好的兴致!”花小麦哼一声冲他龇了龇牙调头走了开去。
  话虽是这么说晚间吃了饭当孟郁槐真个抱着一筐烟花炮仗领着三个孩子去了后院空地花小麦却是半点不带犹豫地跟了去。
  兴桃是个胆大的纵使被孟郁槐千叮万嘱要离远些仍是跃跃欲试地往跟前凑花小麦呵斥了三四次不顶用只得发狠给了他屁股上一下才算是把他拽了回来。
  两个小姑娘年纪小走路也不大稳当心中欢喜得紧却到底胆子小些不大敢靠近就躲在花小麦身后捂着耳朵眼睛里闪闪烁烁全是期待。
  孟老娘远远地站在角门那里一面与那李嫂子闲聊一面时不时地往这边瞟。
  孟郁槐大大咧咧地将衣襟撩到腰间扎好回头朝三个孩子一笑点燃一捆硕大的烟花。
  “嗵”地一声响一束明晃晃的火光窜至半空中须臾化作无数光点如漫天星子落了下来。
  感谢、1990、、6、盐宝宝、雯君吉祥、蓝月亮1203、小祺祺祺祺飞几位同学的粉红票谢谢大家~
  周墓有一章番外这文就算最终完结了感谢各位同学一直以来的陪伴~
  另外新书《娇颜》已经上传同学们从书页作者信息里就能点进去新书虽然还瘦但养养也就肥了欢迎大家围观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