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味记》 最新章节: 番外四最好的事(04-06)      番外三省城过年(04-06)      番外二父母心(04-06)     

食味记359 话回村

  说话间那湖面上又起一阵风绕小舟打了个转挟带着厚重的水汽直扑到人脸上来。◎
  孟郁槐转头看了花小麦一眼搁下撑船的竹蒿伸手替她将覆在面上的濡湿乱发掠去耳后软声微笑道“你要说什么”
  “唔……”花小麦冲他眯了眯眼“那晚客栈楼下有人吵闹喧嚷我晓得你怕我受惊扰无法安睡特地在房中守了一宿当时我便琢磨着一定要好生谢谢你可过后再想想其实我要谢你的事又何止这一件譬如说……”
  她说到这里蓦地停下了沉思片刻朝孟郁槐脸上张了张然后摇摇头“不对还是不说了。”
  孟某人啼笑皆非“你这是甚么毛病”
  花小麦摊手冲他嘿嘿一笑“我只不过是忽然发现若真个把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全说出来且得耗费不少唾沫星子罢了。天气这么热咱俩又难得单独出来走走倒不如省些力气在这小船上静静呆一会儿也挺好。”
  将近三年之前她孤零零来到这里除了花二娘两口子一个人也不认识除了会做两道菜什么本事也没有。孟郁槐便是在那时候出现的一面嫌弃她不是个矜持知礼的“好姑娘”一面却毫不吝啬地给予她各种帮助。
  初时他是一堵墙没甚么热乎气儿却能不动声色地将所有麻烦都挡在外头而现在他是一件厚实的大衣裳在离她最近的地方将她妥当包裹起来又暖和又安全。
  这个要和她过一辈子的人从一开始就出现了这实在是一件很好的事可是……
  哎呀喂这邪她光是想想也觉得肉麻。叫她怎么说得出口
  孟郁槐虽不知她在琢磨甚么却也能从她脸上瞧出些许端倪。到底是个厚道人没再追问下去低笑一声道“不说也罢。”便将这事儿揭了过去。
  两人都觉这湖心中静谧安逸。便在此逗留了许久晒得厉害了就往篷子底下一躲又将路上买的点心分来吃了直到未时慕才离开回客栈接了孟老娘与兴桃一道去赴韩风至的宴。
  这晚在碧月轩都算是宾主径。
  韩风至兴致十足卯起劲儿亲自下厨张罗了一整桌好菜说是即为贺稻香园八珍会夺魁。也为了给他们一家送行拉着孟郁槐痛快喝了几杯一张脸腾地红成火烧云。
  “今儿上午薛老打发人把我叫去了他家你该是也晓得他所为何事吧”
  他饧着眼对花小麦道“我将前年宋静溪在八珍会上换了我响螺的事。一五一十全倒了出来顺便还提了提那女人这二年是如何给你使绊儿的你是没瞧见老头子发了好大脾气将桌子拍得砰砰响呐!八珍会一向自诩公正出了这种事。就是在打他的脸我听他那意思十有是想好好惩戒桃源斋一番恐怕接下来三五年宋静溪都别想再参加八珍会了。”
  花小麦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她已经替自己出了气了用的还是最正大光明的方式往后那宋静溪无论发生什么她都不会再关心。
  韩风至大略也猜到她对此事兴趣不大。也就不在这上头打转了换过另个话题笑着问他们预备在桐安城留多久又将这城中几处有名的景致一一说与他们听很仗义地拍着胸脯道明日愿意拨出一天的空陪他们到处走走看看否则下一回若想再碰面就又不知是几时了。
  花小麦也不跟他客气高高兴兴答应下来隔天全家人果然同他一道将这桐安城的美景看了个遍到得第三日一大早便雇了马车踏上归程。
  汪展瑞他们先一步离开将那些个沉重的家什全都带了回去因此花小麦他们回村时就显得无比轻松也不催着车夫快行一路悠闲自在傍晚时分回到家里慢吞吞张罗晚饭吃了将买回来的东西归置利落也便各自歇下踏踏实实睡了一宿好觉。
  ……
  孟郁槐好几日没去连顺镖局虽晓得不会有什么事心中却终究是记挂翌日一大清早便牵着老黑进了城。
  花小麦喂过兴桃帮着孟老娘将家中里里外外拾掇了一回也便去了稻香园。
  时辰还早铺子上却已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人人都好似干劲儿十足忙着四处打扫把一早送来的菜肉翻检清点利索源源不断地往后厨里搬。
  春喜在大门口给那两株凌霄花浇水一回身瞧见花小麦立时笑开怀将手中的水壶一丢乐颠颠迎上前打趣道“哟可了不得瞧瞧是谁回来了你在那八珍会上头替咱稻香园挣了个魁首回来我们也跟着沾大光啦!”
  花小麦几天没瞧见她心里还怪惦记的当即也是粲然一笑“嫂子这几天辛苦你们了。”
  “咳说甚辛苦不辛苦”
  大堂里其余人也都涌了出来个个儿笑成一朵花“这一回咱稻香园可真算出了名了!最近两三天每日都有许多从省城专门赶来的食客饶是咱有那么大一个园子都有点张罗不开呀!喏别的不说单单是摆宴请客的订单都已排到了好几天之外接下来咱少不得要忙活一场!铺子上买卖红火就算劳累些我们心中也高兴不是”
  这话倒提醒了花小麦忙抬眼望向站在大门里的文华仁“对了七月二十那天咱只做中午的买卖完了你们就可以回家歇着把园子给我空出来我有用。”
  文华仁答应一声生怕自己记不住跑回柜台后头写了两笔其余人则欢天喜地拥着花小麦进了大堂落座。
  花小麦将手里提溜的点心盒子放在桌上笑嘻嘻道“此番八珍会夺了头名固然对咱的生意大有裨益但说到底还是多亏大伙儿每日里勤勤恳恳地做事。从不肯有半点敷衍咱在外头才能有个好名声。当初我说过若是咱们生意好定然不会亏待大家。我说话算话等翻过年去一定给大伙儿涨工钱!”
  众人乐得一阵欢呼几乎要将屋顶子掀掉。
  “行啦这一年没白干什么都比不上涨工钱实在!”
  春喜笑的合不拢嘴一拍掌道“这两天村里有不少人来咱铺子上道喜呢!你二姐姐夫来过一趟连顺镖局里也来了人……对了就连那郑牙侩都到铺子上走了一遭!”
  “郑牙侩”花小麦闻言便是一个挑眉。“我家虽从他手上买了几回地与他却没太大交情他应当……不只是来道贺那么简单吧”
  “可不是”春喜连连点头“村里好些人家都种了番椒等过两日收完这一茬。就要入农闲了。年年这时候都有许多人卖地想来那郑牙侩手头只怕存了不少就跑来问问你家可有买的意思。他也晓得你们孟家殷实多半是想从你家身上挣一笔大的呐!”
  花小麦心中陡然一动。
  无论什么时候土地都是根本尤其是眼下这个年代大多数人都靠农耕维持全家人的生计。手头多攒下几块田才能真正令得人心中安稳。
  从前她是没工夫考虑这些事买地也纯粹只是为了种番椒而已然而现在想想稻香园的生意自然要好好地一直做下去但多置办几亩田地。似乎也是个不错选择。
  春喜还在不停口地说“那郑牙侩是想赚钱不假可我琢磨着你们多买些地也有好处。别的不说将来等兴桃长大了手里有那些田。就能不愁吃穿呀!”
  “嗯我也觉得是这么个理儿。”花小麦抬眼冲她笑笑“等晚上郁槐回来我与他商量商量。”
  她说着便长舒了一口气含笑道“我这一向都没怎么照管厨房的事如今兴桃可吃些别的东西不用我成天守着了我也该在铺子上多花点心思。这几天铺子上人少厨房里的事全赖谭师傅一人张罗真劳累了你依我说你今日就回去踏实歇歇——其他人接下来几天也都轮着放假好好儿养足精神。”
  那谭师傅前几日的确累得够呛从早到晚就没个消停时候此刻听见她发了话便也不推辞高高兴兴地点头答应下来。
  众人各自散了花小麦便也预备往厨房里去才刚刚站起身身边人影儿忽地晃了晃她一抬头就见周芸儿期期艾艾地蹭了过来。
  自打她今日踏进稻香园的大门她这徒弟就始终未发一言远远地站在厨房门口垂着脑袋好像有许多心事。这会子人虽是凑了过来眼睛却有一下没一下地往文秀才那边瞟怯生生的活像个吃了委屈的小媳妇可眉梢眼角却好似又暗暗藏了几分喜悦。
  又是闹哪样
  花小麦在心里暗叹一口气百般纳闷这两个矫情人是怎么互相看对眼的一面将周芸儿往后院拉立在树下抱着胳膊皱眉道“怎么了那酸秀才又欺负你来着”
  “不是……”
  周芸儿赶紧摇头咬着嘴唇吭吭哧哧地道“昨日连顺镖局那位韩……韩大哥又来了师傅你能不能帮忙跟他说一声让他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感谢半笙歌、紫雪盟主、晚照清空、地狱先生几位同学打赏的平安符感谢狐天八月好基友打赏的香囊感谢电动将军、文刀竹见、茶风暴、、0001、柗评肝煌姆酆炱眫
  两点多才从医院回来昨天社区医院怀疑是肺炎今天另一家医院又说是支气管炎无论如何幸好烧算是退了先更一章睡醒了争取再写两章抱歉这两天都没好好更新~
  然后……快要完结了想多写几个番外同学们如果有什么想看的告诉我好咩我尽量都写出来~~